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六十六章 最后的晚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往后一闪,不料双脚都踩在一块稀滑的东西上,整个身体倒向一旁。危急时刻,他腰眼一使劲,右手胡乱一抓,堪堪抓*住了一个东西,整个身体也靠了上去,立刻有“咣当当”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天齐,天齐……”一个人疯了一样跑过来,抱住楚天齐,大哭着,“你没事吧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俊琦,是你吗?”一张熟悉面孔出现在眼前,楚天齐以为是在做梦,便紧紧抓*住对方,声音颤抖着说,“俊琦,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伤到哪了,伤到哪了?”宁俊琦已经泪流满面,不停的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声音嘶哑:“俊琦,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场景挺感人,可两人说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此时,好多人向这边跑来,同时心中纳闷:明明看见汽车撞人了,怎么现在又像是变成了感情戏?

    “书记,小楚,这是怎么回事?”郝晓燕当先冲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郝姐,天齐受伤了,快快……”宁俊琦哽咽着,已经说不下去了,“医院,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,伤哪了。”郝晓燕急忙抓*住楚天齐,焦急的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被闹懵了,现在还没反应不过来。刚才自己只顾低头走路,猛得就听到一阵尖厉的刹车声,然后自己差点被滑倒,刚稳住身形,宁俊琦就到了。现在郝晓燕又出现了,还有好多熟人正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做梦吗?”楚天齐自语着。

    “天齐,不要吓我,千万不要吓我。”宁俊琦哭着,又催促道,“医院,快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郝晓燕茫然的看了二人一眼,心里话:这两人没事吧。然后对着楚天齐道:“小楚,这哪是梦啊,这不是在青牛峪乡吗?你看看,这是俊琦,我是郝姐。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梦?”说着,楚天齐在自己身上使劲掐了一把,“真不是梦,太好了。我没事,能有什么事?”说着,他还踢了踢腿。

    众人都到了近前,纷纷问着“没事吧,没事吧”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又是踢腿,又是抬胳膊的样子,宁俊琦意识到楚天齐可能真没事,她这才发现,自己正抱着楚天齐,旁边还围了一圈下属。宁俊琦脸一红,赶忙松开双手,躲到一边擦眼泪去了。

    郝晓燕不放心,又让楚天齐在地上走了几圈,活动活动胳膊腿。见他行动如常,看来真没事,这才说道:“大家散了吧,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有的人意犹未尽,尽管有的人心存疑惑,但都不得不散去了。他们就是再好奇,但知道书记的笑话不能看,否则有自己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才发现,自己刚才是靠在大铁门上了,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院门口。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,有两块西瓜皮,也不知道什么缺德人乱扔的。乡里那辆现代车停在进门位置,驾驶位旁的车门大开着,车身后面和下面地上留有深深的车辙印。

    “小楚,楞着干什么?回办公室吧。”此时,郝晓燕已经扶着宁俊琦,正向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上前关上驾驶位车门,跟在她俩身后走去。

    进到办公室,郝晓燕直接把宁俊琦扶到里屋,倚靠在床头上,又倒了半杯水,放到床头柜上。然后,他也挨着宁俊琦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梳妆台下拿出小凳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时,宁俊琦脸色煞白,脸上泪痕交错,失神的望着前方,嘴唇还在微微动着。

    “宁书记,你这几天是怎么了?人瘦了一大圈,眼窝深陷,说话颠三倒四,心不在焉的。”郝晓燕轻轻拍着宁俊琦胳膊,说道,“刚才可把我吓坏了,我正从屋里出来,看到院门那里好像是小楚,就追上去准备说话。忽然就听‘嗞’的一声刹车声音,我一楞神,就见‘现代’车把小楚撞飞了。”说着,她转头看向楚天齐,“小楚,你真没事吗?我看车都撞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郝晓燕这么说,宁俊琦也抬起头,看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没撞到。我正低头走路,就听‘嗞’的一声,看着汽车已经几乎挨上腿了。我下意识的往后一撤身,就觉得脚上一滑,向旁边倒去。我用手胡乱一划拉,就抓*住铁门上的钢筋了,人也靠在了铁门上。然后就见她过来了,哭的泪人似的,我还以为做梦呢。”说着,楚天齐脸上浮现出甜蜜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差点被女朋友撞了,你还美呢?真是的。”郝晓燕调侃一句,把脸转向了宁俊琦,“宁书记,你可不能自己开车了,要出事了怎么办?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。孟师傅这几天有事不在,你可以叫别的司机,叫我也行呀。对了,把钥匙给我,我去挪车。”说着,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宁俊琦四外看了一下,手也在床*上摸了摸,忙道:“呀,钥匙还在车上呢,还有我的包。”说着,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去吧。”郝晓燕让宁俊琦坐下,自己站起来,向外走去。快到门口的时候又说,“该吃午饭了,你们等着吧,我给你们带回来。”说完,拉开屋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声屋门响动后,屋子里静了下来,很静,很静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有好多话要说,可一时不知从何说起,只是偷眼看着宁俊琦。

    宁俊琦双眼失神的望着前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又咽了两口唾液,楚天齐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该不辞而别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说话,就连坐着的姿势也没动,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“实在对不起,我那天不辞而别,给你添麻烦了,也让李书记白跑了。”楚天齐边说边看着宁俊琦。

    宁俊琦还是无动于衷,好像旁边没人似的,更别说听到声音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起来,走过去,坐到了她的旁边,眼睛紧紧盯着她,认真的说:“俊琦,那天我不辞而别,也是一时没反应过来,再加上酒劲没过,才做了错事。出去时间不长,我就后悔了,后悔不该这么做事。我正想给你打电话,手机也响了。我想肯定是你,等我兴冲冲拿出手机的时候,铃声变成了关机声音,没电了。我又……”

    宁俊琦打断了楚天齐:“你的腿真没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回答:“没事。”然后又接着说,“我又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不想听。”宁俊琦摇摇头,打断了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双手,轻轻抓*住了宁俊琦胳膊:“俊琦,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开。”宁俊琦沉声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,我不放开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同志,请你放开。”宁俊琦把头转向楚天齐,她的语气很冷,冷的没有一点感情*色彩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眼神,楚天齐不由得心头一紧。他发现,她的眼神太冷寞,也太陌生了。完全不像是看着一个熟人,更不像是看着恋人,倒像是看着一个讨厌的人,要说是看着仇人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楚天齐顺从的拿开了双手,心中暗道:她怎么啦?难道真的彻底没戏了?那也不至于这样吧。莫非真的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传来郝晓燕的声音:“我进去了啊。”说是这样说,可屋门却没推开。

    “郝姐,进来吧。”宁俊琦伸着脖子道。

    郝晓燕推门走了进来,边走边说:“小楚,真有口福。乡里好不容易改善一顿伙食,还让你赶上了,这肉味闻着就香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赶紧去接一下,楞着干什么,木头人?”宁俊琦说着,推了楚天齐一把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楚天齐慌忙答应一声,迎上前去,接过了郝晓燕手中的汤盆,放到了梳妆台上,然后支开了墙角放着的小方桌。

    郝晓燕把手中的食品袋放到方桌上,从里边拿出几个饭盒。盒盖一打开,里边的香味就飘了出来,确实挺丰富。家常豆腐、西红柿炖牛腩、清炒西芹,再加上汤盆里的柴鸡口蘑汤和那盘小咸菜,也够四菜一汤的标准了。主食是大米饭。

    郝晓燕从身上摘下小挎包,往床*上一放,说道:“车钥匙也在里面。你们慢慢吃,我还没吃饭呢,去晚了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微微一笑:“郝姐,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当电灯泡。”郝晓燕“咯咯”一笑,“小楚,刚才宁书记怕你受伤,都急着什么样了,你可要好好表现表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是,一定,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。”宁俊琦接了一句,脸上满是娇羞之态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打扰二人世界了。”郝晓燕边走边说,“哎,羡慕呀,还是年轻好呀。”

    郝晓燕出去了,屋子里只剩下宁、楚二人。宁俊琦的笑容不见了,又换上了刚才那种冷冰冰的神态,和郝晓燕在场时的表情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吃什么呀?”楚天齐轻声问道,“我给你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头也不抬:“不用管我,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也得吃点,要不少喝一点汤。”说着,楚天齐已经拿起了一只空碗。

    “你吃吧,吃了这最后的晚餐,赶紧走。”宁俊琦的声音冷冷的。

    “最后的晚餐?”楚天齐心中一凛,但还是故意调侃道,“这是中午,不是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。”宁俊琦长嘘了一口气,“意思都一样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