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三十三章 坐井观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宁俊琦是在星期日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回到的乡里。

    本来在星期五的时候,乡党委书记轮训就该结束了,可是又临时增加了一项考察内容。宁俊琦于是干脆退了火车票,让乡里司机小孟去接她,顺便在市里也办一点事。

    星期六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考察才算正式结束。周日上午,宁俊琦办了一点事,然后由司机小孟驾车,赶回了青牛峪乡。由于下雨,路上湿*滑,为了安全起见,汽车走的较慢,在将近下午六点才回到乡里。

    回到乡里后,宁俊琦让司机小孟自己去吃饭,而她没有吃,却是回到了办公室。她要等一个人,等一个今天应该能来的人,这个人就是楚天齐。

    这几天,虽然没有给楚天齐打电话,可她无时不在盼望着他能打电话过来,无时不在惦念着他。可他没有来电话,她也就没有去电话。前天晚饭前,自己可是去电话了,谁让他挂断自己的电话,还把手机电池抠下来呢?一个大男人竟然这么小心眼,就算是我那天给好几个人打电话,让你没了面子。就算是你有特殊事,又不能言说的话,也不应该这么记仇吧?哼,你要不打电话,我就不给你打,看谁能憋过谁?正是这样想的,所以昨天和今天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尽管宁俊琦不给楚天齐打电话,可是随着离乡里越来越近,她想见到他的那种愿望就越是强烈。尤其当汽车上收音机说到“七夕”这个字眼的时候,她多么盼望着他今天能在自己面前出现,能向自己说上一句“情人节”快乐啊!她不需要他带什么礼物,他只要能在自己面前出现,就是最好的礼物。

    谁知道,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没有见到楚天齐,宁俊琦在办公室又坐了足足一个钟头,还是没有见到他的人影,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。她不禁心里纳闷,按说他即使心里别着劲,可今天正好是七夕,他也应该找这个台阶下呀。难道他来的时候,正好自己还没回来?这样想着,他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,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已经停了,但天空还是阴沉沉的,有随时要再下的意思。本来平时住宿的人就少,今天又是周末休息,她站了很长时间,只遇到了两个人,对方也只说了“书记好”三人字,就要走开。见对方没有提到楚天齐的名字,她只好问对方有没有人找过自己,得到的答案也是“没有”。

    宁俊琦不死心,又到了乡大院门口外边,好似随便散步一样的来回走动。来来往往的好多人,都会问上一句“书记好”。可就是没人提起那三个字,没人提起曾见他来过乡里的讯息。

    一无所获,宁俊琦只得走回了办公室。坐在椅子上,她在回想前几天的事,回想他是否知道自己要回来。回想的结果是,她和他说过培训结束的时间,而且按当时的推算自己是昨天就回来,他就更应该来了。只要他曾经来过乡里,刚才见过的那么多人,总有见过他的人吧,可他们都没有提起曾经见过他的事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小心眼,还是他忘了自己回来的时间?不会是又有什么特殊事吧?再看看外面阴的黑压压的天空,宁俊琦也担心他万一现在骑行在路上,担心他会不会赶上下雨。

    算了,就当是怕他淋雨吧。这样想着,宁俊琦总算找到了台阶,找到了给他拨打电话的台阶。于是,她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。几秒钟后,手机里传来那个冷冰冰的声音: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号码,不在服务区。”又拨打了两次,还是这个答复。宁俊琦嘟囔着“又是不在服务区”,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不是在县里就是在村里,还能不在服务区?除非他又抠掉了电池。现在已经九点了,宁俊琦明白,他不会来了。满以为“他可能会故意晚来,是为了带来惊喜”的想法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哼,你太让我伤心了。”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她的脸颊已经挂上了两条小河。渐渐的,小河流到了唇边,咸咸的、涩涩的。她“嘤咛”一声,跑进卧室,趴到床*上,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哭着哭着,宁俊琦想到了自己家里的事情,想到了七夕之日没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,就连一声问候也没有。想到了去年七夕晚上,他在陪着那个岳婷婷,虽然他当时是被岳婷婷刁蛮的缠着,虽然岳婷婷的身世很可怜,就连她也深表同情,可她仍然不愿意由他去陪着那个女孩。难道他今年又会遇上什么难缠的女孩,又被缠着去过七夕了?宁俊琦越想越伤心,越哭越难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在哪里?四周黑漆漆的,身子底下凉凉的,触手之处也是湿漉漉的。楚天齐意识到,自己现在正倒在地上。他用手撑地,想要站起来,突觉脚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,试了试,只得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这是怎么了,脚受伤了?现在是在哪里,难道是梦里?不是梦里,脚上的疼痛还在,屁*股底下也是湿湿的。怎么头也这么沉?这样想着,楚天齐用手一抚头发,触手却是凉凉的、硬硬的。哦,是头盔。

    摸到头盔的瞬间,楚天齐想起来了。对了,自己骑摩托下山,前面有石头,自己就从摩托车上跳下来。然后抓到了一棵小树,小树断了,自己又往下掉。那么我现在在哪里?这样想着,楚天齐用手向四外摸去,摸到的也是冷冰冰、湿*滑的石头。他又向上望去,这一看,把他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只见头顶上方出现了一个妖怪,妖怪张着大口,口里还有数不清的手,好像还长着长长的胡须。哪里来的妖怪?怎么会有妖怪?楚天齐不禁觉得一阵毛骨悚然。害怕只是一瞬间,随即他觉到了自己的可笑。哪有什么妖怪?那个“口”是一个洞口,或者说是井口,那些所谓的“手”只不过是一些小树的枝杈,依然看到的“胡须”不过是长长的散坡草而已。现在是黑夜,所以看上去才显得有些恐怖

    看来自己是掉到地洞里了。楚天齐目测了一下,从洞口到洞底,估计有个十来米的样子。那自己该怎么上去呢?想到这里,他再次试着往起站,终于站起来了,但右脚又是钻心的疼,根本用不上劲,看来光靠手脚是上不去了。

    对了,有父亲给的爬山索呀。这样想着,他用手一划拉,四周哪有什么绳索?他这才想到,爬山索在摩托车工具箱上,可摩托车不在这里,已经掉到沟里或是坡底了。这该怎么办?只能依靠别人了来救了。如果有人知道自己在这里,只要把爬山索给自己,相信自己还是能上去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向上看了看,一开始还感觉很大的洞口,现在显得是那么小,洞口上面又满布着小树的枝杈和草。谁能发现这里?再说了,就是喊的话,深更半夜的,哪有人在山上呀?看来只能是白天再喊了,他又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对呀,自己下山的时候,可是中午!难道……难道自己昏迷了?对了,就是昏迷了。哪该多长时间啊?楚天齐看了看手表,夜光手表上显示是一点多,看来已经是后半夜了,那就是说自己已经昏迷了十三个小时。十三个小时,那自己脑子不会有问题吧?想到这里,他急忙摇了摇头,头好像有些懵,也很重,这时,他也才想起该把头盔摘下来了。

    头盔摘下来,楚天齐马上感到头上凉嗖嗖的,同时也清醒了好多。他尽力回想一些事情,看看自己有没有失意或是傻了。他这么一想,好多事情都涌上了脑海。他想到了前几天刚出家门时,摩托车发生了“飞车事故”,所幸有头盔护着,没有一点损伤。想到这里,他又不由得抚摸了一下头盔,去感受父母那浓浓的关爱之情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在省城时,被龙哥约见,先是被两辆汽车转运,接着就进了黑暗的通道,然后就是一系列的打斗。对了,黑暗,现在也感到黑暗,只是两次的黑暗又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楚天齐还想到了星期五的时候,想到了董梓萱打来电话。想到了在玉赤饭店“岳阳阁”,与柯兴旺几乎相当于摊牌的对话。自己当时在走出包间的时候,尽管腰板挺的笔直,甚至比平时还要直一些,但他知道自己当时心里非常空虚,非常没底。他现在甚至忘了,自己当时是如何走回县委大院的。

    接着,楚天齐想到了雷鹏找自己喝酒。也想到了在出县委大院时,手机响了两声,然后就没电了。哪个电话会是谁打的呢?不会是俊琦打的吧。

    想到了宁俊琦,一股暖流涌了上来。他想到了她对自己的种种,想到了一开始班车上的误会,想到了刚开始共事时两人的不对眼,想到了两人化敌为友。想到了两人关系的进一步发展,由朋友发展成恋人关系,她成了自己的女朋友。他想到了她对自己生活的关心,对自己工作上的帮助,心中的那股暖流更甚。他现在才真正意识到,她上次给那么多人打电话,根本就不是在“监督”自己,而是对自己浓浓的牵挂。

    她现在在哪?自己打电话告诉她情况,她一定会想办法救自己的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在挎包里摸了一下,拿出了手机,然后急不可耐的找到那个号码拨了出去。手机里一片沉寂,哪有什么声音?重新拨打,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他仔细一看,根本没有信号,又怎能拨出去呢?

    抬头向上看去,井口只露出了巴掌大的一块天,楚天齐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词语:坐井观天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