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八十七章 只是阶段记录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乡下调研这一周,楚天齐几乎每天都在钻山沟,除了调研时见到乡镇领导和企业负责人外,和外界联系的主要方式就是手机了。

    在离开向阳镇的第二天,就接到了候三的电话,问他现在在哪里,住的习惯不习惯。楚天齐自是表示了感谢,并让候三有事情可以找自己,能帮多少忙会尽量去帮,俨然把候三划到了朋友圈内。其实,楚天齐从“兄弟”旅馆走的时候,就想打电话表示感谢,可当时只顾喝酒、说话,忘了留对方手机号了。至于候三能有自己的手机号,楚天齐并不觉得奇怪,了解一个电话号码,对于候三来说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刘文韬也给楚天齐打过一个电话,除了询问楚天齐的工作情况外,也顺便讲了一些乡里的事情。从刘文韬的话中,楚天齐听的出来,冯俊飞临时主持乡里全面工作,很兴奋,王晓英也异常活跃。至于陆勇,倒没有发现任何动静,甚至比宁俊琦在乡里时还要低调。

    刘文韬说,越是这种不该低调的时候低调,反而更值得警惕。对于乡里的情况,刘文韬请楚天齐放心,也请宁俊琦放心,他会及时关注着。楚天齐表示感谢,对方只说了句“咱们是兄弟”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魏龙是星期五来的电话,询问了调研工作顺不顺利,让楚天齐注意行路安全、调研安全,并要注意防暑、防蛇等等。魏龙也简单讲了单位的事,现在没有什么异常,三人也几乎每天去单位转上一圈。当然,魏龙也笑言,除了楚天齐周末被安排两次值班外,再没有同样的安排。

    从魏龙的话中,楚天齐听到的是同事的关心,感受最多的是长者的温暖。他除了对魏龙表示感谢外,心中更多的是感慨,感慨世事变化无常,也更坚信了“人心换人心”这句话。

    肖婉婷和岳佳妮也共同打过一次电话,当听说楚天齐在调研旅游时,都羡慕不已,言说楚天齐“一边游玩,一边就把工作干了”。楚天齐回答她们“要不你们试试,看看是不是她们认为的那样”。二女自然不甘示弱,还说等有时间的时候,一定要让楚天齐带着游览一番这些旅游景点,也要去乡里看看宁俊琦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周当中,打电话最多的就是宁俊琦了。自从楚天齐和候三喝多那天以后,宁俊琦几乎每天都给楚天齐打电话,有时一天还不止一次,她笑称“在掌握他的运行轨迹,在监控他”。楚天齐当然明白,这是宁俊琦在关心自己,并提示自己少喝酒。

    在电话中,宁俊琦会过问他的调研情况,会帮他分析典型问题,也会给他一些建议。说实在的,有时宁俊琦看似不经意的一个点拨,也会让楚天齐从中受益不少。当然了,每次打电话,都不可避免的要腻糊上几句。在楚天齐的带动下,宁俊琦现在也经常会主动说上一些暧昧的话语,虽然不能见面,但也有另一种甜蜜在两人心头。

    除了那天和候三喝了好多酒以外,接下来的几天,没有人再请楚天齐喝酒。就是有人提过请他吃饭的话,他也知道对方是一种客气,自然没有当真等着吃饭、喝酒。只是偶尔在晚饭时,自己喝上一瓶啤酒。

    这几天,白天做调研,晚上就是整理当天的报告,同时也修补、完善前一、两天的部分内容。这样的日子倒是挺充实,每天还有和宁俊琦的电话传情,倒时一点也不觉得枯燥。加上白天走了好多路,又说了好多话,因此只要一躺下,就很快进入了深度睡眠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又是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调研旅游的过程中,对于当地的一些资源情况和风土人情也掌握了很多。尽管是在同一个县里,但好多乡镇之间的风俗还是会有不同的,有的差异还很大。这些东西也许未必用的到,但多了解一些总没坏处,也算是一种意外收获吧。

    周日晚上,楚天齐返回了县里,吃完晚饭,进到宿舍的时候,将近八点钟。楚天齐拿出这几天的报告,从头到尾过了一篇,又把总报告内容进行了个别调整,同时连标题内容也进行了更换。在将近十点的时候,和宁俊琦通过一次电话后,上床休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期一,楚天齐起床、洗漱后,到食堂吃过早点,就拿上自己整理的内容,到了县委楼四一三办公室。

    将近十天没待在这个房间,乍一进入,既感到亲切,也多少有一些陌生。房间里一切摆设依旧,桌子、柜子上都积了一些灰尘,显见那三人来的不多,或是转一遭就走了,也没有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手中的东西,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卫生清理。然后擦抹桌椅、柜子、窗台和拖地面,并烧上了热水。等这一切都干完的时候,也到八点半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坐下,点着了一支香烟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他拿出一看,是夏雪的号码,赶忙按下接听键,叫了一声:“夏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夏雪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着摇摇头,装起了手机。他有些纳闷,夏雪怎么知道自己回来了。昨天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,她应该不在单位,又怎么能看到自己?而今天自己在食堂没有见到她,到办公室也很早,除了一楼警卫室的值班人员外,整栋县委楼没见到一个人,更别说见到在政府楼上班的夏雪了。

    带着狐疑,楚天齐拿着自己的“成果”,来到政府楼,到了旅游局局长办公室前。他抬起手,轻轻敲了敲门,里面传出女人的声音:“请进。”他听的出来,是夏雪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,走了进去,目光迎面投了过来。目光来自于坐在办公桌后的夏雪局长。她的目光,在楚天齐脸上逡巡一遍,又在他的身上扫过之后,才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夏雪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我是昨天晚上回来的。”说到这里,他反问道,“夏局长,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我回来了?莫非有人盯稍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,还需要有人专门盯稍?想知道你的行踪还不容易?”夏雪笑着道,然后话题一转,“调研完了?你的调研报告呢?”

    “还没来得及打印,你先看看。”楚天齐说着,把手写的资料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雪接了过去,说了句“你先做”,就开始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然没有客气,直接做到了沙发上,从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,开始喝了起来。他一边喝水,一边扫视了一下局长办公室。这个办公室来过好几次,还没注意看过。办公室布置的很简单,就是老板台、老板椅、沙发、茶几、绿植、饮水机什么的,墙上悬挂着全县旅游分布图。整个布置不带一点女性的特点,就连她桌上的水杯,也是淡金色,算是中性色调。只有桌上的那盆圆叶小盆栽,似乎透着一丁点女性的柔美。

    看完屋内布置,楚天齐把目光投向了夏雪。只见她时而沉思,时而皱眉,时而面露喜色,看来确实是在认真的看。她无意中一抬头,看到他正关注着自己,便故意咳了两声。楚天齐意识到自己的疏忽,赶忙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夏雪看了足足半个小时,这才把纸张放到桌上,抬起了头,看着楚天齐,说道:“这就是你的报告?这也没什么实质内容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道:你说没什么实质内容,可为什么表情还变来变去的?尽管这么想,但他当然不能这么说了,便认真的问道:“夏局长,你认为我给你看的东西没什么实质内容?那可是十多页内容,是我每天总结后又汇总的,起码也有六、七千字吧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就是这个觉悟呀?写报告全靠凑字数?”夏雪的话,很尖刻,“知道你回来后,以为你已经大功告成,当时还佩服你的效率高呢。我甚至已经通知财务,把你的报销费用都准备好了。现在看到这个报告,我想起了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古人——南郭先生,也想起了和他有关的一个典故。”说到这里,她看似婉惜的叹了口气,“哎,看来,还是我性子太急,对你期望值太高了。一会我就告诉财务,那笔报销费用先暂时再替你保管一段吧,希望你不要让财务人员保管的太久。”

    听到夏雪的话,楚天齐心中暗道:说话真损,你直接说我“滥竽充数”就得了,还一会“南郭先生”,一会又“古人”的。从对方的话中,楚天齐也听出来了,她根本就没准备给自己报销费用,最起码这次是别指望了。刚才她说这话,无非是在说风凉话,无非是拿话消遣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小会儿,楚天齐问道:“夏局长,看了我写的东西,你有什么高见?不妨指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哦?听你的意思,好像还有点不服气。那好啊,我就给你指教一二。”夏雪说着,又翻了几下桌上的纸张,说道,“你刚才也说了,自己写了有好几千字。可这些文字,更多的是记录一些景点的基本情况,记录一些经营者的苦衷,编造了几个小故事。关于这次调研的思考,以及你的建议和相应对策,一点都没有!充其量,就是干了一份记录员的工作嘛!不知我的回答,你满意吗?”

    让夏雪没想到的是,楚天齐没有服气的样子,也没有要辩论的意思,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夏局长,我给你看的内容,本身只是一个阶段记录嘛!你看标题,我不就是这么写的吗?你说的太准了,还是你太性急,看来你已经意识到了这点,可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