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五十四章 好心办坏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尽管坐硬座,尽管要坐十二小时,但和心爱的人互相依偎着,两人睡的很是香甜。期间曾经醒来过几次,耳边充斥的也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,在这种声响催眠下,很快又进入了梦乡。经过几次调整,两人的睡姿也变了好几次,由原来的互相依靠着,变成了女孩斜躺在男孩怀里。

    男孩又一次醒来,右胳膊有些酸麻。正要活动一下,才意识到女孩躺在自己怀中,便做罢了。女孩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上,表情很是恬静,脸蛋也红扑扑的,嘴角还挂着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男孩忍不住抬起左手,在女孩脸颊上轻轻抚了抚。女孩鼻翼动了动,小*嘴也吧咂了几下,一滴涎水钻出嘴角,挂在腮边。男孩看到此景,正要帮她拭去,忽然笑了笑,把左手又拿了回来。

    男孩抬起头,看向窗边,这才注意到,灰蓝色的窗帘透进了亮光。抬手看了看手腕,腕表显示时间六点多,再有几十分钟就该到站了。左手揉了揉眼窝,弄掉眼角的一点脏东西,他的头脑也清醒了好多,心中暗道: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    男孩觉得怀中动了一下,低头看去,怀中的人儿已经睁开眼睛,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天齐,几点了?”女孩轻声道。

    男孩回答:“六点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马上就该到站了。”女孩说着,就要坐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。”男孩摇摇头,右手继续揽着她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这么多人看着呢。”女孩说着,下意识的向旁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男孩不以为然:“怕什么?都是生人。谁知道你是书记?”

    “小点声。”女孩娇嗔道,“那也不行,也得注意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形象?对对对,注意形象。”一边答着,男孩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女孩儿警惕的说着,然后强行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天亮了。”男孩儿说着,轻轻拉开了车窗上的小布帘。

    女孩拢了拢头发,拉开挎包拉链,拿出一个小镜子,照了起来。小镜子里,映出身旁男孩的表情,女孩调整了一下角度,发现男孩儿在笑,不怀好意的笑。女孩转头白了男孩儿一眼,照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妆容。

    在照到自己嘴角的时候,女孩发现腮边有一丝印迹,仔细一看,是涎水留下的,便脸色一红,用纸巾轻轻擦掉了。此时,她已经明白了男孩发笑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好小子,你看我笑话。”低声咬牙说着,女孩儿右手已经拧到了男孩的腿上。

    男孩儿小声“哎哟”一声,疵着牙道:“宁俊琦,你谋杀亲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。”女孩儿手上一加劲儿,笑吟吟道,“有这么温柔的谋杀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谋杀,我说错了,是调戏。”男孩露出坏笑,趁机拿开了女孩的手臂。

    女孩脸色微微一红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各位旅客同志,雁云火车站马上就要到了,请大家做好下车准备。”车厢里忽然响起广播喇叭声,打断了二人的嬉闹。

    “该下车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站起身,把行李架上的两个包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说话,而是看着楚天齐,脸上满是调皮的笑容,有时还俏皮的向他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啦?”楚天齐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宁俊琦轻轻摇着头,“你看人家笑话,人家也要看你笑话。”她又提起了诞水的事。

    任凭楚天齐如何追问,宁俊琦就是不告诉他原因,这反而让他更加疑惑,也有了一丝小小的不安。

    火车停了下来,二人随着人流向车外走去,宁俊琦的笑容更浓了,还不时俏皮的看看身旁的他,向他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事?快告诉我吧。”楚天齐边走边又追问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哼”了一声:“就不告诉你,到时让你出大丑。”她说着,快步向前走去,摇头晃脑的,很是自得。

    就这样,宁俊琦快步走在前边。楚天齐则提着两个包,紧紧跟在后面,不时问着刚才的话。宁俊琦笑而不答,甚至还倒背着手、怡然自得,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。出站口已经近在眼前了,可她还是没有要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天齐,在这儿呢。”一个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循声望去,见出站口处有一个人冲着自己挥手,正是好朋友于涛。便马上也挥了挥手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。”宁俊琦娇嗔一声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,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天齐,今天带你去见我爸。”宁俊琦的声音很低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楚天齐一楞,继续求证道。

    “我爸中午就回来,昨天我给他打过电话。”说完,宁俊琦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大喜:怪不得她那么神秘呢,原来是让自己去见未来的老丈人。他不禁心中涌上一丝忐忑,紧走几步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过了出站口,和于涛见面,三人再次打过招呼,向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于涛走在前面,边走边说:“哥们,你现在越来越出息了啊,出站这么一会儿时间,和女朋友也是那么腻腻歪歪的。”

    知道于涛在调侃自己,楚天齐却大言不惭:“那是,我就是要和我家俊琦腻歪。不像你,见到女孩儿就放电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轻轻拧了楚天齐一下胳膊,红着脸瞪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脸皮越来越厚了,以前可不这样,和孟玉玲那会……”说到这里,意识到走嘴了,于涛马上打住,回头看了二人一眼,干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楚天齐脸红了。

    来到停车场,上了于涛的汽车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汽车停在一个饭店门口。

    正好云翔宇从饭店里走出来,四人一同走进去,进了预定好的餐饮包间。

    刚一坐下,云翔宇就说:“哥们,到底怎么啦,非要急着把股东辞掉?当初要是没有你打下的基础,也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天宇速递,你不必客气,股份是你该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客气,反正就是不当这个股东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手续都准备出来没有,一会儿咱们就去办理。”

    于涛也说:“哥们,你别那么固执好不好。反正你离的远,天宇运营的事,也不用你操心,你只管当你的股东就行。你这么做,就太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坚持己见:“我以前就说过,不当这个股东,只是一时没办手续,这次正好有时间,一会儿我们就去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手续是现成的,昨天你打过电话后,我就弄出来了。”云翔宇又说,“我俩已经商量过,你实在不当的话,就先给你支出十万资金,其余的继续放在里面,到时分红。当然了,会把你的股东身份变更掉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不用,真的不用,我一分也不要,说不要就不要。”

    云翔宇劝解道:“哥们,何必那么固执呢?你这也太见外,太不拿我俩当哥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太伤哥们感情了。”于涛也附合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插了话:“云处、于处,我可以说两句吗?”

    二人稍微一楞,云翔宇道:“当然可以,你帮我俩劝劝他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一笑:“二位,对于你们之间的哥们情谊,我很感动,也替天齐高兴,可这股东他坚决不能当。以前他不想当,现在就更不能当了。几天前……”宁俊琦向二人简要讲述了黄敬祖、王晓英以此要挟之事。

    听完宁俊琦的讲述,云翔宇和于涛面面相觑,既惊愕又似乎有些质疑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看二人,说:“哥们,刚才俊琦讲的都是实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别人竟然知道了这件事?”云翔宇有些不解,“就是知道了,又能怎样?公司注册的时候,你还当老师呢,跟你当官没有任何关系。再说了,就你那小官……这也太扯了吧?”

    “云处,别看就是这么一个小科长,他近几年可是多次被人鼓捣了。尤其今年,更是让人捅了好几次,要不是他自己一直洁身自好,怕是早就倒霉了。”宁俊琦接了话,“这次股东的事,也是对方投鼠忌器。否则,只要向有关部门一反映,又会在玉赤掀起轩然大*波,即使最后证明他没什么事,职位怕是也得拱手让人了。其实,他现在已经“被有病”了,被要求退居幕后。当然跟这件事没有关系,但如果再有这事一掺和,那就更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被有病、退居幕后?”云翔宇很是奇怪,“你们县里也太奇怪了吧,这名词也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身上名词就是多。”楚天齐简单讲了这个奇葩决定。

    云翔宇、于涛对望一眼,云翔宇又说:“哥们,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,害了你,对不起。一会儿我们就去办手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了一声“好”。

    宁俊琦语重心长的说:“二位处长,我也给你们提个醒,要未雨绸缪。虽然这个公司是你们凭自己实力创办的,和职务无关,但要记住‘当差不自在’这句话。现在也许还没人盯着,但是随着职务提升,竞争对手早晚会瞄上这个公司。到时,恐怕就说不清了,他这次的事,就是个很好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也该好好考虑考虑了。”云翔宇点点头,“一会儿吃完饭,先把哥们的事办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