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二十章 不信你不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黑影只觉喉头一松,身侧那个影子站了起来。他顿时大喜,急忙来了一个“鲤鱼打挺”,想要站起来。可是“理想虽丰满,现实很骨*感”,他不但没有站起来,还又摔了一下。这哪是“鲤鱼打挺”?分明是“死鱼打挺”。他很是疑惑,再次试了一下,结果还是一样。不但如此,他只觉得身上软*绵绵的,想要翻身坐起来都困难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响动,床头灯亮了起来,尽管床头灯光亮一般,照到范围有限,但黑影还是看清了眼前的高大身影。尤其他仰面躺在地上,眼前的身影更显得高大,就像一座挺拔峻削的山峰站在他的面前一样。

    站在黑影面前的高大身影不是别人,正是刚到许源县四天的楚天齐。楚天齐面带冷笑,看着地上这个家伙,蹲下*身去。然后双手齐出,直奔对方脸上而去。

    黑影一惊,“啊”的叫了一声。他的声音还没从口腔发出,只觉喉头一紧,不得不把那个“啊”声生生咽了回去。同时,他头脸上的黑布已被扯掉,整个面容暴露在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地上这家伙满脸横肉,右脸颊上有一撮黑*毛,黑*毛根部长着一个痦子,是面相凶恶之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冷冷的道:“你不要喊叫,否则我就废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就觉得喉头再次一紧,火辣辣的疼,想要说话不得,只有尽量的点着头。当然,他仰面躺在地上,想要点头也很困难。但他的动作和喉部发出的嘶哑声响,表明他听明白了对方意思,也表示要遵守对方“不喊叫”的要求。

    虽然“痦子男”不再喊叫,但还是忍不住疑问:“你怎么没……事?”

    “奇怪是吧?”说着,楚天齐走到床前,用手一拽被子,被子上的三个破洞清晰可见,还湿漉漉的。被子掀开,一只带有破洞的塑料饮水桶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明白了,对方早有准备,显然提前知道自己的行动,但他还是奇怪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要来?又怎么能够防住我的‘极品薰香’?”

    “就你那药也太小儿科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用手一指窗户位置。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顺着对方手指方向看去,只见窗户上那两个窗扇都开着一个三十度左右的角,自然能够破了“薰香”的威力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走过去,关上了那两扇窗户,他可不愿意被别人听去一会儿的对话。他坐到椅子上继续说:“你今天已经来过三次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“痦子男”忙不迭的答着,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蔑一笑:“别着急,我会一一的告诉你。今天下午,从医药城开始,你和你的同伙就跟着我,一直跟到这里,但你们在大堂坐一会儿就走了。大约十点钟的时候,你又来了,同来的还有一个人,你们在门口说了几句暗语才离去。你们以为我不知道,其实你们说的什么我完全清楚。你们说了‘不是个正点’,意思就是我是个扎手之人。也说了‘青子’,就是要用刀对付我。还说‘汉壸’,分明是要给我用药,自然就是薰香、谜昏药之类了。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很惊愕:“对,对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楚天齐不屑的说,“你的小伎俩还能逃过我的火眼金睛?老实交待,谁指使你来的?”他说的很笃定,也暗暗庆幸,庆幸自己及时躲到床下,也庆幸首都三个月的学习,更庆幸手中带着学习时记的笔记。

    当时楚天齐听到他们的黑话远不止这些,他也一时分不太清。于是等他们走后,凭着记忆,拿出笔记本一一对照了一番,才确认了对方的行动。他自始至终也没听到对方黑话中有“条子”或“雷子”这样的用语,不确定对方是否知晓自己的新身份。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沉吟了一会儿,说道:“没人指使我,是我自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来的?你认识我吗?咱俩有什么怨仇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回答:“不认识,也没什么怨仇,我就是想图你的钱财。”

    “钱财?我有什么钱财?少拿这些搪塞我。小子,休想蒙混过关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说着,楚天齐眼中射*出两道精光。

    “你,你想怎样?你敢杀了我?杀人可是要偿命的,你不想当官啦?”尽管有些惊慌,但“痦子男”还是很嘴硬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不知道这家伙知道自己多少,便说道:“好小子,你还知道不少。我当然不会杀你,但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一咬牙:“好啊,你有什么办法就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别嘴硬,我不信你不说。”楚天齐轻蔑一笑,绕着对方轻轻踱着步,“你现在手脚无力,对不对?你再运气试一试,看看有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不信邪,偷偷一运气,腹部就传来一阵绞痛,忍不住“啊”了一声。当然,他的“啊”声还没出口,已经被对方锁住了喉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右手锁在对方喉头处,森冷着道:“小子,告诉你不要喊叫,否则有你好看。”说完,移开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自然不甘乖乖就范,又试着开始用气,顿觉腹部又是一阵绞痛,而且越运气越疼的厉害,他只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,乖乖躺在那里。他刚才尽管疼的难受,却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,但额头上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直冷冷看着对方的举动,只要对方不出声,他就不准备阻止。终于,对方停了下来,投来了恶毒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怎么啦?”“痦子男”语气疲倦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只不过是给你吃了一小粒糖丸而已。”楚天齐说的轻描淡写,“吃了糖丸其实也没什么,只不过你一运气或是一动歪心眼,就会小腹疼痛。当然了,你还必须定期吃一粒这样的药丸,否则,疼痛会越来越厉害,你就会深切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脸色变的非常难看,额头上的汗珠也有豆粒大小。有的汗珠已经在慢慢的向下滚落,滚落到他的腮旁,滚落到他的衣领中。他内心惊慌不已,但还是强自镇静的说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我并不想怎样?只要你老实交待,只要你听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略一思考,长嘘了口气: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:“谁指使你来的?为什么要你来?”

    “痦子男”望着对方,开始讲说起来:“我姓赵,家中排行老六,江湖人称‘痦子赵六’。我这次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痦子赵六”已经走了很长时间,但楚天齐却毫无睡意,躺在那里想着事情。他现在躺在靠门口的那张床*上,另一张床*上是那个湿的带有破洞的被子,还有破碎的饮水机桶。床头茶几上放着三百元钱,那是楚天齐让对方留下用以赔偿损失的,这三百元足够了。他可不愿为对方的错误买单,他自己还是个穷鬼呢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听自己的话,会不会按自己的要求去做。尽管他后来和“痦子男”说,给对方吃的是“断魂丹”,对方当时也很害怕,可不敢保证对方翻过闷来。他自己心里可清楚,对方之所以运气就腹痛,是因为自己轻拂了对方的一处穴位,两周后那种痛感就会彻底消失。至于所谓的“断魂丹”,其实不过是一粒维生素C罢了,只是为了增加神秘感,而让对方害怕并听命而已。

    看看窗帘已经发白,应该是天亮了,楚天齐拿起床头柜上手表一看,才一点多。他很纳闷,仔细一看,原来是停电了。于是,他又去找手机,这才发现手机正在充电。从昨天和周仝通完话后,就一直在充电,肯定已经充满了。他赶忙爬进来,跳到地上,从插座上取下手机,按下了开机键。

    还没等看清手机上面时间显示,一个号码从屏幕上跳出来。手机号码很陌生,好像是定野市范围号码。楚天齐略微迟疑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一通,里面立刻传出一个焦急的声音:“主任,您是在许源县吗?是住在党校招待所吗?您没事吗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一系列的问话,楚天齐很是狐疑,但还是回道:“我在许源县党校招待所,我很好,什么事也没有。你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路上,正要去找你,大概九点半能到。”说完,不等楚天齐答话,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还早得很,楚天齐又回到床*上,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阳高高挂在天际,一辆黑色现代车奔驰在通往许源县的公路上。汽车上共两个人,一男一女,都有四十多岁的样子。男人略有秃顶,正在驾驶汽车。女人坐在后座上,哼里哼着小曲。

    “处长,再有十多分钟就进县城了,现在该通知他了吧。”秃顶男人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说着,女人拿出手机,按下了开机键。同时还不忘对着秃顶男人嗲声嗲声道,“亲爱的,车上只有咱们两人,还是称呼我‘宝贝’吧。”

    秃顶男人马上回应道:“好的,宝贝。”

    手机开启后,女人看了看时间,拨出了一串号码。很快接通了,她对着手机厉声道:“这几天你去哪了?失踪了吗?上任也找不着你。十点之前必须赶到许源县公安局。”说完,不等对方回答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后视镜,秃顶男人笑着道:“宝贝,你给他的时间才二十分钟,也太短了吧,他能赶到?”

    “再多给他几十分钟,他也赶不到呀。”女人“哼”了一声,“这不都是你出的好主意吗?宝贝,你怎么倒心慈面软了?”

    秃顶男人淫*邪的一笑:“哪有?我就觉得你那两团面很软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女人娇嗔着,脸上出现了红晕,“昨晚都让你给揉疼了,到现在还疼呢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