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该借力就得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刘福礼提过三杯酒后,现场进入自由发挥阶段。有人开始单独敬酒,有人开始打圈。说是自由发挥,其实还是要遵循职位尊卑的原则,比如给主宾敬酒,其实还是要先大后小。同样给主人敬酒,也要遵循先大后小的原则。

    在书记之后,魏铜锁、楚晓娅也依次向云翔宇敬酒。云翔宇也从刘福礼开始,依次回敬着。同样是敬酒、同样是回敬,喝酒的力度就有了区别。在与魏铜锁、楚晓娅喝酒时,云翔宇只喝了半杯,与教育局长等喝酒仅是抿了一口,而这些人和云处喝酒,却得满杯。

    在打圈敬酒的过程中,刘福礼和教育厅的人都表示了一下,就是和县里这些人也大部分意思了,但是却单独漏过了楚天齐。楚天齐几次端杯,正准备开口向他敬酒时,他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,要不就是接受别人敬酒,要不就是向别人提出喝酒意向。几次无果后,楚天齐也就放下了这个念头。可能好多人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和楚天齐做“酒精”交流的人就少了好多,即使礼节性的喝上一口,也是浅尝辄止。楚天齐正不想喝酒,这样也好,负担还轻呢。

    别人基本都敬了云翔宇,但楚天齐却没有,而云翔宇也没有敬他。楚天齐不想和别人抢机会,平时也不是没一起喝过?但今天是这种社交场合,他做为地主一方,不能不有所表示,于是他端起酒杯,看向云翔宇,准备说话。

    还没等楚天齐张口,云翔宇却抢先开了腔:“哥们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虽然大家喝得正热火朝天,酒桌上的声音也很大,但众人还是听到了“哥们”两字,听到了“敬”这个字。好多人纳闷:云处没喝多吧,怎么用上了“哥们”这个词,他在喊谁?于是都停下相互间的“较量”,静下来,把目光投向云翔宇。

    让大家更加惊讶的是,云翔宇直接站起身,端着酒杯,离开自己的座位,绕桌而去。在大家的注视中,云翔宇站到了楚天齐身后,向对方举着杯。

    本来准备敬对方,而且也只是准备站在原位敬,不想对方已经端杯走了过来,楚天齐便也急忙站起身,并手端酒杯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也起身、端杯,但落在其他人眼里,却是楚天齐要比云翔宇谱大。对于现场个别人来说,见识到了刚才两人见面的情形,虽然心中疑惑,但还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要说最感到讶异的,就是县委书记刘福礼了。他来的时候,楚天齐和云翔宇互相怼拳的情景已经收场,他没有看到。现在猛看到云翔宇的表现,他不吃惊才怪。刚才云翔宇在回敬自己的时候,都保持着省里人的矜持,就是在自己敬酒的时候,云翔宇也是后端杯、后起身。但现在的情形却是相反的,云翔宇不但先端了杯,而且还专门离座走了过去。倒是那小子好像很矜持似的,先是四平八稳坐着,后才不紧不慢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先敬你这第一杯酒,这是道歉酒。我到了许源县已经两天,却没有去你,请多谅解。今天晚上把你请来,就是向你赔罪的。”说着,云翔宇举了举酒杯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你那也都是为了工作。”说完,举杯和对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众人皆惊:怎么云处长给他道歉?这也太奇葩了吧?而他好像还是一副领导的口吻。有人看到了他俩一开始见面的情形,见两人似乎很熟,但也不应该这样吧。

    刘福礼更是心中纳闷:我给他姓云的道歉,他倒给那小子道歉,玩的什么花活?

    此时,怀中酒再次倒满,云翔宇说:“我再敬你这第二杯酒,这是感谢酒,感谢你让我认识了这么多好朋友。”说着,云翔宇挥右臂比划了一下,“要不是你,我不会看到那些资料,就不会对许源县教育了解的那么多、那么深,更不可能来到这儿。要是不来到这儿,就看不到这里教育的现状,也恐怕很难欣赏到沿途的美景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楚天齐只回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两人酒杯碰在一起,喝光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都听明白了,原来人家云处长这次来,是因为楚天齐。云处长是谁呀?那是河西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,轻易根本不下来,但偏偏却来了许源县,是冲着楚天齐来的,那楚天齐的面子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别看云翔宇只是一个处长,在省城根本不算什么,但他在全省教育系统却很有名气,在各县领导眼里更是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自大学毕业后,云翔宇就在省教育厅工作,光是担任基础教育处副处长就是好几年。前年的时候,原处长因为腐败落马,各位副职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调查。为了调查公正,几位副职还被临时调离原岗位,云翔宇就曾经被调出教育厅。

    经过调查,有几位副职也没有脱离干系,但云翔宇是唯一清白的。为此,省领导特批,云翔宇仍回教育厅。去年秋天,云翔宇回了省厅,并担任基础教育处处长一职。经过这么一段波折,云处长成了教育厅的骨干力量,也成为下辖各市、县教育口巴结的香饽饽。

    谁不想认识这个省领导特批过职务的人?谁不想接触这个清廉的年轻处长?谁不想争取项目?谁不想申请到几百万教育扶持经费?几百万对于有的行业来说,可能不算什么,但是对于一个县级教育系统来说,这笔意外之钱却能解决好多问题。有了这些钱,就可以办好多事,就可以在教育上投入好多。

    教育设施改善了,同样又可以申请到另外的教育项目,甚至可以要到教育部的资金。主管领导、主管部门会跟着出名,就是县委、政府领导也是一份不小的政绩。现在全国都在喊重视教育,但往往资金却少有用到这上面,都去发展经济了。能从上面要来钱,能给自己贴上一个“重视教育”的标签,而且还能接触到省领导认可的人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可是云处长做事很谨慎,轻易不到下面去。越是这样,反而人们越觉得云处长高不可攀,越觉得云处长份量重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份量重的人,却来到了这么个小县城,而且仅仅是为一个副处级局长来的。

    “第三杯酒,还是老规矩,怎么样?”云翔宇晃了晃手中的酒杯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好,主随客便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听到了“老规矩”三个字,这进一步印证了楚、云关系之铁,说明人家二位经常喝酒。

    就见楚天齐拿过空的两个大杯,两人各用刚才的酒杯盛了三满杯酒,然后倒到各自面前的大杯里。两人手持大杯,碰在一起,接着一仰脖,“咕咚、咕咚”喝了下去。很快两大杯见底,两人互相向对方亮了亮空杯。

    说的是三杯,其实总共喝了五杯呀。在众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,云翔宇搂着楚天齐脖子说了句话,回到自己座位,楚天齐也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云翔宇说的是“悄悄话”,但桌上众人都听到了,听到云翔宇说的是“感谢你的提携”。什么意思?不是省领导提携的吗,怎么就变成楚天齐提携了?难道……我的妈呀,不会吧?

    “好。”突然响起一声喝彩,接着掌声响起,热烈极了。

    喊好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县委书记刘福礼。在喊过好后,刘福礼把目光投到了楚天齐身上。

    刘福礼能看着自己,肯定是源于刚才的情形,可他怎么一直看着自己?旋即楚天齐明白了,人家在等着自己敬酒呢,只不过还要故意矜持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有暗示,自己也不能不接招。于是,楚天齐端起酒杯,向刘福礼走了过去。来到近前,他双手端杯,微颔着身子,说道:“刘书记,我敬您酒。本来早就该去拜访您,只是公安局好多工作没有捋顺,想等着弄出眉目再去汇报,就一直拖了下来,请您多谅解。”

    刘福礼右手在头发上梳了一下,微笑的看着对方:“你是楚天齐同志吧,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尴尬,向对方笑了笑:“书记,我做的不到位,请书记多批评。”

    “年青人把主要精力用到工作上,很好嘛!只要做好了工作,就是最好的汇报。”刘福礼举起了酒杯,“听我外甥女说,楚局长很有魄力,公安工作起色很大。她是你的直接下属,经侦队长江胜男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意思很明显,这是在为楚天齐化解尴尬,在为楚天齐没有及时上门拜访书记找理由。江胜男是县委书记的外甥女,两人都心知肚明,但对方主动说出了自己外甥女的名子,就是在施放一种善意。虽然县委书记这样做,主要是因为云翔宇的关系,但也是给了楚天齐面子,楚天齐也不能无所表示。于是感激的说:“谢谢书记理解,改天一定登门向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刘福礼“哈哈”一笑:“好说,好说。来,干了这杯。”说着,刘福礼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虽然刘福礼杯中酒只有多半杯,但县委书记能主动干了这么多,对于一个下属局长来说,也是天大的面子。楚天齐自也不能落后,也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经过与云翔宇、刘福礼喝酒后,楚天齐一下子成为了敬酒的焦点。大家都看出来了,与楚天齐套近乎,就相当于与云处长拉关系,就相当于给县委书记留下好印象。

    一边喝着酒,楚天齐一边感叹着:该借力就得借呀。

    其实,楚天齐请云翔宇来的目的之一就是借力,只是在具体实施的时候,他总感觉有些不妥,心里也不免忐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