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九十四章 老三,快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。”楚天齐连说了两个“好啊”,从包里拿出三十元钱,递了过去,“买一张票。”

    女人正要伸手去接,被黄牙男人一下子打在手上:“什么钱你都敢拿。”

    女人赶忙收回手,嘴里嘟囔着:“要高价的也是你,不让拿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头发长见识短。”黄牙男人狠狠申斥道,然后又转向楚天齐,疵牙一笑,“对不起了,你请回吧,你的钱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嬉皮笑脸的样子,楚天齐真想抽这家伙几个大嘴巴子,但还是压着火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现在游客满员,今天不卖票了。”黄牙男人嚣张道。

    女人插了话:“听见没,有钱也不行,就是不能进。”

    这次,男人没有斥责女人,反而冲着她笑着点了点头,表示着赞赏。

    有了男人的“鼓励”,女人更加自得,手指着楚天齐道:“黑大个,你瞪什么眼,叫你回你就回,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敢威胁我?”楚天齐苦笑不得的说。

    “就威胁你了,怎么样?”女人声音更高,还叉起了腰。

    看到对面这两人这么嚣张,楚天齐的火“呼”的一下,升了上来,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正这时,后面有人嚷道:“前面怎么回事?你们闹纠纷,也不能不让我们进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回头,见说话的是个体格魁梧的壮汉男人,比自己还高了少半头。壮汉旁边跟着四个精壮的年轻人,而且这四人都是青一色的黑鞋黑裤黑半袖黑墨镜,胳膊上全部都纹着图案,俨然是保镖或是打手的装扮。

    壮汉看到有人看自己,马上把目光躲*到了对方身上,果然对面的傻大个收回了目光,向旁边退了两步,似乎还低下了头。壮汉鼻子哼了一声,带着四人,从楚天齐身旁走过,而且还故意撞了对方一下膀子。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对方在自己的撞击下,竟然纹丝未动,而自己勉强没有被撞倒,但肩膀却隐隐生疼。

    在诧异中,壮汉回头看向对方,见对方虽然面带微笑,但目光中却有着一种深不可测的东西。壮汉心中一凛,收回目光,急匆匆的走了进去。对于身旁点头哈腰、满脸赔笑的黄牙男人,壮汉根本连看都没看。不过,他在走出一段后,仍然回头看了看,把楚天齐的印象深深刻在了脑海中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然也看出壮汉一伙不是善类,但他回避对方的目光,并不是畏惧对方,而是他觉得没必要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。而且,自己和对面两人挡在门口,的确影响了游人的出行。就是这样的避让,对方仍然还要再撞自己,那就怨不得我了,于是楚天齐不动声色的稍微用了一下力,结果就让对方尝到了厉害,知难而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只把和壮汉的相遇,当做一个小插曲,根本就没放到心上。可是世界就是这么小,很快他们又见面了,却换成了另外一种场合。这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直到壮汉五人的身影消失,黄牙男人才收回了目光,又把目光投到了楚天齐身上。刚才壮汉拿眼瞪这个傻大个,还用肩膀撞他,结果傻大个迅速低下了头。而且在壮汉撞到他的时候,不但没有任何反击行为,反而还和壮汉笑了。现在黄牙男人心中有底,乍一看对面这小子有点唬人,原来也是个软蛋,便心中大定,把别人的嘱咐早抛到了脑后。他不知道的是,壮汉现在还肩膀疼着,他只以为壮汉占了多大的便宜呢。

    经过和壮汉的这么一个小插曲,楚天齐的火消了下来,暗自叮嘱自己: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没必要和对方一般见识。再说了,自己是来调研的,如果和对方发生冲突的话,大部分人肯定会以为自己欺负卖票人呢。正好给了一部分人话柄,太得不偿失了。于是,他就在想,如何能够既不爆发冲突,今天又能顺利进去的方法。

    看到傻大个傻楞楞的站在那里,俨然被吓傻的样子,黄牙男人挑衅的说:“刚才跟你说的,没听见呀,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正在思考的楚天齐,没想到对方这个时候竟然找上了自己的茬,一时没有注意,不知道对方刚才说了什么。便看着对方,等着对方给自己答案。

    一看自己的“厉害”起了作用,对方竟然连话都不敢搭,黄牙男人再次叫嚣道:“叫你走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女人也在旁边帮着腔:“就是,再不走,让老三派人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男人转头看向女人:“瞎咧咧什么,什么话都往出吐露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二人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劲,楚天齐真是哭笑不得,不过最终他还是笑了。他笑着对黄牙男人说:“你不是说游客满员,今天不卖票了吗?那为什么刚才的那几个人又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人家是谁?光看人家那车,就甩你十万八千里,骑个破摩托还想跟人家比。”黄牙男人哧笑着。

    女人的话更是尖刻:“就是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一个黑不楞腾的傻大个,还跟人家比,人家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牙男人忽然转过身,一巴掌打到了女人脸上:“够了,不说话能死呀?你是不是不想活了,什么都敢说呀?啊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”女人“我”了两声,自己给自己来了个大嘴巴子,“真是该死,老三不让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闭嘴行不行,小心我撕了你的烂*”黄牙男人把女人推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女人去到一旁捂着腮帮,不再说话,但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事发现场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看了这么一出,虽然不耻男人打女人,但楚天齐也觉得这两人都是欠揍的主。谁挨揍也不值得同情,反而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黄牙男人见楚天齐在笑,笑自己和女人的“内部矛盾”,不禁火气更盛:“叫你走,你听见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走?我的证明不行,那我花钱进去总行吧。”楚天齐不生气,而是故意调笑着对方,“要不你就给我说出个所以然来,我为什么不能进,什么时候能进?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还是个滚刀肉,黄牙男人忍不住骂道:“傻大个,你还真是个草蛇缠腿,想甩都甩不掉。好,那我就告诉你,只要是你来,什么时候都不能进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终于说实话了。那我就要进,你能把我怎么着?”楚天齐说着,还真做出了冲卡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哟呵,你还想硬闯啊。”黄牙男人说着,从旁边抓起一根木棍举在手中。意思很明显:你只要硬闯,我就打你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楚天齐,出什么洋相呢?”伴着银铃般的笑声,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声音很熟,楚天齐回身望去,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已经久未见面的河西日报社记者欧阳玉娜。没想到一年多没见,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她,她看上去更瘦了。不知道是保持身材的结果,还是工作劳累的,也或者是心事给闹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楞了一下,迎了上去,面带惊喜的说:“玉娜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能来,我为什么就不能来?我还要问你为什么到这儿了?”欧阳玉娜俏皮的说。

    正这时,又一个声音响起:“你俩认识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抬头看去,停车场那边快步走来一个人,正是县旅游局局长夏雪。

    夏雪很快来到两人身边,看看楚天齐,又看看欧阳玉娜,才笑着道:“哦,我想起来了,她送你手机,还给你做了证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夏雪指的是,自己被市纪委带走后,欧阳玉娜给省纪委出证明,证明她是自己女朋友的事。这件事好多人不知道,但知道的人也不少,想来夏雪要知道也不难。他怕夏雪再说出什么话,也怕她一会搅了自己的事,便说道:“先说正事,我遇到事了,是……”楚天齐说了刚才的事,并让两人配合自己,不要自报身份。

    其实,刚才在看到欧阳玉娜的一瞬间,楚天齐已经有了一个想法,一个戏弄对方的想法,一个让对方说出后台的办法。并最终达到进入抗战根据地旧址的目的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倒没什么,听完楚天齐所说的办法,连连叫好。但夏雪却迟疑起来,总感觉有些恶作剧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到夏雪犹犹豫豫的样子,楚天齐说道:“夏局长,你要是实在不愿意,想做老好人的话,就不要参与了。对方不认旅游局的证明,你可以忍,我却不能忍。我反正得让大记者配合,这也算伸张正义,扶危助困嘛!再说了,如果他能遵守规矩的话,我的办法自然也就失效了,根本不存在戏弄他们这么一说。”说完,楚天齐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也紧跟在楚天齐后面。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。”夏雪说着,紧走几步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黄牙男人眼见着先后来了两个女人,和黑大个嘻嘻哈哈的不知说了什么,忍不住心里泛着酸水:好白菜都让猪拱了。正在心中腹诽着,眼见两个美女走上前来,黄牙男人不禁心花怒放起来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抢先问道:“门票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人十块。”黄牙男人一边说着,一边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欧阳玉拿出三十元钱递了上去,“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黄牙男人用眼一扫,明白了对方的用意,你们是要带那个黑小子进去啊,哪怎么行。于是说道:“不好意思,现在客源将满,只能进去两位,还必须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话的时候,唾沫都喷了出来,还带着一股酸臭味。本来还想多戏弄对方一会儿,现在实在恶心,欧阳玉娜干脆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,扛在了肩上,咬着牙道:“来,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拿出的东西,黄牙男人先是一楞,然后马上从衣服口袋拿着手机,拨了出去。电话一通,他就迫不急待的说:“老三,快来,出事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