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三十章 谁说没人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雾蒙蒙的天气,根本看不到太阳真容,但却燥热无比,而且是那种湿湿的热,身上潮乎乎的,非常难受。这种情况下,人们都愿意躲在屋里吹风扇,有条件的就钻在空调房里。

    许源县政府门前人头攒头,整个府前街已经被堵的水泄不通,无论是看热闹的还是当事人都满脸挂着汗珠。那些上访者更是脸色发红,呼呼喘着粗气,显见已经潮热难耐,肯定心中也是躁动不安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十一点多,信访局仍然只有那一个应付充数的人,县委、政府领导还是一个都没有露面,只偶尔有秘书模样的人到现场转上一圈。这些秘书大多都不说话,只是绕着人群外围转一圈,就匆匆离去了。他们无论眼神和神色都是鬼鬼祟祟的,生怕被人发现,尤其怕被上访者问话。也有个别人,会悄悄站在人群外围或中间,听着人们的议论,偶尔也问上一句。

    平时上访者往往会集中在政府大楼前面,有时甚至要冲入大楼,让领导给个说法。而今天这百八十人却都聚在政府大院铁门处,把铁门堵了个严严实实,隔着铁门与曲刚等警察对峙着。

    曲刚的脸上已经汗迹斑斑,虽然还没到中午,但也是闷热的厉害。平时比这热的天气多的是,曲刚也没少在烈日下暴晒,可没有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。而且今天老百姓都集中在大门口,显然把自己当成了靶子,自己还不能离开。有几次只是去旁边接打电话,就引起了上访人们的骚*动,言说公安局领导要跑,没人关心老百姓的死活了。

    比起天气炎热,曲刚心中的焦急更甚,更难受无比。比言说的到位时间已经推迟了将近三个小时,可楚天齐根本就没有影子,打手机也一直不在服务区,后来曲刚干脆也就不打了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情况下,曲刚也联系了牛斌,是牛斌秘书“明白人”接的。“明白人”告诉曲刚,县委常委们正在开会,就是在研究上访的事,县委书记不在,是县长在主持。“明白人”告诉了他四个字:坚持、稳定。

    屁话,怎么坚持?你们怎么不来?尽管心里有气,也只能放在心里,跟人家“明白人”说不着。

    除了给牛斌打电话,曲刚也联系了政法委书记萧长海。萧长海手机一直通着,但却没人接,办公室固定电话也是如此,想是一直在参加会议吧。

    今天的蝉鸣声特别大,一会儿的天气肯定要更热,照这样下去,人们不中暑才怪。如果要是晕倒一、两个人,恐怕更麻烦。于是,曲刚把目光投向上访人群,搜寻着那个带头者——杨二成。目光扫视了两圈,也没见对方的影子,他只好喊了起来:“老杨,杨二成,你在哪?咱们再商量商量。老杨,你在哪?”

    一连喊了好几声,杨二成都没露面。

    正要继续喊起的时候,杨二成从人墙后面走出来,来到曲刚面前。

    隔着铁门栅栏,杨二成说:“曲局长,有解决办法啦?还是那个人要来申明不抓我们?”

    曲刚的声音略带嘶哑:“老杨,你看天气这么热,照这样下去,还不把人热坏了?你打开门,让我进去,咱们找个阴凉地方谈一谈,也让大家抽空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杨二成警惕的扫了曲刚一眼,“嗤笑”一声:“曲局长,别来这一套。我还不知道?一旦把你放进来,我只要随你离开众人,那我马上就会被警察控制,到时可真就叫天天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上访的人们跟着吵嚷起来:

    “对,他们肯定是这套数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可别上当。”

    “二大*爷,别听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政府最会来这一套了,千万别钻圈套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,就是。”

    在人们的吵闹声中,杨二成又说了话:“曲局长,我们也正准备开门了,不过不是为了放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”曲刚忙问。

    杨二成一笑:“我们准备离开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心中一喜,却又不无疑惑:“是吗?回去就好,有事好商量。你放心,政府一定不会不管你们,现在领导们就在开会研究这件事,肯定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们不是要回去,是要去上面去上访,让省市领导给我们做主。”杨二成苦涩一笑,“县里昨天就把我们耗了一天,今天看来还是这样,指他们这些人是没希望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声音哽咽了,“他们根本不管我们死活,就知道骗我们。”说完,杨二成抹了抹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杨二成这样的情绪,他身旁的百姓也受了影响,有人已经放声哭了起来。刚开始只是几声低泣,紧接着就是大放悲声,将近百人这么一哭,看热闹的一些人眼圈也红了,现场充满了悲戚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二叔,咱们不在这儿耗着了,去找市长、省长评理。”一个年轻人到了杨二成近前。

    “对,县里都是赃官、坏官,和那个公司是一伙的,根本不管我们死活。”又有一人附合着。

    “对,对,去省里,去市里。”带着哭腔,众百姓附合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杨二成红着眼睛,拿出了那把钥匙,就要去开铁链上的锁子。

    “老杨,慢慢,别着急。”情急之下,曲刚一把抓住了那把锁子,“有事好商量,好商量,领导马上就开完会了,肯定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别说了。”杨二成不听这一套,一只手使劲去推曲刚抓锁子的手。

    曲刚自是不愿松开,嘴里还在劝解着:“老杨,冷静,冷静。”

    看到两人这么一拉扯,百姓都集中到这里,数十只手伸了出来。曲刚身后的警察也一拥而上,想要帮领导护着那把锁子。顷刻间,场面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冷静,冷静。”曲刚大喊着,手还紧紧抓着锁子。就是他想松开抓锁子的手,也很难了,手上早已压着好多只手,也不只是帮他护锁,还是要拿开他手的。

    忽然,曲刚扯着嗓子大喊:“冷静,来电话,来电话了,大家等我接电话,肯定是领导电话。等我接电话,等我接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散开,让他接,让他接……”杨二成也跟着喊了好几遍,人们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,叮呤呤……”手机铃声不停的响着。

    曲刚抽回手,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对着众人道:“领导电话,领导电话。”然后向旁边走出几步,按下了接听键:“萧书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断喝传来,打断了曲刚:“曲刚,怎么搞的,还和百姓打起来啦?你胆也太肥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书记,不是的,不是……你听我解释,我……”曲刚辩解着。

    萧长海的声音很硬:“没时间听你说,现在向你传达县委常委会紧急会议指示,核心内容就一条:稳定压倒一切,一定不要激化干群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曲刚又走远了一些,“可是就这么下去,非出乱子不可,政府得赶快派人解决呀。”

    萧长海一副官腔:“政府肯定会有人出面,这不是你要操心的。你就记住,维护稳定才是你们的主要责任。”

    曲刚压低了声音:“萧书记,就现在这种情形,一旦出现意外情况怎么办?一旦有人闹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长海声音一缓:“我不是已经说了吗,稳定压倒一切。这就是告诉你,要维护现场秩序,不能激化矛盾,要保障百姓的正常诉求。但也要维护政府部门治安,一旦发现有人趁机闹事,就要坚决予以打击。”

    说的好听,全是屁话。曲刚暗自腹诽了一句,又问道:“萧书记,如何判断是正常诉求还是趁机闹事?”

    “曲刚,做为一名老干警,这还需要我教你吗?”萧长海的声音又严厉起来,“我告诉你,今天坚决不能出乱子,必须控制好局面,这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对方纯属打官腔,不讲理。曲刚心中恼怒,说话也冲了好多:“解决上访是政府工作范畴,是信访部门的主要工作,我们公安局只能是辅助维持治安。现在政府和信访都不出面,只把我们耗在这儿,算怎么回事?如果你们都不管,我也把人撤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曲刚,做为一名党员干部,你的觉悟太低了,根本不称职。”萧长海的话说的很重。然后,他“嗤笑”一声,“造成现在这种被动局面,全是你们搞的,如果不是你们放话要抓人,至于成这样吗?本来准备给你留点面子,你还倒打一耙了。我告诉你,不出事怎么都好说,一旦造成事故拿你试问。”说完,“啪”的一声传来,他已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的,什么东西?”曲刚骂了一声,收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曲局长,领导怎么说?怎么解决?”杨二成扯着嗓子喊。

    怎么解决?曲刚根本回答不了,只能压着火气道:“老杨,乡亲们,大家要有耐心,总会有办法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别蒙我们了。”杨二成打断了对方,“你们不解决,我们找省领导想办法。”说着,“咔吧”一声,打开铁锁。

    “走,找领导去。”众人一声呼喊,拿走铁链,打开铁门,向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众警察一看此情形,只得围成弧状人墙,看向曲刚:“曲局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让开,在这儿没人管,我们自己解决。”百姓与警察推搡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忽然一声断喝响起,“谁说没人管?”

    这喊喝声足够高,一下子众人停下手中动作,看向发声之处。在众人关注下,一名身材挺拔的男子从众警察身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名男子身高将近一米九,穿着淡蓝色半袖衬衫,米色长裤,白色凉鞋。他头上戴着一顶花色凉帽,鼻梁上架着一副大框墨镜。

    听着声音熟悉,但看对方这身装束,曲刚楞在那里:是他吗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