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三十章 馅饼变陷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通过男人的讲述,楚天齐知道了事情的大致情况。

    男人叫杨二成,是秋胡镇靠山村的人。靠山村是当地为数不多有山的地方,当年那里就是打鬼子的一个所在。靠山村共有二十一户人家,每家都和村里认租了几百亩山坡,有的认租了近千亩,他们可以从自己租赁的山上砍柴,也可以采挖一些野生药材买钱。

    前年腊月,一家公司和村领导协商,要转租众人的山林。承诺租赁十年,第一年租金是每亩五元,从第二年开始,亩租金年递增一元,一年一支付。这家公司还承诺,在平原地段建造房子,供村民免费使用,十年后房子完全归村民,村民可自由处置。

    靠山村土地奇缺,产粮很少,房屋也建造在半山腰。平时青壮年男子基本都外出打工,家中只留老弱妇幼,生活很不富裕。按这个公司的承诺,每家每年就可以增加三、四千元收入,三、四千元对于这些家庭来说,能顶很大用处。尤其还可以告别山上破旧的土坯房,搬进平原地段,这样不但住上了新房,孩子上学也方便了好多。

    对方的条件很诱人,但众人心里还是不踏实,还有疑虑。就在人们犹疑不决的时候,短短两个月的时间,新房子建好了,每户三间,还有小院,甚至还有牲畜棚。在村干部组织下,这家公司拿着新房钥匙和整箱的钱,在村民会议上做工作。

    眼看着花花绿绿的钞票和亮的晃眼的新房钥匙,人们都动了心。村干部带头,现场在协议上签字按了手印,拿到了好几千元的租金和新房钥匙,还白得了几千元的家用电器和家具。这些电器和家具,是做为限期签订协议的奖励。过这村就没这店,最起码迟签一天的话,这些家用电器和家具就没有了。于是,人们都在协议签字按了手印,也顺利的拿上了第一年的租金和新房钥匙。

    住着亮堂堂的三间大瓦房,用着崭新的家具、电器,数着崭新带油墨香味的钞票,人们感觉生活太美好了。尤其孩子们上学,再不用走山路和淌河去了。

    公司的人态度很好,隔一段时间就要回访,过问房子好不好住,电器、家具有无问题。对于人们的一些要求,公司也快速给予答复或解决。人们认为遇到好公司,遇到了好心人。

    可是去年秋天的时候,情况有了变化。一开始是不允许人们再到山上,公司言说是为了安全生产,也是为了村民自身安全。尽管对这样的要求不太满意,但人们还没太在意,毕竟村口那些安全生产的条幅、标语随处可见,公司工作人员也是经常头戴安全帽,这可能就是正规大公司的高标准、严要求吧。除此以外,公司对村民还不错,还是不时的回访,也帮着村民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。

    本来去年十二月初就该支付第二年的租金,可是只到逾期了二十多天,村民也没有拿到钱。村民不能自由进入靠山村区域,自是见不到公司负责人,也见不到对方财务部门的人,于是就去询问村长。

    见村民结伴来找,村长主动说了租金的事。他说半个月前,公司领导专门找了他,说是马上就会给钱,只不过可能周转的要晚几天。村长说他都看到公司做的领款表格了,这件事有他呢,让村民尽管放心。村长还说,公司为了表示歉意,要送给每家一千斤煤。

    听了村长的说辞,村民们回去了。就在第二天,一卡车煤运到了,每家都分到了煤,还不止一千斤呢。这些煤虽然只是不到二百元钱,但却是白得的,人们看到了对方的诚意。何况还有村长保证呢,村民的疑虑暂时打消了。

    直到春节临近,村民还是没有拿上租金,便又去找村长。村长表示“快了,我再催催”,还说“人家刚白送了煤,怎么也得多缓几天吧”。村民觉得似乎也有理,再说也只能通过村长找人家,便又各回各家了。

    春节期间,村长媳妇去儿子家带孩子去了,村长说是惦记着帮大家要钱,就一个人留在了村里。正月十五一过,村长就每天早出晚归,说是一直在找对方公司负责人,还说找到了,对方答应在正月底之前,把大家的租金要上,让大家放心。

    一周前,村长正在他小*姨子家喝酒,一起喝酒的还有其他村民。正喝着,村长就忽然犯了病,说话说不清楚,右手也不能抬起,口角还流着涎水,分明就是脑梗之类的症状。村长比较胖,平时就有高血压,按村长连襟的话说‘这都是因为村民很快就能领到钱,激动的’。

    村长都成了这样,大家自是一番祝愿,祝他早日康复。在村民的良好祝福下,村长更加激动的言语不清,噙着泪花坐上了县里来的救护车,在连襟全家陪伴下,去县里看病。

    第二天,好几个村民拿着补品去县医院看望村长,顺便也想看看村长的情况如何,能不能再帮着大家要钱。结果到医院一找,没有找到村长,连他连襟一家也没见到,找医院一问,根本就没收治这样的病人。再到县城村长侄子家一打听,根本就不知道叔叔有病一事。村民又给村长在省城打工的儿子打电话,用人单位告诉村民,昨天人刚刚辞职离开企业。

    大家一下子傻了眼,意识到情形不对。这也太巧了,村长媳妇春节去看孙子,至今未归。村长犯病时,他连襟叫了救护车,说是到县人民医院治疗。结果现在发现,村长和连襟一家全部不知去向,可疑的是儿子也正好是同一天辞去单位工作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这些事应该就是村长事先绸缪好的,村长生病肯定也是装的。至于春节独自留下,只不过是为了遮人耳目而已,包括叫来的救护车肯定也是外面租的,目的就是把事做的逼真。从而堂而皇之的带走好多衣物,以备出远门之需。

    村长忽然出走,必有阴谋,必定和租金的事有关。于是,村民集体去找了那家公司。以前见公司的人很难,这次顺利的见到了对方的办公室主任。对于众人要租金一说,办公室主任很惊讶,言说不欠村民的钱,村民现在还欠公司的钱呢。接着办公室主任拿出了当初的协议,和村民比对上面的条款。

    当初签协议的时候,靠山村村委会和村民是甲方,那家公司是乙方。村委会和对方公司各执两份,村民手里没有协议原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说到半截,有两辆货车到了近前,石头堵路无法前行,司机下来理论。在楚天齐调解下,杨二成让人搬开一个豁口,把货车放了过去。并说这是给好官的面子,一会儿该堵还得堵。

    杨二成继续说:“当我们看到办公室主任指认条款时,一下子傻了眼,上面条款意思变了,变成‘乙方给每户提供一间房子免费居住,其余两间房子由乙方临时垫资建设,逐年从租金扣除’。当初说好免费提供的家具、电器,也变成了垫资建设,就连年前每户那一千斤煤也成了欠他们的。我们一下子懵了,这和当初约定的完全是两码事,完全是相反的。

    我们觉到这是一场阴谋,是那个公司欺骗村民的阴谋,村长就是帮凶和参与者。现在村长没了人影,我们只好和公司要说法。那个办公室主任一下子翻了脸,说我们是无理取闹,马上派出一批人高马大的保安,把众人推搡了出来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又找了对方公司几次,对方根本不跟我们废话,不让我们进到靠山村,每次都是趁着天黑时忽然派人出来,对我们一顿拳打脚踢。于是我们找乡里,请乡里主持公道。乡里了解情况后,认为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,认为是无理取闹,后来也就躲着我们。

    乡里不管,我们就去县里,县里也派人找了那家公司。公司假惺惺的“大仁大量”,答应免除两家欠款,意思是房子都归我们,租金也顶平了。可这结果根本就不是我们要的,和事实完全是两码事,于是我们准备继续讨说法。县里和乡里就派专人围追堵截,我们根本出不了许源县辖区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这几天睡到半夜的时候,经常就有人往院里扔石头,还警告我们‘小心点’。有时候早上起来,就发现院里有死猫死狗,血呼拉的,挺吓人。好几个孩子放学回来说,有陌生人经常跟着他们。这才一周时间,我们觉得比一年时间还长,每天都担心吊胆的,生怕有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昨天我们又到公司去找,被好多年轻小伙子推搡了出来,还说我们无理取闹。紧接着,乡派出所就找到了我,警告我说‘如果再带头闹事,就把我抓进去,关三五个月的。’到外面上访出不去,我们又没有别的门路,只好想出这个下策,希望能遇上好心人,能有当官的管一管。哎,满以为是天上掉陷饼,到头来却是变成了大陷阱。”说到这里,杨二成把头扭向一边,抬起手臂在眼上抹了两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