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五十三章 稍安勿躁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白天又安顿了一些事情,和宁俊琦一起,乘坐晚上七点的火车,奔省城而去。

    这次买票比较匆忙,只买上了硬座,所好的是两人坐同一张座椅。看了看周围,都是一些陌生面孔,宁俊琦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脸上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宁俊琦语气有些神秘,然后话题一转,“单位的事都安排好啦?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声道:“安排了。既然让我退居幕后,我当然就得把该交的交出去。真是奇葩决定,还退居幕后,我又不是高级首长。不过这一招也挺损的,让他们这么一弄,我退也不是,进也不是。可又没允许我请假休息,只能在单位活受罪。单位人们也是无所事从,不知道该向我这个占着茅坑的人请示,还是该向暂时主持工作的王文祥汇报。长此下去,对开发区工作也会造成不良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升级验收的事越来越近了,这对于县里来说也是大事,不能当做儿戏,必须要有一个稳定的领导班子才行。而且十月底的征地补偿款支付,也是一件重要的事,如果不能圆满解决,也是一个大隐患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语气一转,“不过,这种状况应该不会持续太久的,肯定要有一个解决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有什么根据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宁俊琦微微一笑:“我估计的,没有什么根据。”说着,她把右手放到了他的手上,轻声道,“稍安勿躁,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两人都不再说话,不愿再提起这个话题。很明显,楚天齐这次被有病,是柯兴旺的一个报复手段,既是对前几天被利用一事的回击,也是柯兴旺整体计划的一部分。柯兴旺肯定想要彻底整倒楚天齐,但也苦于没有对方把柄,才采用这种办法折磨对方,同时也是为让对方彻底交出权力做一个铺垫。另外,这里面还留着后手,一旦开发区有了特别难办的事,一旦需要楚天齐出面的话,只要再宣布一个决定就可以了。这样的安排,可能还有另一层意思,也不排除和宁俊琦说的派系争斗有关。

    在火车有节奏晃动下,随着时间推移,两人都昏昏欲睡,不多时就倚着对方肩头,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被有病的消息,很快传遍了玉赤县全境,包括县城也包括乡下。

    人们都觉得,楚天齐就是新闻制造者,也是麻烦制造者。楚天齐是近些年来,第一个被取消科级后备干部资格的人,这次又让县里来了一个被有病,被要求退居幕后。当然,他也是县里唯一的双料正科主任,曾经获得过县里颁发的很多“先进”,还曾经被授予市“见义勇为先进个人”,更是占用过极其稀少的省委组织部学习名额。在他身上,既有各种荣誉加身的辉煌,也有流言漫天的落寞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这次被有病的事,好多人都是出于好奇,而对这件事谈论并进行传播,并不去关注事件背后深层的原因。但也有人却从中看到了机遇,看到了收拾楚天齐的机会,王晓英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王晓英是今天从乡下赶回来的,目的就是和黄敬祖谈论楚天齐的事。

    王晓英坐在沙发上,黄敬祖正在地上来回踱着步。

    “别转悠了,你倒是给句痛快话,到底出不出手?”王晓英有些不耐烦,“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现在正好可以利用机会,彻底赶走他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停下来,看着王晓英:“你认为机会合适吗?我却不这么认为。你想啊,这次让老王主持开发区工作,我们提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,更没有人和我们谈条件,这正常吗?我认为这只不过是某些人的一个权宜之计,王文祥不过是因为正好在那个位置,才临时充当了缓冲,那个位置肯定不是他的。现在只把姓楚的强行推到幕后,就是一个证明。因为县领导还没有合适的人选,或是还没有完成交换,一旦等到交换进行完毕,才可能彻底把姓楚的拿掉,换上选好的人。当然,也可能是姓楚的继续主持工作。

    还有,他们手里可是有我们的把柄,一旦让他们发现我们出手,那么他们的报复肯定会接踵而来。我了解那两个人,尤其是宁俊琦,不出手便罢,一旦出手的话就肯定是狠招。另外,那天姓楚的已经点出老王做过的事,点出老王是我们的人,现在老王又暂时顶了他的位置,他们一定会对我们重点防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是这么瞻前顾后,前怕狼后怕虎的。刚才老王那么急的给你打电话,肯定也是和我想法一样,我看你怎么回复他?”王晓英说完,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黄敬祖“哼”了一声:“有想法也得有实力,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两人谈话。

    “谁?”王晓英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王文祥声音:“我,老王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说着,王晓英站起身,走过去,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王文祥径直走了进来,叫了声“领导”,冲着王晓英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王,坐,你是不是来说楚天齐的事,来说开发区的事?”王晓英忙问。

    王文祥没有坐下,而是站在当地,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点点头:“那你说说看,坐下说。我们能帮的尽量帮,是不是,老黄?”

    黄敬祖没有说话,而是看向王文祥。

    王文祥坐到了旁边单人沙发上,说了起来:“现在开发区的各项工作进展顺利,成效显著,县里却做出这样的安排,很耐人寻味。楚天齐身体壮的像头牛,哪里有病?分明是有领导要他离开这个位置。只是这个决定很突然,没有确定替代他的人,或是县里对开发区下步发展心里没底,才采取了这么一个过渡方式。现在让我暂时主持,也不过是巧使唤人罢了。以前都不让我做这个主任,眼看就要升格成副处,更不可能落到我的头上。

    位置肯定不是我的,但对我来说却潜藏着很大危险。马上就到了支付补偿款的时候,如果款项不能全额按时到位,那么我就必须面对因此而引发的后果。一个处理不慎,我就会首当其冲被当做替罪羊。如果侥幸平安度过,那也只是做了份内事而已,并不会被上面领导欣赏……”

    听出王文祥的说辞和黄敬祖类似,王晓英忍不住打断了对方:“老王,照你这么说,你是不准备争取,不想取而代之了?”

    “根本就不具备争取条件,县领导就没这个意思。即使真把他弄下去了,我们也只是给别人做嫁衣。”王文祥摇摇头,“另外,我现在也不敢有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都是怎么啦?一个比一个软蛋。”王晓英说话很不客气,“那你急吼吼的来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没有计较对方的用词,王文祥一笑:“王副书记,我说的是实话。这多半年以来,我没少冲他出手,可连一点便宜都没占到,反而吃足了亏。尤其好多认为十拿九稳的事,也纷纷被他化解,并反戈一击。”说到这里,他面色一整,“以前我还很纳闷,也总是不服气,可我现在不得不服。他亲口说,他有一项特殊能耐,能读懂别人的心思。我来就是告诉你们这事,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“真会找借口,我看你是怕了吧。”王晓英气极反笑:“这鬼话你也信?这不纯属是造谣,是迷信嘛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点点头:“我信。从他说完以后,我仔细回想了几次和他过招的事,确实应该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,否则不可能是那样的结果。另外,我和你们之间的接触,一直很谨慎,可他却早就知道,只是没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的太神了。”王晓英不以为然,“那他怎么就没有看透这次的事?不照样灰溜溜退到幕后了吗?”

    王文祥提出异议:“不尽然,也许他还没有反击。据我所知,他今天可是去省城了,是宁俊琦陪着一起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省城。”王晓英看了黄敬祖一眼,两人都想到了一件事。然后又对着王文祥说,“那又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宁俊琦可是在省委组织部工作过,八成是带他找人去了。”王文祥笃定的说。

    王晓英怒道:“找人?我看他是擦屁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王,你先回吧,我知道了。”黄敬祖及时说话,打断了王晓英。

    王文祥看了看黄敬祖,又看了看王晓英,说道:“二位领导,一定要慎重,我觉得他真有看透人心的本事。你们想想,跟他交手那么多次,哪次不是都被他轻轻化解了?”说完,王文祥拉开屋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窝囊废。”王晓英气的把沙发上的抱枕扔到了地上,“老黄,你看看,这就是你的人,连一点胆量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老王说的有一定道理,先不说他是否真能看透人心,想想我们几次和他过招,又有哪次占到便宜了?”黄敬祖冷静的说,“好好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就这么便宜他了?”王晓英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黄敬祖给出了答案:“稍安勿躁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