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九十七章 放大招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贺东辉手指对方:“楚天齐,你可不要信口疵黄,你也不看看你是谁?胡搅蛮缠只能是罪加一等,我没有义务向你解释,你也没有这个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谁有这个权利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上级纪委,又不是县纪委领导,根本没权利问我这些,更无权阻挠我办案。”贺东辉很不耐烦,“别废话,跟我们走。”说着,向那四人一使眼色。

    四名年轻人马上围了过来,围到楚天齐身旁,齐声说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站起身,迅速把手伸到裤子右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说着,四人摆出了攻击的架势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理四人,而是把右手拿了出来,手里多了一张折叠的纸和一个塑封的卡片。他“啪”的一声把纸和卡片拍到桌上:“贺书记,看我有没有这个权利。”

    贺东辉一楞,狐疑的望着楚天齐,把桌上的东西拿了过去。看到这两样东西,他就是一惊:“这是什么东西?你敢造假?”

    “那上面明明白白写着‘玉赤县纪委特别行风监督员’,这还需要我教你吗?睁大你的眼睛看清了,聘书上可是有秦俭书记亲笔签字的。”说着,楚天齐从那一堆书籍中,拿出一个红色印有“聘书”字样的本子摔到了桌上,“这回看看,是不是造假?再告诉你,我刚才对你质问的话,都是我的工作范围,也是我的学习内容。”

    贺东辉先是仔细看了看那张纸下面的签名,然后把纸张夹到“聘书”封皮里。在封皮的衬托下,他一下子觉得那张纸份量重了很多。语气也缓和了一些:“我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,也不知道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难,你可以向牛正国核实,当时是他亲自颁发的聘书和工作证。他当时郑重的嘱咐我,‘小楚,你一身正气,你坚持原则,你不畏强权。今天聘用你出任玉赤县纪委特别行风监督员,就是请你监督纪委工作作风,监督纪委不正之风,监督纪委有无野蛮执法,监督纪委是否执法犯法。大胆履行你的职责,勇敢揪出纪委队伍中的害群之马’。对了,牛正国不是退休了吗?你可以向秦俭书记核实,看看这个聘书是不是他签发的,证明我有没有这个权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这一番说辞有真有假,聘书和工作证件卡是真的,也是秦俭签发的,还是牛正国亲自颁发的。只是所谓的“牛正国郑重嘱咐”,是被他稍微演绎了一下,演绎的更形象,指向性更明确,但意思并没错。

    楚天齐料定,不出意外的话,贺东辉未必敢向秦俭核实。贺东辉今天应该是接受了柯兴旺授意,是私自行动,秦俭未必知情。

    贺东辉脸上神色变的很难看,显然是没料到会有这么个东西。他渐渐恢复了常态,说道:“楚天齐,即使你有这个身份,也不能成为你暴力抗法的理由,你还必须跟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哼,办案程序不合法,你却要强行带走当事人,对我的‘特别行风监督员身份’也视而不见,还频频给我扣大帽子,我看是你心里有鬼吧?”楚天齐冷笑一声,“我倒要问问秦俭书记,纪委就是这么办案的吗?”说着,他从裤子口袋拿出手机,按起了数字键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这样吧,我马上向领导请示一下。”贺东辉急忙阻止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好啊,请便。”楚天齐停止了手中动作。

    贺东辉冲那四人一使眼色,他自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四人马上集中到门口位置,眼睛紧紧盯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到办公桌后椅子上,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。他意识到,柯兴旺放出了大招,似乎要将自己置入死地。那自己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楚天齐暗暗告诫自己:等等,再等等,等等贺东辉的汇报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屋子里烟雾升腾,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,柯兴旺面色凝重的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对于今天的行动,他筹划了很久,也犹豫了好久。从柯兴旺本意来说,他并不想把事做的太绝,只是身后有人逼着,他不得不做。

    柯兴旺到玉赤县才一年多时间,但在他的精心运作下,已经大权在握,有一定优势。但这优势,是相对于常委会上的力量分布,在几个团队中略微占优。

    玉赤县委常委会共十一人,其中柯兴旺有四票,郑义平有两票,冯志国有两票,其余三人是中间派。中间派只是一个统称,其实并没有派,也没有领头人,只是单个个体,柯兴旺称他们骑墙派。

    中间派三人在常委会上的立场不确定,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选择。有时赞同某一派,又时又会反对某一派,好多时候又选择弃权,当然这三人的选择大部分时候也不同步。

    针对常委会权利分布,柯兴旺现阶段的做法是大原则不让步,小细节可妥协。因此大家利益基本均沾,还算和谐,柯兴旺利用书记权威也做大了好多。

    但整个玉赤官场情况,却并非像常委会那样分布简单,这里面还有一些特殊情况。用柯兴旺的话说,就是“赵系流毒还在”。对于赵中直一系的人马,柯兴旺盯的特别紧。他知道赵中直是外来户,现在已经回到晋北省,在这里没有根基。必须对赵系人马进行收编,否则就会成为别人的人马。

    收编赵系人马取得了一定的效果,好多人立刻就投了过来,比如刘大智等人,也有人编入了冯系或是郑系,当然也有人没有编入任何派系。无论加入谁的团队,原赵系的人都低调了好多,毕竟现在是到了后娘手里,大部分人都不敢和柯兴旺拧着干的。

    但也有一个人特殊,那就是楚天齐。对于这个人,在柯兴旺来的时候,就得到了领导授意,要么收编,要么严厉打击。在两人初次见面中,柯兴旺恩威并举,楚天齐毅然回绝,两人矛盾基本公开化。从那以后,柯兴旺就把对方打入了另册。

    事情往往和预想有差距,去年九月底,李卫民到玉赤县视察,并对楚天齐好一番夸奖。柯兴旺投鼠忌器,不得不对楚天齐暂时采取怀柔政策,以期观察李卫民的反应。

    原开发区农民上访,柯兴旺把楚天齐推了上去,一是找到了合适的替罪羊,二是试探李卫民反应。不曾想,楚天齐解决了上访。柯兴旺也只得履行前言,把那小子推到了开发区主任位置。

    楚天齐在开发区的表现,让柯兴旺眼前一亮。柯兴旺这才发现,楚天齐是一个人才,他才相信了传言不虚,甚至想好好用一用这个小子。但领导却经常督促对楚天齐动手,柯兴旺便以“开发区建设正在关键时刻”为借口,进行拖延。眼看着开发区大局已定,尤其郑义平外出,领导又开始催促,柯兴旺才又开始收拾楚天齐。

    本来按照柯兴旺的想法,把楚天齐职务拿掉,再用审计局吓唬吓唬,只要对方低头,就把对方踢到一边空挂起来。但楚天齐好像并不认可,关键是后边领导也不同意,柯兴旺就准备再加一把火。结果这一加火,把楚天齐逼急了,直接来个夜闯办公室,还撞上了柯兴旺和任芳芳的丑事。

    到现在,柯兴旺还对楚天齐进入房间的事怀疑,怀疑对方是怎么进来的,怀疑是否有内奸,更怀疑楚天齐有什么依仗。楚天齐那天的表态,也让柯兴旺怀疑,怀疑那小子的想法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任芳芳搅扰了楚天齐半个多月,也没有探听到一点有用讯息,这让柯兴旺更加不安,更觉得那小子有什么依仗。可是领导催的很紧,柯兴旺又不能向领导诉说自己的担忧,这才采取了这个极端办法。

    柯兴旺今天启动了这个行动,就是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,先拿下楚天齐,并搜出自己想要的东西。之后,再根据情况收拾那小子。如果楚天齐真有问题,那就活该他倒霉,如果要是清白的话,受一些苦也算教训。

    虽然自认计划的很周密,但柯兴旺也担心有个万一。万一的概率虽然很低,但也不是没有,楚天齐深夜能进入自己房间,这不就是万里有个“一”了吗?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柯兴旺心中暗道:姓楚的,别怪我,我也是被逼的,也是万不得以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柯兴旺马上说了“进来”,眼睛盯着门口方向,他觉得该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并不是自己猜测的人,柯兴旺身子往后一靠,问了句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来人是孔嵘,他伸出大拇指道:“领导,高,实在是高,原来你憋着大招呢。”

    对于孔嵘这个人,柯兴旺非常反感,甚至要比对楚天齐还反感。

    孔嵘仗着有领导撑腰,和自己总是没大没小。尤其近期更是借着任芳芳的事,对自己指手划脚。柯兴旺现在很后悔,后悔上了孔嵘的当,让孔嵘抓*住了自己酒后乱*性的把柄。

    看着孔嵘那副德性,柯兴旺没好气的说:“老子烦着呢。”

    孔嵘嘻皮笑脸的走了过去:“领导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孔嵘的话。

    孔嵘又想进入里屋套间,被柯兴旺喊住了:“你出去。”说完,对着门口道:“进来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