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八十八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没有任何可以依仗的人,没有任何可以较量的本钱,楚天齐只能靠自己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

    经过分析,他觉得现在问题的关键是,要摆平柯兴旺,柯兴旺是这些问题的关键。无论柯兴旺背后有没有人指挥,但现在对自己的所有攻击手段,都是柯兴旺在指挥,所有的分支线头都在柯兴旺手里抓着。只要是他停止手中的动作,其它动作自然就停下来了。至于李卫民会不会出手,楚天齐暂时也顾不得想了,只能是火烧眉毛顾眼前。

    而要摆平柯兴旺,楚天齐没有任何砝码。经过这一段时间冥思苦想,他也列出了好几套方案,但经过推敲以后,大部分方案根本不成立,只有一个方案还有实施的可能性。但这个方案实属下下策,不仅成功率低,而且手法也有点不光彩,甚至属于损招,可他实在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。所以,楚天齐很纠结,一直没有实施这个方案,一直告诫自己“不到万不得以,绝不能使用”。

    就在下午,审计局何副局长找楚天齐核实情况。一开始何副局长就是一副审问口吻,然后用所谓出租办公楼的事扰乱楚天齐心智,紧跟着马上抛出那张大额住宿票。利用住宿票,何副局长给楚天齐下了两个套,要么承认和方宇关系不清不楚,要么承认虚开*、套取现金,这就是一个两头堵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对方咄咄逼人的时候,市反贪局的人出现了,闹了一出乌龙事件,审计核实的事也暂时停止了。此时,楚天齐才意识到,市反贪局的出现可能救了自己一次,否则可能县里的强制措施就该使上了。于是他认为已经到了万不得以的时候,于是他决定实施这个下策方案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方案很简单,就是找上门去,和柯兴旺摊牌,顺便看机会找对方把柄一并抓上。他准备问对方要如何对自己,需要自己做什么。如果对方的条件不太苛刻,并且也不让自己出卖别人,那他可以选择向对方低头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来说,向别人低头太难了,可是现在已经几乎面临生死关头,他也只能先这样了。他给自己的安慰是,反正我没有出卖赵书记,没有出卖他人,只是自己在受一些委屈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假设,如果柯兴旺不和自己谈判,就是要把自己整死。那楚天齐就籍出另一个法宝,说出他和李卫民的关系,用李卫民牵制柯兴旺。当然,楚天齐肯定不是要说自己和宁俊琦是恋人,更不会说李卫民是宁俊琦爸爸。他要说自己和李卫民在去省委党校之前就认识,李卫民对自己一直很赏识,暗示得罪自己就是得罪市委书记。

    自然,自己和李卫民的关系,是楚天齐杜撰的,是他情急之下想出的昏招,他自认柯兴旺不会核实。

    假如柯兴旺信了自己这一套说辞,能对自己收手,那就更好,暂时算能躲过一劫。如果柯兴旺铁了心要对付自己,并不妥协的话,那楚天齐就准备用对方的把柄要挟。当然楚天齐现在手里没有柯兴旺的把柄,那要看两人面谈的时候,能不能找到把柄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柯兴旺向李卫民核实,核实自己和李卫民的关系。如果真那样的话,自己肯定就完了,现在李卫民正想收拾自己呢。那不是正好送上门吗,李卫民岂能错过机会?退一万步讲,即使李卫民没有落井下石,即使李卫民没有戳穿自己谎言,那肯定也会给自己的人品打上红叉,成为随时收拾自己的借口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只要柯兴旺向李卫民核实,无论李卫民揭穿与否,自己的方案就算彻底失败了。等待自己的,就是柯兴旺的无情打压,或是李卫民的彻底清算。如果到那时的话,自己的前途是别想了,那么家人的期望也就化为了泡影。

    想想脚有残疾的父亲,想想身体不好的母亲,再想想家人的殷殷期盼,楚天齐心情复杂无比。更何况,现在的父母可能还不是亲生父母,但他们却对自己有多年养育之恩。如果计划失败,自己又该如何报答二老的养育?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实施计划,那么自己就只能伸颈待戮了,结局一样不会好。现在是退亦难,进亦难,实实在在的难。就是再难,也必须要迈出这一步,因为实在没有办法可想了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到了万般无耐的时候,而且时间不等人,也许明天就没这个机会了。楚天齐是真急了,急的他不得不拿上一支麻杆去打恶狼,只不过是把麻杆伪装成猎枪而已。可是只要恶狼稍微思考一下,假猎枪就会原形毕露,自己也会成为恶狼嘴边的美食。

    “妈*的,就是被狼叼住,也得扳下它几颗牙来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”狠狠骂了一句,楚天齐发动了汽车,向政府前街驶去。

    拐过巷口,他看了一下腕表,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冯志国和冯俊飞还在探讨刚才的议题,不过地点已经换到了客厅。老伴也已上楼去了卧室,客厅里只剩下了冯氏爷俩。

    冯志国慈爱的看着对方:“小飞啊,在乡里工作这两年,你进步确实不小,那天的亮相不错。我听你志堂大伯说,当时赢得了满堂彩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脸上马上神采飞扬:“我也没说什么,就是做了一些动员而已。结果人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,掌声雷动,回应热烈,连我自己都没想到。”说到这里,他“嘿嘿”一笑,“大伯,还是你提点的对。上任前,你告诉我要学会‘借力’,那天晚上我就在想这个问题。我刚去开发区,虽然有你做后盾,但是我自己并没有可以拿出手的力量,的确需要‘借力’。

    借什么力呢?想来想去,我明白了。要借开发区所有人员的力,要借楚天齐的力。于是,我首先摆正姿态,并尽量放低身价,称呼他们‘兄弟姐妹’,还说我就是小学生,要向他们学习。果然,我看到人们脸上神情有了变化,那种排斥神情慢慢消除了。然后我又肯定了他们的成绩,让他们有认同感,尤其不点名的说了楚天齐的功劳,他们对我又多了一些好感。

    接着,我便指出了开发区现状是‘百尺竿头,只差一步’,并提出了希望,然后承诺和他们并肩战斗,为他们做好服务和保障工作,一瞬间他们的热情被点燃了。”

    冯志国连连点头:“不错,不错,有进步。你知道为什么你能精彩亮相,能赢得那么热烈的反响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当然是大伯英明神武的点拨了,谢谢大伯。”冯俊飞及时拍了马屁,不过也确实是他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不用给我戴高帽。”冯志国“哈哈”一笑,“这还不是最关键的,最关键的是你有力可借。如果你在一年前上任,绝不会有这样的效果。那时的开发区一片破败,看不到任何生机,更没有希望可言,你即使说的天花乱缀,也不会有任何共鸣,只会被认为华而不实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开发区日新月异,人们成天就盼着早日验收成功,都卯足了劲。开发区的这种精神面貌,人们的这种精神头,都是源于一个人,楚天齐。你最应该感谢的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‘处理品’?他确实有那么一点歪才。可现在已经是脱毛的凤凰不如鸡,等待他的还不知是什么呢?反正不会有好结果。”冯俊飞不以为然,“不过,我听了你的教诲,并没有招惹他,还让他一直占着那间办公室,也暂时不准备动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冯志国提出了忠告:“小飞,你没有惹他就对了。可你的目光还是看的太近,你现在之所以对他还算客气,是你有用于他,你的心思我能看不出?你可知‘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’?对于楚天齐这个人,你要重新认识,我也一样,要研究这个人。一个农家娃,没有任何背景,仅凭着一股闯劲,赤手空拳,就能打出一片天地,确实有他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你可能会说,有赵中直帮他,郑义平也照顾他。不可否认,这些人的确给了他关照。可你想过没有,人家凭什么关照他?他可是要权没权,要钱没钱,要背景没背景,唯一有的就是能力,就是脑瓜。另外,你可不要把他看扁了,兔子急了还要咬人。别看一号现在跳的凶,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这么认为。他现在都成了那个落魄样,又没有人帮他,就凭他一个人……”冯俊飞话没有说完,但意思很明显,他一点都不看好楚天齐。

    冯志国摇摇头:“你错了,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人们可能认为赵中直远在晋北省,而且在玉赤又没有根基,但赵中直不会任由现在一号这么欺负。而且赵中直能从晋北省交流到河西省,在上边能没人?只不过可能赵中直在等待机会,在等待合适的机会出手,人家现在可是副厅级的市委常委。另外,一号看似风头正劲,所向披靡,但物极必反,他也得罪了好多人。只不过这些人现在力量太分散,而且没有一个核心领导而已。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这些人也可能是楚天齐的助力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我不太认同。”冯俊飞提出了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“拭目以待吧,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。”冯志国微微笑了笑,又补充道,“到哪才算最后呀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