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五十五章 牛斌委婉警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来到五楼,楚天齐在楼道里辨别着县长办公室。挨间挨间的看去,他发现东边数阳面第二间没有门牌标识,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房间。

    正这时,阴面对门房间门打开,一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。男子有二十七、八的年纪,穿着白衬衫、藏青色裤子、黑皮鞋。他上下打量了楚天齐一番,轻声道:“你是公安局楚局长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,我去通报。”说着,男子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这个人肯定是县长秘书。他听周仝说过,县长秘书姓明,叫明拜仁,人们都背后称之为“明白人”。“明白人”是两年前分配来的大学生,做县长秘书刚一年。前任秘书因和女友感情问题而精神失常,无形中给“明白人”提供了补位的机会。

    很快,“明白人”从屋里出来,对楚天齐道:“楚局长进去吧,抓紧时间,一会儿县长还有工作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答应过后,楚天齐推开虚掩的屋门,走了进去,然后轻轻关上屋门。

    抬头向办公桌后看过,牛斌正低头看着桌面,手中拿着一支铅笔,在上面划着。牛斌没有抬头,就像没有发现屋里进来人似的。

    老套路,以前经常遇到这情况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向前走去,在距离办公桌还有一小步距离的时候,停了下来。他已经看清楚,办公桌上铺开一张报纸,牛斌在报纸上划着波浪线。

    对方依然故我、低头不说话,楚天齐便轻移目光,打量着屋内陈设。和玉赤县长郑义平屋内摆设差不多,都是国旗、书柜、档案柜等,当然电脑、饮水机之类更是必不可少。不过这个房间,要比郑义平的县长办公室大上二十平米左右,书柜里的书也多了不少,好多都是陈套的精装书。

    “呀,楚局长到了,什么时候到的?坐,坐。”牛斌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本以为对方要晾自己五、六分钟,不曾想在自己分神时,对方却突然说话了。楚天齐赶忙收回目光,回答:“我刚到。”说着,退后几步,坐到了沙发上。他已经看到,对方指的是沙发,而不是办公桌对面椅子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来了有一个月?想必工作一定很多吧。”牛斌身体略向后仰,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“我上月八号到任,到今天一共是二十五天。我初来乍到,又是警务系统一个新兵,来的这段时间主要就是熟悉,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本来早就想向县长汇报工作,只是我熟悉的不太快,担心准备不充分,就一直拖到了现在。为了向您汇报,我还准备了一份材料,估计再有个四、五天就整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说完,牛斌看着楚天齐笑了。

    对方肯定是明白自己在编瞎话,故而才笑的那么诡秘,楚天齐也只得回以一笑。

    牛斌脸上笑容依旧,和蔼的说:“楚天齐同志,对于你的履历我也所了解,知道你在短短四年从政历程中,做了好多实实在在的工作。你无论在基层做副乡长,还是在县委做调研工作,都做出了很大成绩,亮点颇多。尤其在担任玉赤县开发区主任时,更是处于背水一战的境地,但你依然表现不俗,让一个烂摊子起死回升,得以保留升级。

    这些都说明你这个同志很有思想,很有能力,也很有魅力。组织上把你从沃原市交流到这里,肯定是经过慎重考虑,肯定是对你的综合能力多方评测的。对于组织的用人原则,对于你楚天齐的个人能力,我是深信不疑的。我相信,有你的加入,整个政府工作会更有活力,公安局工作也肯定会迈上一个新台阶。”说到这里,牛斌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停止说话,双眼盯着自己,楚天齐知道这是在等自己说话了。于是,他直了直身体,说道:“县长,我参加行政工作时间短,经验欠缺。因此在沃原市玉赤县那几年,一直是尽力尽力,以勤补拙。如果说还做了一些实际工作的话,那都与领导的关怀、提携分不开,也离不开同志们的帮助和支持,我只不过是尽了一个公务员的本分而已。从沃原市玉赤县交流到定野市许源县,我既感到责任重大,同时也有些慌恐,唯恐难以胜任。在以后的工作中,还请县长多多指教,多多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同志,在你所经历过的这些岗位中,每次都是新工作内容,都有不同的新挑战。但你都从容的应对下来,并出色的完成了任务,这是你的长处。”说到这里,牛斌面色一整,声音也严肃了好多,“不过,公安工作专业性很强,工作经验也非常重要。虽然通过学习课本,背诵一些条令、制度,确实可以在短期内增长专业知识。但是从长期来看,尤其是做为局一把手来看,这些显然不够,只有实践才能出真知,实践是最好的老师。因为书是死的,事是活的,尤其那些刑事和经济案件更是千奇百怪、花样繁多,如果不从实际出发,而只是背书本的话,那是会与实际脱节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楚天齐算是品出一些味来,他知道牛斌这是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牛斌继续说着,但是语气又缓和了下来:“正如你刚才说的,在玉赤县的时候,领导对你关怀,同志对你支持,这些也是你取得成绩不可或缺的因素。你放心,虽然你是‘外来户’,但许源县不会欺生。县里自然会支持各职能局工作,更会支持公安局这个重要部门工作,尤其会支持你这个党组成员的工作。当然,仅靠自己的努力,仅靠领导的关心还不够,取得同志们的支持也很重要。如何取得同事、下属的支持,这不是领导能左右的,还得靠你个人去争取了。

    以你这几年的成功经验,你肯定会明白‘将心比心’、‘人心换人心’的道理,肯定知道怎么去做,我这也就是顺便提一提。我还要强调的是,任何单位要想搞好,都要依靠集体的智慧,光靠个人英雄是行不通的。尤其公安工作对集体的依赖性更强,几乎每项工作都是由多个部门、多名干警协作完成的,因此团结就显得尤为重要。歌词说的好,‘团结就是力量,这力量是铁,这力量是钢’,否则……”说到这里,牛斌“哈哈”一笑,“这些道理,你肯定是熟知的,二十八岁的副处悟性自不必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县长说的是,团结就是力量,实践是最好的老师。我会搞好班子团结,会多向实践学习,多向老同志学习。”楚天齐附合着。其实他这也不完全是应付对方,他还真是这么想的。只不过他理解的意思,和牛斌想的概念有偏差。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的表态,牛斌很高兴。他身子微微前倾,连连点头:“小楚的悟性就是高,说的真好。对,就是要多向实践学习,多向老同志学习。”说着,他站了起来,向楚天齐走去,“本来咱俩早就应该见面,只是春节期间积攒了好多事情,一时忙不过来,这才拖到今天。这并不是我们许源县人民不热情,要是有做的不到位的,也是我这个做县长的疏忽了,请你多多谅解,千万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也已起身,忙说:“县长,确实应该是我先来拜访您,向您汇报工作的。您不怪罪我,我已经万分荣幸了,怎么敢怪县长呢。”

    牛斌握着楚天齐的手,使劲摇着:“小楚,现在咱们是同事,都不必自责,那样就显得太见外了。这样,改天有时间,我张罗着,给你接风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您那么忙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您是县长,我是下属,我们都在为许源县工作,都在为许源老百姓服务,我们是自家人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楚天齐客气推辞着。

    “对,自家人,不客气。”牛斌拍拍楚天齐胳膊,“只是给你接风的时候,我可得找几个能喝的,听说你可是海量的,好多人都说你是‘楚三斤’、‘酒局长’。当然,这个称谓也多少有些不雅观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主要是我喝酒没把握好,以后一定改正。”楚天齐做着检讨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牛斌大笑着,没有再说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屋门被敲响,秘书走了进来。看到县长和楚天齐都站着,“明白人”先是一楞,随即走到牛斌面前,轻声说:“县长,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说过之后,牛斌把头转向楚天齐,“我还要去见一拨客人,改天有时间再聊。”说完,他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县长,您忙,我先回单位了。”楚天齐和对方握手,然后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走边想,看来周仝说的是对的,县长就是曲刚的靠山,否则不会和自己说这些的。今天县长看似说的轻描淡写,其实是有着浓浓警示意味的,只不过这个警示稍微委婉一些而已。比如最后提出喝酒的事,就是一种委婉的警示。看来以后在处理和曲刚的冲突时,得慎重了,否则县长肯定会插手,有些事情会变得很复杂的。当然,原则问题绝对不能让步,但却也要讲究策略,不能一味的硬斗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