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八十一章 二次摘桃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审计工作还在继续着,开发区空气越来越紧张。

    从要文武的讲述可知,近几天,审计方式又发生了重大变化。前三天虽然也找人谈话,但还是以看帐册、文件、合同为主。从第四天开始,就变成了谈话大接龙,一个接一个的找,有的股长都被叫去三回了。

    那些被叫去的股长,出来的时候都是愁眉苦脸,有的甚至萎靡不振。就是侥幸未被叫去的人,也是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鼓。他们可都听说了,审计人员根本就不是审计的问法,完全就是一副检察官的口吻,而且确实有身穿制服的人在旁边听着。这样的架势任谁都心里不踏实,何况对方还不只是问自己,而且还引导他们举报“坏人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意识到,对方的节奏越来越紧,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。今天问这些人,也许明天就会问到自己头上。等他们问到自己的时候,说不准已经“证据确凿”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的时候,楚天齐想到了一个办法,但并不是什么上策,甚至连中策也算不上,弃其量就是个下策。可是除此之外,真还没有什么办法,实在万不得以的时候也只能试上一试。只是这个办法一旦没有效果的话,恐怕就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。对于这件事的把握,楚天齐顶多有三成,因为他没有拿得出手的利器,而且这件利器还是个赝品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愁眉不展的时候,王文祥来了。王文祥的脸更黑,就像谁欠了他二斗黑豆似的。

    “主任,这活没法干了,这就不是人干的活。”王文祥进门就嚷嚷。

    楚天齐纠正道:“老王,注意你的用词,我已经不是什么狗屁主任了。”然后又说:“你还是搬进这屋来吧,给我找个地方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搬,不搬,这屋肯定轮不到我,到时再搬出去,多丢人。”王文祥叹了口气,“好人没好命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,还是说你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都是,都是好人。”王文祥勉强笑了一下,“哎,今儿个都二十八号了,眨眼就到月底,可是帐上一分钱都没有,问县里还是那句话‘正在弄’。这不是玩人吗?光让马儿跑,不给马吃草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你不是对主任位置觊觎很久了吗?说不定按时支付补偿款,就是你坐上主任位置的最后测试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王文祥问完,摇了摇头,“不可能的,我上哪去弄钱?如果县里要真有钱的话,也肯定是给别人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揶揄着:“对了,你要不来钱,有人能要来呀。财务股长不是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吗?就凭你俩的关系,他还能不帮你?你升官对她也有好处,夫荣妻贵嘛!”这是第一次和对方开这种玩笑,可能也是因为楚天齐被免职,不存在工作竞争关系,说话反而更随便了吧。

    “可别提她,往事不堪回首呀。”王文祥红着脸道,“真不如让她永远病休下去。”说着,看了看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笑了,他知道王文祥又想起往事,想起了自己用审计压他,进而逼任芳芳病休的事了。短短数月,竟然成了今日之境况,两人竟然也能坦然提起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“快帮我想想办法吧,你鬼点子……不,你脑子好使。”王文祥又提起了刚才的话头,还因为用词错误,“嘿嘿”干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还没等楚天齐说话,手机响了,是王文祥的手机。

    王文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按下了接听键:“喂,我是……好,好,好。”

    连说了三个好,王文祥挂掉手机,看着楚天齐:“哈哈,不用愁补偿款了。”

    听王文祥的话,看似高兴事,但却是满脸落寞,还连连摇头。楚天齐疑惑道:“补偿款拨下来了?”

    王文祥尴尬一笑,长嘘了口气:“把人拨下来了,温部长亲自来宣布。”

    听明白了,是主任到位了,楚天齐忍不住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说,反正不是我。”王文祥说着,向外走去,“我去通知开会。十点,大会议室,让你也参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摇摇头,脸上一片茫然和落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发区大会议室里,提前到位的人们,又在开始召开预备会了。只是所不同的是,大家都是组织部长,又似乎都不是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看到组织部温部长的车了,但却没看到当时下车的情况。

    温部长那可是县委常委,组织部真正的当家人,平时一般不出面宣布任命。偶尔出面,也只宣布县委常委层面的人。当然了,县委常委都是由上级组织任命,一般也轮不到他来宣布。

    可今天温部长的车来了,那应该就是他亲自出面,其他副部长可没资格享用他的专车。

    开发区领导和组织部领导还没到,人们开始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部长出面,能宣布什么任命呢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县委常委了。”

    “扯蛋,常委能到开发区宣布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,万一换党工委书记呢,那可是常务徐副县长兼的,难道这次又换了别的常委兼任?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,要不怎么部长亲自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宣布主任的可能性大?这位置可空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好多人频频点头,“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主任来头可大了。”有人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楚天齐、冯志堂、方宇先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刚才还喧嚣不已的会议室,一下子静了下来。众人都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身上,随着他移动而移动。人们发现,楚天齐往日神采不见了,脸上写满了暗淡。众人不禁心里唏嘘,唏嘘他的遭遇,也唏嘘世事无常。就连不太喜欢他的人,也对现在的他充满了怜悯。

    伴着皮鞋由远及近的节奏,一阵攀谈声传来。

    人们马上把脸扭向门口,想要第一时间看到来的都是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王文祥的脸在门口晃了一下,便迅速闪到一旁,组织部长温同方的脸庞出现在个别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县委常委、组织部长温部长来看望大家了,大家欢迎。”王文祥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哗”,掌声雷动。人们在鼓掌的同时,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门口位置。

    温同方面带微笑,轻轻挥动手臂,出现在会议室里。他停顿一下,向主席台走去,紧跟其后的是副部长张孝义。

    一个人出现在张孝义身后,众人恍然大悟:果然,原来是他。好像这个人在意料之中,好像就该是这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看到此人,最最吃惊的就是楚天齐了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会是那小子。他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,没错,就是那小子,那小子正向自己微笑呢。

    楚天齐脑子里迅速自问自答着:怎么是他?怎么不是他?人家是谁呀?人家可是有个最亲最亲的亲伯父,是县里的三把手——县委副书记。

    第三个走进屋子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老熟人、老同学、老对头冯俊飞。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着,微微摇头:桃子又被他摘了,二次摘桃。

    温同方坐下后,张孝义和冯俊飞一左一右坐在两边。王文祥坐到了挨冯俊飞这边的一把椅子上,而且只坐了椅子一角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温部长在百忙之中,抽*出宝贵时间来看望大家。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掌声表示热情欢迎和诚挚谢意。”王文祥站起身,充满激情的说着,并带头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温同方象征性的欠了欠身,双手下压轻轻抖动,面带微笑的扫视着台下众人。待掌声停歇后,他说道:“同志们,早就想来看望大家,今天正好有了这个机会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人们自然又是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们主要是来宣布任命。孝义部长,开始吧。”温同方扭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等人们鼓掌过后,张孝义拿起面前的纸张,宣读起来:“任命决定。经**玉赤县委组织部部务会议研究决定,报县委常委会批准,决定任命冯俊飞同志为玉赤县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主任。**玉赤县委组织部。*年十月二十八日。”

    鼓掌过后,人们以为该表态环节了。不曾想,张孝义又拿起了一张纸,继续宣读起来:“任命决定。经**玉赤县委组织部部务会议研究决定,报县委常委会批准,决定任命任芳芳同志为玉赤县开发区管委会成员,原有职务继续兼任。**玉赤县委组织部。*年十月二十八日。”

    任芳芳?管委会成员?人们带着迟疑,把目光投向身后。

    任芳芳此时已经站起身来,正面带微笑,很有风度的向台上台下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怪不得呢,怪不得她今天会前那么文静,而且还坐到了最后边。原来人家这是升官了,这是在玩低调,玩亲民呢。

    人们觉得,冯俊飞做主任似乎顺理成章,人家有个当副书记的大伯,他自己享受正科待遇好几年了,做乡长也已经两年。

    但对任芳芳被任命为管委会成员,却一时想不通。那可是享受副科级待遇的,如果开发区年底升半格的话,直接就成正科了。

    她有业绩吗?她有副书记大伯吗?都没有。她不过就是一个女人,一个不安心工作的女人,一个浑身散发着骚*味的女人。那她凭的是什么?

    人们给出了答案:就凭她是女人,就凭她散发的骚*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