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五十二章 我叫陈文明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日早上,楚天齐起来的时候,已经是八点多了,他觉得今天舒服了不少,要比昨天好的多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喝了那么多酒,虽然通过武功排出了好多,但毕竟体内还有不少,所以整夜胃里都是火烧火燎的,晚上休息的也很不好。因此昨天起的很晚,但身上依然没劲儿,整个人都没有精神头。所好昨天是周末休息,没人来找,也就没人看到疲惫的楚局长。他也没有出屋,就是吃饭也没出去,午饭是厉剑从外面带回来的,晚饭是厉剑给煮的方便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洗漱完毕,伸展了几下胳膊腿,身上很是轻松,心情也很不错,便准备独自出去走走,反正已和厉剑约好十一点再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装好手机和钥匙,楚天齐来到门口,拉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一张胖脸出现在眼前。根本没想到有人在门口,楚天齐就是一楞,再一细看,顿时美好心情荡然无存。胖脸还是那张胖脸,只是比前天见到时还笑的谄媚,还笑的恶心。

    看到是此人,楚天齐眉头微皱,“哼”了一声,转身向办公桌走去。

    来人关上屋门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到椅子上,随手拿起一张报纸翻看着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看自己不上眼,但来人还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哈腰,陪着笑脸,嘴里吭哧着:“局……局长,我错了,大错……特错,大错特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根本没搭茬,继续低头看着报纸,就像屋里没有其他人似的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言声,来人换上一副沉重的口吻,刚才的谄媚样也换成了愁眉苦脸:“局长,每当想起那件事,我就痛心疾首,深深自责,痛恨自己所犯的错误。这主要是我是非不明,误信了别人的鬼话,上当受骗。虽然有这些客观原因,但这都不是可以犯错的理由。当然了,我在处理那件事的时候,做事方式也欠妥,不,是非常非常错误的,已经违反了警务人员条例。

    局长,在那件事中,我受到了深刻教育,也接受了应有的惩罚。伟人说过‘人不怕犯错,改了就是好同志’。我不敢说我现在是好同志,但从那以后,我进行了深刻的反思,同时加强对自己‘三观’的改造,力求从身心和灵魂来一次升华。我一直乞望向您当面做一次彻底的灵魂忏悔,但我也知道您远在沃原市,这个愿望也只能留待以后实现。于是,我把对您的愧疚和向您忏悔的愿望,化做工作的动力,化做对老百姓的爱,以求对自己灵魂的净化。

    就在我计划要专程登门向您忏悔的时候,您来到了许源县,还做了我的领导。这就是老天开眼,是上苍要给我这个忏悔的机会,让我在您正确领导下,为全县老百姓做实实在在的事情,为维护一方安宁献出我有限但是全部的力量。局长,我不敢恳请您的原谅,但我要向您真诚道歉。”说着,来人尽力弯下腰身,连着鞠了三个躬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看似低着头,但对方这一系列做作的做派,都进入了他的眼帘。楚天齐觉得恶心,觉得这个家伙真是无耻,竟然能够大睁两眼说瞎话。看到对方脸上肃穆的神情,再结合鞠躬的事,楚天齐感到很不吉利,这不是在向死人行礼吗?

    楚天齐又气又恨,但为了不失身份,他尽量压着火气,冷哼道:“大早上赶来,就为了说这些废话?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,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对方终于接了茬,来人心中一喜:就怕对方不说话,只要说话就好办。这样想着,他的胖脸故意布满愧色,看似胆怯的说:“局长,我知道您还在生气,这也难怪,给谁都会生气的。哎,现在想想真是肠子都悔青了,你说我两年前怎么那么糊涂,竟然听信‘疤哥’……不,刀疤的诬告,竟然把您这个受害者给当成了过错方,还……哎,往事不堪回首呀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说什么?两年前,把我抓进派出所的是你?我怎么就没认出来呢?”说着,楚天齐盯着来人看了看,摇摇头道,“倒是有几分像,只是好像比那时候脸大多了,有点儿认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嘴上这么说,但心里却暗道“化成骨灰也认识你”。他一直没忘那件事,一辈子也不会忘。尤其从知道自己要到许源县任职的那天起,那件事又每天都会出现在他的脑海。那可是自己第一次被枪指着,被对面这个胖家伙下令指着,他又怎能忘了呢?只是此时非彼时,只是因为现在需要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    装,比我还能装,那也好,咱就继续装。这样想着,来人好像并没听出楚天齐的讽刺,而是认真的说:“局长,那时候我一百八十斤,现在一百八十七斤,也没胖多少,可能就是都胖到脸上了吧。朋友也说我现在经常忏悔,脸上多了佛像。”

    心中不由的一翻腾,楚天齐真想呕吐,但还是忍住了。他暗暗嘘了一口气,说道:“哦,闹了半天你说的是三年前那事,我还以为你是为了前天的事呢。刚才我还奇怪,昨天晚上我才安排孟组长调查前天的事,你怎么今早上就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前天的事?前天什么事?来人大脑一时缺氧,想不出个所以然,但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:还说不记得了,分明是要公报私仇,这不都让纪检组长找自己麻烦了吗?想到此,他的胖脸一阵抽动,期期艾艾的说:“局长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这次就饶过我吧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行,这次必须要有个说法,这是原则问题,不是饶不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请您再给我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,只要您饶过我这次,以后我当牛做马报答您。”来人面现惊慌之色,可怜巴巴的说着。他现在的慌张不是装的,而是真的害怕,害怕楚天齐报复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《警察着装条例》第八条明确规定,人民警察着装时,应当举止文明。不得边走边吃东西、扇扇子;不得背手、袖手、插兜、搭肩、挽臂、揽腰;不得嬉笑打闹、高声喧哗;不得席地倒卧等有损人民警察形象的不文明举止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顿了一下,盯着来人道,“你在参加全体干警大会时,竟然在大厅广众之下,撩起衣服挡脸、擦汗,严重违反了这条规定。而且你做为一个老警员,不可能不清楚这些规定,你分明是在公然挑衅《条例》,分明是藐视会场纪律,分明是无视局领导班子。”

    啊?原来是这事,来人既喜且惊,喜的是对方不是揪着那件事不放。惊的是对方小题大做,分明还是公报私仇,分明是找茬报复。更让他惊的是,楚天齐当时在台上,竟然从三百多人的会场看到了自己不经意的动作,分明这是刻意盯着自己,分明是要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稳了稳心神,来人急忙辩解:“局长,前天开会时,我的确是有那么一个动作,可我真不是故意的。我怎么敢公然挑衅《条例》,怎么敢藐视会场纪律呢?就是给我一百个胆了,我也不敢无视局领导呀。那天也是事出有因,我在聆听您的报告时,被您高瞻远瞩的见识所折服,为您高屋建瓴的见解所倾倒。

    我深深感受到了您的一颗拳拳爱民之心,为您的高风亮节所感动,不由得心情激动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当我发现自己已经感动的泪流满面时,便急忙找纸巾去擦,情急之下就做了不当的举动。本来散会后我就想找您表达心情,又担心打扰接风晚宴,更担心我情绪不稳,难以表达清楚。于是,我匆匆赶回所里,连夜写了这份书面报告,又经过昨天一昼夜润色,今天起早赶到了您这里。”说着,他从包里取出一沓打印纸,递了过来。见对方没接,就又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真是个人才,编瞎话的人才,楚天齐被这个家伙的思维震撼到了,他好气又好笑,“嗤笑”道:“听你的意思,那还赖我了?还昼夜润色,那就是说你连着一天两夜没有休息?”

    “局长,我怎么敢赖您呢?至于休息的事,说的稍微有点夸张,我还是睡了有两、三个小时觉。”说着,他再次把纸张向前推了一下,“这份报告我写的肯定还不到位,肯定没有完全表达出我的心情,请局长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报告?你能写出什么东西,还不是大白天说鬼话?虽然不准备看“鬼话”,尤其不准备现在看,但楚天齐还是下意识的瞟了一眼。当他看到纸上的第一行文字时,不由得一楞,抬头看向来人,沉声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在哪工作?”

    来人上前一步,恭声道:“局长,我叫陈文明,任秋胡镇派出所副所长。”

    是了,就是他了,果然不是好东西。原来这个用枪指着自己的家伙,竟然就是杨二成说的“陈土匪”。楚天齐不由得握紧拳头,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脸上冷厉的神色,陈文明不由得打了个寒噤,心中惊慌不已,他可是见识过对方一些手段的。忽然,他发现对方脸上的冷色渐渐散去,嘴角还浮现出一抹笑意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