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九十五章 你在算计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因为五一长假调休的原因,这周末没有休息,人们都还上着班,楚天齐自是也没有休息。

    星期日中午,楚天齐吃完午饭,回到办公室,他点燃一支香烟抽了起来,准备一会儿就午休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大中午的会是谁?尽管疑惑,但楚天齐还是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人满脸堆笑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这个人,楚天齐的脸色变的很难看。本来中午被人打扰,楚天齐就不大乐意,尤其又是这个家伙,他心里就更不痛快。当然,他面上表情还有故意的成分,就是要给这个家伙甩脸子。

    进来的人是秋胡镇派出所副所长陈文明,也就是三年前诬赖楚天齐并想敲竹杠的那个家伙。上次这家伙来,也是星期日,是三月三十一号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真会挑时候。”如果是其他人的话,即使不满中午被打扰,但楚天齐绝不会这么说的。不过对待陈文明这个家伙,就得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局长,本来也不打算午休时间打扰您,可是事情紧急,容不得耽搁呀。”陈文明边说边擦了擦鬓角的汗。

    哦?楚天齐不禁疑惑,问道:“有那么急吗?火烧屁*股了?”

    “比,比这还急。”陈文明一脸倒霉相,“老百姓要上访,要不是我极力安抚着,恐怕现在就把县政府大院堵了,也说不准就到县公安局楼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楚天齐忙问。

    陈文明叹了口气:“唉,其实这事按说跟所里关系不大,可是……我还是说事吧。镇里有个靠山村,有那么二十来户人,他们和一个公司签订了山林租赁协议。也不知怎么搞的,那个公司表示已经不欠租金了,可村民还是成天要钱。公司不给钱,村民就找公司理论,也到乡里上访,他们还到派出所闹。

    按说这事是村民和那家公司的事,顶多他们要找也应该是找乡政府,所里完全可以把他们推走。可我想到上次您的教导,您要我多为百姓着想,要急百姓之所急,我这才对他们百般安抚、劝解。可那些老百姓很难缠,讲道理也说不清,反正就是赖在所里不走,要不就是上访。

    我考虑他们一旦到县里的话,即使不到局里来闹,肯定县里也要求局里出面维护秩序。如果那样的话,也是给局里找别扭,更是给局长您添麻烦。我这才火急火燎的赶来,向您汇报,让您好提前知道这事,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个事?我有点糊涂。”楚天齐尽管已经听杨二民说过,但还是想再听陈文明说一遍。

    陈文明道:“是这么个事,靠山村村民把山林租给公司后,公司和他们签订了协议,并当场兑现了第一年的租金,当时双方都没有疑义。现在就是关于后九年租金的事,产生了歧义。村民说是公司没有按时支付,公司却说不欠村民的,而是村民欠公司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村民和公司就闹不清楚了,又是找公司,又是找乡里的。为此派出所还出了几次警,可我们也只能维持秩序,并不能做其它的。这还不算,村民也到派出所去找过,理由是公司的人打了他们,可是他们却又没有任何人证、物证,所里也只能是好言安抚。

    两个月前,村民又到派出所去了,说是公司的人打了他们,而且还说公司用假合同骗他们。村民提供不了被打的证据,我只好到公司去调查,结果公司根本不认可村民的说法,反而提供了公司员工被打的证明。另外,我也看到了那份合同,合同上明确写着‘乙方支付甲方第一年租金,并免费提供一间房子居住,其余两间房子由乙方临时垫资建设,逐年从租金扣除’。公司还说,当初垫资给村民购置了家具、电器,并每户给买了一千斤煤,到现在村民还没还上呢。

    反正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派出所也只能负责治安,只要不是治安上的事,所里也管不了。于是每次都是好言相劝,就差跪下来求他们了,他们每次闹腾一会儿,就回了家。前一阶段消停了有个把月,可这几天又去了,还嚷着要到县里上访。”

    听陈文明刚才说言,楚天齐明白了一件事:怪不得近期杨二民没打电话,原来是到乡派出所去了。杨二民不是说这个陈文明是“陈土匪”吗?怎么还敢去找他?楚天齐有些疑惑,便问道:“上次你来的时候,也没听你说起这事,报告中也没有记述,怎么好像一下子就冒出来了?这到底是怎么个事?你是故意隐瞒吧?”

    陈文明急忙摇头:“没有,绝对不是故意隐瞒。只是这事本不应落到派出所头上,而且也没有涉及到治安方面,所以我才没有汇报。近几天他们又去,也跟我的一个举措有关,是我好心招来了腻歪,还是我考虑不周所致。主要是这次他们闹腾的比较厉害,我担心给您惹来麻烦,否则我也会尽力去做工作,而不会遇到问题就找领导。

    上次我来向您汇报工作的时候,您教导我,要多为老百姓办实事。于是回到所里以后,我深刻学习、领会了您的教诲,也深刻反思自己的工作。不反思不知道,经过一反思,我发现自己的工作还有不到位的地方,在有些方面过于粗枝大叶。以前更多是给老百姓处理当前面临的实际问题,而忽视了这些问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,同时也对一些后遗症预估不足。

    不只找了自己的不足,同时我也召集所里其他同志,共同反思工作中的缺憾,其实也是一次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专题会。在会上我传达了局长您的指示和教诲,同志们都表示受益匪浅。并且在接下来的专题会上,深刻的、挑剔的检讨了各自的工作,也对同事的不足进行指正。经过批评与自我批评专题会,同志们的心灵得到了洗涤、净化,思想认识又上了一个台阶,精神层次也得到了升华。

    找出问题与不足,只是手段,而不是目的,发现这些问题,是为了以后杜绝犯同样错误,是为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,是为了把以后的工作做的更好。于是,会上我们拟定了修改后的为民服务十九法,一、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往下说,你这个十九法,我以后慢慢学习。”楚天齐真佩服陈文明这小子,本来说是反映问题,是为局里和自己这个局长着想,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在摆他这个副所长的功劳。楚天齐不想听这些浮夸的东西,这才打断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好,请局长多多指导。”说着,陈文明变戏法似的,拿出一沓纸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眼看去,见首页纸的最上端打着一行字——“许源县秋胡镇派出所为民服务十九法”。他不禁佩服这小子真是个人才,时刻不忘钻营的人才。他点了点头:“先放那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为民服务十九法,我们又制定了完善工作十二条,这份材料里也有。”陈文明放下那一沓纸,继续说,“这十二条里面,其中有一条,就是向百姓征求意见,请百姓把认为派出所没有处理完善的事情,提请重新复核。十二条发出很长时间,也没有收到百姓意见,但靠山村这些村民却来了,硬是说派出所没有替他们做主,没有替他们讨还公道。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好心招来了麻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哦,那现在百姓在哪?还在派出所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在了,不过他们说还会去所里,要不就到县里来上访。他们从所里一走,我才得以脱身出来,要不还出不来呢。”陈文明一脸苦色,“局长,您看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沉吟了一下:“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还真不好说。”陈文明一个劲儿的吧咂嘴,“本来这事不属于治安范畴,按他们一直以来的行为,就属于扰乱社会治安,就应该被处理,尤其是要处理带头者。可是他们毕竟是老百姓,平时又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亲,我真下不了这个手。尤其事关民生的事,也不是我一个副所长能做主,还请局长明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:“陈文明啊陈文明,你倒会踢足球。一会说是怕给局里工作带来麻烦,才匆匆跑来报信,一会又说事关民生,让我这个局长说话。你反正里外都有理,处理好了的话,你是报信有功,处理不好的话,就成了局长处置不力。这算盘打的够溜的,我怎么听着你是在算计我呢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陈文明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厉声道:“你还不敢?你什么事不敢做?”

    “局长,局长,以前那事都是我猪油蒙心,上了坏人的当,仅此一次,我绝对不敢再做了。”陈文明急忙辩解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听,怎么证明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陈文明嘴上支吾着,心里却在暗骂:还不是想公报私仇?咋证明,证明个屁,说什么你能相信呀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