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五十七章 罚款未遂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楚天齐抓紧时间,去下属部门检查工作。说是检查工作,其实也就是转一转,大家彼此之间进一步熟悉一些,主要也是让大家认识自己这个局长。

    首先去转的部门,是办公楼里的这些科、室、队,他没有叫别人,就自己去的。虽说众人已经和局长有过几面之缘,尤其近期局长的“英雄事迹”更是成了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,但好多人还是第一次和局长正面接触,难免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楚天齐在去到这些部门的时候,看的多、说的少,在讲说的时候,也是表扬多、批评少。这样人们才随便了一些,紧张感也弱了好多,尤其局长不问那些较敏感的话题,也让众人心中舒了好大一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人们的担心也是多余,大厅广众之下,楚天齐不会提尖锐的问题。他怎么可能和不了解的下属问出诸如“某某*长如何”之类的话题呢。

    转到的这些部门中,部门负责人和楚天齐接触的要多一些,尤其上周五还一同参加了晚宴、一同喝酒。对于局长的到来,这些负责人该有的尊敬都有,但表现又略有不同。比如刑警队长柯晓明,在面对局长的时候,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,既尊敬却又显疏远。就是老同学周仝也是如此,甚至比柯晓明的做法加了个“更”字,尊敬有余、热情不足。当然,同样是不亲近,意义却不一样,一个是真的不待见姓楚的,一个是为了装作不认识。

    利用周二一天的时间,把办公楼上的这些分部门都转过后,楚天齐没有再去县城的交、巡警队、许源镇派出所,而是周三*去了乡下派出所。

    去乡下派出所的时候,楚天齐只带了司机厉剑,其他的人也没有带。一天之中转了六个乡,派出所的情况也不尽相同,但都存在一个现象:懒。可能是山高皇帝远的原因,这些派出所的人在岗情况不好,一般都是所长和教导员只有一位在,有的甚至两位都不在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派出所的人有的是说辞,要不就是“去处理邻里纠纷了”,要不就是“去排除治安隐患了”。对于人们的说辞,楚天齐没有深究,他知道欲速则不达,不能操之过急,要因地制宜。而且这种现象很普遍,就像青牛峪乡的赵钢也经常不在岗,但派出所总有办法及时联系到他。这和警察工作性质有关,一旦有事发生就需及时出警,无论白天黑夜,无论刮风下雨,所以平时就散慢一些,雷鹏当队长时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期四,楚天齐没准备出去,一吃完早饭就回到了办公室,开始整理这两天发现的一些事项。

    刚坐下时间不长,好几天没露面的张天彪来了,这还是自上周五酒桌喝吐对方后,两人的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挑衅受挫,也可能是因为喝酒挑衅本身,张天彪的表情有些尴尬。但还是稍微迟疑一下,把纸张放到桌子上,便向楚天齐敬了军礼,楚天齐也还了礼。

    在一开始的时候,楚天齐逼的曲刚行军礼,当时还觉得很有成就感。可现在真的来了这么几次后,他还觉得很不习惯,也有些不舒服。本来下属来的时候,自己只需坐着就行,可现在还得站起来,尤其还得把椅子向后挪一挪,很不方便。尽管这样,自己总不能取消吧,这是在执行军队礼仪,也是自己专门对曲刚说过的。还好张伯祥等人进来并不这样,否则太麻烦了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示意下,张天彪坐到了办公桌对面椅子上,可能是习惯的原因,张天彪坐在那里,上身挺直,标准的军人坐姿。他拿过刚刚放在桌上的几页纸,说道:“局长,我向你汇报一下乱罚款的调查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,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开始汇报:“上次班子成员会,局长出示了举报信,并做了重要指示。会后,我和曲局根据局长指示,马上开了个小碰对会。然后把巡警队长、交警队长叫来,召开两部门间联席会议,并责成他们马上自查。同时,我又派出另外的人手,暗暗调查此事。上周四,交、巡警队交来自查报告。上周五,另一拔人也交来报告。

    利用周末两天,我详细的比对了几份报告,整体的事情经过描述的都差不多,就是在个别责任划分上有出入。于是,我和曲局从周一开始,便开始核实这些情况。当然,就是他们的报告没有出入的话,我们也会进行核实。经过三天的忙碌,核实了一些模糊的地方,也取得了交、巡警负责人的一致认同。据此,我做出了这份报告。”说着,把报告向前一递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,而是问道:“曲副局长看过了吗?孟组长看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曲局看过了,在开始做报告的时候就看过,后来专门看了成形的报告。这份报告上也有曲局的签字。”张天彪回答,“孟组长那里还没有,我一会儿专门给他送一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接过了报告。他随手翻了翻,对张天彪道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您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或修改的吗?”张天彪看着对方,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再说。”楚天齐说着,轻轻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回答完毕,张天彪起身敬礼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只得起立还礼。

    张天彪出去了,楚天齐仔细翻阅起了报告。

    报告的标题是《关于群众举报交、巡警乱罚款的处理意见》,是以张天彪的名义写的。报告首先写了调查的起因——应车主举报,又写了简单的调查过程和所采取的方式,然后写了调查的结论,最后给出了处理建议。

    从报告上看,对整个过程的描述,基本与事实相符,就是在个别措词上略有差异。报告把这次一事三罚定性为偶然事情,是个案。对第一次的罚款予以认可,认为是正常执法,只是在纠正违章时不够彻底,对第二、三次罚款认定为违反相关规定。

    报告最后给出了这样的处理意见:对第一次罚款当事巡警,处以五十元罚款,以示对没有及时纠正车主违规停车行为的惩戒。对第二次罚款巡警警告一次,罚款六百元,并撤消警长一职,调到小井乡派出所做普通民警。对第三次罚款交警口头警告一次,罚款五百元。对二人的处理决定,要在全县公安系统通报。对交警队长和巡警队长口头警告一次,并罚款二百元,限一周内拿出整改意见,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。

    之所以对二、三次罚款处罚有异,报告的解释是,第三次的交警及时停止了错误行为,属于罚款未遂。

    看过两遍后,楚天齐把报告放到桌上,自语道:“偶然?罚款未遂?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在得到屋主人允许后,屋门推开,纪检组长孟克走了进来,手里拿着几张纸。

    孟克没有过多客套,坐下就说:“局长,这份报告您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刚看过。”说着,楚天齐把倒扣在桌上的几页纸翻了过来,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孟克接着说:“姑且不论是否为个案,但我觉得处罚决定不妥,主要是对第三名警察处罚不妥。什么叫罚款未遂?那并不是他自己主动停止错误行为,而是迫于外力才那么做的。投诉车主写的明白,当时车主提出‘你已经是第三拨了’,而那名警察却说‘我们是交警,他们是巡警’,还说‘赶快交钱,不要影响交通,否则罚款再翻一倍’。更恶劣的是,他还要叫来警察强制执法。这让老百姓怎么看我们警察,怎么看我们许源县公安局?最后是他接了领导电话,才没有形成事实罚款,如果没有领导电话,他不知道会捅出多大娄子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孟克同志,你说的是,我也这么认为。这样吧,你去和政委沟通一下你的想法,我也会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孟克说完,站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常务副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曲刚、张天彪隔桌而坐。

    吸了口烟,曲刚道:“听你的意思,他什么意见也没发表?”

    张天彪点点头:“是,只说让我先回。我看他八成又要玩花样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曲刚摇摇头:“我看未必。你也说了,他当时也就是翻了翻,没有细看,那他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可发表。他肯定是等你走了以后再细看,也可能会与别人探讨一下。再说了,就是他有什么意见的话,也不会当下说出来,那样显得他不够成熟,同时也会考虑不周,容易留下明显漏洞。适当矜持一下,是每个领导经常都会用的,他虽然从政时间短,但毕竟主持过单位全面工作,肯定深谙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可我心里就是不踏实,总感觉那小子会耍鬼心眼。”张天彪的话中透着深深的忧虑。

    曲刚再次摇摇头:“不要杞人忧天了,他即使不考虑我们,怎么也得给上头一点儿面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按说应该是,可是……”张天彪的话只说了半截,但很明显还是不踏实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