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二十五章 被人盯上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九点。

    许源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椅子上,正在抽着香烟。

    厉剑从里屋出来,坐到了楚天齐对面:“局长,我刚才检查了一遍,没有监听设备。”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已经检查了两遍,但他不会点破。因为对方并不知道自己首都三个月培训的事,更不知道自己参加了好多特殊项目强化训练。他用手一指桌上烟盒:“抽烟。谢谢你,有你这专业的侦察兵在身边,我踏实多了。”

    厉剑取出一支香烟,说道:“局长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事情都办妥了?”

    厉剑马上回答:“办妥了,我刚才出去陪战友吃饭,饭后他就把汽车开走了。我的入职手续全办利索了,宿舍就在四楼,我自己一个房间。是杨主任经手办的,赵政委也亲自过问了。谢谢您,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咱俩不远千里来到这个陌生地方,互相都是一种依靠,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,随便点儿。能顺利按照我的预想安排,也是正好赶上以前局长的专职司机调走,一直就没补充。另外,办公室副主任的事,还要等待时机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对了,我现在一直纳闷,你是怎么知道有人晚上要对付我的?早上时间仓促,也没来得及问,下午咱俩又一直没碰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是这么回事,也是一种巧合吧……”厉剑讲述了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听着厉剑的讲述,楚天齐明白了事情的前后经过,串起了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来,在前天下午,厉剑接到要文武通知,他的调动手续已经办理完毕。跨市调动手续能够办理这么迅捷,主要是沃原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小孙亲自跟进的结果。于是,厉剑连夜赶到市里,昨天早上一上班就在小孙那里拿到了手续,立刻坐车赶到了定野市。

    昨天到定野市以后,趁着还没下班,厉剑办理了一张手机卡,新买了一部手机。在从手机店出来的时候,遇上了一同当兵的战友小田。战友见面分外亲,做为东道主的小田自是热情招待,又是喝酒,又是唱歌的,然后到洗浴中心洗浴。

    今天凌晨,厉剑在去卫生间的时候,无意中听到一个房间说话的声音。本来他无心去听,但“楚天齐”三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。他贴着门缝听到了全部内容,顿时心惊,原来是有人要报复楚天齐。他的第一反应,是电话通知楚天齐,结果他躲在卫生间打了好几遍,也没打通。他又按照听到的内容,拨打许源县党校招待所的电话,可是电话根本不通。其实是服务人员为了怕半夜有人打扰,故意拔掉的。

    厉剑当时看了看时间,是凌晨三*点多,这可怎么办?他决定连夜赶往许源县。尽管时间可能来不及,但他觉得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,最起码也能早些发现。他把自己有急事要去许源县的事告诉了小田,但没说具体事情,因为那只是偷听到的信息,真假难辨,而且他也不想把战友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小田听说厉剑要连夜打车去,却又不说具体事情,知道事情重大,就要陪他一起去。厉剑自然是谢绝了战友同去的好意,却接受了小田开车去许源县的建议,他也不得不接受。因为深更半夜打车走好几百里,路上好多地方还没有人烟,出租司机是不敢去的,他也打不着车。

    于是,厉剑和小田一起去取车,取小田的车,结果取车可费了劲。两人从洗浴中心出来后,直接去了汽车装具店,等到装具店一看,根本没人。小田立刻联系装具店老板,老板又联系看门的亲戚,原来亲戚的孩子半夜发病,老板亲戚送孩子去医院了。这么一折腾,等看门人回到装具店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。在等候的期间,厉剑一直没断了给楚天齐打电话,可就是打不通,他的心情越来越急,预感也越来越不好。

    等厉剑看到战友汽车时,却觉得没法开了,洗车太好了。那是一辆新的进口奥迪A2汽车,上市也才一年半,进入国内市场可能还不到一年。这辆汽车是小田爸爸送给儿子的,连车牌还没拿到手呢。这要是有个磕碰、刮蹭,尤其要是拉了浑身鲜血的伤者的话,没法和战友交待,对于新车来说也不吉利。

    看到战友犹豫,小田直接说了句“哥们,开吧,就是把车丢了也不要紧,反正我爸是大老板,我再找他要。”说完,小田把汽车钥匙硬塞给了厉剑。

    事情紧急,不容耽搁,厉剑向战友一抱拳,说了声“谢了”,告辞战友,驾驶着新奥迪直奔许源县而去。

    刚出市区,厉剑再次拨打楚天齐电话,手机终于通了。当他听说对方安然无恙时,顿时放了心,便挂断电话安心开车。这可是新车,要磨合的,他放慢了车速,在九点半多的时候才到了许源县。在路上的时候,厉剑也看到过交警,但交警并没有查这辆只有临时牌照的车,可能是车太好,交警也不愿意得罪车主吧。

    当厉剑刚到党校招待所楼下的时候,楚天齐就从里面出来了,要在十点前赶到县公安局,参加上任宣布大会。时间紧急,楚天齐也没来的及细问,同时心里也在盘算着一会的发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厉剑讲完整个过程,点燃那支香烟,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你,也谢谢你的战友。”楚天齐由衷的说,“你没和我讲你战友要来,我应该当面去感谢的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您那么忙,不用客气。咱们以后常在这儿,也肯定会经常去市里,见面机会多的是。”厉剑真诚的说,“再说了,你刚到这儿,就有人盯上你了,还是小心一些为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以后再补,一定要谢谢你的战友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对了,那天你听他们说话时,听没听出来他们的身份?”

    厉剑思索道:“我想想……没听出来。”然后他又道,“他们只字未提您的局长身份,只说了您的名字。对了,有一个人说了句‘不就是个副乡长吗’。”

    这就对了,和“痦子赵六”交待的一样,看来对方应该不是冲着自己这个局长来的,应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。楚天齐点点头,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厉剑试探的问:“局长,那到底有没有人找您麻烦?”

    “有,不过也是赶巧,赶巧我和雷鹏混过,赶巧我以前和别人也练过几下武把操,才有惊无险。”楚天齐简单向对方讲述了半夜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讲述,楚天齐偷换了一些事情。他把首都培训学到识别黑话的本事,说成了是听雷鹏说的。把父亲教的武功,说成了是和别人练过几下子。至于最后给“痦子赵六”用的手段,包括“痦子赵六”的交待,他直接略去,只说对方发现事情败露后,简单交手几下,就跑掉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和厉剑讲首都培训的事,也没有讲和父亲练功的事,这并不是不信任对方。而是这两件事都被要求不要和别人谈起,尤其是对首都培训的事保密,更是被上升到了“讲政治”的高度。至于他适当透露自己能打几下,是为了让对方放心一些,以免过多担心自己的安全。而且以后两人要经常在一起,尤其还是现在这种工作,厉剑也肯定能看到自己施展工夫。

    厉剑倒是对楚天齐的讲述深信不疑,接话道:“万幸,万幸。局长,平时出去的时候,一定要带上我。我是侦察兵出身,也专门练过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调侃道:“你是不相信我的功夫喽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厉剑忙不迭的说,“保护您的安全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,多一个人也多一份照应。您现在是公安局长,肯定会得罪一些恶人、歹徒,甚至亡命徒,何况现在您已被人盯上了,昨晚的事不就很危险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哈哈,我是跟你开玩笑的,你的心意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厉剑面色一松,也开了一句玩笑:“局长,要是有私人约会的话,我可以离您远点,但也要在附近保护您。”

    远在异乡,几句调侃的话语,倍感亲切,两人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。抛开刚才的话题,楚天齐向厉剑询问起玉赤开发区的一些事情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郊外一处隐蔽所在,一个瘦削的男人隐在屋子黑暗处,手机正放在耳朵上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的也是男人的声音:“大哥,‘痦子赵六’留下一张纸条走了,说是家中老母病重,需要回去照顾。”

    瘦削男人道:“赵六走了?上午不是刚拿上赏钱吗?这也太巧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巧,我只出去半天,他就没了影,提前并没说有事。会不会是他早有打算?会不会晚上的事……”说到这里,电话里对方的声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男人想了想,冷森的说:“马上追查赵六的下落,如果发现他撒谎,就按规矩处置。另外,继续派人盯着那个姓楚的,看那小子到底伤的怎样?还有没有气?要是已经有人把他弄回沃原的话,就暂时先放过他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