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六十五章 出门没看黄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开发区待了几天,楚天齐别扭至极,不干工作别扭,干工作更别扭。他发现,不只是他自己别扭,王文祥也别扭,就是单位其他人也别扭。他知道,这种别扭主要是那一纸蹩脚决定造成的。

    自己无力改变决定,但又确实别扭,而且还担心影响开发区工作。楚天齐决定改变一下自己——回家休息几天。

    于是,楚天齐又去找徐敏霞,想要请假,并顺便打探一些消息。可徐敏霞又不在,他只好拨打对方电话。这次电话通了,徐敏霞正在外地开会,而且接电话就在会场。

    楚天齐只得长话短说,找理由请假,徐敏霞稍微思忖一下,答应了。

    动身之前,和王文祥打声招呼,又找要文武安排了一下。王文祥极力让厉剑送楚天齐,但楚天齐说自己这是私事,而且要回家里待几天,就不用公车了,于是坐上了开往青牛峪的班车。他第一站要去青牛峪乡里,要去找宁俊琦,要去确认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将近十一点的时候,班车到了青牛峪,楚天齐下了班车,向乡里走去。来到乡政府大门前的一刻,他停了下来,心情很是复杂,各种滋味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里曾是自己仕途开始的地方,也是自己梦想起飞的地方。正是在这里,楚天齐的身份成了公务员,成了一个准副科的小干部。正是在这里,楚天齐引进了“西芹三号”种植,并为药材种植找到了出路,还亲自推动了锌矿泉水项目的启动。楚天齐自问,在青牛峪的两年多,为全乡农业和经济发展,自己还是做了好多事情的。也正是在这里,楚天齐由一个准副科的乡长助理,升到了副科级的常务副乡长,还是乡党委委员。

    青牛峪乡不只是梦想起飞的地方,也是楚天齐爱情的见证地。他一共就两段感情,第一段是和孟玉玲这个大学同学的五年相恋,到头来落了个被甩的结局。第二段感情,就是在青牛峪与宁俊琦相爱。本来两人的感情日渐升温,楚天齐的家庭已经把宁俊琦视做未来的儿媳妇了,宁俊琦也带楚天齐去见家长了。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,现在好像成了夹生饭,真不知道会否和第一段感情结局类似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楚大主任吗?”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的思绪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望去,见一个人正向自己走来。此人不是别人,是自己的老熟人冯俊飞。看到是冯俊飞,楚天齐没有说话,但还是站在那里等着对方。

    要说两人相识的很早,从初中二年级就认识了,只是从那时开始,两人就关系一般。尤其冯俊飞不但用手段抢了楚天齐师范名额,近两年更是处处给楚天齐使绊子,就是冯俊飞出任乡长一职也有摘桃子的嫌疑。当然摘的不是职位,而是青牛峪乡近两年快速发展的经济与日益壮大的农业产业。这些发展与楚天齐的努力是分不开的,即使不是关键作用,也至少应该是重要作用。

    冯俊飞已经走到近前,笑着道:“这家伙牛的,连话都不说了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不忙啦?开发区离了你还能转?我听说你在开发区一言九鼎,那几个副职简直就是摆设,那些企业也对你唯命是从,你俨然成了大家长。这大家长要是出来了,或是不理朝事的话,那开发区还不得乱套?”

    对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“被有病”的事,这么说话分明就是在嘲讽自己“靠边站”,也在诬蔑自己工作作风霸道,听起来刺耳的很,楚天齐便回敬道:“哪有你牛?跟你冯大乡长比,我还差的很远。你轻轻松松在县里转了几年,转眼就成了一乡之长,恐怕用不多长时间,又该高升了吧?不过忌妒也没用,谁让你有个至亲的亲大伯呢。”他也话题一转,“地球离了谁都照转。”他最后这句话既是回答对方刚才的问题,实际上也是讥讽并敲打对方。

    听的出,对方又在拿自己身世说事,冯俊飞脸上神色变了几变,才恢复正常。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尽量平静的说:“有个性是好事,可你也太咄咄逼人了,结果怎么样?把同僚得罪个遍。前几天我听好多人骂你,还替你鸣不平,我回击他们‘楚天齐是不懂事,可也没像你们说的那样’。今日一见,你果然比以前说话更歹毒,做事也更绝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要找宁俊琦,不想却碰到冯俊飞这个家伙,这家伙上来就是夹枪带棒的,真是恶鬼缠身。楚天齐便不客气的说:“老同学,还记得你是怎么上的师范吧?采用下作手段,抢了别人名额,是不是太不光彩了?我劝你不要得了便宜买乖,更不要倒打一耙,还反诬别人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鼻子“哼”了两声:“楚天齐,你这无理搅三分的本事真是见长啊,你刚说的不过是主观臆测而已。但是,你和某些人内外联手,硬生生把乡里项目抢到开发区,这可是不争的事实。如果是我一个人这么说的话,也可能是认识偏激,可那么多乡镇都被抢了项目,那些乡镇领导也愤愤不平,这总不是偶然的吧?我送你两句话,第一句‘聪明反变聪明误’,第二句‘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’。”说完,冯俊琦快步从楚天齐身边走过,没有进乡政府大院,而是向反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冯俊飞是不想一会儿再在院里见到自己。这样正好,自己也不想见到他,两省事。本来就是那家伙没事找事,触自己的霉头。

    调整了一下情绪,楚天齐迈步进了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门卫老头就追了出来,热情的打招呼:“这不是楚乡长吗?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说着,向门口看了看,“你的专车呢?你不是当开发区主任了吗?”

    看的出对方是真正热心,楚天齐便诚恳的说道:“我坐班车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坐班车?”门卫老头楞了一下,又说,“坐班车好,坐班车好,这样显得低调、不张扬。对了,你找宁书记吧?她一早就出去了,你们没联系?”

    “哦,联系了,她让我等她。”楚天齐小小的撒了一个谎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门卫老头说着,向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笑点头,向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遇到几个以前的同事,大家打过一声招呼,点点头,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尽管门卫老头说了,但楚天齐还是不死心,径直走到宁俊琦门口,敲了敲屋门。里面自然没人答话,他又敲了敲,还是照旧。

    怎么办?打个电话吧,估计也不接。从那天开始到现在,楚天齐天天给宁俊琦打电话,有时一天打好几个,既她打的手机,也打固定电话,但她从来就没接过。

    手机通着,但一连响了好几声都没人接听,就在他认为又没戏时,手机里忽然传来了声音:“别打电话了,我出差了,得好多天。”

    是俊琦的声音,楚天齐一阵激动,兴奋的说:“俊琦,我……”刚说了几个字,他才意识到对方已经挂掉了。

    不行,还得打。楚天齐这样想着,又重拨了过去。这次任凭手机怎么响,对方就是不接,打了好几遍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楚天齐只得放弃了,收起手机想着她刚说的话。难道她真出差啦?真的假的?是不是她故意骗我呢?

    尽管心里疑惑,楚天齐还是移动了脚步。他准备先出去吃点饭,再来找她,要是还不在的话,那只能坐下午班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楚大主任吗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头,发现在横穿走廊的过道上,站着一个女人,女人正是老熟人王晓英。

    尽管不想看到这个女人,但起码的礼貌还得有,于是,楚天齐道:“王副主任,不忙啦?”

    “再忙也得吃饭呀。”王晓英说着,看了看楚天齐身后,挑了挑眉毛,“她没在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楚天齐含糊的应着。

    “这都到午饭时间啦,走吧,我请你吃饭,就到食堂。”停了一下,王晓英又补充着,“之所以不请你下饭馆,不是我请不起,也不是不舍得,我是为了避嫌,我怕你家醋坛子吃醋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话不无揶揄,而且两人也互看不上眼,但对方说了“你家醋坛子”几个字,楚天齐觉得很受用。近几天,他就想听到别人把自己和宁俊琦联系到一起,可能这是不自信的一种表现吧。

    听着挺受用,但楚天齐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,而是客气的说:“不了,王书记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几天不见,楚主任这么会说话了。”说着,王晓英向前凑了凑,“我喜欢。你能对我再温柔点吗?”

    对方刚说几句人话,又放出了臭屁。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,摇摇头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吃了再走呗。”王晓英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都是老熟人,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不会回话,但是却在心中感慨:真是出门没看黄历,净他妈晦气。也不怪他慨叹,想找的人没见到,却被这么两个家伙调理了一番。

    只顾低头走路,冷不防刺耳刹车声响起,一辆汽车停在面前。车的保险杠几乎挨上身体了,这可把他吓了一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