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二十八章 我们上面有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铃声响起,刚刚入睡不久的曲刚便被惊醒了。睁开惺忪睡眼,分辨了一下铃声方位,曲刚从床上爬起身,穿上长裤,到了外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还在顽强的响着,而且一声比一声焦急,响的直让人心烦。

    曲刚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里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:“曲刚,怎么回事?众多县领导都在政府值守,你们局里怎么连个管事的也没有?我可告诉你,今天是六月十八日,是市里‘贸易交流会’开幕的日子,要是上访事件影响了市里这个重大活动,就拿你们公安局试问,就拿你这个常务副局长开刀。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呀,怎么大清早的就来了一通雷烟火炮?尽管心中有诸多疑团,但曲刚没敢直接发问,而是诚恳的说:“萧书记,我现在马上去现场。其实我回到单位时已经后半夜了,离开之前,现场也安排了负责的人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哼”了一声:“说什么都没用,圆满解决问题才是首要任务。”话音刚落,便传来“啪”一声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,他*妈的。”曲刚自骂了一声,放下电话听筒,回到里屋卧室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随便用毛巾擦了一把脸,曲刚快步下楼。钻进汽车,快速发动,脚下给油,汽车“蹭”的一下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清晨的街道上,车辆不多,行人也较少,曲刚驾驶汽车呼啸着直奔县政府而去。仅约五分钟,便冲到了县政府门口。也只能到门口了,县政府两扇大门立柱上盘着好几圈铁链,铁链两端被一把大锁锁着。

    妈的,什么人干的?曲刚暗骂,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,肯定是那些上访人的杰作。只是他心里不太明白,自己凌晨两点走的时候,大门只是关着,并没有上锁,大门上的小门也可以通行。而且那时上访者也都集中在政府楼前,好多人已席地而卧睡着了。当然,这些人并不是直接躺到大理石地面,而是睡在由公安局提供的训练垫上,为此好多上访者还感谢公安局这一做法,并表示会配合工作,文明上访。

    怎么这才三个多小时,大门就被锁了?发生什么事了?带着狐疑,曲刚把车停到路边,向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还在担心对方会不会搭理自己,但很快曲刚就知道担心是多余的。就在他离大门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,已经看到他走来的村民,立刻“呼拉”一下涌到门前,隔着门栅栏嚷着“来人了,来当官的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来到门前,眉头微皱:“各位乡亲,这是要干什么?不是说的好好的嘛!要文明上访。先把门开开,有事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文明上访?”

    “你们让吗?”

    “骗子。”

    “当官的没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老百姓七嘴八舌嚷着。

    曲刚双手连连做着下压动作:“乡亲们,有话好好说,一个一个的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别说话,我来说,我来说。”一声喊喝响起,渐渐的众人才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刚才喊喝的,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,这个男人穿着褪色带补丁绿色衣裤。他示意旁边众人向外退了退,然后对着曲刚道:“您是曲局长吧。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:“我是曲刚,昨天咱们已经见过面了,你叫杨二成,当时就是你组织大家分发的训练垫。”

    杨二成苦涩一笑:“难得曲局长还记得我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曲局长,我就想问问这事什么时候能解决,能不能解决?”

    曲刚和缓的说:“老杨,解决也得有一个过程,总得给出解决时间吧。你们的诉求,县里已经知道了,正在调查了解。要不这样,你们先回去,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曲局长,这就是你们惯用的‘拖’字决,只要我们一回去,这事准没了影。”杨二成打断了曲刚,“你就给一个痛快话,县里能不能解决?要是实在解决不了的话,我们就去上面上访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上访,我们上面有人。”有人大声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找上面领导去。”

    “总有人给老百姓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吵哄起来。

    杨二成也闪到了后面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任凭曲刚如何解释,上访的人就是嚷嚷个不停,就是不给开门,就是要他给个明确答复。他能给出什么明确答复?曲刚头痛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睁开眼睛,看到车窗外已经天光大亮,又看了看手表,心中暗道:快了。正要叫醒厉剑等人,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马上传来曲刚的声音:“局长,你在哪?上访群众一直没走,今天情绪还很激动,把政府大门都锁了。无论我说什么,他们都听不进去,嚷嚷着要到上面去上访,还说他们上面有人。”

    上面有人?恐怕老百姓说的那个人是自己吧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忙道:“老曲,我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,到时直接去现场,和你一起处理问题。你一定要稳定好群众的情绪,一定不要让矛盾激化,更不要让他们到上面去上访。”

    “处理上访是信访办和政府的事,我们只要负责维持秩序就行了,完全没必要跟老百姓解释这么多,而且他们也根本听不进去。”曲刚的声音里充满忧虑,“只是再有一个来小时就该上班了,老是这么堵着,很容易出事,造成治安问题。要不你向领导汇报一下,让他们赶紧想办法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了对方:“老曲,汇报的事先放一放,当务之急就是做好稳定工作。估计再有一个多小时我就能到,到时咱们一块想主意。”

    曲刚很不理解:“我们不能把责任揽自己头上呀,处理上访并不是我们份内事,我们的义务就是负责维持秩序,按县里领导吩咐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,你的心情我理解,但是如果治安上出了问题,我们是有责任的。”楚天齐语重心长的说,“你要听我的,先维持秩序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吧。”曲刚说到此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握着手机,看向窗外,想起了曲刚电话中的那句话“他们上面有人”。想到此,楚天齐的眉头皱了起来,摇摇头,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结束通话后,曲刚收好手机,长叹一声,向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曲刚换上了一副笑脸,向着杨二成招了招手:“老杨,老杨,你过来,咱们再谈谈。”

    本已躲到后面,现在对方招手叫自己,杨二成不能不出来。只得极不情愿的走到门前:“曲局长,有解决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曲刚尽量语气平和的说:“老杨,就是要解决的话,也得把情况了解透了,也得放我先进去。把门打开,老是这么锁着,也不是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理解错了,并不是我们想锁门,而是迫不得以。”说到这里,杨二成话题一转,“曲局长,我想问你几个问题,你能给出答案吗?”

    “问题?那要看什么问题了。”曲刚回答。

    “其实问题很简单。一、我们这次上访是不是正当的,是不是文明上访?二、上访无罪吧,该不该进监狱?三、我们有没有权利越级上访?”问完问题,杨二成道,“你能回答吗?”

    “就这几个问题呀,我能回答。”曲刚微微一笑,“从昨天早上你们来,到今天凌晨两点多我离开这里,你们都是文明上访。只是现在用铁链锁死大门,就超越文明上访的范畴了。做好信访工作,一直是党和政府很重要的工作内容,从中央到地方都非常重视。只要是正常反映诉求,只要不影响政府部门正常办公,只要不影响他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,就都是文明上访,怎么会有罪呢?更不可能进监狱的。如果相关政府部门没有理睬,没有重视,甚至久拖不决,百姓自然会选择越级上访。当然了,既然事情发展到上访的地步,说明解决起来有一定难度,上访群众也要给相关部门解决问题的足够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当官的,说的滴水不漏,不过曲局长说的倒也客观。”杨二成的话不无嘲讽,“不知曲局长说的是不是政府的态度,是不是能代表公安局?”

    曲刚听出了对方的讽刺之意,便有些不悦:“我自认为说的比较客观,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很好,很讲理,没什么不妥。”说着,杨二成话题一转,“可有人说我们是无理取闹,要抓我们坐大牢,还说要是去上面上访,就见一个抓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曲刚疑惑的问,“也可能是你们理解偏了。应该不会有人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杨二成冷冷的说:“理解偏了?曲局长,恐怕是你在护短吧?”

    他身后众人又七嘴八舌吵嚷起来: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明明有人手指我们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公安的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去调人了,马上就抓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锁上大门,就是怕被你们抓走。”

    “骗子,公安局人也是骗子。”

    曲刚急忙双手示意:“大家不要激动,有事说事,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个屁,红口白牙说的,我们还能听错?反正就是你们公安局当官人说的,我们又不是聋子、傻子。”一个人在后面嚷着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听我说。”杨二成扭回头,大声阻止着,待现场静了,才又对着曲刚说,“曲局长,的确是公安局人说的,好像是一个领导,那个人长的还挺标致,就是说话太难听。”

    后面有人补充:“那家伙别看长的人模狗样,说话可牲口了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补充:“看那眉毛长的,立眉竖眼,一看就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,曲刚确信有人说过这样的话,心中也锁定了一个人。他禁不住暗骂:混蛋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