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不是个正点2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厉剑喊了一声“退后”,不退反进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八名壮汉又是分成两组,每组四人,分别向厉剑、赵六身上招呼着。

    厉剑采用了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打法,总是粘着其中一人,让对方下刀之时有所顾忌。饶是这样,也占不了半点上风,只是堪堪应付着,如果时间一长或是有什么闪失,那就可能受伤。

    赵六的打法和刚才一样,还是双拳舞的呼呼生风,一副不要命的架势。刚上来还能暂时唬住对方,没过两下,已经被四把砍刀逼的一个劲儿的乱躲,有一次还差点被大砍刀砍上。

    “退后”,忽然一声炸雷似的喊声响起,这一次是楚天齐喊的。

    刚才厉剑喊“退后”,是对楚天齐说的,是让楚天齐躲的远远的,隐隐暗含*着借机逃跑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一次喊“退后”,是对厉、赵二人一起喊的。

    说时迟、那时快,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战场形式已经发生了变化。先是围着赵六的四人感觉手中一紧,四把砍刀不由自主撒手,跟着厉剑周边的四人也是同样的境遇。

    正在打斗的十人楞在当地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两拨人齐向中心位置看去。只见在灯光映照下,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光圈中央,他的手中握着一条皮鞭样的物件,脚下堆着几把明晃晃的砍刀。

    众人此时看清楚了场地中间之人,均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稍微淡定一些的就要数赵六了,他虽然以前没见识过楚天齐今天这样的表现,但在那晚却领教过对方另外的手法。饶是这样,他也不禁暗暗尽幸,还好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,否则自己今天就完了。

    看着场中的楚天齐,厉剑既惊又喜。他虽然没看清刚才的情形,但他知道肯定是楚天齐夺走了八壮汉的砍刀。在玉赤县的时候,厉剑也多少听到过关于楚天齐能打斗几下的传言,但一直无缘相见。他也一直认为,那些传言不过是和普通人相比较而言,他认为最起码和自己这个曾经的优秀侦察兵有差距,是需要自己时刻保护的。

    自从到许源县后,厉剑更是把保护楚天齐放到了第一要务,他认为自己既有这个责任和义务,同时身手肯定也要强于局长。只是从现在情形看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。虽然局长刚才这一手,超乎自己想象,但厉剑仍是担心不已,他担心对方一旦有所防备,一旦手执利器一拥而上,局长能不能应付?如果局长有什么闪失,那就是自己最大的失职。

    尽管厉、赵二人惊讶不已,但更多的还是“喜”,而那八名壮汉却仅是“惊”了。他们不明白,自己手中的砍刀怎么会撒手,怎么会堆在那个大个子脚下,大个子又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场地中央的?

    不但这八名壮汉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就连一旁观战的“小矮人”也是茫然不解。刚才明明看着是自己一方占有绝大优势,拿下那两人只是时间问题,而且时间也肯定会很短。就在“小矮人”自信无比的时候,忽觉眼前一花,紧接着就是“哗啦哗啦”几声响动,眼前的情形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虽然不解,但他清醒的意识到,这个手拿“鞭子”的人才是真正扎手之人,只是这几个人恐怕远远应付不了。

    场中情景还是静止的,趁着这个机会,“小矮人”迅速闪到墙角,对着步话机低声但急促的喊着:“不是个正点,不是个正点,遇到了相家。”

    虽然“小矮人”的声音足够低,但楚天齐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,对方把自己称为扎手之人,称为内行人,肯定是要请求支援,看来这小子的脑子很灵光。

    “退后”,楚天齐再次大喊,并回头看了看厉、赵二人。

    尽管担心局长安危,但眼前情形也只能照命行*事,厉剑向后退了几步。赵六也跟着退到了后边。

    不曾想那八人也向后退去,退出几步方觉不对,才又迟疑着走上前来,一步步走向那堆砍刀。见对方并没有阻拦的意思,八人迅速弯下腰,拾起了利刃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再次走到中央,那八人也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矮人”已呼叫完毕,咬牙大喊道:“青、青、青。”

    听到三声“杀”字,八壮汉“嗷”的大喊一声,扑向场地中央大高个,同时眼中死死盯着那人手中的鞭子。让他们奇怪的是,那人就像定在那里一样,根本不予躲避,眼看着八把钢刀就要招呼到身上了。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他们只觉眼前一花,那人不见了,紧接着手中又是一紧,砍刀脱手而去。他们全都怔在当场,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急忙寻找那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然站在圈外,他的脚下堆着那八把砍刀,手中皮带不知去了哪里。姿势基本还是那个姿势,但所站位置却和刚才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看着刚才局长眼花缭乱的招式,厉剑心中大定,对局长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“青,青,青。”“小矮人”再次咬牙喊了三个“杀”。

    那八人听到命令,尽管心中有惧,但还是不得不一步步的走向前去,想要拿起兵刃,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“慢。”楚天齐沉声道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只是随便一说,但听在那八人耳中,不亚如晴天霹雳,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,老老实实的站在当地。

    “俗话说的好,再一再二,不能再三再四,难道你们就准备这样继续下去?”质问过后,楚天齐声音一冷,“我可不想再做无用功了,如果你们要是再一拥而上,就别怪我不客气,我是不会仅夺了你们兵刃的。”楚天齐这话不是只对那八人说的,重点是讲给“小矮人”听的。

    “小矮人”自然明白对方此话是针对自己,于是便接了话:“你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反问过后,朗声道,“你有两条路可选,第一条路,马上把人放了,让我们带走,我可以不和你们计较。第二条路,继续让人一拥而上,那我可不敢保证手头有准,要是伤了他们,包括伤了你,可别怪我没提前提醒。”

    以牙还牙,对方也提出了两条路,而且第二条路的结果就是把自己一方打伤,再带走对方那个人。怎么办?怎么办?连连暗问两声后,“小矮人”一咬牙,也学着楚天齐刚才的问法,说道:“有没有第三条路可选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第三条路。”楚天齐斩钉截铁的说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响动,一个沙哑的声音接住了话头:“我看未必吧。”

    循声望去,暗影处走来八个人,当先一人身材中等,戴着大帽沿旅游帽,帽沿压的很低,嘴上还遮着口罩。此人站定身形,说道:“朋友,你的口气很大呀。”此人声音沙哑,刚才肯定也是他接的话头,“难道不能通融一二?”

    楚天齐给出了答复:“能通融,把人给我们,咱们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话的当口,那八名壮汉迅速退去,连砍刀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也未免太自信了。可千万别后悔,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,乖乖走人算了。”说着,此人向身后一挥手。

    那七人看到手势,马上走上前去,把楚天齐围在当中,并围着他慢慢走动。一开始步伐很慢,渐渐的快了起来,快得就像舞台上青衣演员走小碎台步似的。几乎同时,七人身后背着的宝剑也已出鞘,在灯光映照下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虽然这七人都蒙着头脸,只露出口鼻,但都身材颀长,个子高挑,而且上身衣服显出了一些凹凸。看到七人的小碎步,再结合各自的身形,楚天齐意识到,这七人是女的。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去年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朋友,现在独自走人还来得及。”沙哑声音适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同意,可就怕手中的皮带不答应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右手变戏法似的出现了那条特制皮带。

    忽然,正围着楚天齐转动的七人停下了脚步,其中一人迅速走到沙哑之人身旁,示意沙哑之人走向暗处。

    其余六人依旧站在原地,手持利刃,既不移动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要干什么?这是全场几乎所有人的想法。厉剑、赵六不禁为楚天齐暗暗担心,也为自己担心。“小矮人”等人也不明就里,虽然站在当场,却只能在心里打着问号。

    很快,走到暗处的两人重新走了出来。沙哑之人站到楚天齐对面,另一人回到那六人当中,站到了之前的位置。

    上下打量了楚天齐一番,尤其重点盯着那条特制皮带看了一会儿,沙哑之人忽然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朋友,怪不得他们说你‘不是个正点’,果然真是扎手之人。你们可以走了,把他也带走。”说着,他冲着高处一挥手,“放人。”

    什么?好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,厉剑、赵六甚至以为听错了,就是“小矮人”也是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人们都没有听错。何喜发已经被人解开绑绳,送到了楚天齐面前。

    “朋友,青山不老,绿水长流,后会有期。”说完,沙哑之人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倾刻间,蒙面之人全部撤走,明亮的灯光也不复存在,现场只剩下了楚、厉、赵三人,还有刚刚被放开的何喜发。

    何喜发经过短暂的发楞,一把撕下嘴上的胶带纸,扑了过去:“六儿,我以为见不到你们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