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一十八章 嚣张女人有恃无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主任,发什么楞呢?是不是见到我特别惊喜,还是惊讶于我的美貌呢?”来人说着,已经到了办公桌前面,“其实我一直是这么漂亮,只不过现在又加了个‘更’字而已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加了个“更”字,不过不是“更漂亮”,而是“更骚”了。心中正暗自腹诽着,浓烈的香水味不时冲进鼻管,楚天齐不由得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女人身子往后一撤,厌恶的挥了挥手,生怕有鼻涕之类溅落身上。低头检视一番,发现没有那种脏东西,她才抬起头,又恢复了妩媚的笑容:“主任,至于这样吗?您还能不碰女人?哪个女人没有香味呀?”

    越说越露骨,楚天齐不禁眉头微皱,严肃的说:“任芳芳,注意形象,瞧你的素质。你要知道,现在坐在你面前的是谁,是你的上司——开发区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,好怕哟!您是开发区主任,是上司。”任芳芳故意做出一种姿态,双手交叉护在胸前,“对了,好多男上司会对女下属性*骚扰,您这是在提醒我吗?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无……”终于没有说出那个“耻”字,楚天齐厉声道:“任芳芳,你到底要干什么?如果有工作要谈的话,请你下周再来,今天可是周末休息,不办公。如果要是存心奚落我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?你要怎样?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任芳芳眉毛一挑,然后却忽然笑了,“哦,你刚才在提醒我,今天不办公,那是不是说要谈私事呢?”

    越说越不像话,楚天齐忍无可忍,一拍桌子,怒声道:“任芳芳,请你出去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任芳芳脸上脸色变了几变,冷哼道:“官不大,倒是官僚的很,比你大的官我见多了,还没有一个人跟我这么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见过又怎样,谁知道你和他们怎么见的,是开着灯还是关着灯?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?现在好多县领导都没有休息日,你一个小科长还说什么周末不办公。我今天就是来办公的,你不办也得办。”说着,任芳芳拉开随身小包,从里面拿出一张纸,扔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纸上红色印章落入楚天齐视线,再一细看,“组织部”三个字进入他的眼帘。抬头看了一眼任芳芳,看到的是对方不屑的神情。楚天齐收回目光,拿过那张纸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纸上内容很简单,就几句话,但是传达出的意思却让楚天齐很震撼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普通打印纸,纸上面有红色字头“**玉赤县委组织部工作函”。字头下方,是工作函内容——“玉赤县开发区管委会:兹有你单位财务股长任芳芳同志,多次到单位申请消假上班未果,后向我部进行反映。经核实,任芳芳同志身体已经完全康复,完全具备重新工作条件。要求开发区管委会接此函后,立即恢复该同志职务,并安排该同志立刻上岗,不得以任何理由进行推诿搪塞。”工作函下方是组织部公章,最下方是昨天的日期。

    看完工作函,楚天齐很长时间没说话,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,说道:“任芳芳,工作函我已收到,但今天确实是周末休息,请你下周一来接洽相关事宜。”

    任芳芳鼻子“哼”了一声:“好吧!”转身欲走,然后又返回身,向楚天齐走去。

    不好,这个女人没有站到办公桌前,而是绕过桌子向自己走来。怎么办?楚天齐预感不妙,正准备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任芳芳适时说了话:“主任,今天可是情人节,你的小情人没来吗?还是在等着有缘人呢?”说着话,她已经上身前倾着,慢慢向楚天齐靠来。

    此时不跑,更待何时?楚天齐急忙一转椅子,背对着对方,然后快速站起,从桌子旁边的空隙走了出去。并大步到了办公室门口,打开屋门,站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怕了,怕我吃了你。”大笑过后,任芳芳语含讥讽,“不要自作多情,有的人看似人模狗样的,姑奶奶还看不上呢。”说完,迈着轻*盈的步伐,走向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躲开门口,站到一边。

    任芳芳来到门口,停了下来,并左右看了一下。然后伸出舌头,做了一个挑逗的动作。她看到对方避开了自己的目光,并且满脸尴尬,便狂妄的“哈哈”大笑几声,故意扭动着腰*肢,晃着屁*股,“咯噔咯噔”的踩着节奏走了。

    好大一会儿,楚天齐才缓过神来,快速走到楼梯处,向下看去。没有看到人影,但女士皮鞋的响动还在,不过听起来却越来越远。随着钛金门响动过后,皮鞋声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吸了口气,又长嘘出去,低骂了一声:“这个臭不要脸的。”骂完返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盖着大红印章的工作函,还静静的躺在桌上,是那样的刺眼。楚天齐拿起纸张看了看,并翻看了背面。然后又找出以前的组织部文件,对比公章、文件格式,都没有什么异常。那就说明这个文件肯定是真的,肯定是出自组织部,但这内容却不寻常,不禁让他犯了嘀咕。

    楚天齐嘀咕的,已经不是工作函的真假问题,而是组织部为什么会出这么一份函件,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措词。这么一件小事,至于组织部专门出这么一份函吗?可组织部偏偏就出了,而且偏偏就写着这样的措词。

    越想越不明白,楚天齐在手机上拨出了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不多时,手机里传出徐敏霞的声音:“小楚,我正要给你打电话,昨天一忙就忘了。那个任芳芳,病假提前结束,要回去上班,开发区要妥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来过了。”楚天齐说罢,又反问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徐敏霞的声音有些疲惫:“没有为什么,病好了,自然就不用休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至于组织部下文,还写的那么严厉吧?”楚天齐不解,“这到底是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不要问了,组织部怎么要求你就怎么做。”徐敏霞的声音透着无奈,“对了,对开发区原帐目审计工作结束,没有问题,也不做结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楚天齐又转换了话题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挂了。”徐敏霞说到这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把手机放到桌上,楚天齐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通话中,楚天齐听明白了:徐敏霞也知道组织部发函的事,也认可了这个事。徐敏霞都认可了这个事,那就说明这个工作函的出台,指定不是组织部部长的授意,肯定授意的人要比部长高。否则,就凭徐敏霞的强势,她是绝不会认可组织部长做法的。

    能指挥动组织部长的,只有大领导和县里三把手,而从三把手近期的态度看,他发话的可能性非常小。再结合指挥撤掉审计这个事,那么这个发话的人就呼之欲出了。

    大领导对楚天齐不感冒,全县人都知道,楚天齐当然也清楚。但是,为什么对方偏偏要拿一个芝麻绿豆的事做文章呢?是他凑巧而为,还是故意为之?从工作函措词看,显然是在为任芳芳撑腰,显然是在训斥自己这个主任。尤其撤掉审计一事,更是搬走了任芳芳头上悬着的利剑。这一系列做法,说明大领导对任芳芳非常之好,就是在为她出头。可他为什么要替她出头呢?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”一个念头出现在楚天齐脑海,他不禁笑了:难道真是那么回事,还是自己的想法太邪恶了?可是除此之外,又该做何解释呢?要不就是任芳芳还有大后台?那么这个后台又会是谁呢?最起码是能指挥动县里大领导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真*相如何,但从这一系列的事情看,任芳芳肯定有后台。否则,不会出台那样的工作函,更不会撤掉审计组。从任芳芳今天的嚣张态度看,也证明了她有后台。因为今天她那不只是单纯的犯骚,而是通过挑逗,在蔑视自己,在表明我任芳芳眼里就没有你这个主任,她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想着事情,“叮呤呤”的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楚天齐拿起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出宁俊琦的声音:“你还真在屋里呀,是不是一直就没敢出去?”

    “是呀,躲着点吧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你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进城,正在购置晚上的吃食和一些小零碎,省的你不敢出来。”说着,宁俊琦又嘻笑道:“就没有婷婷什么的去找你?”

    宁俊琦之所以有此一问,是知道前年七夕的事。并且楚天齐昨天还特意说了近三次七夕的遭遇,只是没有说那年被甩的事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婷婷,倒是来了一个芳芳,一个丧门星。”楚天齐简要说了任芳芳来的事。当然,楚天齐主要是讲了任芳芳的嚣张气焰,并没讲戏耍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嘿嘿”笑着:“我分析她也勾引你了吧?大周末的,还是七夕,这日子不是特选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的事?”楚天齐嘴硬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嗔道:“别不承认,一会儿再审你。对了,你刚才说的事,应该就是一个坎,不过这个事已经发生过,说明这坎已经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坎真的过啦,这也算一坎?”楚天齐欣喜着道。

    “嗯,算。”宁俊琦肯定的说,“下楼等着拿东西吧,我一会儿就到。”话音刚落,声音戛然而止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