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八十七章 掏獾子神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谢绝同学的挽留,五月五日晚上,楚天齐坐上了回许源县的火车,火车票是于涛帮着买的,卧铺下铺。

    火车启动时间不长,楚天齐就睡着了,昨天几乎一夜没睡,今天坐车也这么晚,他太需要补一觉了。楚天齐睡的很香,打起了并不太响的鼾声,还很快就做起了梦。

    在梦里,楚天齐和宁俊琦相会了。宁俊琦还是那么美,那么有气质,而且似乎少了一些冷竣,多了一些温柔。在梦中,两人互相追逐,互相打闹着。一会儿是在青牛峪乡,一会儿是在玉赤开发区,一会儿又在野外,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。两人打闹累了,就躺在草地上,望着蓝天,看着白云。

    虽然宁俊琦看起来很高兴,玩的也很尽兴,可就是不说话。无论楚天齐如何倾诉思念,如何表白挂牵,如何询问她的情况。宁俊琦也只是听着,却不搭茬,顶多也就是偶尔点点头,或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俊琦,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呀,是不是有什么委屈?”楚天齐轻抚着对方秀发,温柔的说,“有什么事尽管和我说,我一定会全力帮你分担的。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经他这么一说,宁俊琦忽然脸色一黯,眼中流出两行清泪。

    “俊琦,你怎么啦?怎么啦?”楚天齐一边关心着,一边用手轻轻擦拭着她的泪痕。

    可是眼泪总也擦不尽,总也擦不掉。渐渐的,这两条清冽的小河有了颜色,变的混浊起来,很快就成了粉色、鲜红色,血一样的鲜红。

    “俊琦,你怎么啦?怎么啦?”楚天齐使劲摇晃着对方,此时他看到了更可怕的一幕,那双美丽的眸子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黑窟窿。他急的抓着对方的手,大喊,“俊琦,俊琦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醒醒,醒醒。”耳旁一个声音响起,可怕的画面不见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睁开眼,床边站着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,自己正抱着对方的右胳膊,他慌忙的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哥们,做怕梦了?”络腮胡子长的很威猛,说话倒挺和气,“你一个劲儿的喊,怎么叫也叫不醒,只好来推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打扰你了。”楚天齐坐起来,歉意的一笑,“谢谢你。”他确实要谢谢对方,那个梦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继续睡吧。”络腮胡子回了几个字,到了对面自己的床铺上,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重新躺下,那个可怕的画面又出现在脑海中,还是血色的泪水,还是两只黑窟窿。楚天齐使劲摇了摇头,刚才的画面变了,变成了一双正常的眼睛,没有了血色的泪水,也不再是黑窟窿。但那双眼睛却似要喷火,充满了无尽的恨意,那满眼的怒火瞬间化做万把钢刀,迎面袭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摇了摇头,但那双眼睛还在脑海中,而且这眼神好像也见过。对了,是见过,今天从监狱出来的时候,他就感觉到是这么一种眼神。楚天齐不禁疑惑:难道真有人盯着自己?不会吧?是谁呢?还是自己有些神经过敏?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为那仇恨眼神思虑的时候,在那栋高墙大院里,在一个睡着二十多人的房间里,一个男人轻轻坐起身,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前方。他的眼里满是仇恨,跟楚天齐感受到的一模一样。男人攥紧了拳头,心中默念:“姓楚的,你他*妈耀武扬威、人模狗样的,却害的老子在这里当奴隶,老子绝不会放过你的,一定让你不得好死。”此时,他的牙齿被咬的“咯咯”作响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无来由的心悸了一下,就连那久未动弹的左耳也急速动了几下,他不禁心中一紧,四顾了一番。没有什么异常情况,但他心里却一直踏实不下来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的呼噜声响了起来,那不叫打呼,应该称之为打雷更贴切。平时要是听到这样的声响,楚天齐指定无法入睡,心绪烦乱。但今天这动静,却及时挥去了楚天齐脑中情形,让他心情反而平静了好多,不多时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月六日早上六点多,火车停靠在许源火车站,楚天齐下车向出站口走去。还没出站,便看到了出站口向自己不停挥手的厉剑。

    出了车站,厉剑及时接过楚天齐手中的挎包,二人奔旁边的小吃店而去,吃些早点再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走边说:“我也没和你说,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?”

    厉剑道:“昨天下午给你打电话,听你的口气像是要回来。我想你肯定是坐火车,晚上也只有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多说什么,但他在心里暗暗称许,称赞厉剑是个有心人。

    吃早点的时候,因为说话不方便,所以两人只是吃饭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从小饭馆出来,两人上了汽车,奔单位而去。

    “厉剑,好好说说你们抓那两个人的过程,电话里我听得不太详细。”楚天齐笑着道。

    厉剑点点头:“好的。那天接到你电话后,我就给高峰打电话,同时我找了一辆普通牌照的车辆,还准备了一些东西。考虑到至少还要拉至少两个嫌疑人,所以我找的是一个小集装箱,反正我的驾照都可以开。不一会儿,周科长和那个女孩也来了,她俩都是黑衣服、黑鞋、黑口罩、黑色带沿帽子,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,外面只露着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你说的地方,就在县城北边十公里左右,是一个不太高的土丘,土丘上很突兀的有一块大石头。我们到了土丘坡跟以后,把汽车停在隐蔽处,带着一些必需品开始上山。在上山的过程中,我就发现了疑点,在离那块大石头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,有一棵小树,小树周边特别臊气,表明有人近几天常在那里小*便。周科长也发现了异常,向我做了手势。

    我们围着那块石头做了一番探查,发现果然有一个小的洞口,我断定那就是你说的地方。来到洞口,听到里面有动静,仔细一听是打呼声,听声音是人的呼噜声。我们做过一番手势后,周科长她俩躲到了一边,而我却猛的打开了强光手电,照进了洞里。手电一照我才发现,在离入口一尺多的地方,有一处很窄,仅容一个人爬着进入。

    忽然被强光照到,里面立刻有人问‘什么人’。我张嘴大骂‘妈*的,死二驴子,怪不得彪哥找不到你,原来你小子躲这儿了’。里边那人立刻说‘我不是二驴子’。我说‘我知道,二驴子也在里边,你是三牛子’。里边停了一下,换了一个人的声音‘阿彪找我们什么事’。我说‘你俩把佣金都装腰包了,彪哥那份呢’。那两家伙马上都喊冤枉,说他们根本就没见到钱,还报怨躲到了这鬼地方。

    我表示不信他俩的说法,但他俩矢口否认,同时也质疑我是否为阿彪所派。我让他们出来谈,他俩让我进去谈,我当然不能进去。谁知道他俩在里面耍什么鬼花活,光是洞里最窄的那段地方就要人命,人一旦把头探进去,就相当于把命交给了对方。再说了,要是他们有枪怎么办,所以在说话的时候,我也把身体藏了起来,而是用一个类似炉拐子的喊话筒跟他们对话。

    僵持了一会儿,没有任何结果,于是我拿出了几根艾蒿点着,把艾蒿伸到洞口。艾蒿的烟马上窜进洞里,那两个家伙开始咳嗽起来。我警告他们,如果再不出来的话,我就把所有艾蒿都点着。他两个家伙又坚持了一会儿,实在受不了了,开始一个个爬出来。

    第一个出来的是二驴子,他已经出来多半截身子,正准备再往前爬一下,好把他的脚拿出来。我马上抓住他的衣领,一把就把他拽出来,隐在旁边的周科长二人,立刻把他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牛子可能感觉不对,正要退回去,我猛的抓住了他露在外面的头发。那家伙也是个狠茬,不顾疼痛,使劲向里缩去,可是他整个头都在那个窄地方,行动自是缓慢。我马上伸出另一只手,抓住了他的一点儿衣领子,一使劲儿就把那小子勒的上不来气。这下那小子没了脾气,有劲儿也使不上,只得乖乖的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把这两个家伙抓住后,周科长二人把他们简直捆成了粽子,直接弄到车上的小集装箱里。我开始审这两小子,要他们交待打乔丰年的事。他们已经知道落到警察手里,一开始闭口不言,后来我就用东西挠二驴子脚心,那家伙挺不住,就全都招了。”厉剑说到这里,“嘿嘿”笑个不停,“这办法有点损,在当侦察兵的时候用过,我跟曲副局长可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你的。”楚天齐点指对方,笑着道,“艾蒿薰的办法是怎么想到的,你怎么会有艾蒿?”

    “小的时候,在农村掏獾子,獾子洞就类似这种洞口,人一旦把头探进去,必须小心着才能退出来,可獾子哪会给你这种机会,必然一口咬到人的致命处。于是人们用钢筋棍做了挠钩,去钩獾子,獾子一旦咬钩,就会被钩住上颌,被拖出来。有的獾子鬼的很,不上当,一个劲儿的往里躲,于是人们就点着狼粪薰。它哪受到了‘狼烟’?只有从那个窄缝钻出来,被人擒住的命。我听你说了那个地方,就想到了獾子洞。正好我这次回家时,拿了点儿干艾蒿,准备薰蚊子,这下倒好,先给那两个家伙用上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你这就叫掏獾子神技吧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