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章 该结束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结束了。”身边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也该结束了。”楚天齐也叹了口气,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来人拍了拍楚天齐肩膀:“回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回屋。老哥,走。”楚天齐扭头,看着身旁的要文武。

    要文武点点头,和楚天齐并肩走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片狼籍,抽屉、柜子全开着,桌上、地面都是被翻的乱糟糟的书籍,还有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地上淌着一片绿色的液体,空空如也的瓶子躺在一边。可怜了那瓶洗发液,那可是才买了一周时间,只用过两次。十多块钱浪费了,太可惜了,都是那个家伙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家伙,楚天齐把目光投到了那片湿的地面上,一股骚臭迅速冲进鼻管,他不由得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看到要文武也正看着那块湿处,楚天齐忙说道:“不是我弄的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一笑:“老弟,你真有意思,我会那么想吗?我只是奇怪,堂堂县纪委副书记,怎么是这么一个熊色,好端端的楼道都被他污染了。一个党的干部,怎么能干出这么无法无天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?”楚天齐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这就叫害群之马。正是这些人给党的形象抹黑,让党的声誉受到了一定影响。”要文武感叹着,“虽说瑕不掩玉,还是希望这样的瑕疵越少越好,以让美玉的颜色更纯正,更光彩夺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共同努力吧。做为党组织一分子,咱们有义务去保持这块美玉的纯净,帮她清除瑕疵,让她色泽纯正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从现在做起,把被败类弄乱的屋子整理一下吧。”说着,要文武弯下腰去,去捡拾那些散落的东西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好”,拿起挎包,去拍打上面的灰尘。

    方宇来了,进门以后,二话不说,弯下腰就跟着整理起来。

    厉剑、杨大庆、石重生来了。

    郝玉芳、王文祥来了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。很快屋子焕然一新,空气里飘散着清水擦拭后的味道。

    忙完以后,楚天齐抱拳拱手,表示谢意,谢大家这份心意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没有多余的话,要不就是说上一声“走了”,要不就是点点头,要不就是送上一个笑容。然后,就离去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和要文武。

    要文武关上屋门,坐到椅子上,问道:“老弟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:“我想他应该是放手了,可让他折腾苦了。”说着,把一支烟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文武接过香烟点着,吸了一口,说道:“是呀,远的不说,就说今天吧,那阵仗大的。当时才六点多,我刚起床下楼,准备去院里锻炼身体。就见七、八辆车开了进来,径直停到了楼下。车辆有喷涂着专用标识带警灯的,也有普通颜色的。我当时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预感到不好,就立刻向楼上走去,准备给你打电话。

    结果那个‘败类’叫住了我,警告说‘我们正在执行公务,你不得有任何举动’。就这样,我被两个人看在了办公室门口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敲门,看着他们闯进去。尤其看到那么多拿枪的人,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心里怕的要命,真怕他们伤到你。

    心里着急也没有,就是去厕所也不让去。除了他们的人以外,所有的人都被要求在那半边,不得靠近这边半步。后来倒是不限制打电话了,可那时候他们早已经冲进去了。这家伙,一折腾就将近三个小时,可让他们害苦了。对了,那个女人出去了,在那些人快撤走的时候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去商量对策了吧。”楚天齐应了一声,转头问道,“你是不是知道那女人的事?”

    “谁不知道?她回来上班不久,人们就知道她和柯兴旺有一腿。县城才多大,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”要文武一笑,“那娘们一看就是瘾头大,柯兴旺那岁数还真能吃的消?”

    楚天齐被对方的话逗乐了:“你真知道不少,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还知道,那女人想占你便宜。”要文武“嘿嘿”一笑,“不过你不上钩。你哪能看上那个破烂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尴尬一笑,然后面色一整:“老哥,你说他今天为什么就撤兵了呢?”

    要文武摇摇头:“不知道,我想大概是他意识到你有大杀招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摇摇头:“我看未必,是不是什么人帮我找了关系,上头有人帮我说话了?”他忽然盯着对方,慢慢的说:“老哥,你说这个人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你别看我,反正不是我,我可没有上面关系。”要文武急忙否认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噗嗤”一下笑了。

    要文武也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沃原市市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桌后椅子上,坐着市委书记李卫民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男子站在李卫民对面,正向他做着汇报:“书记,从那天你吩咐后,我就一直安排人手盯着。一开始的时候,虽然他们的方式有些下作,也有欠光明,但还是在规则允许内。只是今天的事,确实有些出乎意料。所好咱们的人还算警觉,要不真就坏事,就可能出大事了,很可能就会影响到市里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道,“书记,下一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下一步……”李卫民想了一下,说,“先盯着,不要采取行动,观察对方的反应。还有,千万要控制这事的扩散,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满锅汤,不能破坏了沃原市大好发展局面。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年轻男人答应一声,退了出去,轻轻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李卫民拉开抽屉,拿出那把长命锁,在上面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李卫民赶忙把长命锁放着抽屉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刚才那个年轻人又走了进来。他来到办公桌前,低声道:“书记,董副市长打电话过来,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,他想过来向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汇报工作?你没看我正忙着吗?告诉他,没时间。”说着,李卫民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没有说话,点点头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卫民身子向后一仰,靠在椅背上,思考着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分过去了,李卫民双眼渐渐眯了起来,眯的越来越细,细的只剩一点缝隙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又起。

    进来的还是那个年轻人,他走到办公桌前,声音很低:“书记,董副市长已经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,我很忙,没时间。”李卫民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年轻男子迟疑了一下,又说,“他说他在外面一直等着,直到您忙完,他说占用您五分钟时间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着吧。”李卫民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卫民再次靠到椅背上,眼睛又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他忽然睁开双眼,立刻有两道寒芒从眼中射*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睛望着手机,宁俊琦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她既盼它响起,又怕它响起,心情忐忑不已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忐忑已经不是一天,最少也有一个月了,只是忐忑和忐忑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周多以前,要文武打来了电话,打的是宁俊琦的另一个号码。这个号码知道的人很少,玉赤县也就夏雪和郝晓燕知道。

    看到是要文武的电话,宁俊琦就意识到对方有事,很可能就是楚天齐的事。她矛盾于要不要接,要不要听到他的事,她担心因此给楚天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担心爸爸以此为借口收拾他。

    电话顽强的响着,她最终还是接了。她一是担心楚天齐的安危,二是她觉得这也没有违反爸爸的要求,爸爸只是要求不要和他联系,也没有要求不能听到他的事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以后,要文武说了一段话,让宁俊琦至今记忆犹深,也让她心疼不已,心疼他的处境。

    要文武是这么说的:“宁书记,我不知道您和楚主任发生了什么,但我知道您在她心中份量非常重。您二位都是干实事领导,都是正直、善良的人,心中始终装着老百姓。我真心希望您俩能够消除误会,能够走到一起,我还等着在大喜的日子给你们帮忙呢。

    这些天,楚主任的日子非常非常难过。您离开乡里之前,他“被有病”了,被要求退居幕后。在上月底的时候,县里又免了他开发区的职务,紧跟着那个筹备处主任也没了,他成了白丁一个。这还不算完,离任审计根本就不像审计,用的完全是纪委那一套。现在审计暂时撤了,但我总感觉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瘦的几乎脱了相,我想帮他,可是却无能为力。我想到了您,您是从省委组织部去的乡里,肯定有一些关系,请您帮帮他吧,要不我怕他一个人扛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和要文武通完话后,宁俊琦找了自己的爸爸。

    爸爸没有指责她,但却提出了两条:一、保证不再和楚天齐有任何接触;二、楚天齐要自身清白,否则谁也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宁俊琦答应了爸爸,天天盼着楚天齐平安的消息。

    今天夏雪一早打来电话,告诉宁俊琦,纪委带人找上门去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心急如焚,联系了爸爸,爸爸只冷冷的说了句“我知道”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现在离夏雪打来电话,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。宁俊琦没有打通夏雪的手机,要文武的电话是没人接,爸爸也一直没来电话,她都快急死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马上按下接听键:“爸爸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没事,他们应该也暂时不会对付他了。”说着,李卫民话题一转,“你们该彻底结束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该结束了。”宁俊琦自言自语着,挂断了电话。“扑簌簌”,一串泪珠滚了下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