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九十八章 破釜沉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屋门打开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在柯兴旺目光瞪视下,孔嵘极不情愿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刚刚从开发区出来的贺东辉,他重新关好屋门,走到了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“办完啦?证据呢?”说着,柯兴旺一伸手。

    “没有发现录音笔,更没有磁带什么的。”说到这里,贺东辉支吾起来,“有新情况。”

    柯兴旺眉头一皱:“哦,举报人向我说,楚天齐有他们谈话录音,可以做为楚天齐受贿证据。你怎么就没找到呢?对了,有什么新情况?”

    贺东辉胆怯的说:“领导,我们是破门而入,属下们也第一时间向他出手,可还是没有制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、饭桶。”柯兴旺一个耳光扇到对方脸上,“我怎么跟你说的?让你一定不要掉以轻心,一定要计划周密、多派人手,可你却弄出了夹生饭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虽然脸上生疼,可贺东辉也不敢和老领导表现出不满,还得一个劲儿的检讨:“领导说的对,领导说的对。您说他有两下子,所以我光能打的人就带了十个,只是那屋太小,只能进去四个。”

    “少他娘的找理由,就你这猪脑子,换成大屋子也不行。你以为你人多就行?说不准地方大了,人家更能施展的开。”柯兴旺急问,“现在什么情况,还打着?”

    贺东辉摇摇头:“没打,一开始也没打几下,现在还在那对峙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好办,用纪委程序呀。”柯兴旺一瞪眼,“还用我教你?”

    贺东辉不住的点头哈腰:“领导,您听我慢慢说,慢慢说。”停了一下,他才说道:“我见手下没有制住他,就启动了纪委办案程序,向他出示证件,告诉他涉嫌犯罪,要求他配合我们的调查。他先是指责我们私闯住所,后又说我们对他采取行动,都被我一一驳斥回去了。我向他出示了搜查证,他同意搜查。

    搜查的时候,我们非常仔细,把抽屉、卷柜、桌子搜了个底朝天。就是他书籍和个人物品也没放过,连洗发水瓶子都看了,可是却没有任何发现。我怀疑东西在他身上,就指示让人搜身,他却提出了抗议。”

    “抗议?一个腐败分子狂什么狂?”柯兴旺骂道,“笨蛋,你们有搜查证,他还抗议个屁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说法多的是,说搜查证上没有搜查‘身体’字样,我说‘搜查证上都是这么写,其实就包括搜查身体’。他直接耍起了无赖,说什么要见到允许搜查身体的搜查证,还叫嚣要正当防卫。我综合考量后,换了策略,让他和我们走,只要他乖乖的走,那还不是我们说了算?”贺东辉自信的说,“他肯定是怕跟我们走,提出了对办案程序的质疑,说调查不符合规范,说双规不符合程序。而且他还说的头头是道,还知道必须要走的审批程序,你说怪不怪?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,啰嗦个屁。”柯兴旺呵斥道。

    贺东辉连连点头:“好的,好的,马上就到。我自是严词申斥于他,结果他给我拿出了一个证件,是纪委发的‘特别行风监督员’,他还说纪委赋予了他好多权利,其中就包括监督我们办案程序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他娘的老秦和牛正国出的妖,这倒好,倒成了腐败分子挡箭牌了。”柯兴旺插话道,“那他楚天齐也不能以此对抗调查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讲的,可他非要向秦书记询问,还对这次行动合法性提出了质疑。”贺东辉期期艾艾的说,“我可不敢让秦书记知道,这才回来向您汇报。要是让秦书记知道我擅自行动,那可就麻烦了,我才来不到半个月呀。”

    “软蛋,有什么好怕的?”柯兴旺喝斥道。

    贺东辉试探着说:“要不,领导您向秦书记打个招呼,只要秦书记不护着他,咱们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秦那儿……现在找他恐怕也不太合适,毕竟提前没有经过他。”柯兴旺想了一下,说,“这样,你马上回去,继续待命,等我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贺东辉答应一声,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柯兴旺向椅背上一靠,重重的“哼”了一声,他意识到恐怕事情要棘手了。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找到,也没有制住楚天齐,这就麻烦了。他当时想的最坏结果就是,先把找到的东西毁掉,再调查楚天齐。如果实在没查出对方违法证据,就放掉并安排一个职务。可从现在来看,结果远比预想的要糟糕。

    怎么办?放他一马?这个想法一闪而过,柯兴旺摇摇头,不能放呀。以前还没到那程度,可今天却撕破了脸,一旦无功而返的话,那小子势必要极力报复。不怕那小子别的报复,最怕是他手里有那要命的东西,如果他真捅出去了,自己可就完蛋了。现在最起码,要弄清楚他到底有没有那东西。如果有的话就弄出来,要是真没有的话,那再看情况决定。

    可是要怎样得到那东西呢?搜身?他也未必配合呀。

    要不就软办法商量?可怎么开口?他也未必同意呀。

    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柯兴旺可犯了难。

    屋门一响,孔嵘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越来越不像话,竟然连门都没敲。看到是孔嵘,柯兴旺把头扭到一边,没心情去理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孔嵘绕过桌子,面对着对方:“领导,骑虎难下了吧?”

    柯兴旺猛的一拍桌子:“孔嵘,你不要得寸进尺,我可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你什么时候怕过我呀,我不过就是你的一个属下而已。”说着,孔嵘神秘一笑,“找到你要的东西了吗?”

    柯兴旺一惊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孔嵘笑咪*咪的说:“我能有什么意思?而是您有什么意思。领导,今天的行动肯定没经过秦俭吧?本来您想着悄没声的速战速决,马上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并毁掉,同时从姓楚的那里得到所谓‘罪证’,把他交给纪委。到那时,秦俭即使不满被忽视,也只得面对现实,因为你替他揪出了犯罪分子。实在不行,再从别的方面补偿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事与愿为,现在做成了夹生饭。如果拿不到想要的东西,那些东西一旦暴露的话,领导的前程就堪忧了。并且也没有找到那小子的‘罪证’,秦俭和好多人就会群起攻之,指责你伸手过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你要说什么?”柯兴旺打断了对方,他惊赅这个家伙竟然知道的那么多。

    孔嵘咬牙道:“领导,现在只能破釜沉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说拼个鱼死网破?”柯兴旺连连摇头,“不行,那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我那只是个比喻。”孔嵘说着,凑到柯兴旺耳边,低语了几句。然后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柯兴旺稍微想了一下,拨出了电话:“贺东辉,来点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连着抽了多半盒烟,他在等待,也在思量。他彻底想明白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对方这一段时间撤走审计、偃旗息鼓,其实是忌惮自己手里的东西,同时也是在权衡得失。但对方并不确定自己手里是否有这样的东西,所以才让任芳芳百般套话,还百般骚扰,试图扰乱自己的心智,从自己这里获得准确的消息。

    自己越不说,越不采取行动,柯兴旺就越是担心,担心自己有大利器,担心自己的利器还不止一种。在智取不成的情况下,柯兴旺才铤而走险采取了强攻。其实动用纪委手段还是智取,只不过是更强硬了。同时对方也想通过强硬手段,先制住自己,企图也从自己这里搜出想要的东西,然后再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低估了自己,当然也可能只是姓贺的自大,柯兴旺应该会对自己足够重视的。结果,用武力没有制住自己,也没能搜出想要的东西。现在姓贺的肯定是回去向主子请示,请示下一步怎么办,请示如何对待自己。至于柯兴旺究竟会怎么办,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是非常期盼柯兴旺妥协,期盼柯兴旺放过自己的。如果那样的话,自己也不至于拼个鱼死网破。但他知道,对方既已采取了行动,那就好比射*出的箭,想要收回都难了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已经包围了,要放弃抵抗,不要自取灭亡。”扩音器喇叭声音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,屋里的四个年轻人迅速撤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惊:这要干什么?这样想着,楚天齐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手机,迅速在上面调出了一个号码,手指在拨号键上虚位以待。

    正这时,整齐的跑步声传来。很快,门口出现了四个头戴钢盔的身影,四人都是着警察装束,手中握着枪支。

    贺东辉适时出现在警察前面,他轻蔑的笑了笑:“楚天齐,投降吧,否则,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有些心慌,但还是故做镇静的说:“贺东辉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不投降就等着被消灭。”说着,贺东辉做了个手势,“预备。”

    四名警察迅速做出了射击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等等,给我单独几分钟时间可以吗?”楚天齐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贺东辉大度的挥挥手,闪到了外面,“就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警察又把枪支握在手中,枪口向着地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柯兴旺,难道你非要逼我破釜沉舟吗?这样想着,他的右手拇指按向拨出键,左手向领口处伸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