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一十五章 奔他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市委书记办公室出来,楚天齐按照提示,上电梯直奔十二楼而去。偌大的电梯里,只有他一人,显得空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刚才在书记办公室,更多的是把焦点放到和对方的“交锋”上。现在离开了那个房间,楚天齐才意识到一件事情,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正是宁俊琦,这还是要文武告诉他的。想到这一点,他一下子激动起来,电梯轿厢门刚打开,他就迫不急待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干部二处,干部二处。”心里默念着,楚天齐目光从身旁的门牌一一掠过,落在右前方的一个房门上。快步走到近前,他停了下来,房门门牌上赫然标示着“干部二处”四个字,房间号是“1223”。

    喉头迅速蠕动,楚天齐连续咽了几口唾液,竭力控制了一下心情,抬起右手轻轻叩击在房门上,发出“笃笃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请进”,一个轻脆的女声传出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楚天齐心情又一次亢奋:是她,就是她。她在等着自己,她肯定要和自己见上一面,肯定有好多话要说。她会说什么呢?我又该说什么?这样想着,他的脚步踟躇起来,抬起的右手停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哪位?”可能是久不见人,女声再次传出。

    二次听到这个声音,楚天齐才意识到“不对,不是她的声音,要比她的声音稍微有一些嘶哑”。转而一想,他又给自己找出了答案:一定是她近一段经常哭泣、心情极差所致。

    “谁呀?怎么不进来?”话到人到,房门从里面打开了,一个女孩站在门里。女孩扎着马尾辫,戴着一副黑框宽边眼镜,哪是宁俊琦?

    楚天齐仔细看了看女孩,迟疑的说:“你好,这是组织部干部二处吗?我找宁处长。”说着,他伸长脖子向女孩身后望去。

    女孩也迟疑了一下,上下打量着楚天齐,然后展颜一笑:“你是楚天齐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:“我是。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二处工作人员,处长说你今天会来。”说着,女孩向后一侧身,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尽管还有疑问,但楚天齐还是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有二十多平米的样子,摆着四张OA办公桌,办公桌后的椅子上都空着。女孩引着楚天齐坐下来,她从身旁OA桌上取了钥匙,走到靠墙的那排档案柜前。

    女孩打开中间柜子,从里边档案盒取出一个档案袋,走回到OA办公桌,坐了下来。她麻利的从中取出几张纸,连同档案袋一并递了过来:“您好,这是您的异地交流手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双手接过,翻了翻。下面几张是他的档案,最上面一张是《干部交流函》。《交流函》上只有交流的接收方——定野市委组织部,没有具体的职务和单位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同志,您到定野市后,要把这些手续交到组织部,由定野组织部安排您的上任事宜。”女孩说着,递过一张纸条,“这是定野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王处长联系电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纸条看了看,上面写着一个手机号码,便连同档案和那张《函》一并放入档案袋。他回头四下张望一下,确认屋内再没有其他人,便微笑着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?宁处长在哪里办公?”

    女孩抿嘴一笑:“怪不得处长说您爱和女孩搭话呢,果然不假。”说着,女孩话题一转,“处长下午一上班就出去了,她在出去前特意嘱咐我,要我专门等你。她说你身高将近一米九,虽然黑瘦却也精神,还说你专爱盯着女孩看,更爱和女孩儿没话找话。我一看你的样貌,再看你的眼神,就知道没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能这么诋毁我的光辉形象?楚天齐心里暗自腹诽着,反而有一丝甜蜜涌上心头。他冲着女孩一笑,继续问道:“宁处长真的出去了吗?她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咯咯,你果然是没话找话。”女孩再次一笑,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处长下午一上班就出去了。她说让我接待你,即使她在单位,也没时间。”说着,女孩拉开抽屉,取出一个信封,递了过来,“这是处长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伸手去接,却没有抽*出这个信封。

    女孩紧紧抓着信封的另一头,说道:“处长特意嘱咐,要你在路上再看。还说你‘要是食言,就是小狗儿’。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楚天齐就是一楞,他这才注意到,女孩已经松手,信封到了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看着女孩的样子,知道也问不出个什么结果,楚天齐便把信封和档案袋放进挎包,站起身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女孩儿告诉楚天齐,请尽快把同行去往定野市的人名告诉她,她好尽快帮着办手续。楚天齐表示感谢后,留下女孩电话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出了办公室,楚天齐直奔电梯而去。在手指即将触上电梯按钮的一刻,他又改变主意,转身折返了回来。在经过刚才的房间时,他没有停留,而是轻轻走过去,在旁边另一个房门口停了下来。这个房间门上悬挂着也是“干部二处”四个字,只不过房间号变成了“1225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四外张望一番,抬手轻轻叩在屋门上。尽管声音很小,在寂静的楼道里仍显得很是突兀和响亮。他侧耳靠近屋门,想听一听屋子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我都说处长不在,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旁边屋门响动,刚才那个女孩已经站在楚天齐身侧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一红,支吾道:“我就是随便试试,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试什么试?”女孩脸上绷着,调侃道,“对了,处长还说你这个人非常狡猾,果然不假。”

    被人这么盯着,楚天齐当然不能再敲门了,他只好向对方点点头,向电梯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女孩确认楚天齐已经乘梯而去,这才在“1225”屋门上敲了两下,轻声说了句:“处长,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响起了轻轻的一声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市委大楼,楚天齐沿台阶一阶阶向下走去。走着走着,他忽然转身,抬头望向身后这栋雄伟的建筑。他总感觉身后有眼睛在盯着自己,而且还不止一双。可当他回头望去,只看到了一个个形状相同的窗口。他驻足观望一会儿,极不情愿的转身走去,顿觉再次有目光投在身上。他强迫自己没有回头,毅然决绝走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,楚天齐赶忙拿出手机,来电显示不是那个期待的号码。他迟疑了一下,按下接听键,手机里传出厉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已经接近午夜零点,沃原火车站候车室里,拿着箱包的人们或坐或站,等着即将踏上的旅程。

    楚天齐合上手中书本,看了看墙上大显示屏内容,再次把目光投向进站口方向。入口处,进出的人少了很多,根本就没有他期待的身影。

    下午从市委楼出来后,楚天齐就直接到了火车站。一进火车站,他就到售票窗口打听去往定野市的车次。考虑到火车到定野市的时间,他选择了零点三十分的车次。这个时间点的火车是慢车,到定野市大约将近七点钟,出站后吃完早点,正好可以到定野市委组织部。

    买完火车票后,楚天齐先在面馆吃了碗面,就在火车站的书摊买了本书看,借以消磨时光。虽然他在翻着书本,但眼睛不时盯着进站口方向,以期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,幻想着宁俊琦会给自己一个惊喜。幻想毕竟是幻想,熟悉的身影没有出现,就连那个熟悉的电话铃声也没响起。

    “零点三十分,发往定野市的……”候车室里忽然响起的播报声,打断了正在沉思的楚天齐。他再次望了望进站口方向,起身走向检票口,随着人流检票、进站。

    在站台短暂等候的时候,楚天齐的心情一下子沉闷下来。他意识到,自己心中是那样的不舍,不舍自己的家乡,不舍那些熟悉的朋友,不舍那个她。

    火车很快到站,楚天齐按照车票对应车厢号上车,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一个二层上铺。他刚到上铺躺下,火车就启动了。

    随着火车“呜呜”的嘶鸣声,楚天齐的心里空落落的,一丝悲凉涌了上来,头脑中闪出了三个字:奔他乡。

    耳旁不时响起均匀的轻微鼾声,让楚天齐心情渐渐冷静下来,头脑也异常的清醒,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取出随身携带的小手电,从挎包里拿出那个信封,抽*出里面折叠的信纸,楚天齐拆开看了起来。在手电光亮的映照下,那熟悉的字体呈现在眼前:

    “天齐,当你看到这封短信的时候,肯定已经在火车上了,而且应该是夜里的火车,那样你就可以节省一晚的住宿费了。嘻嘻……

    从政仅仅四年,你就从一个准副科到了副处职位,这既是你努力奋斗的结果,也是幸运机遇所致。你是一个善于抓*住机遇的人,也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人,我相信定野之行,你一定又会干出一番辉煌业绩。

    到了一个相对陌生的地方,而且从事的也是一个相对陌生的行业,困难肯定很多。我要提醒你几个字——‘冷静’、‘理性’,切记,切记。

    套用一联诗送给你,‘奔他乡长风破浪,挂云帆沧海横流’。奔跑吧,孩子,因为你的头上没有伞,伞在你的心中。”

    信的右下角没有留名字,只画着一张笑脸,日期是三月一日。

    翻看了多遍,楚天齐把信纸放在胸口,渐渐进入了梦乡。梦里,他又看到了那张笑脸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