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八十七章 铤而走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玉赤县县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柯兴旺坐在老板椅上,右手五指叉开,在头发上来回梳着。他正在想事情,在想关于楚天齐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属下汇报的情况看,楚天齐确实没有任何贪腐行为。

    其实,柯兴旺到玉赤县不久,就让人暗中调查楚天齐,想要从经济上抓*住把柄,在关键时刻置对方于死地。下属很卖力,从楚天齐做乡长助理开始调查,调查楚天齐担任所有职务期间的事情,可是一直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现在根据情势发展,柯兴旺又指示从审计开发区帐目上下手。他就不信,引进了那么多投资,开发区开支也多于往年,楚天齐能一点儿好处都没得?他自信,即使查不出那小子贪污,也能找到那小子受贿把柄。可是查来查去,没有任何贪腐证据。

    刚才属下汇报,有几张票据可疑。可柯兴旺却根本没兴趣,那几张票金额最大的也没超过两千块钱,根本不可能是楚天齐装了腰包。他认为,楚天齐大的都不弄,能弄那仨瓜俩枣?那不成傻瓜了?再说了,就是用那几张票牵住楚天齐,也不能把对方怎么样,顶多就是一个警告罢了,还得让对方有工作可做。

    把楚天齐彻底整倒,那可不只是柯兴旺自己的意思,他只不过是具体执行者而已。如果从全县发展大局看,柯兴旺倒是想有限制的使用楚天齐,他还想让楚天齐给他出力,为他的政绩加分呢。可现在却不得不采取轮番轰炸,打击对方。

    “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对楚天齐采取更强硬措施,是不是合适?”

    “如果强硬措施下,一无所获的话,能不能跟各方交待下去,包括己方,也包括敌方?如果那样的话,自己会是什么处境?”

    “退一步讲,能不能换一个方式?比如,让楚天齐臣服自己,为自己所用?”

    一个个问题在柯兴旺脑中闪过,他一时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铃声响起,打断了柯兴旺思绪。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赶忙拿着手机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很快,柯兴旺从里屋出来,拿起固定电话拨了出去。电话通了,他说了句“过来一下”,就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响起了敲门声,秘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秘书微弓着腰,谨慎的问:“书记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哦,时间不早了,你下班吧。”柯兴旺关心的说,“要劳逸结合,别把身体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秘书一楞,旋即谄媚一笑:“书记,不着急,这不您还在工作吗?才七点多。我在随时等候您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吩咐,我都准备下班了。”柯兴旺微笑着,“赶紧回去吧,家里人也都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秘书感谢道:“谢谢书记,我家人已经习惯了。我要利用这难得的机会,多学习一些政策、方针、理论,通过学习提高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柯兴旺面色一整:“什么时候不能学习?非要急在一时吗?让你回就回。”

    秘书面色胀红:“书记,我……”

    柯兴旺发火了:“废什么话?马上回。”

    一看县委书记变了脸,秘书大骇,脸上肌肉都跟着动了起来,看来是吓的。

    “回吧,我是担心你太累了。工作是做不完的,要注意劳逸结合。”柯兴旺语气缓和了好多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哦,好……的,好……的。”秘书结结巴巴接完话,哈着腰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见秘书出去了,柯兴旺迅速拿起手机,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从书记办公室出来,秘书擦了擦额头的汗水。此时他才发现,自己浑身都湿透了,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,进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秘书边收拾东西,边在想:书记今天是怎么啦?

    这个秘书姓刘,跟着柯兴旺时间不长,还不到一年,是从秘书室被选中的。自从跟在书记身边那天起,刘秘书就暗下决心,一定要抱住书记这条粗腿,一定要借助书记力量飞黄腾达。跟了一段时间,他发现了危机,因为好多人也在瞄着书记秘书这个职务。刘秘书觉得,刘大智就是其中的危险人物之一,可以说是最危险。

    刘秘书可知道,刘大智是前书记的秘书,有过相关经历,比自己这个生瓜蛋子有经验。他发现,刘大智利用各种机会讨好书记,向书记谄媚,告黑状。他还发现,书记一开始不搭理刘大智,可是渐渐态度就转变了。甚至在那次自己家中有急事请假的时候,书记直接把刘大智带在身边。刘秘书回来后,听说刘大智不但在书记身边跑前跑后,还在常务董副市长面前露了一脸。听到此消息,刘秘书都后悔跌出心来了,从此更加惶惶不安,生怕书记换了另一个刘秘书。

    在今天,终于一块心病没了,刘大智去青牛峪当了乡长,刘秘书顿觉心情舒畅。正在独自舒畅的时候,就接到了书记的电话。进到书记办公室后,刘秘书被书记喜怒无常的态度弄懵了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屋子后,经过仔细分析书记的话,刘秘书得出结论:书记就是在关心自己,担心自己太累了。他不禁眼圈一红,心中激动不已,不由得“耶”了一声。然后急忙住口,拿上自己的东西,轻手轻脚出了屋子,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赤苑别墅区三号别墅。

    冯志国、冯俊飞爷俩正坐在餐厅,举杯同饮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,冯志国问道:“小飞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看?”冯俊飞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你有什么感触?”冯志国看着对方,“你怎么看县里形势?”

    冯俊飞思考了一下,说道:“近一阶段,县里不太平静,一号频频出招,招招凌厉,招招指向赵系,也指向二号的人马。那个所谓的组织工作总结小组,其实叫‘赵系山头拔除专案组’更为合适,因为他们就是在总结赵中直的用人观。通过总结,会找出赵中直用人中的错误,从而否定赵中直,否定赵系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有的赵系人马变节,投到一号门下;有的夹着尾巴,做起了缩头乌龟;还有的死扛到底,被打入另类。当然,二号的人马也被*,只不过方式要柔的多,现在还处在拉笼分化时期。前一阶段,县里召开组织工作会议,其实就是向赵系发起总攻动员会,大家都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这个会议一开,好嘛,这家伙各种力量全部出动,赵系好多人马纷纷遭殃。就比如组织部的武进忠,一下子蔫了,哪还敢说话直爽,哪还像常务副部长?简直就是个受气小媳妇,任何差话都不敢说了,在众人面前连个屁也不敢放,在组织部纯属就是个摆设。

    要说最惨的,就是‘处理品’了,现在被弄的身无寸职,白丁一个。‘处理品’已经够惨了,可是看一号的架势,还是不肯放过他,天天弄个审计在那盯着。看样子不整出点事来,誓不罢休。不过‘处理品’也是咎由自取,谁让他那么狂,把同僚们都得罪个遍呢。总之,一号现在是大打出手,不过他现在不敢动咱们,他还要借助咱们的力量,否则他玩不转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冯志国问道。

    冯俊飞想了一下,又说:“一号现在坚决打击赵系,既是在打政治仗,也是在算打心理仗。他在是告诉各派别,少跟我姓柯的做对,否则赵系就是例子。依我看,赵系收拾完,马上就是二号人马要遭殃,但手段应该没这么激烈。赵中直远在晋北省,他是临时交流过来两年,在沃原市范围没有势力,他的人马就成了后娘孩子。而二号不一样,二号毕竟是从玉赤县一步步走上来的,党羽遍地,虽然不及咱们的势力,可也不容小窥,一号不得不考虑。”

    冯志国喝了口酒,说道:“那你认为会出现什么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最后的结果是,一号坐的最大,我们成了二号。不过那时候也有危险,一号可能就会收拾我们,我们不得不防。”冯俊飞停了一下,补充道,“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快吃吧,菜都凉了,总不能吃到二半夜吧?吃完再说。”厨房里传来冯志国老伴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看墙上钟表,时间已经八点多了,冯志国一笑,低声道:“领导发话了,先吃饭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“嘿嘿”一笑:“再走一个,最后一个。”说着,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冯氏爷俩一饮而尽,放下酒杯,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府后街一处暗影里,停放着开发区那辆“现代”牌轿车,楚天齐坐在后排座位上,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被免职了,但王文祥坚持让楚天齐先用这辆车,用王文祥的话说‘反正也轮不到我,干脆我就不用了,省得到时让人要出去,灰溜溜太丢人’。楚天齐明白,王文祥也许有这方面考虑,但也是在向自己示好,于是这几天还用着,还是由厉剑开这辆车。

    本来,楚天齐在下午五点的时候,就要出来,后来一想不妥。等到晚上八点的时候,才下楼开车出来。他没有用厉剑开车,一是厉剑已经下班了。更重要的是他一会儿要做的事有很大风险,成功机率也很低,他不想让厉剑跟自己受牵连。

    楚天齐现在没有任何助力,不但郑义平不在,徐敏霞禁声,就连可以相商的宁俊琦也失去了联系。但他面对的攻击却不仅是一个人,而是以柯兴旺为首的一批人,可能还包括柯兴旺背后的人。不止这些,也许李卫民还会出其不意给自己一击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楚天齐叹了一声:“看来只能铤而走险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