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一十二章 怕你占我便宜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哼,肯定没想好事,不问了。”宁俊琦脸色羞红,然后话题一转,“刚才是不是有人咳嗽了,是什么人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道:“有人想嘘嘘,结果看到我们在一起,他就看上没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还咳嗽呀?”宁俊琦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他大概是想让我们给他挪地方吧,也说不准他看的嗓子眼发干,难受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看似无奈的叹道,“什么世道?我们干正经事的,反而要给干不文明事的人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就你歪理多,我们还干正……咯咯咯……我又差点把自己绕进去。”宁俊琦一推他的胳膊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楚天齐答应一声,看了一下周围。这才注意到,现在他们在公园广场另一侧边上。他迈动了脚步,她主动挽上了他的胳膊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天齐,刚才从歌厅出来的时候,你不高兴了,是因为那个人吗?”宁俊琦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嗯,就是因为那个人。那个人姓段,就是前几天在党校门口,把女学员掳到他们车上那伙人中的领头的。本来我想,有李部长出面,市局主持工作副局长又亲自主抓,怎么也得有个说法吧。谁曾想,到现在没有任何结果,他倒顺利出来了,还坐着宝马车到处招摇过市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就是那个家伙呀。我听田馨说过这事,也听说过那个段公子。他爸爸是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,是河西省土生土长的干部。这个田副部长门生故吏、同乡旧友遍布各类行业、多种岗位,把他儿子捞出来不难。对于他们来说,像那天的事根本就不叫事。如果当时没人盯着,他们根本就不用进到局子,弄不好反而得把你们逮进去,待个十天半月都是轻的。”宁俊琦说到这里,长叹一口气,“好经都让歪嘴和尚念歪了。”

    想想宁俊琦说的话,确实就是那么回事。当天如果不是李部长带刘局长及时到场的话,事情不就被那个于晓光给黑白颠倒了吧,别人去不去,自己肯定会被带到分局,好不好还会给自己来个屈打成招。自己当然不会屈服的,但是受罪应该是避免不了的,自己总不能打出公安分局吧。再说了,个人再彪悍还能和国家机器对抗呀?自己自认为不含糊的功夫,在那粒小小的子弹面前,根本就不值一提。想到这里,他也叹道:“是呀,他妈*的,怎么尽是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劝解道:“到什么时候也避免不了这种事情,这就是社会。社会上好官还是很多的,我们不就遇到过好多吗?莫怨难管不平事,只怪自己职位低。好好努力吧,以后当大官,当好官,才有能力管一些不平事,甚至改变一方社会风气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多一些像李部长那样的官就好了。”楚天齐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李副部长能办好多事,却也有他办不到的。比如在段公子这件事上,他可能能够影响一点刘局长的想法,或者不至于让事情黑白颠倒,但他要想彻底收拾段公子是办不到的。别看组织部常务看着比宣传部常务要有实权,那要分在什么地方。在人脉上,李副部长和那个段副部长就没法比,他才来了几年?段某人可是在河西省经营三十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赞同的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李部长的情况你也这么了解,是不是听田馨说的?”说到这里,他“嘿嘿”一笑,“我看田馨和李部长的关系就不一般,要不他能让她开自己的车?”

    宁俊琦挥起手臂,在他身上打了一下:“胡说。你怎么这么八卦?人家李副部长好心让田馨开车接你们,你现在却在背后编排人家的坏话,忘恩负义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也就是这么一说。”楚天齐讪讪的说,“当然了,就是有点什么,也正常,好官也是有七情六欲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是不是找打呀?李副部长那是平易近人。”宁俊琦举起拳头晃了晃,又补充道,“我在省委组织部上过班,当然知道李副部长的基本情况,还用田馨告诉呀!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笑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是不是还对田馨有成见?”宁俊琦忽然说道,“她那么做还不是为了我好?我们是同学、好朋友嘛!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?当我知道你有这么一位同学时,我都羡慕死了。你看她为了你,几乎都可以两肋插刀了。”楚天齐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听你说的就不真诚,就是在应付我。”宁俊琦娇嗔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道:“对了,放假这几天你忙什么呢?连假也休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忙工作呀。玉泉矿泉水公司到现在还没签正式合同,村民是一个劲儿的去找乡政府,乡里也是急的没办法,冯乡长更是一筹莫展。这不是为了联络感情嘛,乡里邀请对方来考察当地的风土人情、人文景观,请了好几次,这次终于来了。那个总监没来,来的是董事王语嫣和几个人,我当然要陪了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俏皮的说道,“她还说这次接受邀请,是看你的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给我戴高帽了,我一听到这类话就肝颤,生怕再有什么误会。”楚天齐说着,做出一副害怕状。

    “德性,你心里还不见得多高兴呢。”宁俊琦不屑的道,然后又说,“他们是一号去的,四号中午走的。他们一走,我马上就到县里坐火车,来看你。因为买票晚,只有站票,快到雁云市的时候,我才坐了有一个小时。一下火车,我告诉田馨我到了,她让我回家休息,联系人的事交给她,我就关了手机,回家睡觉去了。快十一点钟的时候,闹铃把我叫醒了,我才开了手机。 ”

    “哦,辛苦你了,看来你俩早就密谋好了。”楚天齐调侃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霸气”的说:“怎么?不服?还不是为了救你于水火?你刚才不是还说等亲人来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我哪敢不服呢?”楚天齐举手告饶,然后说道,“你对我这么体贴、关心,我感激还来不及呢?你花着自己的钱,还把面子给我,这样的女朋友打灯笼难找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良心。”说完,宁俊琦抬起头,轻声问道:“我还担心你生气呢,怕你认为我是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大度”的说:“不会的。以后咱们请别人吃饭,都是你掏钱,应我的名义。怎么样?”说到这里,直接道,“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想的美,那我不成冤大头了?”宁俊琦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觉得冤的话,我可以用劳动来报答你的慷慨解囊,怎么样?”楚天齐讲出了报答条件。

    宁俊琦想了想,点点头:“嗯,这个嘛……可以考虑,你说说都可以做什么劳动呀?”

    “什么劳动……比如,给你捶腿,给以打洗脚水。”楚天齐扳着手指头,装模作样计算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连连点头:“好,好,可以考虑,还有吗?这劳动强度太小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横心,看上去异常艰难的做出了决定:“还得劳动强度大一些啊,那就给捶背……不行,不行,强度太小了……这样吧,干脆我给你做全身大按摩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说完,他向前快速跨出两步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脸腾的红了,追打着道:“流*氓,流*氓,处处想占本姑娘的便宜,看我怎么收拾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跑,一个打,两人追逐起来,这次跑的要慢的多,完全就是嬉戏的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二人停止嬉闹。

    宁俊琦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,马上向楚天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。然后向旁边跨出两步,按下接听键,把手机放到耳朵旁:“老……爸……嗯,我回来了……和同学吃了点饭……我这就回去,拜拜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去吧,家里催我了。”宁俊琦双手一摊,耸了耸肩膀,做了个表示无奈的动作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好,回吧。咱俩打一辆车,我先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先送你。”宁俊琦坚决的说道,然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得看着你回到党校,我怕你一个人不回家,大晚上的,我的男神被抢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楚天齐认同了她的观点。

    来到路边,一招手,一辆的士停在了身旁。二人打开车门,一同坐到了后排座椅上。楚天齐对着司机说了声“省委党校”,出租车再次启动了。

    微风顺着打开的车窗,轻轻吹了进来,感觉舒服极了。今天的天气就是好,不光白天出了太阳,见了蓝天,就连夜风也这么轻柔。而且风里面也没有那种难闻的味道,仿佛还带着丝丝的香气。楚天齐看了看宁俊琦,见她的脸上一幅恬静略带羞赧的表情,他的心中一暖:大概是心境不同吧,心情好看什么都美好了。

    美好的时光就是短暂,党校已经在前方不远处了。楚天齐扭头看了看宁俊琦,温柔的说道:“不进来坐坐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天气不早了。”宁俊琦说着,脸一红,凑近他,声如蚊蝇的说道,“我怕你又占我便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低声坏笑道:“你可以占我便宜呀,我不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计较个头。”宁俊琦娇羞的说着,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疼的“呲牙咧嘴”,表情滑稽至极。她捂着小嘴,“咯咯”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党校到了。”司机说着,把车子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恋恋不舍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宁俊琦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,他刚回应了一个同样的动作,出租车已经“嗖”的一声蹿出去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