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四十一章 要靠实力说话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现在已经抛出了举报信,也已让曲刚在众人面前许下承诺,希望这件事能有一个圆满的解决。但自己还是要重点关注一下,以免阳奉阴违,以免走过场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了个懒腰,点燃一支香烟,靠在椅背上吸了起来,又开始思考着其它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许源县局已经半个月,每天除了熟悉情况,剩下的时间就是和曲刚斗了。准确的说,也不是自己要和对方斗,而是对方总在挑衅,自己只是正当防卫罢了。从本意来说,他并不想和曲刚斗,也不想和任一个人斗,他现在只想把工作做好,可好多事情未必能遂人愿。

    就拿上任来说,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了,市局竟然没有一句指示,县委、县政府也没有一个人过问。感觉就像是让自己自生自灭,就像是没有自己这么一个人似的。当然楚天齐也没有主动去汇报,这并不是他不谙官场规则,并不是他不知道“拜地头蛇”的规矩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沃原市交流而来,对于定野市公安局,对于许源县里的情况,一无所知。究竟该拜哪个码头,他吃不准。自己初来乍到,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同僚的关注,他这一段出去很少,尤其白天出去更少,就是为了不引起有心人的关注。本来做为一个副处级干部,拜会一下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是人之常情,但究竟书记、县长是怎样的关系,两人处事方式怎样,却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无论自己先去拜会谁,都会给另一方造成一个有亲有疏的印象,也会让同僚给自己打上一个某某系的印记。他知道一般情况下,书记、县长都不会是同一系,即使原来关系不错,可是一旦成为县委和县政府的掌门人,关系立马就会变的很微秒。这是由职务之间的固有矛盾决定的,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他不想把自己归入哪一系,不想卷入那些无休止的派系争斗中。

    对于市局也是如此,真不知道应该先去拜会哪个人。到现在为止,市局还没有任何人找过自己,就连周子凯也没有见到,恐怕市局的派系也复杂的很。既然弄不清一些关系,干脆就先不去为好。

    当然,既生在这个官场,要想完全做一个局外人,那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即使要和哪些官员走的近,也要看价值观是否相融。同样,对方是否愿意接触自己,也是要看自己利用价值有多大。因此,现在把工作做好,增加自身的价值,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本来想的挺好,可是自己一来,曲刚就和自己卯上劲儿了。也难怪,曲刚主持局里行政工作好几个月,不但充分享受到了一把手的权威,肯定也对局长位置势在必得。结果,自己一个外来户站了那个位置,而且还是一个毛头小子,曲刚怎能甘心?从对方的心里肯定认为自己抢了他的位置,同时由于自己年龄、履历的原因,对方肯定瞧不起自己,说不定心里怎么编排自己呢。

    这次到许源县公安局认职,看似挡了曲刚一人的路,其实却是影响了一批人,无形当中也得罪了一些人。如果自己不来的话,如果曲刚顺利上*位的话,那么就会有人升任常务副局长,那人空下的位置又会有人升上来,以此类推,就会有多人受益。但事实是自己来了,那这些人的升官梦就暂时被中止了,自己就成了他们心目中想当然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    既然有些事不能改变,那就得面对现实,不能因为怕得罪人就去迎合一些人。当然,也不能一味的得罪人,这是一个辩证的关系。

    从现在自己和曲刚的关系来说,显然已经很僵,显然对自己的工作开展会有不利,但是那些非曲刚系的人可能会更认可自己一些。现在曲刚认为位置被自己抢了,才和自己过不去,时间长了的话,还要看两人的价值观认同感有多大。也许以后的关系更僵,也许会有缓和或转变也不一定。同样,现在赵伯祥和自己看似相处比较融洽,但以后会怎样,谁也不能预知。

    公安局是一个对业务要求较高的行业,需要很高的专业素质,需要较强的侦辩本事。要想拥有更多话语权,要想获得更多的认可,权利、职务只是一些客观附带的东西,够专业、有实力才是根本。曲刚对自己的不认可,也主要就是停留在把自己认定为一个嘴上没毛、办事不牢的小伙子。如果自己展现了做为公安局长应有的专业实力,也许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有很大改观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楚天齐心里敞亮了不少,对曲刚的认知也就脱离了脸谱化。

    他决定,还是秉承一个原则——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当然,即使斗争,也要讲究一个度,自己要时刻站在全局的角度思考问题,要因势利导。既达到教训对方的目的,也要让对方有信服的“理”,而不是一味的猛冲直打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,楚天齐今天在拿出那封信后,既要求对当事警察务必严惩不贷,也允许了曲刚先自查自究,而没有把事情做死、做绝。当然,这也是一箭三雕的事情,既给了曲刚一定的面子,也逼他自损一些羽翼,更重要的是让事情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其实,从三月七日那天看到警察一事三罚开始,楚天齐就在想其中的原因和解决办法。结合周仝提供的资料,翻阅办公室的文档,他发现有些机构设置重叠、人员超标。巡警的好多职能就和交警、派出所设置有重叠,这既产生了部门间的扯皮,也为辖区居民增加了困扰和麻烦。同样,人员配备偏多,既增加了局里经费压力,也形成了“龙多不下雨”的现实。

    按照楚天齐的本意,机构重叠、人员臃肿就应该裁、减,可他也知道这里面牵扯好多的利益纠葛,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。以自己现在立足未稳的现状,根本不适合提这些问题,也根本解决不了。但扰民的事不能听之任之,任意重复罚款的事不能继续存在,因此,他才想出了这么个折中意见——先把乱罚款的势头刹一刹,既应对了人们的诉求,也适当改善一下警察的形象。

    自己到局里这一段,总在以学习、熟悉为主,实质性的工作做的很少,甚至还没在全县广大干警面前正式露面。让广大干警认识自己,自己见一见干警也是势在必然,只是他还要等一些东西——警服和警衔。做为公安局长,要正式在所有干警面前露面,没有着装的话就太那个了,怎么看也都会是一个局外人。看来得催催了,这样想着,楚天齐拿起市局新配的手机,拨打起了杨天明的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是张天彪的电话。

    张天彪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,皱了皱眉,按下了接听键:“有事快说,我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嗡声嗡声的声音:“二舅,刚才队长找我,说是有人把我告了?”

    “告你?你们队长说的?”张天彪语气透着惊讶,看了看曲刚,然后对着手机道:“那个乱罚款的家伙是你?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继续传来:“二舅,你听我说,我那天点儿背,正好赶上是第三拨,前两拨都让巡警给收了。那个老女人也难对付,不但不交钱,还跟我胡搅蛮缠,我就想多叫人来。结果半路来了一个小娘们,先是劝那个女人,后来直接给魏县长打电话,魏县长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蛋,等着处理吧。”张天彪打断对方,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曲刚自然听到了手机里的声音,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唉,这些家伙,没一个省心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张天彪也蔫了:“曲哥,真有那回事,是我介绍的那个远房亲戚干的,那个笨蛋。听那意思魏副县长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确凿,还是想想怎么处理吧。”曲刚道,“希望魏副县长别跟着瞎掺和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张天彪点点头,然后话题一转,“曲哥,我还有一事不明,怎么那个小娘们就把明细提供给他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奇怪呢,出来的时候给她打电话,她也没接。”曲刚骂了一句,“我看那小娘们也靠不住,别是见到年轻男人发*骚了吧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房间里再次响起铃声,是曲刚的手机。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曲局长,我知道您找我是什么事,我也正想向您汇报呢。今天下午刚上班,楚局长就来了,要我提供单位内部应收款清单,重点询问了您和张副局的几个借条。等他出去的时候,离三*点钟只有三分钟了。我知道你们马上要开会,肯定来不及通知您了,这才没有给您打电话,这应该也是他专门设计好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曲刚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好狡猾的东西。”张天彪骂道,然后说,“我们怎么办?不能就这么算了吧?”

    曲刚“哼”道:“耍阴谋算什么?一切还要靠实力说话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不过,不能再轻视他了,要适当改变斗争策略才对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