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七十章 水底捞月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父亲已经打起了呼噜,可楚天却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刚才通过和父亲的对话,楚天齐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份,再次想起了偷听到县医院两名护士的对话。当时一名护士明确说过自己是AB型血,父亲是O型血,那个护士还强调“正常情况下,O型血的人绝对不会生出AB型血的子女的”。

    后来,楚天齐在雷鹏家里,还专门翻了医学书籍,特意看了有关血型的知识。书上内容显示,O型血父母生出AB型孩子的概率几乎为零,即使有一个特例也解释不清。就书上这种表述,可以看出,这种可能性即使有,也应该是在千万分之一了。他觉得自己应该绝对不是那个特例,母亲是不是亲母亲不得而知,但现在的父亲绝对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一开始,因为可能和父亲的非血缘关系,楚天齐也曾经苦闷了几天。待他想到了父母对自己千般呵护和关照,苦闷心情一扫而光,取而代之的是对父母的深深感恩。当然,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种渴望,渴望知道自己身世之谜的。

    今天父亲特意提到长命锁,楚天齐也敏感的意识到,长命锁可能就是打开自己身世之谜的一把钥匙。以前楚天齐多次看过长命锁,也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一条链子上缀着一个如意形状的小物件,上面有四个字“长命宝贵”,还有一点小图案而已。经父亲今天这么一追问,他现在非常想仔细看看,看看这个长命锁有什么特别之处。可是现在却不在自己身边,可能永远也会离开自己了。他不禁自问:莫非这是天意?是天意要让自己糊涂一辈子?

    暗叹一声,挥去脑海中自己的信息,楚天齐又思考起关于父亲的一些点滴。

    在父亲昏迷的那段时间,楚天齐好几次听到父亲说着一些莫名的称呼和名字,有时是喊“首长”、“放心”,有时又叫“老高”或是“王娟”,有时还说“孩子”,反正很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那时不明白父亲喊的是什么,但现在“首长”一词的指向肯定是清晰的,那就是部队。父亲的“绿漆铁盒”,头上的弹片,都是有力证据。那次父亲给自己一条专业爬山索,还建议准备压缩饼干、糖块、手电、橡胶手套等,这都是野外生存的必须品,野外生存训练是部队的必备科目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一条信息,也可以做为佐证,证明父亲曾经是军人。那还是在和龙哥初次见面的时候,龙哥说有一个人救了他父亲,而原因竟是因为他父亲穿着一身旧军装。从救人者的功夫判断,楚天齐认定那人就是父亲楚玉良,也认定父亲以前肯定是军人。

    有一次,楚天齐专门提过这件事情,也曾质疑父亲“赤脚医生”的身份。但父亲都以“纪律”二字遮掩过去了,还说到了“脱敏”一次。

    尤其有一事,让楚天齐记忆深刻,那就是父亲曾经对着徐大壮的字掉眼泪。徐大壮是老革命,那父亲肯定就和对方有联系。父亲口中的“首长”,会不会就是徐大壮呢?

    至于父亲说的“孩子”,楚天齐总感觉和自己有关。至于“老高”和“王娟”会不会和自己有什么联系,他就只是疑惑了。

    通过想父亲说胡话的事,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件事,那就是在父亲刚刚苏醒不久,父亲曾经对着宁俊琦说“你姓李”,而且两次说过。从现在来看,宁俊琦的父亲就是李卫民,她的眼睛、鼻子和李卫民很像,自己父亲一定是依据样貌有所指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父亲姓李,这本身就值得探究。但这几天总是纠缠在和宁俊琦的关系上,有时又吃请喝的迷迷糊糊,所以楚天齐并没去想这个显而易见的疑问。

    那么,这就说明,父亲认识李卫民。可是从自己记事起,父亲就是赤脚医生,没出过远门,更没有李卫民模样的人上门,那他们很可能就是在以前认识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下子想到了一个问题:父亲楚玉良、李卫民、徐大壮,他们三人之间有什么联系呢?

    进而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:自己和宁俊琦现在这种情况,是否和父辈之间有什么关系,难道他们两个有仇,或是还有其它原因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俊琦又失眠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十多天以来,她基本每天也就是睡两、三个小时,常常是深夜还无法入眠。要不就是被噩梦惊醒,眼睁睁的熬到天亮。白天的时候又是迷迷糊糊,昏昏沉沉的,说话也颠三倒四,有时更是前后矛盾。近几天更是浑身酸*软无力,头疼欲裂,整个人浑浑噩噩的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吃过两颗安眠药了,可还是无法入睡。于是,宁俊琦干脆坐起来,靠在床头上。

    长命锁静静躺在床头柜上,静静的看着宁俊琦,就像妈妈一样看着自己。妈妈去世的时候,宁俊琦还很小,依稀记得一点儿妈妈的样子。长命锁是妈妈给的,看到长命锁就像看到妈妈一样,这条长命锁一直陪伴着她,她到那里就把它也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宁俊琦伸手拿过长命锁,轻轻在上面抚摸着,就像在抚摸妈妈的脸庞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一把银质长命锁,锁头上面缀着一条链子。锁头呈扁平状,两头翘,中间凹。翘*起的部分正好固定着链子的两端,便于把长命锁挂在脖子上。中间部分有一个如意图案,刻着“长命宝贵”四个字。字的前方有小图案,像是两个人的样子,字的后方也有图案,是一条鱼。这两组图案非常小,也并没有那么形象,要不是有人告诉,根本就看不出来,宁俊琦是爸爸告诉的。

    虽然妈妈的形象非常模糊,可宁俊琦总在梦里梦到妈妈。在梦里,妈妈具体的样子不清晰,但她能感觉到,妈妈是一个善良、美丽、温柔的女人。几乎只要抚摸长命锁,就会梦到妈妈。妈妈还是那样美丽,那样善良,妈妈静静的听自己说话,自己也把一些心里话讲给妈妈。妈妈听的很认真,有时都哭了,可是却从来没有给自己任何答案。等到宁俊琦醒来的时候,往往枕巾上已经湿*了一大*片了。

    那天,爸爸让自己把长命锁拿给他,之后又多次拿去。宁俊琦知道,爸爸也想妈妈了,也想和妈妈说说话。她还知道,爸爸肯定要和妈妈说到自己,要把不愿和自己说的话,告诉妈妈。她多么希望,爸爸能把这些话讲给自己,可爸爸却一直没说。

    宁俊琦回乡里的前一天,在她的一再追问下,爸爸终于给出了答案,给出了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答案。爸爸表示,他俩姓氏犯克,说“楚、宁”就是“不宁”,就代表着不能白头偕老。

    没想到,爸爸竟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,这也太滑稽了,一个堂堂的党的干部,竟然相信这些,竟然拿这个搪塞自己。但爸爸一口咬定,还说这是一个很有道行的高人告诉自己的,这些年他一直记得。爸爸还说,为了女儿幸福,必须让女儿避开这个姓氏。为此他不惜一切代价,甚至不惜采取任何手段,这手段也包括对对方,对那个姓楚的人。

    听爸爸这么一说,当时宁俊琦拿定了主意,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决定以己之矛攻己之盾。于是,她乘爸爸出去之机,偷偷打的出去,到了省城最有名的寺院,去找老住持测字。

    还真凑巧,老住持正好在寺院,答应给宁俊琦测一下婚姻。在住持要求下,宁俊琦提供了自己的生辰八字,也把档案上楚天齐的出生日期告诉了对方,还抽了一个卦签。

    宁俊琦把自己摇出的卦签给了住持,住持也把刚刚写好的一个纸条拿了出来,这个纸条是根据她提供的两个生辰八字测出的。结果卦签和纸条上的内容完全一样,都是四个字——水底捞月。

    住持随后为她诵了卦辞:一轮明月照水中,只见影儿不见踪,愚人当财下去摸,摸来摸去一场空。并告诉她,这是第二十九卦,坎为水,下下卦。

    她听到此解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但仍然不死心,问住持还有什么破解之法。住持想了一会儿,表示“可以从姓氏上想出破解之法,只要对方不是姓楚或姓禇,就可,否则两人都将有血光之灾。”

    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击碎,当天宁俊琦就带着一颗破碎的心,坐上了返乡的列车。她决定和楚天齐一刀两断,为了自己也为了对方,当然她并不是完全迷信那个卦解。而是她知道爸爸那里才是过不去的坎,她本来想拿卦解去和爸爸理论,不曾想却是“水底捞月”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和楚天齐说出爸爸反对的理由,因为那也太荒唐了,就凭他那性格,他根本不信,甚至不排除直接去找爸爸质问。只要他那么一闹,马上就会给爸爸一个收拾他的借口。一个小科长,在正厅级市委书记面前,就好似一只蝼蚁一样,何况蝼蚁还是自己爬到对方脚下的,那就是一个找死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宁俊琦看都没看,拿起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爸爸的声音:“琦琦,好事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