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八十四章 新旧社会两重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月最后一天,整个上午,开发区办公楼人来人往,甚是热闹。穿着各异的男男女女,兴冲冲而来,喜洋洋而去。

    四名妇女从楼上下来,站在办公楼前兴奋的谈论着:

    “这回好了,总算把钱全拿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?一拖就是五年。开发区光主任就换了好几茬,尽是些贪官污吏、酒囊饭袋,还是这个主任办实事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看上去挺年轻的,估计三十岁还不到,听说已经上班十多年,也是个年轻的老干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姓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姓冯。”

    “姓楚吧?”

    “姓楚的早下台了,听说作风有问题,还贪污受贿,连咱们的补偿款钱都下妖怪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?那个后生看上去挺仁义的,前两次的钱都是他给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?他当时那么卖力的要钱图什么,还不是为了捞好处,克扣钱?”

    “你这都听谁说的?就跟你见过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假?早上我去锻炼,好多人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有个姓黄女的我认识,就在财政局上班,还是个股长,她都是这么说的。她说咱们的钱实际上在六月底就已经拨完了,要不是姓楚的从里边下手,咱们好几个月前就能拿够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我记得为了给咱们要钱,那个楚主任连法院的人都惊动了,多卖力呀。”

    “无利不起早。要不他能那么卖力?黄股长说,就因为他从中捣鬼,财政局长都和姓楚的翻脸了。那时候姓楚的有人撑腰,还报复财政局长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要不是这个冯主任上台,咱们的钱还不知道驴年马月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冯主任好,我听说这个主任刚上任三天,为了给咱们要钱,把县里的几个领导全找了,这才把钱拿上。”

    “冯主任真好,看着就面善,这回咱们的钱一分都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说那个姓楚的,咋就是那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有点权利?有权就想花花事,想花花就得用钱。钱从哪来?光靠工资哪够?不就得到处下手?”

    “姓楚的真是败类,真该……”正说到此处,那名妇女忽然不说了。楞了一下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另外三名妇女,有些惊讶,一边喊着“着什么急”,一边扭头看去。然后,也快步走开了。

    四名妇女又凑到一起,一边快步走着,一边回头去看,看着那个大个子。她们看到的不是别人,正是她们口中的“败类”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楼上下来,已经有一小会儿了,他是准备去门口小饭店吃饭。当他刚走出楼门的时候,就听到了几个妇女的对话,感觉他们像是在谈论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关于自己的谣言传的铺天盖地,但是亲耳听到还是第一次,楚天齐顿时气愤不已。刚想上前质问,又觉得不妥,他不知道她们是故意找茬,还是随便聊天。如果是随便闲聊的话,自己一旦质问,人家就会矢口否认,或是大声喧哗。如果人家要是故意找茬的话,那自己岂不是送上门去?她们正好有了宣扬的机会,那自己更丢人。可是如果不问一下的话,又觉得很是不平,这才一时怔在那里。

    只到那名妇女看到自己,楚天齐也才意识到,自己应该走开,眼不见心不烦。他还没走开,那几名妇女已经走开,走远了。妇女们可能只当做话作料,一说一笑而过,但楚天齐却是心潮汹涌,一时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干脆不出去吃了,还是回去泡方便面吧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气呼呼的返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吃了几口,楚天齐就把方便面推到了一边。气都气饱了,哪有胃口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武部长,您好!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,是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武进忠在说话:“小楚,徐县长都和你说了吧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指的是筹备处主任被免职的事,楚天齐应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不知道要怎么弄?”武进忠感慨过后,又说,“县里没有给你安排新的职务,连单位也暂时没有了,你就先在开发区那儿待几天,看看再说。本来我是准备当面跟你说那个决定的,可是每天除了开会就是开会,连个时间也没有。小楚,我会和冯俊飞打招呼,让他给你找间屋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武部长,冯主任已经帮我找了屋子。”楚天齐真诚的说,“武部长,我已经听说了,您没少替我说话,为此还挨了批评。您现在处境也挺难的,就不用惦记我了。”

    武进忠又叹了口气:“唉,我比你处境还要好一点儿,毕竟盯的人要少。我现在也每天夹着尾巴不惹事,混个太平退休就行了。只是你呀,这以后的路还长着呢。不过,经历点挫折也未必是坏事。”他停了一下,又说,“好啦,那我就不和冯俊飞说了,本来马上就要和他一块去青牛峪,我还准备在路上和他说呢。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接话:“武部长,等等,先别挂。您去青牛峪,是宣布新的乡长人选吧?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午常委会刚定,下午三*点就宣布。不过,现在早已成了公开秘密,我就破一次例,也不算真的违反规定。在正式宣布前,你先不要和别人说,就行了。”武进忠停了一下,说道,“下午我和张孝文去青牛峪宣布两个任命决定,任命王晓英为书记,刘大智为乡长。还有两个免职决定,免去宁俊琦的乡书记和冯俊飞的乡长职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话说到半截,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,楚天齐赶忙转换了话题,“武部长,那您忙,不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说着,武进忠又补充了一句,“宁俊琦不到场,她在省委组织部培训。”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什么世道?”楚天齐恨恨的感叹着,猛的向桌上捶去。

    右手触到桌面的瞬间,楚天齐赶忙收力。饶是这样,桌面上也凹了一点点。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异常,稍微留意的话,就能看到凹痕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楚天齐想不通。三年多以前,他步入仕途,到青牛峪出任乡长助理。第一天到组织部报到,还未正式上任,就被推到前面处理群众上访。幸运的是,在他多方周旋下,上访事件总算暂时平息,他也才得以正式上任。现在想来,如果没能成功劝退上访,恐怕自己还没上岗就要待岗了,他就是黄敬祖推出的替罪羊。

    到乡里上班后,楚天齐勤勤恳恳,尽心尽力,为了帮百姓解决问题不辞辛劳。而且还要防着各种明枪暗箭袭击,还要同黄敬祖、王晓英等斗智斗勇。后来黄、王二人竟然来了一招“神仙跳”,想要拿捏住楚天齐。但聪明反被聪明误,他们反而着了楚天齐的道。

    由于工作出色,再加上有当时县委书记赵中直赏识。两年时间里,楚天齐从乡长助理升成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,后来又升成常务副乡长,更是得到了非常金贵的省委党校学习指标。当时他的快速进步,包括赵中直的关照,羡煞了好多人,楚天齐也有些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就在党校学习生活即将结束的时候,楚天齐的境遇出现了变数,赵中直调走了,新书记变成了柯兴旺。果然,楚天齐回乡里没几天,常务副乡长就换了人,楚天齐暂时被晾在了那里。后来在宁俊琦帮着多方周旋下,才被调到县委办,来了个明升暗降,成了主任科员,更是被刘大智处处穿小鞋。

    其实,自从柯兴旺调到玉赤县,楚天齐就没消停过。先是柯兴旺的打手纷纷出场,给楚天齐明里暗里使绊子、穿小鞋。也是楚天齐机敏,加之有郑义平、夏雪、宁俊琦等人的帮忙,楚天齐才多次化险为夷,在险境中得到了机会。在去年年底的时候,更是出任了开发区主任,并兼任中小企业局筹备处主任。

    楚天齐得到施展报负的机会,顿时信心满满,决心大干一场,创造出骄人的成绩。却不知,他已经成为柯兴旺温水里的青蛙,成为他日卸磨之时要被杀的驴。

    九月初,郑义平到*市培训,成为柯兴旺加快出刀的催化剂。柯兴旺先是略施小计,轻轻松松让楚天齐得罪了众多同僚。然后利用组织工作会议之机,向全县干部传达一个信息:我看不上姓楚的,我要收拾他。于是,楚天齐的对头纷纷登场,祭出杀招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左冲右挡的时候,柯兴旺亲自发招。仅仅几日,就让楚天齐失去所有职务,并被塑造成作风不正的贪腐分子形象。这还不算,审计这把利剑还悬在楚天齐头上。真应了老百姓那句话,“积攒攒,积攒攒,一朝回到解放前”。

    反观楚天齐的对头,纷纷闪亮登场。刘大智由乡下进城,由乡里二把手,成为开发区事实的一把手,也许很快还会晋升副处。这还勉强可以接受,毕竟人家的亲爹可是县委副书记,自然要补偿这个见不得光的亲儿子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不能接受的是,善使阴招、背主求荣的小人刘大智,也成了青牛峪乡长。按说刘大智得到乡长职务也不算高升,但和大多数赵系被清洗相比,他这显然是得到了重用,何况还是到了发展势头良好的青牛峪。

    最让楚天齐无语,甚至愤怒的是,一个成天只会勾引男人,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实绩的王晓英,竟然成了乡党委书记,成了党组织在基层组织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自己和这些人相比,简直就是新旧社会两重天,楚天齐忍不住骂道:“妈的,一个卖自身肉的女人,竟然做了乡党委书记。真不知是在侮辱大众智商,还是在侮辱党组织。”骂着,他又举起了拳头。当看到那个凹点后,又缓缓放了下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