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九十八章 云处好大面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好哥们云翔宇来到许源县了,五月十五日来的。可是今天已经是五月十七日,楚天齐还没有见到对方。只是在前天和昨天晚上,各通了一次电话。听云翔宇讲完这两天的行程,楚天齐表示“羡慕、嫉妒、恨”。当然这只是戏言,但县里对云翔宇的重视程度,有些出乎楚天齐意料

    云翔宇这次是公差,是应许源县委、县政府邀请,来做项目调研的。他刚到许源县境,楚晓娅已经在县界等着了,这是迎接中“迎”的环节。做为主管文教的副县长,楚晓娅直接把云处长迎到了许源饭店,住到了豪华行政套间里,就连云翔宇的下属也被安排了行政大床房里。这还是云翔宇一再拒绝,否则,总统套房就是给他预留的。

    稍事休息后,许源县政府常务副县长魏铜锁到了云翔宇房间,看望云处长。魏铜锁表示,书记、县长都在市里开会,专门委托他这个常务代表县委、政府,为云处长举行欢迎晚宴。

    据云翔宇讲,晚宴档次很高,严格来说,超标了。可现在都是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,接待单位耍小聪明,被接待者也就装糊涂。晚宴后,又是休闲项目,魏铜锁也是全程陪同,跑前跑后,俨然跟班一样。

    第二天就是到几个小学、中学做调研,不但楚晓娅全程陪同,定野市教育局常务副局长也专程赶来,陪同这位云处长。被调研学校,更是使出浑身解数,一方面展现学校需要帮扶的现状,一方面却又展示着对厅领导的热情。似乎两种表现反差很大,但人们都已习以为常,这些年反正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。中午名义上是吃农家饭,其实满桌子都是野味,请的人说是家养的,吃的人也就听之任之。云翔宇在电话里说起这些事时,也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住宿,直接就安排到了许源温泉大酒店。温泉离县城大约十五公里,是县里高级接待的重要场所。吃的依然很有特色,称的上山珍海味,晚上的休闲项目也变成了游泳、桑拿等活动。

    电话中,楚天齐一直审问好哥们“有没有接受更特色的服务”,云翔宇则义正词严的表示“我是堂堂正正的党员,是党教育多年的优秀干部,怎么能接受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腐蚀呢”。楚天齐说好哥们是“假正经”,云翔宇则笑言自己“君子本色”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,楚天齐笑着自语道:“云大处长今天晚宴会是什么规格、标准呢?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下来电显示,赶忙按下了接听键:“楚县长,你好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我不好,你要不来的话,我会更不好。”手机里传来楚晓娅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疑惑:“楚县长,你喝酒啦?要不就是打错电话了?”

    楚晓娅嗔道:“喝什么酒?我还饿着肚子呢。楚大局长,晚上六点,许源饭店八八八房间,参加欢送云处长晚宴。你可要准时参加哟,要不我专程接你?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说:“别别,可别吓唬我,我可承受不起,自己会准时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不见不散。”楚晓娅话说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赶到许源饭店八八八房间的时候,时间刚刚六点,这是因为临出办公室时,赵伯祥汇报事情耽搁了一会儿。他看到,这个包间很大,用一个半封闭造型把房间分成了两部分,里面搬放着大餐桌,外面是休息区,摆着两组沙发。最中间沙发上坐着云翔宇,魏铜锁和楚晓娅在两旁相陪,其他的人都在就餐区随便坐着或站着。

    进到房间,楚天齐正要为自己晚到,向魏铜锁表示歉意。云翔宇却已从沙发上迅速站起,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终于来了。”云翔宇左手扶着对方肩头,右手象征性的来了一拳,“你的谱太大,见你好难。”

    既然好哥们用了以前经常用的“见面礼”,楚天齐也不能含糊,右手也给对方来了一下:“云处,你这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少损我好不好。”说着,云翔宇又给对方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的见面方式,魏铜锁很是惊讶,这不是哥们弟兄才会用的吗?这还是那个满脸严肃,时刻保持上级领导架势的云处长吗?这还是那个手握上千万资金调配建议权的云处长吗?这还是那个工作严谨甚至有些苛刻的云处长吗?没错,他就是如假包换的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云翔宇。只不过面对的人换了,由常务副县长、副县长、学校校长等人换成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,云翔宇坐回原座位,楚天齐分别与教育厅其他人寒暄,然后向魏铜锁、楚晓娅进行问候。

    本来因为楚天齐晚于客人到来,魏铜锁准备要对其批评,这既是给客人看,也是顺便敲打敲打这个年轻人,否则这小子总是借自己的名号使用。可是客人都没在意,而且显然两人关系很近,魏铜锁便不能再说什么,只是可惜了这个训斥对方的机会。

    面对楚天齐的问候,楚晓娅连连说着“不敢,不敢”,显然是拿楚天齐和上差的关系调侃。这就是女人的优势,如果换做男人这么说,恐怕云处长早就不高兴了。可现在云翔宇看到这个情景,反而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,显然也在拿好哥们开涮。

    面对楚晓娅的调侃,楚天齐老脸一红,回了句“哪里,哪里”。听他这么一说,楚晓娅“咯咯”笑了起来,用手指着他,笑的说不上话来,可能是在揶揄他的酸秀才劲儿吧。有楚晓娅带头,云翔宇、魏铜锁也跟着笑了起来,楚天齐的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高兴呀?”洪亮的声音响起,一个个头中等,头发浓密的清廋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书记好。”魏铜锁、楚晓娅赶忙问候,楚天齐也在问候之列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**许源县委书记刘福礼。刘福礼没有回应这几个问候的人,而是径直奔沙发中间的云翔宇而去,并伸出了右手:“云处长好,欢迎欢迎!”

    云翔宇也站起身,握住了对方的手,嘴里说着:“刘书记好。”

    “云处在百忙之中,莅临许源县指导工作。我代表许源县委、政府,表示诚挚的谢意。”刘福礼使劲摇着对方的手,“照顾不周,请云处多多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刘书记,言重了。”云翔宇客气着,“魏副县长、楚副县长接待的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入座吧。”刘福礼边说边冲着其余众人点点头,“一会儿酒桌上再加深认识。”

    刘福礼带头,众人都坐到了餐桌上,他自然是主人位,当然在入座时也与云翔宇客套了一番。云翔宇坐到了主宾位,其余众人按职务大小互相穿*插着坐到圆桌旁。

    众人就座,凉菜马上上桌。在等待上热菜期间,服务人员给众位斟酒,主客双方的人进行着一些简单交流。刘福礼自是与云翔宇不停的寒暄,无非就是一些应酬的话。其余众人也大都接触了两天,彼此认识,也找到了共同话题。只有楚天齐例外,身旁两人都是省教育厅的,彼此没见过面,他也只能在简单客气之余,不时给二位倒水、发烟,有些小范围冷场。

    所好时间不长,热菜上了六道。

    刘福礼“哈哈”一笑,站起身来,开始做祝酒辞:“尊敬的云处长,省教育厅的各位领导。在百忙之中,云处带队到许源县检查指导教育工作,为许源县教育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指导意见,许源县教育定将受益匪浅。我代表许源县四大班子,代表许源县数十万父老乡亲,表示衷心的感谢。”说着,他端起酒杯,“各位请满饮此杯。”

    云翔宇也站起身,说道:“刘书记太客气了,谢谢!”

    主人和主宾都站来了,其他人自也跟着站起来,满饮了这第一杯酒。

    第一杯酒饮罢,稍微吃了几口菜,刘福礼又提了第二杯。这次他又是新的说辞:“云处到许源县检查指导工作,是全县教育系统的幸事,是全县广大师生的荣幸。为了这份荣幸,我代表全县广大教职员工,代表全县的中、小学生,代表教职工家属,代表这些孩子的家长敬云处一行。”

    这第二杯酒,大家也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第三杯的提法有些特别,而且云翔宇的杯中酒也是刘福礼亲自倒的。

    双手端起杯中酒,刘福礼道:“云处带队到县里指导工作,而我却因为在市里开会,没能主持为云处举行的欢迎晚宴,也没能亲自聆听云处的指示。我深感遗憾,并深表歉意,这杯酒是我的道歉酒,为我的姗姗来迟道歉,为我的失礼道歉。请云处多多谅解,并接受我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云翔宇赶忙端杯:“刘书记,言重了,言重了。这杯酒我肯定要喝,但我要纠正一下您的用词。您根本不存在失礼,又何来道歉、谅解一说?”

    “云处,谢谢理解,我先干为敬。”说着,刘福礼一仰脖,喝光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云翔宇紧跟着干杯,其余众人也是喝酒响应。

    听着刘福礼刚才的一番说辞,看着刘福礼的喝酒表现,楚天齐心中暗道:云处好大面子!看来自己的策略对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