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零七章 是你不放过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一上班,楚天齐就到了刘秘书办公室,等着柯兴旺。他倒要看看对方,今天是否还玩昨天那一套。

    昨天吃饭的时候,雷鹏又说了看到柯兴旺专车的情况,还说在向阳镇林场的时候,看到柯兴旺和任芳芳一同下车了。从雷鹏说的时间分析,自己接到刘秘书电话的时候,恐怕柯兴旺已经出去一个多小时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楚天齐有些生气,生气对方和自己逗闷子。他当然知道对方这是为了增加谈判砝码,消磨自己的耐心,但他觉得柯兴旺也太工于心计了,还弄这么一出。后来他的气消了,他觉得也许这是一个好现象,既然柯兴旺拿捏自己,那就是为了谈成,为了降低自己的期望值。当然,也不排除还让自己做假证。不管怎么说,他认为柯兴旺的做法,都表明柯兴旺着急了,着急想解决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见是楚天齐到来,刘秘书马上答话:“来啦?”

    “来啦。”楚天齐笑了笑,“刘秘书,书记到底几点回来的,见的是哪的客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真不知道。”刘秘书说着,把报纸放到楚天齐面前,“再等一会,看看书记来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天齐冲着刘秘书笑了笑,笑容很诡秘。

    快九点的时候,楼道里传来皮鞋走动的声音,刘秘书急忙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刘,有人找我吗?”柯兴旺的声音传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刘秘书的声音:“书记,楚天齐同志在等你,昨天等了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昨天等了一天?那就让他过来吧。”柯兴旺的声音很高。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,楚天齐听的清清楚楚,但他却没有动身,他要等着刘秘书来叫自己。

    刘秘书进来了,语气有些冷:“书记让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对方是嫌自己没有眼力劲,刚才他两人的对话就是给自己听的,就是想让自己诚惶诚恐的去拜见领导。可自己就是木头疙瘩一个,楞是没有出去,还老神在在的在屋里坐着。他说了声“好”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书记办公室门口,楚天齐抬手在屋门上轻轻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柯兴旺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开屋门走进屋子,返身关上屋门后,向办公桌那里走去。来到离着桌子还有一尺左右的距离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柯兴旺依然低着头,就像没听到动静一样,还在那里用铅笔在文件上划着。可能是为了更逼真,他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老花镜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,楚天齐心里亮亮的,知道柯兴旺还是和昨天的风格一样,在抻自己。他并不着急,就那样直直的站着,既不卑躬屈膝,也不失下属见上级的礼貌。近一段时间,每天钻在小屋子里,不是坐着就是躺着。今天多站一会儿更好,省的腰不得劲。

    屋子里很静,出奇的静。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伏在案上,写写划划,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站在那里,像哨兵一样。所不同的是,小伙子并没有挎着哨兵的枪,也没有像哨兵那样仰着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在那里,倾听着手表走动的声音,感受着心脏跳动的节奏。他就像进入忘我境界一样,在享受着那份难得的宁静与安详。

    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……

    三十分钟……

    谁都没有说话,柯兴旺还伏案坐在那里,楚天齐也还直*挺挺的站在当地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刺耳的铃声响起,打破了屋子里的宁静。

    柯兴旺头都没抬,伸手拿起电话,“喂”了一声。然后又“嗯”、“啊”两声,说了句“我有事”,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还准备要伏案工作,却像忽然发现面前站个人似的,柯兴旺声音很惊讶:“小楚同志,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来一会儿。”楚天齐从容回答。

    柯兴旺身形已经靠在椅背上,问道:“听说你要找我?昨天等了一天?”

    “昨天刘秘书打电话让我来,我就来了,结果你没在,我才等了一天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,“今天他说你在,我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*妈的,就跟背课文似的。柯兴旺心里话:这家伙是装的,还是故意的?他右手五指伸开,在头上梳了几下,才又说道:“小楚同志,今年也真够忙的,这一下子休息了四十多天,恢复过来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恢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工作了吧?”柯兴旺慢条斯理的说,“具体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很想工作,没什么想法,服从组织安排。”楚天齐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柯兴旺还是不紧不慢:“哦,你是想继续做正科呢,还是想升半格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废话,谁不想升半格?但他却没有这么说,也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眉头不时舒展或是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子,刚才还跟我装,现在着急了吧?你以为一个职位那么容易?柯兴旺心里这样想着,嘴角也带上了一丝笑意,不易察觉的笑意。他在等待,他有足够的耐心等着。

    足足有五分钟,楚天齐才说了话:“柯书记,你问我想继续做正科,还是想升半格?”说到这里,他故意停了一下,才说,“我听组织的。”

    妈的,憋了半天,放出这么一个臭屁,柯兴旺心中暗骂一声。目光投在了楚天齐脸上,眼神也慢慢的眯了起来,他想看看这个小子是怎么回事。可是观察了一会儿,也没有看出什么。他睁大眼睛,盯着对方道:“你到底现在想不想工作?”

    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冷意,但楚天齐早有心理准备,便淡淡的说:“想,非常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的态度好像不积极呀?”柯兴旺冷哼道,“好像在应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说的是实话,做为一名党员,做为党员干部。我要做的就是服从安排,而不是对工作挑肥拣瘦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当然,我相信组织会有合理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柯兴旺也看出来了,这个家伙就是在装糊涂,于是便直接了当的说:“楚天齐,做为一名党员干部,要敢于同一切丑恶现象做斗争。可我听说,你竟然不能按组织意图揭发坏人,对坏人的纵容也是犯罪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不明白你的话,我只知道要实事求是。”楚天齐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实事求是,好一个实事求是。”柯兴旺点点头,停了一会,又说,“楚天齐先抛开这个问题,我们换一个话题。现在组织上考虑让你重新工作,当然也需要你做一件小事 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话道:“书记,我和贺东辉以前没有交集,我没法写那样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错了,不是那个证明的事。”柯兴旺摆了摆手,“现在有这么几个职位,城关镇书记、国土局局长、城建局局长三个职位任选一个,并且同时担任县政府党组成员。二十七岁的副处级,恐怕要开创玉赤县历史了,在全国也凤毛麟角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书记,的确很诱人,说出那件小事吧。”

    柯兴旺五指梳了梳头发,轻松的说:“确实是件小事,啊。你看你呢,马上就是副处级领导了,这是与各级领导的关怀是分不开的。当然关怀你的领导不只在玉赤县,也包括沃原市党政领导,你要把你的进步向市委主要领导汇报一下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吧?”

    这事确实不大,如果自己是李卫民马仔的话,属下能进步的话,上级自然欢喜。如果没有和宁俊琦那层关系,只凭以前在省委党校的接触,汇报一下应该也不算出格。如果李卫民赞同自己和她女儿交往的话,那自己出任副处,他应该高兴才对。如果没有两派争斗,如果……

    如果其实就是假设,而实际上这些假设都不存在。事实是自己根本就不是李卫民的属下,自己和他女儿是恋人,而他又极力阻止和他女儿交往。并且这里面还有派系争斗,而柯兴旺就是要把这个谈判砝码捎给对手,通过自己的手捎出去。

    你柯兴旺太高估我楚天齐的能量了,太高估我在李卫民那里的位置了。同时你也太低估我了,低估了我的做人原则,低估了我对派系争斗的认识。想到此,楚天齐直接回答:“这件小事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柯兴旺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回答,而且还回答的这么干脆。这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,太不给自己这个县委书记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书记比我清楚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书记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柯兴旺气的眼珠瞪的溜圆,就像要掉出去似的,他咬牙道:“楚天齐,你要和我作对到底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,柯书记,是你不放过我。”他说的这是一句实话,实实在在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柯兴旺忽然就像泄气的皮球一下,语气缓慢无力,他挥了挥手,道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回答完毕,楚天齐昂首阔步走出了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在楼道里,楚天齐一阵轻松。他今天终于知道了柯兴旺的意图,对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,自己来时的想法太幼稚了。只不过现在对方没有能力收拾自己而已,因为已经有枪管顶在对方头上了。他同时也一阵空虚,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值不值,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他不后悔,不后悔忤逆了柯兴旺的意思。而且他也没有后悔的资格,李卫民怎能听他楚天齐摆布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