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九十一章 该不该奖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相比较平时的工作效率,曲刚这次的效率要高的多,八号下午就把这次破案有功人员的名单报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名单一看,发现了厉剑的名字,厉剑的名字排的还挺靠前,排在第三个,在柯晓明和仇志慷名字之间。名单只是一个附件,还有一页正文,主要是对这次破案工作的记述。正文只提到了“应该给予奖励”,但具体的奖励方案没有。

    放下这两张纸,楚天齐问道:“老曲,平时这种情况,一般都是怎么奖励?还有这名单是依据什么列出的?排名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曲刚一笑:“局长,做为公安机关,每年破获这样的案子很多。一般就是适当表示一下就行,有时可能只是口头表扬一下,或是聚聚餐什么的。目的就是激励大家,要勇往直前,努力破案。不过这次的事呢,因为牵涉到投资商,县领导比较重视,所以这奖励的幅度也应该适当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,但意思很明显:当事人重要,县领导重视,奖励也要重一些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这个话,而是催促了一句:“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,继续道:“名单的顺序是依据功劳大小,当然也考虑到分工不同。就拿厉剑来说,他是第一个发现线索,并成功抓获了嫌疑人,按说应该排在第一位。但天彪和晓明毕竟是主要负责人和经办负责人,所以把他们排到了前面。你要是看着不妥的话,我再重新调整一下顺序,把厉剑放到最前边。”

    “按你排列原则来看,是有点不妥。”说着,楚天齐拿起铅笔,在仇志慷的名字上划了一下,“他也是经办负责人,这个案子不是一直由他们所里经办吗,理应把他放到前面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似乎不妥吧?他们所里负责了这么多天,不是没有一点进展吗?排到现在的位置,我还担心干警不服呢,尤其对于厉剑来说,也不公平。”曲刚提出了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这理由有一定道理,但也说的不全面。前一阶段是没有什么进展,但一些基础工作还是做了不少。尤其镇派出所在警力不宽裕的情况下,专门派干警负责受害人病房的警戒,防止了突发*情况的发生。话说回来,没有进展也不能算是派出所无能,我们这些领导不是也没什么发现吗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一笑,“至于厉剑,可以适当往后放一些。谁让他是我带来的,谁让他是我司机呢?在这种时候,也要适当有一些风格嘛!”

    曲刚心里话:你是怎么说都有理。只回了句:“哦,好的。”虽然仅回了三个字,但意思很明显:我可以遵照执行,但保留意见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是不待见仇志慷,也说不定怀疑那小子站到了自己这边,但楚天齐没有深究这个问题,而是说道:“既然你没什么意见,那就把排名调整一下。对了,还有一个人,怎么倒给忘了?”说着,楚天齐在这串名字的最前面,写上了“曲刚”二字。

    曲刚脸一红,好像自己小心眼似的,赶忙说了一句:“局长,我……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这叫什么话?你曲大局长没白天没黑夜的为这事奔忙,怎么能算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听你的,我拿回去改一下,关于这具体奖励办法……”说着,曲刚去拿那两张纸,也在等着对方答复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你先别拿,我让政委看看,毕竟他是老同志了,又常年负责政工,考虑的更周全。实在不行的话,就开会研究一下,到底该怎么奖励。”说着,楚天齐问了一句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曲刚一百个不愿意,他可不想让那个老白毛看,这上边百分之七十都是自己的人,万一那个老家伙捣乱怎么办?可楚天齐说的合情合理,他也不能反驳,只得说了句“也好”,然后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就像约好似的,曲刚出去时间不长,赵伯祥就来了。

    一进门,赵伯祥就是连连感叹:“局长,不服不行,我老赵算是服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政委,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?”楚天齐笑着,招呼对方坐下。

    赵伯祥坐到椅子上,从桌上烟盒取出两支香烟,一人发了一支,然后又给对方和自己点着火。一番忙活过后,他吐了口烟圈,说道:“乔丰年是上月二十号被打的,从案子发生以后,家属是一个劲儿的追,县领导也是三天两头的催,我光是被萧书记就叫去了两回。可是忙了半个多月,一点进展没有,我是实在惭愧呀!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:“赵政委,你主管的是政工和队伍建设,抓的是思想、纪律作风建设和政治业务学习。要说惭愧的,也应该是我这个抓全面工作的局长呀。”

    “话可不能这么说。”赵伯祥连连摆手,“局长肯定是抓全面工作,但也不能什么事都由局长担全责呀,那样还了得?要这么多副手又有什么用?该谁的职责就是谁的职责。而且这件事,要不是你亲自主抓,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破案呢,说不准现在领导又给打电话,恐怕家属也该到局里指责了。结果你派司机一出手,马上手到擒来。在别人手里难办的事,你只要轻轻一点拨,马上迎刃而解。我今天算是服你了。可能你没有从警的经历,可能你没有管过刑侦工作,但就你这水平和能力,把局里那些自诩二十多年警龄的老刑警能甩好几条街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笑,赵伯祥一边给自己拍马屁,一边还不忘借机贬低曲刚,很有意思。他没有顺着对方的意思,而是也连连摆手:“政委,过了,实在是过了,我也就是一个“新兵”罢了。至于厉剑擒贼,那不过是机缘巧合,适逢其会而已。做为一名警察,抓捕坏人本身就是职责所在。不过那小子身手倒是不简单,不愧是当过侦察兵的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把那两张纸往前一推,“我正要找你,这是曲刚报过来的,请你帮着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拿起那两张纸,浏览了一遍,一个劲儿的摇头:“案子破了,也就几个人出了力,怎么这上面这么多名字。再说了,公安局就是破案的,不能只做了本职工作,就要什么奖励吧?要我说,这里边最应该受奖的就是厉剑,其他那些人不过是充数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楚天齐若有所思,然后不无疑虑的说,“可案子毕竟破了,好多人更是连着多昼夜没有休息,局里总得有点表示吧?政委,以前是怎么操作的?就这事该不该奖励?”

    “以前……也就是吃顿饭什么的,这次……还是局长考虑吧。”说着,赵伯祥从裤子口袋里取出一张折叠的纸,打开后,交给了对方,“局长,这是我*草拟的一个方案,是关于干警政治业务考核的。说实在的,关于这一块工作我做的有点滞后,我需要检讨自己的懈怠。另外,前几任一把手不怎么作为,也对我的工作积极性有些打击。现在好了,来了你这样励精图治的领导,我的干劲儿也被鼓了起来,这段时间我就在一直考虑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那张纸,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。看完后,楚天齐心中暗笑:看来这曲刚和张伯祥都在为自己山头的人量身打造成绩。

    刚才曲刚的报告,虽然名义是表彰这次破案有功人员,但那些名字十有八*九都是刑警队的,都是曲刚和张天彪分管部门的人。而张伯祥这份方案,虽然没有列出一个人的名字,但显然考核重点都是他线上人擅长的,那么成绩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好,来的好,报告和方案都来的好,我正想利用这么一个契机呢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点了点头:“政委才是真有水平,就这方案写的,恐怕全局里没有一个人能赶的上。而且这方法也好,考核实际就是练兵,练出思想素质过硬,业务素质过硬的兵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忽然道,“对了,经政委这么一提醒,我还想补充一点,看能不能把考核的面再放宽一些?”

    “补充什么?”张伯祥追问。

    “补充什么……我还没有具体办法,要不这样,开个班子成员会,综合一下大家的意见。怎么样?”楚天齐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开会?有这个必要吗?大家七嘴八舌的,恐怕意见难统一吧?”张伯祥提出了疑问,其实是他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建议多,不怕,集思广益嘛!”楚天齐摆摆手,“我看这样,你有经验,又主抓队伍建设,这个事你就多操点心,会议由你主讲这个事,其他人补充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还能怎么样?局长都说了,自己还能再反对?不过,所好的是,这个事由自己操盘,主动性要多的多。想到这里,赵伯祥忙道:“我马上下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这周五就开会,怎么样?”楚天齐再次追问?

    “时间有点紧,不过我抓紧弄一下,没问题。”赵伯祥回答。

    听完对方答复,楚天齐拿起电话,拨出了几个数字,电话一通,他就说道:“杨主任,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心中暗道:曲、张要斗法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