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三十五章 不懂规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参加任何会议,也没有主动找任何人谈心,好多人都认为他在混日子。这些人警惕的心情放松下来,也乐得轻闲,心里想着“你不找我,我还不找你呢,更省心”。

    可有的人却因为局长不找自己,而焦急不已,并不是这些人想和局长汇报工作,而是有一件事卡在局长那里,让他们心里没底。但这些人又不敢追问局长,担心这个“不作为”冲自己发威,虽然好多人认为楚天齐是“摆设”,但却也不是自己一个小兵可以摆*弄的。于是,他们都去找一个人——财务科长,让财务科长出面找局长。

    财务科长也不想去见局长,但这些人实在追的紧,她也就只得去见局长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在电脑上总结一些东西,一个女人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用眼角余光扫视到,这个女人有三十岁上下的样子,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,体形较匀称,样貌称不上漂亮,但也不丑,有一些少妇的风韵。虽然没有和这个女人说过一次话,但楚天齐知道这个女人是谁。

    女人进来后,见局长双眼盯在电脑屏幕上,并没有看自己,也没有说话,便一时楞在那里。过了一会儿,她见局长还是没有要说话的样子,便故意轻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女人进门是经过自己允许的,而且女人就在屋子当地站着,香水味还不时飘进鼻孔,楚天齐当然知道有人进来。但他就是不说话,听到咳嗽也是不言声,不抬头。

    见咳嗽不管用,女人眼珠转了转,向前走上两步道:“局长,您好,我想向您请示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头,目光投向女人,但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单位好多人都找我,让我到您这儿问问,那些报销凭证批了没有?什么时候能报销?他们可都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报销?”楚天齐说了话,然后停了好大一会儿,才道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合着说了半天,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,太伤自尊了。虽然心里不痛快,但女人还是没敢说出格的话,而是陪着笑脸道:“局长,我是财务科长小贺,您上任那天咱们见过,我向您微笑来着。当时在您讲话的时候,我听的最专心,鼓掌也最热烈。”

    “财务科长小贺?”楚天齐疑惑的说着,还轻轻摇了摇头,似乎没想起来似的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故意这样做派,其实他早已在大脑中调出了对方的信息:贺敏,女,三十一岁,市财贸中专毕业。毕业后分配到县供销社工作,后调任县公安局,先做出纳,后任财务副科长,两年前任现职,工龄十一年,在县局工作八年。

    从对方的神情可以看出,似乎还想不起自己来,但转念一想,贺敏就明白了,哼,我看你就是装象。于是,她没有继续和对方套近乎,而是直接说道:“您这没有签批,他们的票据就不能报销,自然也就不能拿上钱,好多工作都会受影响。而且好多人都是从财务借的钱,票据不能报销的话,就不能冲帐,眼看到月底结帐时间了,财务帐目也不好做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听你的说辞,好像因为我没有签批票据,影响财务科工作了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听出对方语中的不快,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生硬,贺敏面带微笑,柔声道:“局长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按照财务科工作职责在做。如果那些票据不能在二十五号前签批的话,那就把它们暂时做成应收款,待下个月报销了再冲帐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号结帐?今天是二十二号,还有三天了。”楚天齐缓缓说着,然后话题一转,“你刚才说到是按工作职责在做,那你给我说一下,财务科长的职责都有什么?”

    贺敏稍微楞了一下,然后身板挺直,开始背了起来:“许源县公安局财务科工作职责。为了规范公安局财务工作,为了加强局财务工作制度建设,特制定本职责。一、……”她挺胸抬头,双臂自然下垂,背诵的很是投入,也很是流畅。

    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双臂环于胸前,眼前盯着电脑屏幕,听着对方背诵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的神态,贺敏以为对方在“欣赏”自己,更是自得,背诵的也更加抑扬顿挫。十分钟后,她停了下来,看着楚天齐,意思很明显:我背的怎么样?

    就在贺敏的期待中,楚天齐说了话:“看来你背诵的挺熟,不过我有的没听清,你再背一下第二、三条。”

    没有听清?什么说辞?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?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。想到这个“压”字,贺敏的脸无来由的红了,她忙在心中“呸”了一声,暗道:老娘可是正派人,可没那么随意。调整了一下情绪,她又背了起来:“二、严格按照局财务管理制度规定,要求会计人员遵守财经纪律,执行财务制度,严格审查收支凭证的客观性、合法性、真实性。三,按时编制月、季、年度各种会计报表,按时编制年度预算,做到数字真实、内容完整、说明清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点点头:“那你再说一下第四条。”

    “四,每月五日前,向局长上报……上报上月度会计报表。”背着背着,贺敏支吾起来,“在一、四、七、十月的十日前,上报上季度报表。次年一月十五日前,向局长上报上年度会计报表。”她现在已然完全明白对方的意思,便马上补充道,“局长您是三月八日上任,四月份的报表已经过了上报日期了,年度报表也过了上报日期了,所以没有报给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我记得好像有这么一项内容,每年年初局里都要有财务预算,预算要经过相关部门和领导批准,并在会上通过。然后,依据相关预算,才好调配相关资金。我到现在没有见到这个预算审批件,不知道是没做,还是没有通过。还有你刚才说到月、季度和年度报表都已经过了上报日期了,所以没有报给我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笑,“既然你因为过了日期而没有报给我相关预算和报表,那我就不了解局里财务状况,自然也就无法签批那些票据。”

    贺敏心中暗道:真不是个东西。但嘴里却只得说:“局长,虽然过了上报日期,不过您要是想要的话,我还可以马上补报给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顺着对方的话,而是继续按自己的思路说着:“基于没有财务预算和月度、季度、年度报表,所以致使人们的票据不能及时报销,你这个财务科长是要负全部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局长,是我的工作失误。我马上把相关报表找出来,一会儿就报给您。”贺敏低垂着头,一副道歉的口吻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复她,而是严肃的说:“制度和规矩对于一个集体非常重要,尤其财务人员更要懂规矩,如果财务部门不遵守规矩,是非常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局长批评的对,我一定严格遵守规矩和制度。”说着,贺敏鞠了一躬,“我现在就回去,马上按规矩办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咯噔,咯噔”,女士皮鞋声响起,贺敏走出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已经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哼了一声:“不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今天楚天齐就是故意要给贺敏难堪,让她认清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在一个单位中,人事和财务大权必是一把手亲自抓的。因此,这两个部门的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,表面上一般都会听命于一把手,哪怕是阳奉阴违。贺敏做为公安局财务科长,理应主动向楚天齐这个局长汇报工作,最起码应该把月、季、年度报表报上来。

    按说做为一个财务中专毕业生,又有着十一年财务工作经历的人来说,这个规矩是再简单不过,贺敏不应该不清楚。可自从楚天齐到任后,她竟然一次都没来汇报工作,也没有把报表送来。一开始那几天,楚天齐也想找财务了解一些数据,他认为对方怎么也该主动过来,就一直等着。可是都这么长时间了,对方根本就没有要来的意思。楚天齐意识到对方对自己的轻视,于是他记住了那个女人,倒想看看她难道永远也不来。

    今天贺敏倒是来了,可是一进门就想质问自己这个局长,还扣上了“影响局工作、影响财务做帐的帽子”。好啊,既然你不识好待,那我就教教你。于是楚天齐才批评对方不懂规矩。说实在的,现在楚天齐刚到许源县公安局,并不想拿财务部门开刀,但适当教训一下对方,让她知道一下规矩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暗道贺敏“不懂规矩”的同时,在同楼层另一间办公室里,一个男人也在说着同样的话:“不懂规矩?我看是他姓楚的不懂规矩。”说着,右手拍在桌子上,然后他对着站立当地的女子道:“好啊,他要就给他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女人答应一声,走出了屋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