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零九章 再玩失踪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三十一了。”看着台历,楚天齐喃喃道。

    十一月三十一日是他设定的最后一天,过了今天,他就要把杀器送到李卫民手上了,亲自面对面送去。同时,他还要问对方几个问题,希望能够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样做的后果会怎样,但楚天齐已经没有选择,只能这么做了。他已经嗅到了浓烈的危险味道,就连久未跳动的左耳都无来由的跳了。看似无来由,其实却是准的很。只要左耳一动,总有危险逼近,比别人眼皮跳要准的多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回思绪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这个人,楚天齐微微一楞,然后招呼道:“姚股长,坐。”

    进来的人是建设股股长姚志成,姚志成没有客气,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来开发区的时候,姚志成是办公室主任。一开始的时候,姚志成完全听命于王文祥,对楚天齐就是阳奉阴违。后来被楚天齐抓*住把柄,同时在王文祥手中的把柄也没了,姚志成才开始摆正自己和一把手的关系。再后来,楚天齐发现了一件事情,决定把姚志成由办公室主任变成了建设股股长。从那之后,两人之间的交集少了,说不上关系臭,也谈不上如何好。

    姚志成说了话:“主任,告诉您个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说吧,别称呼‘主任’了,我现在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还是按自己的称呼:“主任,贺东辉被查了,市纪委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楚天齐意识到,摊牌马上就要开始了。无论是李卫民一派主动出击,还是董建设一派忍痛断臂,这都是一个开战的信号。

    怎么姚志成会告诉我这个消息?楚天齐一想就明白了,姚志成肯定认为,贺东辉被抓相当于给自己出气了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没有马上回应,姚志成又说:“主任,还有一件事,我要向您解释一下,就是那次您看到我去那个小区的事。我当时去找刘大智了,是我老婆逼着去的,他让我和刘大智搞好关系,让我靠上县委书记的红人。我向他表达了这个意思,但我没有说您一句坏话,没有出卖您,请您相信我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主任,在我有重大背叛嫌疑的情况下,您只是让我换了个平级岗位,足见您胸怀广阔,我老姚感激不尽。”说完,深鞠一躬,走了。

    又弄清了一个谜团,但楚天齐也觉得好笑,好笑两人弄拧了。他当时以为姚志成去见黄敬祖,却原来是见刘大智。他没时间考虑姚志成说话的动机,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的真快,已经是下午五点钟,马上一天又该过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可是十一月三十一日,过了今天,就该踏上去往市里的征程了。时间已经到了这个点,应该不会有什么发生了。其实楚天齐也不清楚期望发生什么,他只是一直在为自己找借口,为不愿做那件事找借口。他实在不愿意走出那一步,实在不愿意以此来解围,而且也未必能解围。所以时间是一推再推,直到已经推无可推,但他一直还在期望着,期望着明早天亮前发生点什么?究竟是什么呢?就权当叫做奇迹吧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振,他意识到可能是要发生奇迹了,尽管这奇迹的可能性很渺茫,但他还是有期望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铃声还在响着。楚天齐却不知该不该接,该不该去亲手击破自己的期望。他明白,接完后,期望就会变成失望。

    终于,楚天齐还是拿出了手机,手机上跳出“武进忠”三个字。他就是一喜,随即脸色黯然,他想肯定还是那个事。他没有称呼对方,而是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楚,我是武进忠,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,马上。”武进忠说的很干脆,说完就挂掉了。

    去就去吧,反正无所谓。本着这样的心态,楚天齐走出开发区,打车去了组织部。

    敲门进去后,武进忠正在等着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进来,武进忠一指对面椅子: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楚天齐应了一声,没有坐下,而是问道:“武部长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坐下再说,着什么急。”武进忠的声音忽然很严厉,眼睛还紧紧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带着狐疑,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武进忠问道:“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打算,走一步说一步吧。”楚天齐的语气很消极,但却也是实话。最重要的是,他心里忐忑不安,忐忑于明天沃原市之行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精神状态,成什么样了?”武进忠喝斥一句后,拉开抽屉,拿出一张纸条,递了过来,“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一看,像是一串电话号码,就疑惑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武进忠欠起身子,把头探过去,离着楚天齐耳朵很近后,才说道:“我告诉你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楚天齐也把耳朵递了过去,脸上满是惊愕、不解,还有欣喜和轻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二月一日,零晨一点,玉赤县发往*市的列车启动了。这辆列车每天都是这个时间点从玉赤经过,行进路线也一样。今天行车,也是很普通、很平常的一天,没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但对于有一个人来说,却不普通,很特别,因为他的计划被改变了,被改的面目全非。他本来今天打算去沃原市里的,去干一件大事,也是一件冒险的事。但因为一张白纸上的一行数字,让他改变了行程,也改变了计划。向领导献上杀器的计划搁浅了,变成了到首都三个月,那个杀器也只能由他自己存放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楚天齐,他要去*市培训、学习,但培训的内容、方式、地点都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昨天,武进忠给了楚天齐一张纸条,纸条上是一个电话号码。武进忠说是有人指示,让楚天齐十二月一日去*市培训,时间暂定三个月,到*市以后打这个电话联系。楚天齐当时提出了疑问,武进忠告诉他事情绝对可靠,但没说那个指示的人是谁。并要求楚天齐保密,向任何人也不要说起去干什么。然后,拿出一张打印好的请假条,让他在上面签了名字。这是一张事假条,请假时间三个月。在把一张火车票交给楚天齐后,武进忠就让楚天齐出去了。

    时间紧急,还要求保密,于是楚天齐直接来了个不辞而别,再次失踪了。和前几次失踪有所不同,这时是他主动玩的失踪。

    从武进忠那里得到消息的时候,楚天齐就很纳闷,也有很多疑问。但想了好几个小时,也没想明白,那就干脆不想了,还是想想其它事吧。

    车箱里很静,耳边充斥的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,绝大部分人都进入了梦乡。但楚天齐的大脑却一直没有停下来,他要把有些事情捋一捋。

    从到乡里工作算起,到现在将近四年了。期间做了不少工作,取得了部分成绩,结交了一些官吏,职务由准副科变成了正科。但也有很多遗憾,有一些失误,得罪了一批人,还有一些谜团未解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就有好多谜团,而且基本都未解。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?父亲楚玉良又是怎样的身份?父亲究竟有着怎样一个身世,有着怎样的经历?最起码不会一直就是赤脚医生。父亲似乎应该认识李卫民,那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,他俩究竟是仇人,还是朋友,亦或是其它关系?父亲梦话中的“首长”是谁,其它那些梦话又是什么意思?现在只能判断父亲以前当过军人,其它的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宁俊琦身上有一个大谜团,那就是关于她的家人、家庭。楚天齐一直想了解,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。这次知道了李卫民是她爸爸,但同时又产生了好多新的疑问。比如,她的妈妈去哪了?她为什么不随爸爸姓李?究竟是不是李卫民阻止了他们接触?原因又是什么?她的家族信息还有哪些?和她什么时候还能见面?两人将是一个什么结局?这些谜团只能一点一点去了解了,他相信,总有解开的那天。

    工作期间,对于一些人的关系网,不太清楚。现在已经解开好多,但还有谜团有待解开。楚天齐现在已经知道,王文祥是黄敬祖的人,但他们之间似乎又不像完全的那种上下级。孔方应该是冯志国的人,楚天齐曾看到孔方去了冯志国家里,那次孔方用照片陷害自己,应该就是被冯志国*保住了。任芳芳是柯兴旺的情*妇,这毋庸置疑,但这对狗男女如何结识,就不清楚了。刘大智抱了柯兴旺的大*腿,这是最明显的,否则刘大智当不了乡长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对手的事,有的了解的比较多,有的疑问就很大。比如,王晓英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,没有任何政绩可言,但为什么升的那么快?如果真像陆勇说的那样,那她的靠山究竟是哪个市政府领导?还比如,陆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?那天对方说的话,究竟哪句是真?哪句是假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楚天齐睡着了,还做了梦?他梦到了自己,梦到了宁俊琦,还梦到了好多人,也梦到了那把丢失的长命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“失踪”几天后,那些关注他的人才知道,他请事假了,但究竟是什么事?去哪了?人们却不得而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