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四十章 善意谎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八点钟,许源饭店八层的一间豪华套房里,外间屋门紧锁,有两人刚刚进入两屋套间。这两人正是许源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曲刚和副局长张天彪。两人在局班子成员会散会后,先是在外面喝了一顿闷酒,然后才到了这里。当然,心里都有事,心情不畅,两人没有多喝,倒是都很清醒。

    刚一坐到沙发上,张天彪就说:“曲哥,今天你老是踢我*干什么,要不是你拦着,我早就质问那小子了。凭什么?就凭一个破职务,他就想骑在咱们头上拉*屎,就想对你指手划脚、大声喝斥?他也不撒泡尿照照,他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,不就是工作才四年吗?说实话,在你参加工作的时候,他还穿活裆裤、和尿泥呢吧?要说他是凭真本事升上来的,打死我也不信,谁知道他舔*了哪个瞎眼领导的屁*眼。”

    曲刚摆摆手,制止了对方:“天彪,不,不。我一直也以为他就是个关系户,就是一个混日子的小屁孩。可是通过这几件事看,我错了,大错特错。他确实进入官场才四年,可以说他吃的饭还没有我吃的盐多,可他却不是一个软蛋,而是一个头脑极其灵活的家伙。就凭他现在的年龄,就凭他的履历,他能升到现在职务,肯定有人在后面推着他,把他送到了副处位置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,他绝不一个孬种,不是一个软蛋。否则,随便在省、市弄一个副处职位混资历,岂不是要滋润的多,简单的多?而恰恰相反,却把他弄到了基层,弄到了一个实打实干工作的岗位。并且这个岗位还不同于一般的正科或副处单位,却是一个危险系数极大的位置。你想啊,他和他后面的人能不知道其中的凶险?毋庸置疑,他们肯定知道,而且知道的很详细。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安排?那就说明这小子肯定情商不是一般高,肯定也经过一定的专业训练,有一定的身手。”

    “曲哥,你有点杯弓蛇影了吧,难道就这么几件小事,你就怕了?”张天彪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曲刚没有计较对方的用词,而是严肃的说:“其实这些道理很浅显,只是我一直很自负,一直不认可这个事实,潜意识中,总是把他当成一个小屁孩,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低级错误,才一次次的送上门去受辱。他上任那天你见到了吧,市局没人来捧场,市委组织部王处长对他不感冒,而且他这个副处级的局一把手竟然没能坐到主席台上。他肯定心中不爽之极,本来正想找地方发泄,却一时没有合适之人,结果我傻乎乎的撞了上去,正好成了他发泄的靶子。本来那是一个灰溜溜的上任仪式,被我那么一激,他反而来了个出其不意的亮相。他的表现虽说不上多么精彩,但最起码挽回了他本应丢失的面子,而我却成那个让他尽情发挥的支点。

    之后我还没有接受教训,没有深刻去思考,总还在想着找他一招之错,好好羞辱他一番。今天上午借着签票的事,借着他这些天不理‘朝政’的事,我上门兴师问罪,质问他不作为,不懂规矩。不曾想他拿一大堆理由等着我,还再次拿‘规矩’做由头,让我向他‘报告’、敬礼,现在想想也是没事找事、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下午开会的时候,你又提起签票的事,我也因为上午没有得到答案,想要看他怎么应对。谁知他却巧妙的把火烧到了咱们身上,用财务支款说事,给咱们套上了按时冲帐的套子,而且咱们还不得不举手同意。原以为说出他那个司机整天缺岗的事,他会找一个理由搪塞,我就可借此拿‘规矩’说事,说他用权代替程序。又不曾想到,他却把司机周三缺岗的事说成去执行公干。

    等他借由头把那封举报信拿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知道,咱们再次钻进了他的圈套,而且是自己送上门去的。其实这几次都是咱们挑衅在先,但却没有占到任何先机,反而接连受辱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预测到了事情出现的可能,说明他早有准备,只是等着我们去触动机簧。这倒好,我们因此吃了大亏、丢了颜面,而他不但达成了目的,还落下一个正当防卫的名声。哎,这小子刚到,本来正是想立威的时候,结果我们就给送上了机会,这不是瞌睡就给递枕头吗?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完,张天彪没有马上说话,而是点燃两支烟,给对方一支,自己叼上一支。吸了两口后,他看着对方道:“曲哥,他这几次能占到点儿便宜,主要是因为他的职务在哪,也和张老头那几个家伙捧他臭脚有关。要是你不拦着的话,我就要和他理论理论,我们是从财务借款了,可那些主要都是公干的,我能一项项的说出具体去向。”

    “天彪,不要以为人家就是傻子,人家能点出咱们最早的支款时间,那就是在告诉咱们,财务那一套规章制度,人家门清的很。对了,还有举报的事,人家就是等咱们出招呢,否则也许他还不会在会上拿出来。”曲刚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,“电话都打过去半个多小时了,怎么还不回话?”

    张天彪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是说所谓举报的事吧,依我看那封举报信也有猫腻,全他妈都是打印件,谁都能做出来。赶哪天咱们也弄他一份,罗织一些他的罪名,看他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曲刚摇摇头:“不会吧,信封上可是有邮戳的,是从晋北那边寄过来的,而且还有那些小票复印件,不应该是假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也许信封是真的,邮戳也是真的,但是完全可以老瓶装新酒呀。”张天彪骂道,“妈*的,那个家伙那么狡猾,什么事做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?”曲刚疑惑的说,然后话题一转,“这都不是主要的,主要的是有没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一下。”说着,张天彪在手机上调出号码,重拨了过去。过了一会儿,放下电话,骂道,“他*妈的,打电话也不接,我看他是当个破队长就翘尾巴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也许他没听到吧。”曲刚回了一句,然后猛吸了两口香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源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吸烟,一边看着手中拿的一张纸,这张纸正是会上第二次拿给孟克看的那张——举报信补充件。当时,孟克给大家读过后,又把补充件还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楚天齐“嘿嘿”笑出了声,为自己的“得意之作”而笑,为事情之巧而笑。

    之所以称之谓“巧”,首先是因为举报信上说的事,正是楚天齐在上任前一天,亲眼所见的事。

    那天他亲眼见到警察乱罚款,听到了现场一些对话,也听到了那名妇女临走时说的话,他意识到她可能要投诉。于是他让厉剑关注寄给自己的信件,尤其关注晋北省的来信,因为他听出那个女人是晋北口音。果然,在三月十五日那天,厉剑送来了晋北省寄来的举报信,举报信里的内容,就是楚天齐今天第一次给孟克的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当时看完举报信后,楚天齐经过反复推敲,觉得还应该再加一些推进剂,于是他另外加工形成了一页内容。当然,后来形成的这页内容并不是无中生有,而只是对原信的扩充,只是更形象一些,这么做也是为了更有利于推进事情的解决。果然,补充件拿出以后,曲刚和张天彪便无言以对,便不再狡辩。曲刚还承诺,一定要严查,如果情况属实,定当严惩不贷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到“巧”字,不只是因为楚天齐正好看到举报信上的内容,也不只是因为他根据实际情况又做了适当扩充。而是因为曲刚等人也适时给了机会,一次当众抛出举报信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收到举报信,并对其进行扩充、加工后,楚天齐就在找一个合适的亮出信件的时机。他想在合适的时间、地点,有合适的人员在场情况下,出示信件。

    交警和巡警归曲刚和张天彪分管,曲刚管的更多一些,因此必须让他们知道这件事,并给出妥善解决办法。如果只让他们和自己知道的话,范围太小,他们也容易混淆事非,或是蒙混过关。但是又不能范围太大,总不能弄的尽人皆知吧,最适合的知情范围就是班子成员,而且纪检组长孟克也要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在下午召开班子成员会的时候,楚天齐一开始在犹豫是不是拿出举报信。因为上午刚刚落了曲刚的面子,这次班子成员会又是第一次召开,会上应该多讲局里的整个工作情况。如果直接拿出信件的话,极易给众人造成借事打击异己的印象,对自己的形象不利。

    不曾想,曲刚、张天彪根本不接受上午教训,不但还拿签票说事,甚至说厉剑不守规矩,从而影射自己这个局长。那就怪不得我了,这样想着,楚天齐很自然的祭出了举报信,还给厉剑那天的缺岗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纸张,想到自己做的“手脚”,楚天齐多少有些不自在,感觉不够光明正大。转而一想,他又释怀了:尽管手法欠妥,但目的是好的,充其量这不过是一个善意的谎言而已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