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一十章 你终于现身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三月一日上午八点,玉赤县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人们或坐车,或骑车,或步行,纷纷进入这个暂别了两周多的大院,见面时还不忘说上一句“拜个晚年,过年好”。今天是农历正月十八,人们正式开始了春节长假后的上班之旅。

    按照规定,党政机关、事业单位每年春节放假七天,时间是从正月初一到初七。当然,在春节前几天,人们会偷偷溜出去,或是找个公事理由去办私事。单位领导一般都会睁一眼闭一眼默许了这种事情,并且在大年三十当天基本就事实上放假了。

    本来,正月初八是规定的正式上班时间,但多年来留下来一个惯例,即过了正月十五才算过完年。而且,还有一些人请假、补休,或是值班调休。所以,从正月初八到十七这十天,一般只有一小部分人轮流到单位,领导也是采取带班的形式轮着到单位。当然,人们办事一般也会避开这些天,没有太特殊的事一般不会上各单位的门。

    进入政府大院的人们,有的匆匆进入大楼,有的驻足闲谈几句。就连平日严肃有余的县委、政府领导们,似乎也多了一丝慈祥,而少了一些刻板,这可能也是春节假期和家人团聚的结果吧。

    忽然,在进入大院不多的行人中,人们发现了一个久违的身影。说是久违,其实时间也不是太长,只有三个月而已。但在这九十天中,人们却少了好多用以茶余饭后闲谈的素材。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自去年十二月一日就“失踪”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从“失踪”那天算起,到今天整整三个月了。人们听说是楚天齐请了事假,还有人在组织部看到了他的请假条。但对于请假一说,人们却将信将疑,有说他犯事被有关部门带走,有说他躲到外地避祸,还有说他找后台靠山寻求帮助。总之,人们都认为楚天齐是遇上事了,遇上了他自己不能解决的事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的“失踪”,人们议论了十来天,渐渐就归于了沉寂,仿佛玉赤官场没有出现这么一个人似的。但好多人心里可都惦记着这个人,都想知道他究竟去哪了,又什么时候会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一进院,就发现好多人驻足那里,把目光投向自己,想要从自己身上发现点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,不说是很熟悉吧,但彼此都脸熟,有的人和他打招呼,他就会回应一句“过年好”或是“你好”。对于别人询问自己近一段动向,他就以“请假处理一些事情”为由进行应对。有的人即使不说话,只是看着自己,楚天齐也会向对方投去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在众人注视中,楚天齐绕过政府楼向后院走去。有好事的人在他身后悄悄跟着,发现他径直走向县委楼,此时才恍然大悟,他是找楼里的老大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猜测不错,楚天齐就是到县委办公楼去找县委书记,但此书记非彼书记,现在的县委书记已经不姓柯,而是姓郑了。

    身后有人跟着,楚天齐心知肚明,但并没有戳穿对方,而是迈着轻松的步伐,走向已近百日未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前天从*市回来的,当时他坐火车到玉赤县后,就又径直坐班车回了家里。听闻楚天齐回来的消息后,要文武昨天专程到了柳林堡村,和楚天齐讲了这三个月发生的好多事情。

    从要文武口中,楚天齐得知,去年十二月上旬,也就是自己刚走了一周左右,郑义平就从*市学习归来。在郑义平回到玉赤县后,以李卫民和董建设为首的两派就正式全面交锋了。经过一个多月看不到硝烟的“刀光剑影”,两派互有胜负,但整体是李卫民一系占了上风。玉赤县做为两派摊牌的*,自然不能置身事外,少不了被当做交换的砝码,成为李系大丰收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在要文武的讲述中,楚天齐知道好多的董系人马被踢走,换上了李系或是其它非董系的人。对于好多人的走与来,楚天齐并不关心,他只记住了和自己相关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这次人员更替,在春节前告一段落。其中,原县委书记柯兴旺调任市人大常委会,做了人大教科文卫主任委员,实际上就是享受正处级待遇的闲职。即使这样,也还是董建设尽力保着的结果,否则至少要背上一个处分并被降职。

    随着柯兴旺被调离,郑义平立刻被任命为**玉赤县委书记,并从省里下派了一名处长出任玉赤县长。徐敏霞的升职之路因此受阻,依然还是担任原职务,可想她心中肯定是颇多遗憾和不甘。

    在县委书记和县长纷纷易人后,其余的县领导倒是没有大动,只有黄敬祖成了副县长,成了真正的副处实职,算是了却了黄敬祖的一个愿望。当然,个别科局也有部分变动,比如雷鹏,就成了玉赤县公安局副局长,同时还兼任着刑警队长。

    另外,去年参与武力围攻楚天齐的好多人,也被调离或降职。虽然给出的原因不尽相同,尤其都避开了“围攻”的事,但人们都心知肚明,肯定跟那事脱不开干系。其中,县检察长张明被降职调离,到尚礼县检察院做了一名副职。贺东辉因为经济问题,被纪委部门查办,估计最后也得被判个三、五年。其余参与的一些小头目,也受到了处分或调职。但有一人却仍在原位,那就是县财政局局长孔嵘,虽然他是柯兴旺真正的军师,不过并没有出现在围攻现场,也没有任何直接证据,再加上董建设力保,这才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元旦前,玉赤县开发区通过了市里的评定验收,得以保留,成为了副县级开发区。开发区人员升格的方案已经层层上报,听说很快就会批复。用不了多久,冯俊飞就会成为副处级,就会圆满完成“成功摘桃子”的案例,开发区副职也会升为正科。各股、室会“股变局”,部门负责人也会由股级升为副科,相应的基层人员也会升半格。

    开发区得以升级保留,看似皆大欢喜,但也不尽然,有人就在升格中没有得到实惠,甚至还很受伤。其中一位就是王文祥,他就什么也没捞着。王文祥原本就是正科待遇,但现在按职务仍只能还是正科,虽然他也曾极力奔走,但结果仍是没能如愿。

    在开发区升级保留后,另有一位很受伤的人,就是任芳芳了。组织部门没有给出任何理由,就把她的开发区党组成员给免了。但人们都明白,这是由于柯兴旺的倒台,真应了那句话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”。她也再次请了长期病假,郝玉芳再次成了开发区财务股实际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对于王文祥和任芳芳的遭遇,好多人没有同情,有的只是奚落,揶揄这对曾经的苦命鸳鸯。

    和王文祥、任芳芳的境况完全相反,要文武这个办公室主任成了党组成员。借着这次开发区升格机会,享受到了正科级待遇。楚天齐知道,这是由于郑义平做了县委书记,知道要文武是自己的人,当然邹英涛帮了好话,徐敏霞也做了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在刚刚过去的三个月,楚天齐被要求和外界断绝一切联系。只在刚去*市的时候和春节前,被允许和家里各通了一次话,用另外的一个合理理由让家里放心。所以,要文武和他讲的这些,他是第一次听到,免不了心生一些感叹。

    边上楼边回味着一些事情,楚天齐差点和对面来人撞在一起。他急忙抬头看去,发现是自己的老熟人,也可以说是曾经同病相怜的人——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武进忠。

    “小楚,你终于现身了。”武进忠拍着楚天齐肩头,低声调侃道,“我以为你到国务院上班了呢,现在该不会是哪个部委的司长吧?”

    看得出,武进忠状态很好。他脸色红*润,脑门发亮,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着,和柯兴旺当政时期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,也低声道:“武部长,看您的精神状态,岂止是一个司长,分明就是部级领导嘛!”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的话,武进忠“哈哈”一笑,点指着对方:“你呀,此部非彼部也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小楚,郑书记刚才还问我你什么能回来,我正准备和你联系,你就来了。正好,咱们一块去见他。”说着,转身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跟在武进忠身后,楚天齐向五楼走去。他边走边想,一会儿究竟要和郑义平说什么,如果县委书记问起自己这三个月行踪,自己又该如何解释呢?对于这三个月的去向,自己可是被明确要求,不能向他人谈起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到*市的事,是武进忠通知的,武进忠可能也是县里唯一见过那份通知的人,只是不知道武副部长有没有向郑书记讲过此事。

    正准备向武进忠简单询问一下,不想书记办公室近在眼前,武进忠已经上前敲门了。楚天齐只好收拢了心神,紧紧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进来”,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武进忠推开屋门,楚天齐跟在身后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新的书记办公室还在五楼,但已不是柯兴旺用过的那间,布局也有所不同。这间办公室面积不甚大,陈设也很简单,但却透着威严和庄重。

    办公桌后,一个人抬起了头,正是将近半年未见的郑义平。郑义平精神状态不错,但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,显见工作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“书记,小楚来了。”武进忠先说了话,“我回办公室了。”

    郑义平点点头,武进忠走了出去,屋门轻轻关上了。

    上下打量了一番,郑义平点指着楚天齐,笑呵呵的说:“你小子终于现身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