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五十九章 毛驴啃脖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到了四月中旬,楚天齐把县局辖区内的科、室、队、所也转的差不多了。到目前为止还有三个地方没去,分别是秋胡镇派出所、许源镇派出所、看守所。他计划近一两天就去看守所看看,至于那两个派出所他暂时不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去秋胡镇,主要是担心偶遇杨二成等人,他不想尽早在他们面前暴露自己身份,那样便于他了解一些事情,也有利于稳住众村民,以免他们到县里上访。另外,他不去秋胡镇派出所,也是要让陈文明知道,自己对对方不感冒,警示对方小心点儿,不要翘尾巴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去许源镇派出所,楚天齐也是有原因的,他觉得许源镇派出所在县城,离县局这么近,应该是所长先来找自己汇报工作才对。其实这只是他的借口,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是不想去那个地方,不想去看那个令自己曾经难堪的所在,三年前自己就是在那里被四个人用枪指着的。那是楚天齐平生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,而且因为房间都用铁条加固,他还无力反击。更为滑稽的是,自己现在竟然又到了这个县做公安局长,想必许源镇派出所也会有人认出自己这个曾经的“龌龊分子”。虽然人们已经知道了当时事情的真*相,但楚天齐还是觉得难为情,不愿去到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在这一段时间,厉剑反馈,他托人几次暗访,都没有发现交、巡警乱罚款的事。厉剑汇报的结果,和楚天齐自己暗访的情况相同,看来曲刚等人还是约束了这些部门。为此,楚天齐很欣慰,自认为这是自己办的一件实事。正是在自己的督促和过问下,曲刚等人感受到了压力,这些部门才收了手。现在能有这样的结果,既平息了民愤,也适当改变了一些交、巡警的形象,公安的负面影响也有所减少,达到了自己当下的目的。

    其实,在做出对乱罚款最终处理决定时,楚天齐是放了对方一马的。他默认了“个案”的说法,只是就是论事,没有深究。楚天齐觉得,现在能够制止这种执法犯法的违规行为,才是主要的。既然他们现在已经收手,还是不宜扩大化,还是以稳定为主。否则,恐怕就会涉及到更多人,也会引起一定的恐慌,更会遭到强烈的反弹,不利于整个县局的稳定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上任一个多月,公安局各项工作都较正常,大家都能各司其职。只是曲刚和张天彪的积极性不高,他们那一系的人好像都多少有点士气不振,尤其是张天彪更为明显。自从第二次县局班子成员会后,曲、张二人不再和楚天齐明着争长论短,而是选择了闷声不说话,基本是问一句回一句,要是不问的话就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,二人的表现也在预料之中。以前曲刚大权在握,只手遮了多半个天,现在忽然要听一个毛孩子的,自是心理不平衡。尤其还在这个毛孩子手里过亏,肯定心里转不过这个弯,过一段应该就会适应了。如果那时他们这些人还是这个状态,自己就得找他们谈谈了。实在不行的话,就先礼后兵,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自认为在处理乱罚款一事上,做的还算比较仁义,但他不知道的是张天彪对他恨的牙根痒痒,恨他加重处罚了自己的“亲戚”。本身“亲戚”关系也不近,但张天彪认为这是楚故意削自己面子,和自己过不去。楚天齐当然不知道张天彪的这种心思,也没精力去想这些,他还有好多正事需要做呢。

    手头工作进展相对顺利,但楚天齐却有几件事很是烦心。

    首先一件事就是县长不见自己,不接自己的工作汇报。本来在月初参加县政府党组会的时候,县长牛斌在会后找了楚天齐,虽说对楚天齐进行了一点敲打、提醒,但整体还是比较融洽的。牛斌还专门嘱咐楚天齐多走动,楚天齐也表示会向县长交一份工作汇报。回到单位后,楚天齐就在下部门视察的间隙,准备着这份本来并没提前有过计划的东西。

    两天后,楚天齐拿着工作汇报到县政府,县长不在。楚天齐便给县长打电话,县长说在外地出差,等几天后可以把汇报件给明秘书,同时还夸赞了他的效率高。又过了几天,他倒是找到了明秘书,可明秘书表示没有接到县长的吩咐,并且不予为他拜见县长而通报。接连三次都是这样,楚天齐意识到是县长不想见自己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楚天齐自然把县长态度转变,同处理交、巡警的事联系起来,他觉得县长肯定认为自己不给曲刚面子,就是间接不给他这个县长面子。但楚天齐自认为自己只是就是论事,而没有深究,这已经是给足了面子。县长实在不理解的话,那也是没办法,只能是以后有机会再解释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让楚天齐感觉比较棘手,那就是钱的事。县局工资每月由县财政统筹,目前倒是没有出什么状况,只是日常办公经费却迟迟没有下拨。以前县财政给局里的经费都是按季下拨,今年一季度经费是在春节前拨的,而二季度经费到现在没有拨下来,派财务催了好几次都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虽然县财政的理由是“经费紧张”,但楚天齐分析肯定是人为因素,可能还是因为曲刚的原因。曲刚和财政局长向阳可都是县长牛斌的人,向阳是在拿这事给曲刚出气,八成也有县长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看来这两件事其实还是一件事,就是县长在生自己的气。要想向县长解释清楚,就只有见到县长这一个办法,可县长就是躲着不见,汝之奈何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一看,是周仝的号码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周科长,有事?”

    “大局长,打什么臭官腔?我是肖婉婷。”手机里传出女孩嘻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肖婉婷?怎么会是她,这可是周仝的手机号。转念一想,他就明白了,周仝在省里培训信息安全,和肖婉婷在一起不奇怪。

    听不到回音,肖婉婷大声道:“楚天齐,怎么回事?连话也懒得说了?你现在还只是个小副处,要是市长的话恐怕连电话也不接了吧。官不大,僚不小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嘻笑道:“婉婷师妹,你这可是冤枉我了,我是听到你的声音激动的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少给我灌迷糊汤,我现在可没那么幼稚,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呢。”肖婉婷根本不买帐,而是转移了话题,“师兄,你现在是不是对周师姐施了什么魔法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魔法?要有的话早就对你施法了。”楚天齐调侃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嘴厉害的,真没的说。”肖婉婷吧咂着嘴,“怪不得周师姐把你夸上了天,说你能上九天揽月,能下五洋捉鳖呢。原来你长了一张好嘴,看来周师姐是被你洗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人家可是管信息的,那脑瓜不是一般的灵,还能被我洗脑了?”

    “哎,话虽这么说,可女人有时候是很傻的,比如……”肖婉婷忽然话题一转,“对了,我听说你俩现在的关系还没有公布,还是‘地下情人’?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纠正着:“你真能瞎掰,是同学关系没有公布,我俩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里响起喝斥声和女孩的嘻笑声,接着传来了周仝的声音:“天齐,我和佳妮、婉婷在一起,是婉婷想你了,非要找你,可是上来他就瞎说。”解释过后,她话题一转,“对了,我正有事要问你,你处理交、巡警乱罚款的事,是不是魏县长授意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:“哪有的事?那是根据车主投诉查的。你这是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一个同学给我打电话,这么说的。她说有一天,你和魏县长一同从政府楼下来,魏县长说了乱罚款的事,还让你严查。结果四月五号那天,你就处理了曲刚的人,尤其还把张天彪外甥发配到乡下去做普通交警。为这事牛县长气坏了,说什么‘打狗还看主人呢’,还说‘有的人就是搅屎棍,就爱搅事’,还连骂了好几个‘不知好歹’。天齐,我看他……”周仝继续说着。

    哦,怪不得张天彪会是那个德性呢,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看来牛斌不愿见自己,并不单纯是因为自己处罚了曲刚的人,而是认为自己跟着他的政敌一起和他斗。真是冤死了,看来自己是被魏铜锁利用了,看来那天魏铜锁是故意为之,目的就是要形成这样的效果。这个魏铜锁真可恶。

    转而一想,楚天齐又笑了,这就是风水轮回呀。在第一次局班子成员会上,自己“造”了一封投诉信补充件,借用了“魏县长”三个字,算是间接利用了对方。这才几天,对方又报复了回来。说不准魏铜锁在上次和自己说那些话的时候,已经知道被利用的事了。这真应了那句话:毛驴啃脖子——工换工。

    手机里忽然响起周仝大声的问话:“天齐,在听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这才意识到,手机还在通着话,是自己分神了。便赶忙应道:“听着呢,怪不得县长不见我呢。不过你说的那事纯属是巧合,三月二十二号我已经安排查了,见到魏县长的那天是四月一号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,我先挂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挂断手机,对着门口道,“进来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