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夜半呼救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到了政府大院门口,楚天齐犯了难。他把汽车停到侧面,观察着大院门口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院门口的两扇铁门已经关上,锁子挂在门鼻上,没有锁死。只有大门上的小门还虚掩着,可供行人通过。

    要想开车进入,必须打开大门,而要打开大门,势必就要有响动,势必要惊动值班室门卫。如果从小门进入的话,就必须从车上下来,单人通过,应该也会有响动,足以让门卫听到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开车进入要好。车上有进出政府通行证,不必下车,门卫未必会看车上的人,应该会直接放行。单人进入的话,门卫会把自己看个清清楚楚。另外,一旦计划失败,开车出来,也能更快一些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不知不觉中,他就把自己的计划,定义为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能不让门卫看到,那是最好不过。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楚天齐开始动了脑筋:把门卫支走?该如何支走呢?给门卫室打电话,报假警?那门卫室电话就会留存有自己的号码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就从院墙角上翻墙而过?想到这里,楚天齐把头尽量低下去,观察了一下。凭自己的身手,要想从墙上进去,那是轻而易举。可一旦被人发现,就麻烦了,肯定还没上县委楼,就会弄的鸡犬不宁。还怎么实施计划?他的心里犯着嘀咕,时间也一分一分的流逝。

    忽然,一束光亮在院门上晃了几晃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提高警惕,眼睛死死盯着大门口方向,并侧耳倾听着。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进耳中,而且声音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疑惑中,楚天齐从车上下来,迅速躲到大门右侧门垛后,向院中张望。他发现,一束光亮正向政府楼移动,仔细一看,是一个人拿着手电筒。再结合刚才手电筒在门上闪过的情形,他意识到,那个人一定是从门卫室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去政府楼了?有情况?上厕所?管他呢,进院要紧。抬头一看,拿手电的人已经进了政府楼。楚天齐不敢怠慢,迅速推开右边大门,然后返身上车,把汽车开了进去。他注意到,门卫室亮着灯,却没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尽管心情紧张,楚天齐还是把大门关好,才又上车,向后院开去。就在汽车刚刚拐过政府楼侧门的时候,身后依稀有亮光闪过,想是那门卫从政府楼出来了。

    天助我也。默念一声,楚天齐把车子向后院开去。晚上的停车场要安静的多,也空旷的多,只有靠西边的地方停着几辆看上去破旧的汽车,想是已经好多天没动过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显得太突兀,楚天齐也把汽车开了过去,把车停在了离破车不远的车位上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,隐在车后,楚天齐驻足观察了一下,发现没有行人经过,这才向县委楼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上几级台阶,楚天齐就停下脚步,快步退了出来。他发现一个新问题,自己根本就没思考过的问题——如何进入县委楼,他暗怪自己太粗心了。

    县委楼一楼的好多灯光都已关闭,但是一楼大厅却有几个灯亮着,只要有人进去,肯定能被楼里的值班人员发现。即使有人去卫生间,只要听到门响或是脚步声音,马上就能快速从卫生间出来。假如值班人没有看到自己,但会马上追上楼去,或者再喊来人帮忙,那样的话自己还是没法见到柯兴旺。再说了,值班人员也未必会去卫生间。

    怎么办?前门不通走后门。楚天齐迅速沿着县委楼边沿,绕到了后面。县委楼后那排平房里,有好几间都亮着灯,显然屋里有人。其中,自己曾住过的那间屋子也亮着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下,见院里没人,平房里也没人出来,楚天齐这才迅速闪到另一隐蔽处,抬头看着县委楼情况。

    县委楼里,大部分房间已经关灯,只有少数房间透出亮光。楚天齐注意到,县委书记房间的后窗户也黑着。他不禁心中一凉:难道柯兴旺不在屋里?出门了?要不就是已经睡了?

    那怎么办?回去?不能回,明天可能就没机会了。反正也来了,进去看看再说。想到此,楚天齐又继续寻找着可以进入的窗口。

    隐隐绰绰中,有一个窗户像是开着。楚天齐走近看去,果然窗户没关。再一看位置,他断定那是二楼男厕所位置。

    不容多想,楚天齐四外观察了一下,见没有人影。马上后退几步,然后快速向前冲去。就在右脚踏上楼房后墙的瞬间,他再次用力,左脚又跨上一步。同时双手搭上一楼窗口突起的上沿,左脚一蹬,右脚一荡,人已踩到刚才手抓的位置,双手扣到了磁砖缝上。

    右手从腰间取下腰带,猛的向上一抖,腰带扣钩住了二楼卫生间的窗口外沿。他这条腰带是父亲给的,腰带扣是一个盾牌形状,看起来和普通腰带区别不大,可是却具有爬山索的部分功能。

    扯了扯腰带,见已经牢牢固定,楚天齐马上双手抓*住腰带,身子一荡,双脚一蹬,完成了从一楼到二楼的过程。

    马上取下腰带,重新系到腰中,楚天齐回头看了看,把身子探进了开着的窗口。也就是他足够瘦,也就是他有功夫在身,否则是无论如何进不去的,那窗口也太小了。

    双脚刚刚落到地上,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。慌乱中,楚天齐拉开一个蹲坑隔断门,躲了进去。刚刚站定身形,房门一响,脚步声近在耳边。

    脚步声停止,马上响起一阵“嘘嘘”声。“嘘嘘”声过后,脚步声、开关门声响过,一切归于了平静。

    又听了一会儿,再没有动静,楚天齐才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二楼楼道里的大部分灯光已经关闭,只有几处微弱的灯光亮着。这些灯光,既能看到人影,又看不清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楚天齐蹑足潜踪,向楼梯口移动。楼梯那里要亮了好多,主要是由于一楼吊灯的缘故。他停下*身形,隐在墙后,仔细观察了一会儿,见没有人出来,才又向楼上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三楼,楚天齐稍微松了一口气,停下脚步,歇了一会儿。然后继续向楼上走去,直接到了五楼。

    五楼灯光和二楼一样,只能保证安全走路。

    楚天齐紧张的咽了口唾沫,又稳了稳心神,向那个房间走去。一步、两步、三步,终于到了县委书记办公室门口。因为书记办公室门上没有写字,他担心有错,又仔细辨别了一下,才最终肯定就是这间。

    靠在门侧墙上,楚天齐放眼望去,整个楼道很是昏暗,显得幽长无比。他意识到,自己的行径就是一个贼,地地道道的贼。偷偷摸*摸,不走正门,翻墙而入,不是贼又是什么?

    忽然,一个想法在脑中掠过:要是有人上来,用手电照到自己,那会怎么样?那还用说?夜深人静,鬼鬼祟祟躲在县委楼里,肯定非偷即盗,直接就坐实了盗贼的身份。更何况,还是躲在县委书记办公室门口,那就远非偷东西那么简单了。尤其自己现在可是刚被一撸到底,还被审计局成天盯着,人们自然就会想到“报复”这个词,自然就会先想到“刑事案件”,再想到“政治案件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么一分析,把自己吓了一大跳。要真是那样的话,就真应了那句话——“黄糕掉到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”,那自己就绝对翻不了身了。等待自己的就将是漫长的审判,既包括法律审判,也包括道德审判。

    如果真到那个时候,不只是自己会被打回原形,由政坛新星变成令人不齿的败类,被人唾弃。就连父母、亲戚也抬不起头来,会因这样的儿子、亲属而遭受人们的白眼和指责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不由得出了身冷汗,怎么办?走还是留?楚天齐的心中又是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留下,进屋谈判。这样虽然有很大风险,但毕竟还有一丝希望。否则,就真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进不进的问题,而是如何进去,尽快进去的问题。想到此,楚天齐赶忙举起右手,向门板上伸去。

    刚才看到房间灯光已熄,不知柯兴旺在不在屋里。楚天齐的手在触上门板的瞬间,又停了下来,他把耳朵贴到了门上,希望能捕捉到柯兴旺在不在屋里的讯息。

    什么动静?“吱吱唔唔”的。像是小宠物狗的声音,好像又不像。那时什么呢?楚天齐一边思考,一边把耳朵贴的更近。“吱吱唔唔”的声音时断时续,时高时低,确实听不清。既像是一只宠物,又像是两只宠物,既像是哈巴狗在叫,又像是老柴狗声音。真是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正听的仔细,奇怪的事真的发生了,屋里开了。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楚天齐,身体向屋子里倒去。他顿时大惊,下意识的去抓门上把手,并张大嘴巴,但他还是硬生生的把“啊”声咽了回去。然后回身轻轻关上了屋门,他站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“啊”、“啊”接连两声传来,楚天齐着实吓的不轻。同时他也奇怪,自己明明没有发出声音,这屋里也黑灯瞎火的,这会是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疑惑不解的时候,耳畔响起了一个尖厉的声音:“放开我,流氓,老流氓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一个男人的狞笑声响起:“宝贝听话,哥哥疼疼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流氓,放开我,畜生,柯兴旺,畜生,啊。”女人的声音更加凄厉。

    不好,有人呼救。楚天齐来不及细想,快步向发声之地冲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