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八十九章 见缝下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进来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屋里众人的领导,县委办秘书科副科长刘大智。

    众人之所以对刘大智不感冒,主要还是因为楚天齐。他们都看出来了,刘大智在时时处处找楚天齐的麻烦,而且所用的手段也不光彩。

    这三人排斥刘大智,主要就是刘大智这个人太不招人待见。刘大智权利没多大,却拿着鸡毛当令箭,狐假虎威的,拿几个老年人不当碟菜。当然了,刘大智对赵玉芬还是很尊敬的。但赵玉芬已经看透了刘大智的为人,知道如果女婿哪天没权利了,刘大智就会立马对自己下眼看待,所以她从心里瞧不起刘大智这个势利眼。

    三人护着楚天齐,也并不代表他们就都和楚天齐有多铁,主要还是有一些客观原因在里头的。首先楚天齐对他们很尊敬,填补了一些他们退二线后的落寞;其次,楚天齐每天把卫生打扫的干干净净,还提前准备好热水,让他们找到了一丝在位时被侍候的感觉;再次,他们现在已经是半退休,那种进取和争雄之心已经没有了,当然也没那个机会,和小同事楚天齐不涉及利益之争。

    其实,楚天齐对这三位老同事尊敬,并不是看他们曾经是领导。而因为他们年龄较大,和自己父亲是同龄人,自己理应尊敬。另外,打扫卫生、烧热水这些活,做为一个后来者,做为一个年青人,理所应当去做。更何况,一天当中,主要是自己在屋里,还能靠别人去做吗?因此,楚天齐在做这些事时,做的很自然。

    一个是很自然的尊敬年长者,很真实的做着打扫卫生、烧热水这样的活。一个是对人下菜碟,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,对人狐假虎威的势利眼。两项比较,赵玉芬等三人自然对楚天齐非常有好感,认为小楚是好孩子,尤其魏龙是被楚天齐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的做法,深深感动过的,对楚天齐的好感更甚。而他们对于刘大智就异常讨厌,把刘大智划到了小人和坏人的行列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认为,坏人要对付好人,所以,自然就站到了楚天齐一边,做他的后盾。自然也就站到了刘大智的对立面。于是,赵玉芬不客气的道:“刘大智,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大智谄媚的一笑:“赵姨,我来看看您,顺便也看看大家。”

    表面在笑,其实刘大智内心在骂:肥猪婆,狂什么狂?要不是看在你有个有权势的女婿,连市、县领导都得买帐,我才懒的搭理你呢。你就是给我提鞋的话,我也嫌你恶心。

    知道刘大智是怎样的人,赵玉芬并不买帐:“那我可承受不起,我怕被你看过后,晚上做恶梦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,说的可够尖刻的,但刘大智脸上只是稍微变了一下颜色,就恢复了正常。不但这样,反而厚着脸皮道:“赵姨,您真会开玩笑。不过,我知道您是爱护我,拿我当自己孩子,才说话这么直接。您对我苛责,是对我的爱护,是让我进步呢!”

    在旁边听着的三人,都有想呕吐的感觉。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厚的这么无耻的。楚天齐甚至在想,如果赵玉芬现在从脚上脱下袜子,让刘大智闻的话,刘大智肯定也会说“好香,好香”的。

    赵玉芬也被刘大智肉麻的话,逗的忍俊不禁,但还是没好气的说:“行了,行了,少扯没用的。你有什么事就说。不会是来找小楚的吧?”

    听到赵玉芬的话,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刘大智,等对方的回答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视中,刘大智说话了:“对,我就是找楚天齐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惊:看来这个家伙就是来找小楚不痛快的。同时大家心里暗暗拿定主意,如果这个刘大智做的太不像话的话,一定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对楚天齐的关心之色,刘大智恨的牙根痒痒。心中暗骂:老东西,我他*妈的跟你们相处了好几年,对于你们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,你们这样才能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可你们不但不知感激我,反而还要和我对着干,真是一群白眼狼,老不死的。也不知道姓楚的给你们灌什么迷糊药了,让你们把他当成亲爹一样的供着。

    避开三人仇视的目光,刘大智直接向楚天齐走去。在来到对方面前的时候,停了下来,面带微笑的说:“小楚,什么时候回来的?晒的又黑又瘦的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从内心来讲,对刘大智一百个看不上,但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,楚天齐不能像赵玉芬对刘大智那样的态度。因为他还年青,仕途之路还长着呢,不光要让对方面上过的去,也不能让在场的或不在场的其他人,认为自己太无理。于是,他说道:“刘科长,我是昨天晚上回来的,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晚上回来,今天就来上班,觉悟蛮高的嘛!”刘大智还是面带微笑,“调研做完了吗?还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没做完,只走了几个乡镇,过两三天再下去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对对,做调研就要这么认真。你放心的去做调研,有什么困难及时向组织反应。”说到这里,刘大智话题一转,“当然,除了钱的事。”

    魏龙暗骂了一声“屁话”,并插话道:“做调研,首要问题就是解决经费的事,否则……”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,但潜台词就是“否则,要你这个科长有屁用。”

    刘大智暗骂了一声“认贼作父”,然后像是回答魏龙的话,又像是对楚天齐说,也像是自言自语:“给旅游局做调研,当然不用愁经费的事了,我听说夏局长不是已经表态‘全额报销’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话:“是全额报销,但……”他“但是”以及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一阵“哈哈”大笑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笑声是刘大智发出的,他边笑边说:“都听到了吧?小楚也承认旅游局给全额报销,大家就不必操心,我也放心了。”他说完,不等众人有所反应,已经大步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刘大智在一脚门里,一脚门外的时候,忽又扭回头,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:“不过,小楚,我要提醒你一下,调研报告一定要让夏局满意,要让旅游局满意。否则,出去好多天,一点成果没有的话,别人会怎么看,领导会怎么看?大家肯定会认为你是游山玩水去了。我是跟领导汇报你去调研了,到时可不要让我打了自己嘴巴。如果你一事无成的话,一旦上面打下板子来,我们可不和你一起挨,该打谁屁*股就是谁。”说完,刘大智冷哼了一声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赵玉芬手指着门口的方向骂着,然后看向楚天齐说道,“小楚,没事,领导怪罪下来的话,我们和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魏龙走过来,坚决的说:“小楚,你放心,肯定不能让你一人挨板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”老冯也附合着。

    尽管表态未必算数,尤其也肯定在领导那里不管用,但楚天齐还是很感动,他站起来说道:“多谢各位老领导。不过,请你们放心,我楚天齐还不是那么无能,一定能圆满完成调研任务,绝不让各位受我连累。再说了,我还没有因为完不成任务,被打板子的经历,我自信以后也不会有的。”他最后的这句话,充满了豪气和霸气。

    “好,小楚好样的。”赵玉芬伸出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魏龙皱眉问道:“这次旅游局是不是还没有给你报销费用,还要等到所谓的报告通过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挣的少,又没有什么积蓄,我先给你拿点。”魏龙说着,就把存折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玉芬自然也不甘落后:“小楚,我这也有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,摆摆手:“没事,我这里还有,等哪一天实在过不下去了,自然会张口的。”

    老冯插话道:“他来这儿,到底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老冯口中的“他”是指刘大智。魏龙和赵玉芬异口同声道:“见缝下蛆呗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如此的“英雄所见略同”,大家先是楞了一下,紧接着,都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大智是带着一肚子气回去的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出去调研的这一周,刘大智想来想去,总感觉夏雪是在帮楚天齐,但又不确定,也不敢去问夏雪。就想等着楚天齐回来的时候,探探口风。

    自从楚天齐那次,高门大嗓的宣布“都是赵书记的人”后,刘大智就没踏实过,生怕引起领导的猜疑。可越是这样,越觉得领导似乎对自己更冷淡了,刘大智就越是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的时候,刘大智去食堂吃饭,看到楚天齐宿舍门口停着一辆摩托,见平时拉着的窗帘也已拉开,就断定楚天齐回来了。就想着去楼上一探究竟,顺便也敲打敲打这小子,向领导表明立场,表明自己和楚天齐势同水火,和赵中直一系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当刘大智早上刚出办公室的时候,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,那人在电话中说,楚天齐根本没有报销了调研费用,好像夏局长对调研报告也非常不满意。

    听到是这样的情况,刘大智决定稍微调整一下思路。于是才假装支持楚天齐继续调研,其实是为了让对方多垫钱。但当他看到现场那些老东西,一致把矛头对向自己后,心中恼怒不已,才在临出门时,对楚天齐提出了警告。

    虽然刘大智警告了楚天齐,但是在楼下听着楼上一阵阵的笑声,他还是觉得胸中憋闷不已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