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四十三章 二狗子示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庄浩仁和刘大智刚走时间不长,宁俊琦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看屋内没有外人,宁俊琦放下手中东西,直接就扑到楚天齐怀里,献上了香吻。这可是很少有的,是楚天齐以前经常期盼的事情,可今天他却集中不了精神,纯属是应付。

    宁俊琦觉出了异样,轻轻挣脱他的臂膀,仰头盯着他问:“天齐,怎么啦?那事不都过去一周了吗?”

    宁俊琦还以为他是因为组织工作会议上被批的事,才这样的。等她问完,又觉得不对,便补充道:“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你坐下。”楚天齐用手一指面前的椅子,待宁俊琦坐到上面后,他才向她说了今天庄浩仁、刘大智来过,也讲了那天董建设到开发区的情形,期间也提到了电力局非正常停电的事。

    听完楚天齐的讲述,宁俊琦没有马上说话,但脸上的神情却严肃了很多。楚天齐也没有再讲说什么,两人就这样默默坐着,心里想着事情,屋子里的气氛很是沉闷。

    “天齐……”宁俊琦刚张口说话,却被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头,看着门口方向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,正是刚刚打过电话的二狗子苟富生。

    看到有别人在屋子里,二狗子先是一楞,然后马上上前打招呼,叫了一声“宁书记”。

    宁俊琦和二狗子见过几次,有楚天齐的关系,彼此也认识,她也马上予以了回应,并起身,把二狗子让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待二狗子喝过水后,楚天齐问道:“富生,有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二狗子四外看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指宁俊琦:“富生,都是自己人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楚哥,我不是那意思。”二狗子摇摇头,压低声音道,“此事非同小可,我是担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听二狗子这么一说,楚天齐心里一紧,不由得望向宁俊琦。

    此时宁俊琦也面色严肃,微抬下巴,冲楚天齐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会意,站起身,说道:“富生,咱们去里边说。”说着,他当先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二狗子起身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把办公室屋门反锁后,才走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坐到卧室床*上,楚天齐等着二狗子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,二狗子问道:“楚哥,我问你一件事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又说,“你是不是有一个快递公司?”

    “快递公司?”楚天齐先是惊讶,马上就想到了天宇速递,忙问,“你听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表情,二狗子读懂了意思,继续追问:“快递公司是不是叫天宇速递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完,没有马上回答,眼睛盯着二狗子看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宁俊琦,才说道:“富生,你就说是什么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楚哥,有人要拿这事做文章……”二狗子看着楚天齐,一五一十的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来,二狗子这几天一直在市里办事。昨天晚上,他和几个朋友喝完酒后,到碧海云天洗浴中心去洗浴。那几个朋友都带着媳妇,要去洗鸳鸯浴,只有二狗子是一人前往,于是朋友就起哄要给二狗子安排。

    二狗子当然不能同意,这并不是说他有多纯洁,最重要的是他怕那些朋友的媳妇会传这事。面对朋友的安排,他便极力推辞。可是朋友们都喝了酒,就跟着起哄,楞是也给他开了一个洗浴的单间。朋友们都双双对对进屋洗单间了,二狗子便一个人在单间里看电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位衣着暴露的女郎来了,进门直奔主题,问客人要做多少价位的。二狗子先是和对方闲扯了几句,便明确表示“什么也不做”,女郎嘟囔一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狗子刚松了一口气,不曾想敲门声再起。然后,一个衣着更加暴露的女郎走了进来。这个女郎更直接,上来就扯客人衣服,并伸出手来在客人身上乱*摸。二狗子看情形不对,便声言厉色喝斥对方。不想这个女郎根本不怕这一套,一边调侃二狗子假正经,一边继续和他纠缠着。

    一看对方这个劲头,二狗子干脆迅速走出屋子,到了走廊上。客人不在屋子里,那名女郎自然也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公共区域坐了一会儿,见没有女人再去那个房间,二狗子才慢悠悠的向那个房间走去。身边房间里不时传出男女调笑的话语,或是更为少儿不宜的声音。二狗子虽然没敢放纵,但是听一听这些声音,脑子里意*一下还是可以的。其实,根本就听不清里面在说什么,或是在喊什么,但他能想到他们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马上就到那个单间了,旁边单间里传出的声音,引起了二狗子的注意。他听到里面传出“楚天齐”三个字,便停了下来。二狗子注意到,单间的屋门好像没有关死,屋子里的声音再次传出,听声音是一男一女,二人在对话。

    男:“不会是你弄错了吧,同名同姓的人多了。”

    女:“不会,我发现这件事后,专门找关系,在工商局看到了他备案的身份证复印件。姓名楚天齐,籍贯河西省玉赤县青牛峪乡柳林堡村,复件上面的照片也是他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男:“那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女:“肯定是他没错,你听那名字叫‘天宇速递’,‘楚天齐’三字不正好有个‘天’字吗。”

    男:“你要怎样?要出什么妖娥子?”

    女:“我能怎样,能出什么妖娥子?而他,仅仅只是一个科级小官,却能在省城有公司,这才真是一个妖娥子。你说他这钱是从哪来的?看来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他了。哼,要是有关部门知道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男:“你要……小点声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正听得入神,忽然传来走路的声音,把二狗子下了一跳。他回身看去,见一个工作人员正向这边走来。他马上迈动脚步,三步并做两步回了自己屋子,并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二狗子听到屋门响动的声音,像是旁边那个屋子。他下到地上,轻轻拉开屋门看去,见有一男一女走在楼道里,旁边那间屋门已经大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二狗子停了下来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看二狗子,又看着宁俊琦,二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楚天齐道:“富生,你看到那两人长什么样子吗?”

    二狗子摇摇头:“没看到,我只看到他们的背影,只看到他们都是穿着居家服,也或者是专门带的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此话,屋子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只是表面的安静,其实楚天齐和宁俊琦心里就像滚开的水一样,不停的翻滚着,不停的想着事情。他们在想二狗子刚才说的话,在想其中的利害,在想那一男一女究竟是何许人。

    看了看低头深思的二人,二狗子站起身,说道:“楚哥,宁书记,我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富生,等一下。”宁俊琦喊住了二狗子,“对了,那两个人长的高矮胖瘦?”

    二狗子边想边说:“哦,当时楼道光线较暗,看的不很清楚。不过男的要高一些,和我这个头差不多,女的应该在一米六到一米六五之间。看背影男的较瘦,头不大,好像头顶的头发也有点稀。女的好像要丰满一些,留着长头发。对了,她的屁*股看上去很肉乎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脸一红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看出了对方的囧态,宁俊琦道:“富生,谢谢你,你说的很详细,这对我们帮助很大。”

    二狗子点点头,再次说道:“那我走了。”说完,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富生,等等。”楚天齐站起身,叫住了对方,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,就没想其中的利害关系吗?”

    盯着楚天齐看了一会儿,二狗子长嘘了一口气:“想了。从昨天听到这件事,我就在想,想他们要干什么,同时也想他们说的那件事,几乎想了一夜。今天早上,我得出结论,他们一定是要对楚哥不利,一定是要栽赃陷害。所以,我才起早往回赶,要把这件事当面告诉你。为的就是让你有心理准备,能够想出对策,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问:“万一,我是说万一那个公司真和我有关系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,即使那样的话,那你肯定也是清白的,也或者另有隐情。”说到这里,二狗子一笑,“因为我相信你,相信楚哥的为人。”

    忽觉心中一股暖流涌过,楚天齐紧抿嘴唇,在对方肩头拍了拍,挤出一丝笑容:“兄弟,谢谢你,谢谢你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二狗子一笑,没有再说什么,拉开屋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传来门锁打开的声音,然后又响起开关门的声响,二狗子的脚步声也消失了,屋子里一下子陷入了沉静,死一样的沉静。

    楚天齐紧紧盯着宁俊琦,宁俊琦也盯着他。虽然二人什么都没说,但都从对方眼中,看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过了足有五、六分钟,二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:“你怎么看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