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零五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从那天被武进忠找过,已经过了三天,再没有人找自己谈关于工作的事。当然,更没有具体的职务安排,楚天齐还是每天在那个小屋里耗时间。在原主任室的时候,屋子很大,又有电脑、电视,还有里外屋套间。

    现在就这十多平米的屋子里钻着,根本就没有电脑、电视,陪伴楚天齐的就是那一支支的香烟。虽说他现在什么事也没有,可以随便上街,但楚天齐并不想出去。大街上那么冷,自己又是焦点人物,走到那儿都会引来注目礼,都会被人指指点点,还是待在屋里省事。因此,除了吃饭、上厕所,他基本就是在屋里待着,想事情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正在屋子里喷云吐雾,和烟头较劲,却突然响起了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还没等楚天齐说话,大嗓门响起,屋门也被推开。

    “哎呀,楚大主任玩低调呢,怎么搬到仓库来了?还是被当做四旧给扔了?”雷鹏粗门大嗓说话,小屋里一个劲儿的响起回音。

    “小点声,没人拿你当哑巴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指雷鹏身后,“皮经理赶紧进屋。”

    皮丹阳反身关门,和雷鹏一同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往哪坐呀?屁大点儿地方。要是门上安几根铁条,就是标准的禁闭室。”说着话,雷鹏四外看了看,一屁*股坐到了床*上。

    “就跟你那小猪窝多大似的。”楚天齐回了雷鹏一句,示意皮丹阳,“皮经理,坐椅子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要给二人弄水,被雷鹏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不是我说你。人家都是越混越好,房子越来越大,车子越来越贵,美女越来越漂亮。你再看看你,由那么大的屋子搬到了‘禁闭室’,连个一官半职都没有了。”雷鹏不放过任何一个损哥们的机会,“不出意外的话,单位那些女人也不来串门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,朋友都成这样了,你没说安慰一下,还往伤口上撒盐。”楚天齐一句也不少说,“哪怕把你那儿的腐败烟、腐败酒弄点来,也给哥们解解馋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只有腐败娘们可以供你解解渴,她们都在号子里待久了,也想找你这样的光棍解馋呢?”雷鹏说到高兴处,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雷鹏是好哥们,可以说是过命交情,两人一直关心着对方,但只要一见面,就会掐几句。尤其这一段时间,雷鹏只要有时间就会陪着他聊天,给他带吃的。只是近几天出门,走了几天。

    “哥们,我这才离开几天,就出了那么精彩的场面,听说你那天可霸气了,跟我们说说。”雷鹏一副八卦神情,“听说那家伙就像哈巴狗一样被你牵着,还得学狗叫,都拉裤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净他*娘的瞎说,哪有那么邪乎?我差点吃了枪子,倒是真的。”楚天齐简要说了那天的过程。

    两人听了,也是唏嘘不已,雷鹏自然要骂一通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没个说法?还这样闲着?”雷鹏不理解,“怎么也得有个态度吧?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这样,不过离任审计下结论了,一切正常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皮经理,你的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皮丹阳是和张鹏飞去分割关系了。雷鹏是专门请假陪着小弟,担心小弟吃亏,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比较顺利,有鹏哥跟着,我心里不怵。”皮丹阳心情不错,“我担心张鹏飞耍无赖,就请了律师,带了帮手去见他。果然那家伙挺横,直接摆出了江湖套路,想要玩大鱼吃小鱼。我自是不愿意那么认孬,双方对峙起来,随时都有火拼的可能。关键时刻,有一个男人和我联系,自称是宁书记介绍的,说是可以帮我。很快,那个人就赶到了现场。张鹏飞见了这个人,立马就蔫了,同意和我好说好商量。就这样,经过几天交涉谈判,我们顺利的分割了所有有交涉的东西。

    去现场帮忙的人,有四十来岁的样子,文质彬彬的,像是坐办公室的人。那人谈吐也不凡,肯定不是混社会的。他帮完忙后就走了,我事后要谢他,被他拒绝了,他说要谢就谢宁小姐吧,就是宁书记。

    宁书记真是不简单,我都愁的没着没落的事,她派去一个人就解决了。听那人的口气,对宁书记特别尊敬,就像大宅门的管家对府里小姐那么尊敬。宁书记肯定不是一般人,说不准是哪个大领导的千金,没准关系还不止省里呢。”说着,他向一个方向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这小女朋友确实不简单。那天都快把皮蛋吓尿了,宁书记那人一到,张鹏飞立刻变毛变色,一个劲儿的点头哈腰,嘴里连说‘不敢、不敢’,就差给人家磕头了。”说着,雷鹏“嘿嘿”一笑,“你小子真有艳福,宁书记是要模样有模样,要能力有能力。不过你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,我听说你背着人家,和好多女人眉来眼去的,这可太不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他娘的跟着起哄了,那都是别人给我抹的黑。”楚天齐咬牙骂道,“让他娘的这么一闹腾,老子的一世英明全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把自己说的那么纯洁,我听说你勾勾搭搭瞎胡闹,把人家宁书记都气的回家了,说以后再你不理你了。这回麻爪了吧?”雷鹏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给了对方一拳:“你小子就不盼我好,净他娘的胡咧咧。人家是去省委组织部培训,下一步应该就到市里做处长了。”楚天齐为了掩盖自己和宁俊琦的误会,编了一个自认合理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听着就跟编的似的。”雷鹏“哈哈”大笑,“走吧,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自是一顿豪饮,二狗子、要文武也参加了。

    十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回到屋里,躺到床*上,又想起了宁俊琦。

    从皮丹阳的叙述可知,这次宁俊琦帮了他大帮。宁俊琦和皮丹阳没有什么交情,主要还是因为自己,才接触的多一些。宁俊琦这次虽然只派去一个人,但那个人能量很大,轻描淡写解决了问题,帮皮丹阳解决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不用说,宁俊琦能这么帮助皮丹阳,还是源于自己。只是不知道对方是以此还自己的情,还是对自己割舍不下。他更相信是后者,相信她的心里有自己。

    刚才在酒桌上,皮丹阳把宁俊琦简直奉上了天,说她无所不能。虽然皮丹阳的话不乏奉承之嫌,却也说明宁俊琦确实有一定能量。同时皮丹阳的一句话,给楚天齐提了醒,让楚天齐不禁又多想了好多。也许真像皮丹阳说的那样,宁俊琦的根可能就在那个大都市的某个大院里呢。

    如果宁俊琦真是来自那里的某个人家,那说不准李卫民也只是其中普通一员,有好多时候可能也得奉命行*事。那么自己和宁俊琦的事,李卫民也就不能完全做主了。想到此,他对李卫民的恨意又减少了一些。这事也就更复杂了。

    要真是那样的话,自己就离她太远了,自己配的上她吗?这个问题一出来,楚天齐立马就把它挥走了。他才不管她是什么来头,他只知道她时刻在关注着自己,否则,她不可能为皮丹阳帮那么大忙的,那全是为了自己呀。

    俊琦,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呀?你怎么就不能清清楚楚的告诉我呢?我只想知道,为什么你说走就走了,为什么你一下子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?

    俊琦,你在哪啊,你告诉我吧,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,我的心里好苦,好苦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天齐,无论我身在何处,目光都从来没有离开过你。我知道,这些天你经历了好多风雨,吃了不少的苦。不过你都挺过来了,你是好样的,我没看错你。磨难无处不在,无时不在,就看你怎么看待它了。你只要勇敢的走过去,就会把磨难踏在脚下,等你回头去看,那些磨难太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今日的短暂分别,是为了明日的长久相聚,只要你足够优秀,我们还能在一起。天齐,为了我,你要努力,你要坚强,我在看着你,也在等着你。尽管你的脚下可能会布满荆棘,尽管你的头顶随时会响起炸雷,尽管前方也许是悬崖峭壁,但你要一步一步的走过来,因为我在这条坎坷之路的尽头等着你。

    你又喝酒了吧,肯定还没少喝,不要逞能,那样会伤害你的身体。咯咯咯,还有,酒能乱*性,你可不能借着酒性胡搞。你要等着我,我才是你那个可以白头偕老的人,唯一的亲密爱人。天齐,我的眼里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俊琦,我知道,我知道,你在哪,在哪啊?你别走,别走。再跟我说会话吧。”楚天齐不停的挥舞双手,不停的喊着,想要叫住那个说话的人,那个时刻看着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可他什么都没抓*住,也根本看不到她的身影,他的眼前只有一片漆黑,他的眼中噙着一汪清水。

    “刚才做梦了。怎么就睡着了呢?”楚天齐自语着。眼中那汪清水终于流了下来,流到腮边,流到嘴角,涩涩的、咸咸的,还有一丝淡淡的甜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