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一十二章 拜会昔日准岳丈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县委大院出来,楚天齐就给雷鹏打了电话。他告诉雷鹏,自己要去市里一趟,自己的那些个人物品先放在雷鹏那里。

    雷鹏要开车送楚天齐,被楚天齐谢绝了。对方现在刚刚升任副局长,手头工作那么多,自己怎能让对方专门整天做司机呢?再说了,自己的事又不是十万火急。于是,楚天齐坐上了开往沃原市的班车。

    班车说是十点发车,可是出了车站后,又在县城绕了两圈,直到把人拉满后,才驶上了去市里的公路。

    正月的天气,当地气温还不高,人们都还穿着厚重的衣服,班车窗户也关的紧紧的,车厢里充斥着浓重的劣质烟草味和其它难闻的气味。楚天齐没心情关注这些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见李卫民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李卫民这个人,楚天齐是在省委党校认识的,当时楚天齐是学员,李卫民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兼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。由于当时组织部部长没有到位,李卫民既要主持省委组织部工作,也要实际领导省委党校工作,因此工作很忙,到省委党校的时候较少。在开学典礼的时候,楚天齐第一次见到李卫民,但对方在台上,自己在台下,自己看到了对方,对方未必注意到自己,当然更没有任何交流。

    开学典礼那次,楚天齐对李卫民印象较好。他觉得李副部长形象颇佳,很有领导气质,尤其讲话内容既有很强的前瞻性,也言之有物。和个别大言不惭、内容空洞的领导讲话形成鲜明反差。楚天齐觉得对方应该是一个干实事的人。当时他觉得对方声音耳熟,只以为可能是在电视上见过对方,其实是对方和宁俊琦有一次通话时,楚天齐曾经听到过对方的声音。

    之后很长时间,楚天齐都没有见过李卫民,对李卫民的印象还停留在开学典礼上的认知。直到党校生活过半的时候,才再次见到李卫民,而且两人也有过简单的交流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好哥们云翔宇、于涛邀请楚天齐,先是喝酒吃饭,后又到KTV唱歌。直到十点多,楚天齐才返回党校,这还是党校规定“必须在夜里十一点前归校”,否则还不知道要几点才散呢。

    在到党校门口的时候,正赶上段哥等人威迫肖婉婷和贺平,楚天齐岂能见死不救?于是和对方缠斗在一起。在打斗过程中,周仝和岳佳妮及时出现,过来帮忙。楚天齐让二人照看肖婉婷和贺平,自己独自面对七把大砍刀,并成功制住了段哥,逼对方一伙收了手。

    打斗告一段落,雁云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的警察出现了,分局副局长于晓光直接颠倒黑白拉起了偏架,并要带走楚天齐、周仝和岳佳妮等人。看出于晓光等人和段哥是一伙,周仝等众学员坚决不配合,双方对峙起来,于晓光还掏出了手枪。

    正这时,党校副校长董设计到了现场。董设计摆出一副为学员出面的嘴脸,假意和于晓光讨价还价,最终给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方案:让楚天齐一人到分局配合调查。楚天齐知道董设计这是给自己挖坑,但为了周仝、岳佳妮二人,也准备自己去跳这个坑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李卫民出现了,质问于晓光。于晓光根本不知死活,还想和李卫民理论,结果雁云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刘卫国到了。刘卫国是主持工作的市局常务,是李卫民的人,自是主持了公平。

    那次见面,楚天齐和李卫民有过简短交流,对李卫民的印象又好了很多。楚天齐不知道的是,李卫民也对楚天齐的样貌很有兴趣,觉得他像极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党校毕业后,楚天齐回到了玉赤县,被柯兴旺空挂了半年多。在当年国庆节前夕,调任沃原市委书记的李卫民到玉赤县调研,在县委宿舍偶遇楚天齐。阴差阳错中,楚天齐露了脸,也受到了李卫民的大力赞扬。正是由于那次露脸,楚天齐才获得了处理开发区上访的机会,进而才出任了双料主任。

    明白自己被委以要职,是李卫民间接带来的,楚天齐从内心非常感激李卫民。此后,楚天齐还隐诲的“狐假虎威”几次,成功让孔嵘拨了款,也让柯兴旺对自己投鼠忌器。楚天齐庆幸遇到了李卫民这样一位好官。

    事情突转直下,是发生在宁俊琦带楚天齐上门那次。当楚天齐从沙发上迷迷瞪瞪醒来后,看到了李卫民的照片,他才知道宁俊琦的父亲竟然是沃原市委书记。他马上大脑短路,尤其见自己的形象太差,一时没有良计,便采用了一个现在想来最不明智的举措——逃跑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那次逃跑,楚天齐错过了和李卫民交流的机会。正是从那件事后,宁俊琦毅然提出了“请放过我”,并明确不再联系。

    看着宁俊琦痛苦的样子,楚天齐很心痛,也非常想知道原因,但她却没有给出任何合理解释。他经过思索,觉得问题出在李卫民身上,是李卫民嫌弃自己出身农民家庭,或是李卫民可能和父亲楚玉良有过节。他对李卫民的印象一落千丈,觉得李卫民也不过就是一个虚伪的官僚。

    楚天齐认为,是李卫民破坏了自己和宁俊琦的感情,曾经多次萌生要找对方理论的想法,但都没有成行。其实也是他心里不托底,他找不到自认为过硬的理由来质问对方。但他对李卫民的恨却一日未减。

    去年十二月一日,楚天齐去*市学习。他去的地方,是以前从来就没想过,也从来都不敢想的,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个机会。在学习期间,他仔细想了一些事情,隐隐觉得这个机会可能是李卫民给的。除此之外,他实在想不出认识的人中有谁能做到这件事。当然,李卫民也许也未必能做到,可能是他身后的人出的力。

    无论是李卫民自己,还是他身后的人,那都是李卫民出的力。可李卫民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个机会,楚天齐一时弄不明白。一边极力阻止自己和他女儿接触,一边却又给了自己这难得的学习机会,这也太矛盾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是李卫民的交换手段?目的就是让自己“拿人嘴短”,从而放弃宁俊琦?他做为堂堂市委书记,有必要这么做吗?他要想阻止女儿和别人接触,完全可以采用“硬”办法呀,为什么非要抛出这个蛋糕呢?

    这个蛋糕足够诱人,一般的人难以拒绝,就是楚天齐现在也心生犹豫。当然,他犹豫的不是失去这个蛋糕。如果他提前能确定这个机会是李卫民给的,那他肯定会选择放弃这个机会,坚决和宁俊琦在一起。他现在犹豫的,是自己已经得到了这个好处,如果不能对对方有所表示的话,似乎太忘恩负义了。但要是以让自己和宁俊琦断交做砝码,他却坚决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想了一路,也没有一个最终决断,楚天齐只得暂时放下这个念头。他暗暗告诫自己:反正一切只是假设,也许自己的假设都是错误的,到时只能见招拆招了。只要自己恪守“原则问题没有谈判余地”就行了。

    刚放下这个念头,另一个问题又浮现在脑海:李卫民为什么要找自己?是摊牌,还是什么?不会是自己的工作吧?按说自己一个小科级,根本就轮不到厅级市委书记操心的。可那又会是什么呢?楚天齐内心胡思乱想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班车到沃原市汽车站的时候,已经快下午三*点了。

    下了班车,楚天齐顿感饥肠辘辘。这才想起来,今天早上只喝了一碗粥,真应了那句至理名言——“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的慌”。

    进到车站旁一家餐馆,饱餐一通后,楚天齐才打车奔向沃原市委。

    不多时,市委大楼远远在望了,楚天齐的心情也复杂起来,还无来由的紧张了许多。

    记得上次来的时候,还是两年多以前,到市里参加表彰大会。在那次会上,还是当时的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董建设给颁的奖。可现在自己却不知为什么成了董建设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记得离开那栋楼的时候,楚天齐还曾经暗下决心,有朝一日要到这栋楼里办公,要发号施令,要做楼里边的一、二号人物。这个理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实现,而现在自己却要到楼里去拜会当下的一号人物,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又会上什么?

    付费下车后,楚天齐站在市委大楼下,仰脸望向这栋宏伟的建筑。这栋楼是市委、政府合署办公场所,一些直属委办局都在楼里,面积足有六、七万平米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楚天齐拾阶而上,到了大楼大堂。刚要继续前行,安保人员叫住了他,要求出示证件,并让他填写《会见单》。

    当安保人员看到《会见单》上“李卫民”三个字时,马上以审视的目光看着楚天齐,并要求他和领导电话联系,有领导的允许后才可放行。

    楚天齐只好拨打了郑义平给的那个固定电话号,电话是李卫民的秘书接的,要他在楼下等候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,直接问道:“你是楚天齐同志吗?”

    觉得这名男子有些眼熟,楚天齐想起来了,那次在县委宿舍前偶遇李卫民的时候,这个年轻男子就在身边。于是回道:“我是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年轻男子笑了一下,向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跟在身后,二人一起上了电梯。在电梯里,二人没有任何交流。

    心脏忽然“咚咚”的狂跳起来,楚天齐知道马上就要拜会到那个有权势的男人,只是不知道这个昔日“准岳丈”会怎样对待自己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