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零六章 虚晃一枪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真是个怪东西,总是和人拧着干,和人的期盼恰恰相反。人在举步艰难的时候,总盼着磨难快快过去,可那时间却比蜗牛还要爬的慢。等你回头看时,那过往的时间又像白驹过隙一样,快的来不及眨眼睛,快的不留下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“又二十八了。”楚天齐看了一眼台历,自语着。他清楚的记得,上个月的二十八号,是冯俊飞上任的日子。那天冯俊飞慷慨陈辞、精彩亮相,好不威风,好不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现在整整过去了一个月,冯俊飞既没有了补偿款的牵绊,也没有了工程上的琐碎,尽等着马上到来的升级评定了。轻轻松松摘了个几乎快熟的桃子,又有大伯耳提面命,最重要的是县里没人砸场子,冯俊飞肯定能够顺利揽入这项政绩,成为开发区历史上的有功之臣。更会因为政绩卓著,荣升副处,成为玉赤政坛上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。

    再看自己,每日就像一个小丑,在人前晃来晃去,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。尽管每日闲着,却连家也不敢回,生怕“身无寸职”的事情漏馅,就连接电话也是胆胆怵怵的,不敢和家里说实话,就像真正犯了错误一样。真应了那句话“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”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,把正在专心想事的楚天齐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,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有些眼熟,却又一时响不起来。楚天齐迟疑一下,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吗?我是县委刘秘书。”手机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刘秘书?哦,柯兴旺的秘书。怪不得呢,这个固定电话号两年前经常和自己联系,是县委书记秘书办公室电话。那时的刘大智还是赵中直秘书,和自己也亲密无间,可现在两人已经势同水火了。不过,那样的人也不值得交,早臭早好。

    “是楚天齐吗?”可能是长时间听不到回音,对方又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楚天齐。刘秘书你找我?”楚天齐赶忙回了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找你,是书记找你。”刘秘书又补充了一句,“现在就过来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柯兴旺找我?什么事呢?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武进忠那天说的事。

    他又有什么新花样呢?管他呢,去看看再说,总不会埋伏着武警或战士吧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出,楚天齐心里还无来由的紧张了一下。暗暗告诫自己:要小心、谨慎。

    真是赶的巧,一下楼就遇到了冯俊飞。冯俊飞正要出去,一问楚天齐去县委,正好顺路,于是热情的请楚天齐同往。既然都去县委大院,楚天齐也就没有客气,上了那辆“现代”车。

    冯俊飞这次没问楚天齐去找谁,但到县委楼的时候,都是去了五楼,自然就看到了楚天齐所去的房间。

    刘秘书见楚天齐进来,忙放下手机,焦急的说:“楚……天齐同志,你怎么才来?也就差一分钟,柯书记刚出去,我正准备打电话告诉你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自己解嘲的想着:看来没职务就是不好称呼,平时叫三个字就解决了,现在还得叫五个字。想法一瞬即逝,他马上接话:“是吗?那真不巧。书记回来快吗?让我等着,还是换时间再来呢?”

    “书记说是去会见外商,走的很急。只说让我联系你,也没说等着还是回去。”刘秘书耸了耸肩,“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来了,那就等着吧,反正回去也是坐的。楚天齐于是说道:“那我等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随便坐。”刘秘书说完,低头忙自己的去了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,楚天齐拿起桌上报纸看了起来。这些天虽然没什么活可干,但也烦的厉害,自己屋里没报纸,也没到办公室去拿。现在正好用这些报纸消磨时光,顺便也学习学习政策、精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委副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外屋办公室空无一人,里屋套间门紧紧关着,冯氏爷俩正在里面谈话。每次只要是冯俊飞来办公室,冯志国都是和他到里屋,隔墙有耳,小心无大事。

    爷俩坐在单人休闲圈椅里,中间茶几上放着烟灰缸,二人正在一边说话,一边喷云吐雾。

    “看来,一号有点儿急了,三番两次找楚天齐,一定是想和解,想以职位换和平呀。”冯志国吐了口烟圈,“那天的事我也知道,老牛跟我说的,他说组织部给了几个方案,让楚天齐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,他是谁呀?怎么那么高的待遇,我怎么就没赶上?”冯俊飞不无酸意。

    冯志国笑着说:“你别吃的碗里看着锅里,现在不定有多少人羡慕你,骂我任人唯亲呢。再说了,全县所有的科局长职位摆在那,也没有开发区位置晃眼呀。那可是有着经济大权的行政单位,既有行政待遇又有实权,而且还马上就要升副县的单位。”接着话题一转,“你别只看贼吃肉,也要看到贼挨打。楚天齐让一号治成什么样了?这次连纪委、检察院、警察全出动了,要是给你遇上了,你还不得吓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这说了一句,你就教训半天。把人家外人夸上了天,把自家人贬的狗屁不是。”冯俊飞提出了抗议。

    “少强词夺理,我那是教你有自知之明,别整天飘飘然的,便宜占个没够,又一点不想吃亏。”冯志国斥道,“再说了,人家楚天齐现在还什么都没得到呢,最后能不能得到还两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上次那么大的事,怎么也得让‘处理品’得点实惠吧?要不也太惨了。”冯俊飞提出了反对意见,“再说了,李卫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事是在这儿发生的,但交易却主要是上边谈。全市十多个县区,都存在较量,拿哪交易不一样?假如要是有一个正处级职位做交换,他会为了一个楚天齐,而专门要个正科吗?”冯志国分析着,“当然,楚天齐也是受害人,肯定也应该适当做点补偿。但他是吃骨头,还是喝汤,或者是啃碗边?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冯俊飞点点头似乎明白了,又似乎不太懂,他又说道,“估计什么时候会给‘处理品’安排一个职务?”

    冯志国摆了摆手:“我也说不准,最起码近两天应该不会有结果。一个正科级职位,怎么也得经过我这个主管人事的副书记吧。当然,咱们这次安排了好几个人,只要一号提出一、两个职位,我也是不能反对的,但这个程序他肯定会走。而我现在却没有这方面的消息。”然后,话题一转,“对了,你说楚天齐是接了电话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,他说县委打电话让他来的。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。”冯俊飞一惊一乍的说,“不会是他跟我吹吧?这家伙可鬼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总是把他人往歪了想。应该是一号找他。不过,我有点奇怪。一号的车没上班就出去了,我见一号在上面坐着。楚天齐来的时候,离一号出去已经一个多小时了,这时间对不上缝呀。”说到这里,冯志国点了点头,“哦,我明白了,一号是故意抻他呢,这是虚晃一枪。”

    “抻他?”冯俊飞摇摇头,又点点头,“对了,武进忠找‘处理品’那天,有人看到陆勇和‘处理品’搞一块去了,晚上一块喝的酒。你说陆勇这家伙要干什么?不会是对我们不利吧?”

    “哦?陆勇?”冯志国沉吟了一会儿,道,“我也越来越看不懂这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上午没见到柯兴旺,楚天齐下午又按时到了秘书室,直到人们都下班的时候,也没有见到柯兴旺人影。中间刘秘书也给联系了几次,不是说正占线,就是说打不通,反正是没通上话。

    既然柯兴旺不在,那只能回去了。临走的时候,楚天齐问刘秘书明天还来吗。刘秘书告诉让他来,说明天柯书记指定在。

    刚出县委大院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一看是雷鹏的电话,楚天齐赶忙接通了:“哥们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呢?一块吃饭。”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刚从县委出来,在这耗一天了。”楚天齐一手捂耳朵,一手拿着手机。

    雷鹏的嗓门很大:“县委?干什么?工作有着落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声道:“有个屁,柯兴旺说是找我,来了他又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他找你,不会吧?他给你打电话了?”雷鹏声音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,秘书打的,说是他找我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今天柯兴旺去向阳镇了,我早上去那儿执行任务,正看到他的车出城。在向阳镇的时候,还看到他下车了,旁边好像还有开发区那个娘们。”雷鹏忽然大笑起来,“哥们,你被耍了吧?行了,我去接你。”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被耍了?”楚天齐先是一楞,随即恍然大悟,自语道,“好小子,你这是抻你大*爷,玩虚晃一枪呢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