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三十九章 适可而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曲刚意识到,可能又掉进了对方的圈套,但却不得不说:“如果是我分管部门出了什么事,我一定严惩不贷,绝不护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假装思考了一下,说:“那得看孟克同志是什么意见,得看这符不符合程序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,曲刚把头转向孟克:“孟组长,你看呢?不会让你为难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些为难。”孟克面无表情的说,“不过,要是能自查自究的话,也不失为一种办法。但一定要从严从快,要有处理方案。同时也要以点带面,好好整顿一番,绝不能走过场。”说完,他把目光投向楚天齐,意思很明显:局长,这么做行吗?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点头。本来他就是想让孟克参与,也想把曲刚拉进来,这样正好符合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一边答着,曲刚心里一边叫屈:这还连什么事都不知道,还没怎么着呢,自己倒被套上了。

    孟克把纸张和信封递了过去,曲刚接在手中。

    手中拿着信封,曲刚首先看向封皮上的内容,封皮正中央写着四个大字——局长亲启。大字上方写着“河西省定野市许源县公安局”,信封左上角是邮政编码。信封上没有写寄件人的任何信息,但从信封上几个邮戳来看,信是从晋北省寄出的。

    放下信封,曲刚看着纸张上的内容。这是几张A4打印纸,最上面一张打印着两段文字,文字的主要内容是举报许源县公安局乱收费,其中说到了交警和巡警,而且例举了时间和地点,还描写了当事人的样貌。下面三张纸上,各有三份票据复印件,一共是九张票据。

    看过一遍后,曲刚又翻过来,从头看起,一张一张的看,一句一句的看。并不是他没有看清上面的内容,而是他在想着一会儿的说辞,在想着如何淡化这件事情。交警和巡警都是自己管辖部门,他们做的不好,也就是反映自己管理不好,为他们辩解也是在解脱自己。

    连着看了三遍,曲刚抬起头,对着孟克道:“孟组长,这就是一封匿名举报信,这类信十有八*九都是无中生有,要不就是捕风捉影,还有的是因为误解。一般对待这种信,只需要简单核实一下就可以了,有则改之、无则加勉嘛!你看这事是不是这样,我督促交警、巡警查一下,如果偶尔有这种现象呢,就整改一下,如果没有的话,就全当是人民群众履行监督权有偏差,我们也不予追究。”

    孟克冷冷的说:“这恐怕不行吧。”同时,把目光投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曲刚暗暗叹了口气,把头转向旁边的年轻人:“局长,你看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答曲刚,而是再次在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:“哟,漏了一张。”说着,把张纸递给了孟克,“孟克同志,这张纸上的内容可以让大家知道吗?”

    孟克拿过这张纸,看了看,然后说道:“有的内容可以,有的不可以,我把允许的内容读一读。”说着,他清了清嗓子,读了起来,“局长同志,这是一份补充内容,目的就是引起局领导的重视。在那几张纸上,我列举了一些事例,但有的地方还写的较笼统。我现在就一个特殊事例进行详细说明,在三月七日下午四点五十分至五点十二分,我的汽车都停在同一地点,期间并没有挪动位置。但就是这短短二十多分时间里,却被罚了三次,理由都是违规停车。所不同的是,出现了三拨人,有两拨巡警,一拨交警。

    全国各地,我至少走了二十多个省份,就没见到许源县这种警察,竟然一事三罚。我不知道这是警察的私自行为,还是得到了领导的授意,但我分析,在大厅广众之下如此做事,队里领导应该是清楚的,很可能他们就是在执行队领导的决定。希望这只是个别警察的行径,希望这不是局领导开辟的发财门路。警察队伍要想增加经费,途径有好多,比如向上面争取办公费用,比如依靠优异成绩获得奖励。当然如果能够得到社会认可,企业也会适当赞助的,我公司在好多地方就曾经做过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一事三罚,说的不客气点,是想钱想疯了。如果那天不是因为有急事要走的话,我一定要看看,这一事能够几罚。我当时反正是看到了,警察只是罚款,对于最应该纠正的所谓违规现象根本不予纠正。一开始的时候,我很纳闷,后来我想明白了,之所以不纠正违规现象是为了给‘后来者’留下生财之路,是他们之间的潜规则,否则后来者何以循环罚款。俗话说‘盗亦有道’,盗贼做事情都要讲究道理,难道许源县的人民警察竟然不如盗贼吗?

    这封信是匿名的,一是我担心报复,二是我也想看看,看看贵局会如何对待群众呼声。虽然我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,但我会关注这件事,会向贵局电话询问进展情况,也会到贵县实地感受有无整改。如果贵局置群众呼声而不顾,没有任何改进的话,那我就会向县里反映,我想县里不应该不管的。不妨说一下,我在贵县领导那里还是能说上话的,有几个领导都得给我面子,何况我这是完全占理的事情。那天一事三罚的时候,那个警察肩上扛着一杠两豆,身体很壮,声音嗡声嗡气的,说话很不讲理,要不是我打电话给……”读到这里,孟克停了下来,把手中的纸张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好纸张,接过了话头:“刚才孟克同志停下的地方,涉及到了县领导,所以他就没有读下去。后来还有一小部分涉及到了对方的信息,也不便透露。”说到这里,他面色一寒,“大家都听到了吧,有什么感想?曲副局长,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连着咳嗽了好几声,曲刚讲起了自己的说辞:“个别警察竟然私自做出这样的事,是给警察队伍抹黑,一旦查实的话,定要严肃处理,决不姑息。当然了,我们也不能听风就是雨,也不能冤枉了自己同志,此事只宜小范围核实。因此,我想安排人手,隐密而谨慎的调查这件事,尽最大努力做到客观公正。我现在的工作量很大,既要调查这件事,也不能荒废了其它事情,因此时间上可能会稍微长一些,请局长理解。

    群众监督我们的工作,这是好事,但必须正确对待,不能矫枉过正。我们自己既要监督、约束治下警察,但还是要保护他们,不能过早的下上一个危言耸听的结论。即使存在个别不足的地方,也要以批评教育为主,适当处罚一下就行了。连我们都不爱护自己的属下,连我们都不能宽容属下的瑕疵,属下会怎么想?那样会寒了他们的心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完,楚天齐严肃的说:“曲刚同志,我不赞同你的观点,更不同意你刚才的说法。你在前面还说一旦核实要严肃处理,现在又说什么以批评教育为主。同时,你的思想也有问题,现在还没有正式调查清楚,你就在给大家打‘预防针’,进行不正确的引导。说什么‘不能矫枉过正’,还说‘要宽容属下的瑕疵’,你这是在偷换概念,在错误引导大家的思想。

    一事三罚,确实是笑话,天大的笑话,就像举报信人说的‘如果她要是不走的话,真不知会一事几罚’。我认为这不是危言耸听,已经再一再二还再三了,出现再四再五也极有可能。我们小小的许源县局,竟然出现了这种笑话,一旦传出去的话,那可真是臭名远扬了。

    听了举报信上面的话,不知大家怎么想,反正我是脸红的很,为许源县公安局脸红,为我们治下出了这样的事脸红。就因为做法太过分,就因为太的不守章法,群众竟然把我们的警察和盗贼相比,而且言下之意还不如‘盗亦有道’。讽刺,极大的讽刺,但这不能怪别人,怪只怪我们的属下忘了自己的身份,做了有损尊严的事。怪只怪个别领导麻木不仁,思想陈旧,对属下无原则的护短、纵容。

    刚才曲副局长说他事情比较多,可能调查要进行的很慢,请我理解。怎么理解?群众能理解吗?举报者那里还等着回复,还要实地感受呢。如果你忙不过来,那就大可不必参与,孟克同志直接去查就好了。如果你实在想参与,那也可以把其它工作分出一些,让别的同志帮忙管一下嘛!”

    曲刚脸上神色不停变化着,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。待楚天齐说完后,他马上说道:“局长,交警和巡警被举报的这件事情,确实是第一次听说,我一定要查实清楚,严肃处理。每位班子成员的工作都不少,我的工作也不能推给别人。刚才我就是想表达既要严肃处理也要实事求是的意思,可能用词不当,让局长误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刚才孟克同志已经同意了让你参加调查,我也要尊重他的意见,同时我也要考虑你这老同志的心情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顿了一下,缓缓的道,“只是有些事情也不能太出格了,要适可而止。”

    “是,适可而止。”曲刚心情复杂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散会。”说过这两个字后,楚天齐率先起身,走出了屋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