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二十三章 快救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手机铃声是赵六的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来到近前的时候,赵六已经看过来电显示,正对着厉剑说:“厉警官,我姐夫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何喜发?”楚天齐和厉剑异口同声的问。

    赵六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和厉剑又是同时道:“接。”

    赵六接通了电话:“姐夫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六儿,快来救我,我被人盯上了。”何喜发的声音很低也很急。

    “姐夫你在哪?怎么回事?怎么就被人盯上了?”赵六忙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问那么多了,我在郊区幸福水泥厂旧厂房里。他们说要弄死我,快来救我。”何喜发的声音里满是恐惧,“你身边不是有警察吗?让他们给你帮帮忙,你求求他们。”

    赵六大惊:“啊?你说的地方在哪?我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抢过赵六手机,对着手机道:“水泥厂外墙上,是不是写着大红字‘用幸福水泥,幸福常相随’?”

    “对对,你是……”何喜发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把手机还给赵六,楚天齐说了声“走”,率先奔向路边,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这次三人没有都坐到后座上,而是楚天齐坐到了副驾驶位。他对着司机道:“幸福水泥厂。”

    “幸福……水泥厂?没听说。”司机摇摇头,“要不你们再换一辆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直接走,我认识路。”楚天齐用手一指前方。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说着,司机按下计价器,出租车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去过幸福水泥厂,那还是在河西大学上学的时候,当时他是和几个同学去做社会调研。为了把调研报告写的朴实,他和云翔宇、于涛还在那里住过两晚上,楚天齐更是到车间干了两天活。不过那时候是坐公交车去的,他只记得从东边出城不远,就能远远看到水泥厂大烟囱。

    可时间已经过去了八、九年,省城城区包括郊区都发生了很大变化,尤其好多地方也已拆迁,变成了高楼大厦。哪还能一眼看到大烟囱?

    凭着记忆,楚天齐指挥着前进路线,为此还弄错了两回。

    看着离城区越来越远,而且指路的人也有些糊涂,尤其后车座还坐着一个脸上长痦子的凶恶之人,司机迟疑的说:“是不是弄错了?要不你们再换辆车,我得马上回去,有人要用车。”

    明白司机的心思,楚天齐尽量声音和缓的说:“师傅,你放心,我们按包车给你算,该付多少就付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我真有急事……要不这样,我把几块零头抹了,你们给四十块钱就行。”司机陪着小心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你这不是拒载吗?把我们放到这地方,我们去哪打车?就是你一分钱不要,也不行。”说着,楚天齐用手一指前方,“师傅,你看,前面不是有大烟囱吗?那儿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,我怎么看着不像水泥厂?”司机的语气里透着不踏实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打车给你钱,让你去哪就去哪,又不是去火葬场。”厉剑插话,呛了司机。

    司机脸上肌肉动了动,没有再说话。但看那表情,分明像是要去火葬场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赵六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低声道:“我姐夫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扭回头,和厉剑对望一眼,对着赵六道:“接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赵六答应一声,按下了接听键,叫了声“姐夫。”

    “小舅子,你喊错了,我不是你姐夫。”手机里传出一个阴森林的声音。

    赵六惊愕的抬起头,和楚、厉二人对望一眼。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继续传出:“你姐夫现在在我手里,要是想救他的话,就拿二百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二百万?”赵六大骇,“我哪有钱?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少他妈废话,你没钱?可以和他儿子要呀。他两个儿子不是都住着高楼,开着轿车吗?”对方的声音很冷,“要是拿来钱,就能全须全尾领走活人,要是拿不来钱,那就……对了,不许报警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。幸福水泥厂。”对方说到此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,赵六脸色腊黄,嘴里喃喃着:“二百万、二百万。”

    忽然,车身一颠簸,汽车差点撞到路旁的水泥桩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眼瞎了,怎么开车的?”赵六把火气撒到了司机头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司机脸色惨白,鬓角渗出细密的汗珠,显然是被吓到了。估计司机不是被汽车刚才的一点儿险情吓到,应该是听到了赵六电话内容,肯定是被车上这三位爷吓倒了,肯定是把这三人当成了黑吃黑的歹人。

    车速降了好多,但车身还是不时抖抖索索几下,就像半身不遂后遗症病人似的,看来司机心里真是恐惧了。

    所好路旁没有沟渠等,距离也比较近了,又走了十来分钟,终于到了目的地——幸福水泥厂。

    三人从车上下来,抬腿向厂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把车钱付了?”司机在后面弱弱的问。

    “包完车再付。”厉剑回头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先付一半?万一,我是说万一你们有事不出来,那我的钱不是……”司机说到这里,赶忙转换了话题,“一起付也行,也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停下脚步,说道:“先给他一半,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半是一百块。”司机伸出了一个指头。

    厉剑拿出一百元钱,走到出租车旁,把钱递了过去:“给你,老实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司机连连点头,接过了百元大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放眼望去,水泥厂大门锈迹斑斑,大门上方是一铁制拱形门头,上面镶嵌着“幸福水泥厂”五个大字。大门两边外墙也已斑驳不堪,但还可分辨出墙上的标语内容,正是“用幸福水泥,幸福常相随”。又扫了一眼院里,没有任何机器、设备、车辆响动的声音,也没有任何灰尘飘浮或腾起,看来工厂早已经停产,恐怕连个看门人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还是赵六的手机。

    号码还是何喜发的,不用说,肯定还是刚才那个人。

    果然,手机刚一接通,就传来那个阴森的声音:“小子,你旁边那两人是谁?是他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赵六随口应着,抬头向院里看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东张西望,一会儿自会见面。”对方声音传来,“问你话呢,身边那两人是谁?不会是条子吧?”

    刚才赵六在首次听到一百万,首次确认何喜发被对方控制的时候,表情曾透露出惊恐和害怕。但现在已经平静了,毕竟也是经常干打打杀杀的人。他“嘿嘿”一阵冷笑:“朋友,你也太高估我了吧?你以为我是大首长啊,身边还经常有人保护着?这不过是我的两个朋友,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们也正赶往这里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。”对方的声音充满戏谑,“我就奇怪了,你怎么会正好往这儿赶,而且这时间也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要找他,要和他算几笔帐,知道他肯定是到这儿了,这才赶过来。”说到这里,赵六反问,“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算合理。钱拿来了吗?”对方问到核心问题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都是吃搁念的,怎么连‘一手交钱一手交货’都不懂?”赵六再次反问,“你不会是冒充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哦,看来你也是江湖人了,那也省的我多费口舌,你们从小门进来,直接到正面这个大仓库来。”对方声音到此而止。

    赵六收起手机,看着楚、厉二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一声“走”,当先走去。

    厉剑拽着赵六,跑上前来,先楚天齐一步,推开了大铁门上的小门。然后回身低语道:“您在后面。”并用眼神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厉剑这是担心自己,是对自己的保护。眼神的意思也很明显,分明就是告诉自己:要是情况不妙,拔腿就跑。他没有说话,而是点点头,跟在了厉剑和赵六的后面。

    三人缓步向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奔向正面仓库的时候,楚天齐快速四顾了一下。他发现院子里长了好多杂草,也堆着一些废弃的杂物,临近门口的那排房子玻璃全碎,显然平时这里没人。

    走了不到五十米,三人就进了正面那个大仓库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阳光明媚,但整个仓库里却是另一番情景。

    刚从库房小门踏进的时候,便有几束强光射来,三人不得不用手遮面,闪向一旁。

    可能是看到了三人躲避的样子,仓库里立刻发出“哈哈”大笑的声音,听笑声还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强光倒也没有一直追着,很快三人就适应了里面的光线,也看清了大致情况。

    仓库很大,东西跨度足有二百米,南北进深有一百米左右,整个高度也在二十米以上。仓库里整个光线较暗,但有几处却有亮光,是那种强光手电发出的光,刚才照射他们的,应该就是强光手电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,像是刚才打电话那人的声音:“来,先验验货。”话音刚落,半空中便有一处光线特别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光亮处出现一个男人,此人被绑在一根柱子上,嘴上贴着胶带纸。

    楚天齐定睛看去,有亮光的地方根本不是悬在半空,而是有一个小的二层。他在当年来调研的时候,在这个仓库卸过货,根本就没见到那个二层,想必是后加的吧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继续传来:“让货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只见绑人柱子旁边伸出一只手,撕下了被绑那人嘴上的胶带纸。

    胶带纸被撕去,被绑之人大声喊道:“六儿,快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等着。”赵六急忙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被绑之人刚又说了一个字,旁边那只手又伸过来,刚才撕去的胶带纸,重新回到了这人的嘴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