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一十三章 该怎么办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就在楚天齐躲避保安追赶的时候,在玉赤饭店一间客房里,一个戴眼镜男子正在打着电话。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雷鹏的跟班、也算是楚天齐朋友的皮丹阳。

    皮丹阳几乎是满脑门黑线,不停的拨打电话,可对方电话明明通着,就是没人接听。气的他把手机扔到床*上,骂了一句:“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就在手机翻滚到床*上的时候,忽然“叮呤呤”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皮丹阳一楞,赶忙俯身拿起手机,看到上面来电显示后,他长嘘两口气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皮总,有什么事情啊?我正和小妹潇洒呢,要是没什么要紧事,别天再说好啦。”手机里传来一个生硬的南方男子口音,还夹杂着女人们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张总,有事,正经事。”皮丹阳的声音尽量平缓着,但还是有些生硬,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和我老皮有仇,要害我呀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一些女人的*笑,却没有了男子的声响,过了一会儿,女人的声音消失了,对方的声音才又响起:“老皮,你这话从何说起,喝酒啦?”男子的声音也恢复了正常口音。

    “喝什么酒?我清醒的很。”皮丹阳有些气粗,“现在外面都在传,传我和楚天齐有猫腻、有权钱交易,可人家连我一瓶酒都不曾收过。人家冤不冤,我冤不冤?”

    “就这事啊?做生意难免的。”对方一副无所谓的口气,“每个人从出生那天起,都不可避免的要陷到各种流言漩涡中,谁也不能免俗,何况我们做事业的人呢?不只是你,我的流言更多,这主要是源于人们的‘吃葡萄心理’,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。我只信奉一句话,‘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吧’。有的人一辈子都是红眼病,到头来死也得死在‘红眼’二字上。”

    皮丹阳“嗤笑”一声:“张总,你不要故意打岔,这和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两码事。租用办公楼是你的建议,当然也是发展业务需要,我采纳了你的提议,还多付了七、八万租金。但多付的这点钱我也愿意,全当是支持楚主任工作,他是一个只做服务工作而不索取的人,我敬重他。虽然当初社会上也有一点议论,但楼房出租价格很高,别人也和我被照顾扯不上边,自然议论也就慢慢的销声匿迹了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开标的事,却引起了轩然大*波。人们再次把我和他以前的接触,包括租赁楼房的事联系起来,想当然的得出一个结论——楚主任操纵了开标,照顾了我。在中标之前,我俩连面都没见,更没谈过这个事,他根本都不知道我会参加开标会,照顾一说就更无从谈起了。但社会上的传言却是有鼻子有眼,让人不得不信。我也在反思中标的事,就凭我们公司,怎能和那些省城大公司相比?但结果却是我们中标了,而且是以绝对优势中标了。所以我也相信操纵开标一说,但我认为操纵者却是另有其人,绝不是楚主任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皮,你什么意思?究竟想表明什么?”对方的话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张总,我已经讲的很明白了,是某个人操纵了开标,最起码那四个外请专家肯定是被收买了。至于其他人我还说不准,当然也不排除我们已经提前知晓了标底。”说到这里,皮丹阳反问,“张总,你说这个人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你拐了半天弯,不就是想把这个屎盆子扣我头上吗?”对方声音很大,“老皮,你说,工程从动工到现在,质量怎么样,进度怎么样?”

    皮丹阳如实回答:“质量过硬,工程进度神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得了?质量好,进度也有,你管理工地就容易,与甲方沟通也就顺畅。而且在你老家做样板工程,出名的是你,你应该感谢我才对,现在怎么反而怪罪上我了?”对方反问。

    皮丹阳耐心的说:“张总,你说的似乎有道理,但我总觉得不踏实,我知道有这么一句话——‘无利不起早’,那么你图的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老皮,我这是照顾你呢,你还不领情,‘狗咬吕洞宾’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吧?”对方的话很不客气,甚至把皮丹阳比喻成了‘狗’。

    皮丹阳并没在意对方用词,而是继续说:“我回想了一下,你的做法确实违反常规,尤其是和你平时的做法判若两人。那我问你,为什么公司的情况就不能说?甲方有权了解这些,我们也有义务告之,而且我肯定不会说出你真实身份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呀,这有什么呢?你想说就说吧,反正现在工程的事已经尘埃落定。再说了,常赶集哪有碰不见亲家的,早晚我俩都会见面。”男子的话说的很轻松。

    皮丹阳问道:“张总,你是不是和楚主任有过节呀?”

    对方“哼”了两声,又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老皮,你越来越不像话了,竟然胳膊肘往外拐,我最恨两面三刀的人。”

    皮丹阳忙道:“张总,就因为这两件事,我的一个救命恩人也这么说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打断了皮丹阳:“你想要挣钱,想有硬靠山,就乖乖听我的话,少跟我扯什么狗屁‘恩人’。你要是不想混了,就说句明白话,趁早滚蛋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皮丹阳一下子哑了口。他好不容易才攀上这个张总,重要的是张总后台过硬,怎么舍得放手呢?可是雷鹏刚才也警告过自己了,自己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老皮,来个痛快话,放个响屁。”说着,对方停了一下,“行了,既然你没那个蛋,就老实听话,妈的,给脸不要脸。”说完,对方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对方已经挂掉电话好一会儿了,皮丹阳的手机还在耳边放着,他正在衡量利弊得失,完全忘了其它的事情。

    刚才张老板已经开出了条件,要合作就好好听话,要散伙就滚蛋。皮丹阳可知道,散伙并没那么简单,那意味着一片大好局面就会化为乌有,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打开的。而且,张老板可不是个吃素的主,能痛痛快快的放过自己?肯定会利用他在生意场上的关系打压自己,也不排除利用他老爹的人脉整治自己。如果到那时候的话,就不是仅仅回到过去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不和张老板合作肯定会遭到报复,但雷鹏刚才电话中说的话,皮丹阳却言犹在耳。当时雷鹏说:“皮蛋,要是发现你做出对楚天齐不利的事,看我不扒了你的皮。我救过你的命,同时也欠楚天齐半条命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皮丹阳知道,鹏哥绝不会扒自己的皮,顶多就是揍自己一通,以后不再来往。鹏哥决不会抓着自己不放,更不会赶尽杀绝,他就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和张老板合作,那就要承受不能承受之重,就要面对对方的无情打压,自己可能会落个凄凉的下场。如果不听鹏哥的话,那自己就会遭受良心的谴责,虽然这种谴责不会被别人看到,但会吞噬自己一辈子。

    自己究竟该怎么办?是护住利益享受富贵,忍受良心的惩罚;还是该求得良心安逸,而境遇凄凉。皮丹阳陷入两难境地,手心手背都是肉啊,要是能兼得该多好!

    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*感”、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”。虽然张老板刚才没有承认,但皮丹阳已经感受到他和楚天齐肯定有过节,而且过节还不小。张老板利用自己和楚天齐接触,就是为了和楚天齐过招,但究竟要怎么过招,什么时候过招,却不得而知。如果真到那个时候,自己夹在中间,又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楚天齐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。

    今天和雷鹏吃完饭的时候,已经快九点。刚吃完饭,雷鹏有事就先走了,楚天齐是慢慢溜达着往回走。后来,又连续在两个小区看到几个人,听到了对方的几句话语,看到了他们的举动。更为好笑的是,还被保安当成盗贼,好一顿追赶。虽说保安的脚力没法和楚天齐相比,楚天齐跑的较轻松。但七月底的天气,晚上九点左右也是二十七、八度的温度,再一跑动,身上衣服还是被汗打湿*了很多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楚天齐点上一支香烟,开始思考起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刚才真是没想到,竟然发现了好几个秘密。那几人晚上去领导家中造访,肯定是和对方已经约好,否则是不可能的。既然能够提前预约,那就说明关系不错,最起码应该是比较熟的。

    而从接触的两拨人来看,哪一组的领导都和自己有过节,可能对方还会看做是和自己有仇。而两个到领导家拜访的人,都没少和楚天齐做对,有时是明着,有时是暗着。对于这两个做对的人,楚天齐一直没有找到准确原因,但从今天的情况看,肯定和他们要拜见的领导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既然已经判断出他们的关系,那么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做,自己又该怎么办呢?是继续装糊涂,还是直接挑明呢?

    另外,骑摩托那小子究竟是不是和老黄他们一伙?自己又该如何对待他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