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三十六章 又是昏招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将近十一点的时候,贺敏送来了上年度财务报表,也送来了本年度一、二月的报表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多说什么,只让贺敏把报表放下。待对方出去后,他翻了一会儿报表,开始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通话刚接近尾声,就传来“笃笃”的敲门声,楚天齐和对方说过“就这样”三个字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很急促,而且也较重。与其说是敲门,不如说砸门更形象。楚天齐不禁眉头一皱,旋即意识到是谁,心中暗道: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敲门声越来越重,渐渐变成了“咚咚”声,估计整个楼道都能听到了。楚天齐眉头皱的越来越厉害,然后忽然舒展开来,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进来”,在说过这句话后,楚天齐目光投向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响起,一个人带着风声走了进来,直接到了局长办公桌前。粗声粗气道:“那么多票据没报销,同志们都反映工作没法做了,要不是我压着,早都来找你了。”然后语气一缓,“你没做过一天警察,不知道警务工作的特殊性,这是要误事的,要误大事的。同志哥,做什么事情都要讲规矩,不但要下面同志们讲,我们做领导干部的更要讲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看似为对方着想,实则是在奚落楚天齐,奚落他是外行,奚落他压着票据不报,更是用“规矩”二字讽刺他。在一个小时前,他可是刚说过贺敏“不懂规矩”的,这个人分明是在为她找面子。听到这些奚落,楚天齐没有怒容满面,反而冲着对方一笑。

    这笑容可以理解为不屑,可以理解为责怪来人小题大做,也可以理解为麻木不仁,反正笑容里面的内容很丰富。

    来人分明从笑容中看到了蔑视,顿时火气更甚。心中暗道:跟我儿子年岁相差无己,牛什么牛?然后老气横秋的说:“楚天齐同志,我以一个老兵的身份,以一个县局老人的身份提醒你,不能再这么浑浑噩噩,不能再这么不作为了。否则会出事的,会令上级对我们失望,也会令社会对我们失去信任的,好不容易形成的大好局面就会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真是越来越上纲上限了,楚天齐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,却也没想到对方说话这么过分,竟然这么不拿自己这个局长当回事,也不禁胸中腾起怒火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听到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,尽管声音细微,尽管尽量放轻脚步,但他的耳力异于常人,还是捕捉到了。他不由得向门口瞟了一眼,注意到屋门是虚掩着的,再联想到来人气粗的表现,明白这是对方故意要的效果。恐怕在来人进门前,已经让好多人知道刚才要有何表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楚天齐把怒火压了下去,再次换上笑容:“曲刚同志,我不明白,不明白你刚才的说辞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?”曲刚语气很惊讶,随即见怪不怪的说了句“也难怪”。然后蔑视的“哼”了一声,那意思很明确:你本来就是外行嘛!

    见楚天齐没有回话,曲刚接着道:“今天已经是三月二十二日,从你上任那周算起,正好是两周时间。在这两周里,别人都忙的屁*股不挨地儿,可是你却几乎没出过办公室。当然这话也有点绝对,吃饭还是要出去的。已经半个月时间,你没有参加一次会议,更没有召集一次会议,就连最应该召开的班子成员会都没召开。到现在为止,竟然还有班子成员没和你对过话,更别说普通警员了。

    现在同志们都有意见了,都说新局长每天就知道坐办公室学习那些资料,还说这里是公安局又不是警校。他们的说法虽然也有一些道理,但也多少有些偏颇,我就教育他们说,局长刚刚入行,总得有适应的过程呀。他们又说,那还不如到警校速成班培训几个月,最起码还能学的更全面一点,总胜于这种闭门造车,总胜于纸上谈兵。

    虽然同志们的说法有些不中听,但也是好心,因为公安工作毕竟专业性很强,平时多流汗,战时才能少流血。只是现在你一直在‘闭门只读圣贤书’,而‘两耳不闻窗外事’,同志们可就累苦了。按说我的体质在全局都算不错的,也快有点吃不消了。你这一直就没有什么指示,同志们都不知道怎么干了,照这样下去,局里非乱套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曲刚同志,就这些?还有吗?”楚天齐反问,“不妨一块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曲刚心里话:哟,装得倒挺淡定,不过我还没想好。便说道:“暂时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完了,那我就来回答你这些问题,看看你的这些说辞能不能站住脚。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,我先把你的说辞简单总结一下。你刚才说的这些,无非就是要证明所谓的‘新局长不作为,不懂规矩’。为此,你举了报票的例子,你又说我不了解情况,只知道在屋里啃资料。你还说你们累的吃不消,同志们也不知道怎么干了,还说照此下去,局里会乱套等等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问了一句,“是这些吧?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:“差不多吧,也不全是我说的,是同志们说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眉毛一挑:“好,那我就回答你,逐条回答你,不过回答顺序未必是按你的。你说你快累不消了,那我就真得怀疑你的体质了,我从三月八号到局里,到今天正好两周。据我所知,你连续两个周末全部休息,十四天中你一共休息了四天,这就剩下了十天时间。另外,上周三你整天没来,这周二整天没来,上周四、周五又连着两个下午没来,这些天算起来就是三天,你平均每周只到岗三天半。

    你可能要说自己出去办事,但即使办事,也应该向上级领导汇报一下的。再退一步讲,出去半天的时候,可能是事情紧急,没来得及说,但整天脱岗,你总该向我汇报一下吧。每周只到岗三天半,其余上班时间都脱岗,你却说忙不过来。别人信吗?你这说法站的住脚吗?

    再退一万步讲,即使那些脱岗天数也是去办公了,那也不应该累坏了呀。那只是每一个公务人员的正常出勤天数,你才四十多岁,又自诩体质不错,应该不会累坏的呀。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只能说明你的体质不错完全站不住脚,只能说你的体质难以胜任工作。

    你说没有局长的指示,同志们都不知道怎么办,就更站不住脚了。在我没来之前,你一直暂时代理行政领导工作,赵政委一直代管着党务工作。现在我来了,把全面工作都接了过来,你无形中减轻了担子。局里还没有重新调整分工,你负责的是你多年分管的工作,按说应该得心应手,同志们也不应该不知道怎么办呀。如果真像你说的不知怎么办,那问题就出在你的身上,是因为你分管不力。如果你也不知道怎么办,那怎么没向我汇报?要么就是你没看到问题,要么就是你自以为是,把问题压下了,责任还在你身上。同样做为老同志,赵政委就没抱怨忙不过来,也没喊一声累,而是有事情及时和我沟通。

    我来到县局后,不论白天晚上,不论是否周末,都在加班加点熟悉县局工作,这是每个一把手到任新岗位后都会做的工作。虽然你工作多年,但你没有做过一把手,最起码没有做过正科级一手,更别说副处级了,不熟悉一把手的工作方式也情有可原。还有,我刚刚通知办公室,下午召开班子成员会,估计你很快就会接到通知吧。

    本来我没义务向你讲说我这些天熟悉工作的情况,但既然你问起来了,那我就说一说。回顾过去,了解以前的得与失,是为了借鉴和警醒,是为了指导当下工作更加有的放矢。我了解到,许源县公安局,在成立之初,主要是由部队同志转业而来,后来逐步充实了一些警校学员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县局连续五年获得‘全省公安系统先进称号’,更有赵石柱、王满江二人获得‘全国优秀公安卫士’,获得省级荣誉的也有十七人,那五年是县局最辉煌的时代。从七十年代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竟然对这些“陈年往事”如数家珍,曲刚也不禁暗道:这小子看来也是下了一些功夫的,是个有心的家伙。听着听着,他意识到了不对,姓楚这小子说到了近几年的事,还点出了几处失误,而那些失误都是自己在负责。于是,他赶忙插话道:“楚局长,过去的这些当然要总结、回顾,我们这些老同志当然懂,也一直在做。不过这都是为了面对当下,应对未来,最终还是为了解决现实问题。比如我们要按规矩做一些事情,比如我们要按规矩及时签批票据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今天我不想多提‘规矩’二字,本来有些事情想要给你自悟的机会,既然你非要揪着不放,那我就说一下。我到任那天,就讲过敬军礼的事情,就讲过下级见上级的规矩,可今天你并没有做。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蔑视军礼,还是业务素质过差?权当你是一时疏忽,那今天就强化熟悉一下吧,请你按规矩来,你按标准程序做一遍。”说着,楚天齐向门口方向做了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明白对方要让自己做什么,曲刚楞在当地,气的呼呼直喘粗气。他心中暗道: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,又是一个昏招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