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零二章 磨难是财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九点刚过的时候,楚天齐正在屋里抽烟,要文武送来了几张纸。办公室那里还有人等着,要文武只说了句“你看看”,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一看,纸张上部打印着“审计报告”几个大字。他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从报告内容看,这次审计圆满过关,做为当时主任任期的楚天齐来说,没有一点责任或是过失。

    审计不会提出建议,只会指出审计的客观事实。在这份报告中,大框架罗列了审计内容、项目,指出了采用的一些审计方法,对于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做了标注。但这些问题都是技术层面的,而且还很小,不涉及一点原则上的事,只要以后简单整改、注意就行了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但毕竟这事折磨了楚天齐将近一个来月,现在能有这样的结论,他心里踏实了好多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公家单位就是这样,只要想办的事,那效率是没的说,要是赖着不办,几个月没有结果也正常。二十多天都没消息,昨天来了那么一出,今天就出了报告,不得不让人感叹。

    看着这份报告,楚天齐忽然很感谢前一阶段效率低。否则,可能已经有一个非常不利的报告出台了,即使再想更正的话,可能也会留下一些痕迹,尤其一些舆论可能已经形成了。当然,柯兴旺当时并没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结果,肯定是在用审计折磨自己,同时也在斟酌着给自己下一个什么审计结论。

    审计报告已经出来,那其它的事会不会很快解决?自己的工作和职务什么时候能有着落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省城的一家茶馆。

    一间雅间里,坐着两个女孩,一个是宁俊琦,一个是田馨。

    许久没有说话,田馨找了一个话题:“俊琦,你瘦了,瘦的成了骨*感美人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苦涩一笑: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‘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人消的人憔悴’吧?”田馨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宁俊琦茫然看着前方:“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?一个一心为公、胸怀百姓的有志青年,怎么会遭遇这么多不平事?想要为百姓做点事,怎么就这么难呀?真是难为他了。”

    田馨也吟颂起来:“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”然后又说,“磨难也是一种财富,会让人变得更加坚韧,更加强大,会让人能够坦然应对以后更多的挫折,最终走向成功的峰顶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!”宁俊琦长叹一声,然后又坚定的说,“一定的,他有这个能力,他是这样的人,我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田馨笑了:“心高气傲的公主,变成了童话里的小萝莉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双手五指交叉放在下鄂处,胳膊撑在桌面上,脸上一副崇拜的神情:“我说的是真的,他真有这个能力。你知道吗?他在第一天报到的时候,就遇到了上访,上访是我们这些乡镇干部非常头疼的事。你没有过这种工作经历,可能就没有这种感触。他那个时候还很青涩,没有一天的从政经验,但他却把县领导都头疼的事处理了。

    到乡里后,他一手托三家,为农业专家组、信用社、农民互相牵线,引进了‘西芹三号’种植,芹菜种植大获丰收。种植收益加上法院追回的欠款,农民成功的偿还了贷款,信用社盘活了坏帐,专家组研究项目实现推广,这是一个多赢的举措。

    乡里十多个村子都种植了当归药材,这都是前任乡长引进、前任县长支持的项目。可是这两个家伙,一个意外落水,一个腐败被抓,乡书记又态度消极,农民们一下子抓了瞎,没人指导技术,销路更是没有着落。我去当乡长以后,也很重视这个问题,各种办法想了不少,可没有一样行的通。还是他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,却引来了何氏药业那样的大集团。

    教育一直是青牛峪乡里的薄弱环节,当然好多地方都是那样,乡里资金毕竟有限,哪有那么多投入?可他不信那个邪,硬是凭着一份执着,争取到了县里的支持,筹集到了资金。在十年九旱的青牛峪,楞是成功抵御了一场洪涝灾害,校舍没有倒塌,农业受损也很小。后来他又把芹菜种植升了级,还发现、促成了矿泉水项目,反正乡里大半项目都是他做成的。

    渐渐的,我只要把工作交给他,就把心放到肚子里,我知道没有他办不成的事。果然,他不负重望,不负所托,各项工作突飞猛进。短短两年,青牛峪经济就从全县倒数,变成了全县上中游。你说,他是不是福将,是不是超级厉害?”

    田馨点指着对方:“我只能送给你两个字‘花痴’。他是有一些能力,是做了一些事,可也不能把好事都归结到他头上吧。我记得你说过,全乡校舍能加固、翻新,好多工作都是你做的,是你化来了缘,才有了建设经费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反驳道:“那时候我还不服他,当然要宣扬我自己的功劳。但是如果没有他一直的坚持,恐怕校舍肯定会倒塌,说不准就会砸死几个学生,就会酿成惨剧,我的乡长是别想当了。”

    田馨摇摇头:“你呀,总是给他脸上抹粉,都把他弄成你的救命恩人了。我可是知道,他能做成那些事,也与好多人帮助分不开。信用社贷款的事,是欧阳玉娜帮的忙,引进何氏药业是小师妹何佼佼的功劳,招商矿泉水公司是陆娇娇的功劳,就连追回欠款也是法院刘院长帮忙。当然还有你这个大美女,宁大乡长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那说明他有人格魅力,有人缘。”宁俊琦哼了一声,“你怎么提到的都是女人,就跟他是靠女人帮助似的。少抹黑他,他就是优秀,他还坐怀不乱,经得住别人的诱*惑。”

    田馨笑了起来:“咯咯咯,你说的是圣人,还是柳下惠?身体不正常的人才会坐杯不乱。‘男人不流氓,身体不正常’嘛!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田馨,竟敢这么污蔑他。”宁俊琦轻轻捶打着对方,然后面色一沉,“田馨,我怎么感觉你在故意贬低他,你八成是某些人内线吧?”

    “俊琦,说什么呢?”田馨推开了宁俊琦的手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一直有怀疑,怀疑他和你联系过,可你却一直说没有。”宁俊琦把脸扭向一旁,“我知道,肯定你和某领导是一伙的,他早就看出来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想起了楚天齐曾经说过的话,想起了那句‘田馨和李部长好’,不由得狐疑的看着田馨。

    田馨委屈的说:“俊琦,你这是怎么啦?疑神疑鬼的。我可没惹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内奸,在监视我。”宁俊琦手指着对方,然后“咯咯”一笑,“不过和你这么说一会儿,我的心里也好受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俊琦,面对现实吧。”田馨劝解道。

    “田馨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怕我伤心。我爸爸也不是要害自己女儿,可爸爸不了解我的心,我离不开天齐,爸爸好狠心呀。尤其他现在那么难,我更应该在他身边多帮助他。我知道,他也离不开我,也需要我的帮助。”宁俊琦一下子又伤感起来,“爸爸的话不能不听,我不能不考虑爸爸,也不能不为他考虑。可爸爸不能阻止我想他,谁也不能。”说到这里,她已经泪流满面了。独自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俊琦,俊琦。”呼喊着,田馨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脚步踉跄,嘴里喃喃着:“他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卫民坐在椅子上,手机放在耳朵旁。

    手机里是田馨的声音:“部长,俊琦根本就忘不了他,可她还要考虑你的感受,也担心楚天齐会受到你的打击。因此,她一直恪守着‘不和他联系’的承诺,把所有苦痛都自己找着,俊琦太苦了,真难为她了。”然后,她停顿了一下,又说,“部长,俊琦说你太狠了,说我是内奸,我也感觉这事不太光彩,要不您别让我关注俊琦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眉头微皱,沉声道:“小田,琦琦糊涂,你怎么也糊涂?他那就是小孩子胡闹,是没见过世面,过了这一阵就好了。你看身边有没有合适的,要是有的人话,给琦琦介绍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我身边的人,不是小屁孩就是大叔,没有适合她的。”田馨忙不迭的说。

    李卫民语气缓和了好多:“小田,帮我看着她点,多解劝解劝。你这是为琦琦好,是帮我的帮,我很感谢你,琦琦以后也会感谢你的。”

    田馨含糊的“哦”了一声,便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李卫民挂断电话,心里很不是滋味,自己干的这叫什么事呀?可自己必须这么做,必须做这个恶人。

    拉开抽屉,那把长命锁静静躺在里面,李卫民轻声道:“孩子,难为你了。不过磨难也是一种财富。”叹了口气,他又道,“琦琦,不是爸爸狠,爸爸也是万不得以,你误会爸爸了。就是你不找我,我也会帮他的。否则他哪能脱了身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